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千万富翁沦为乞丐栖身安养院的创业路


          走出长春火车站,可以看到正对面很气派的“吴太大厦”,其掌门人“老吴太太”是长春市知名民营企业家。
  10年前,在长春市医药批发界资产过千万的,除了位居榜首的“吴太药业”之外,第二位就是长春恒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林君言了。
  然而人们没有想到,从6年前开始,穷困潦倒的林君言就已沦为一个脏兮兮的乞丐。几天前,在当地媒体的帮助下,他有幸得以在一家安养院安身。
  班主任的印象
  他成绩一般,为人很讲义气,在同学中颇有人缘
  3月19日,远离长春市区的广善安养院里,46岁的林君言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神情木讷。几天前,该院把他接到这里,从此他可以不再乞讨为生了。
  林君言坚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位右侧身子明显不听使唤、口齿不清的矮小男人,在五六年前,曾是长春市家喻户晓、资产过千万元的药业大亨。“刚来时更没个看,我们给他洗了三次头才洗出模样来。”工作人员说。
  林君言是1986年长春市第一批“的哥”之一。那时候出租车少,他在开出租车时挣了十多万。
  1990年,林君言去南方时发现了商机。当时的长春很少有药店,人们买药都是到医院,而在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大街上药店随处可见。经过一番努力,林君言竟取得了多个药品厂家代理商的资格,狠狠赚了一笔。
  “当时的药品行业绝对是暴利行业。”林君言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一元钱来的药,可以买到几十元。”在此后的10年时间里,林君言的生意越做越大,先后在市区内开了多家药店,可谓日进斗金。
  退休在家多年的刘老师曾是林君言的班主任,他对林君言的印象很深:他成绩一般,为人很讲义气,在同学中颇有人缘。刘老师还记得,林君言在“最辉煌的时候来看过我”,当时林“开着大奔,梳个大背头,的确很有老板的派头”。以后刘老师就再也没有看过他,后来听学校的老师说,林君言成了要饭的了,“想去看看他,也不知道他在哪,怪可惜的!”
  林君言那时很多时间都是泡在高档的娱乐场所,常常是一掷千金。
  “当时出门、吃饭都讲派头,我有3辆奔驰。”据媒体当年报道,30万的“劳力士”手表他有8块。提到这,林君言毫不讳言:“呵呵,真的啊,那能有假嘛。”
  他的叙述
  三个老婆每个人走时都带走几百万元财产
  林君言把自己今天的不幸全部归结于三次婚变上,是他的三个媳妇把他的财产分光了。通过他含混不清的叙述,可以还原他的三次婚变过程。
  林君言与结发妻子青梅竹马,结婚时他20岁,妻子比自己小3岁。他的妻子在事业上是他得力的助手,可是这段婚姻维持了8年,妻子提出离婚,分走了几百万的财产。
  离婚后不久,林君言结识了一家酒店的一名迎宾小姐并很快与之结婚。当时她家在郊区农村。婚后他们生了一个儿子,他还将妻子的全家包括其四五个兄弟全部接到市里,并给其买了房子。5年后,第二个妻子又离开了他,走时带走了他几百万元的资产。 
  第三次“婚姻”没有履行法律程序,他们是在一次出差的路上邂逅的,很快他们便在一起生活,并同样有了一个儿子。1999年8月的一天,他在驾车行驶途中,突然感到脑袋昏沉沉的,坐在旁边的客户及时把车刹住,然后送他到医院进行了开颅手术。出院后,他生活上不能自理,无法继续做医药生意。 
  大约患病一年后,他的第三任“妻子”携百万财产不知去向。走时只给他留下几万元,为他在市区租了一室半的小房,还为他雇了一个保姆。从此,他带着“脑出血”后遗症及残疾的右腿与右手开始了独立的生活。患病后的林君言不到一年时间就身无分文。至此,十余年来林君言积累下来的千万资产全部化为乌有。
  朋友的评语
  “林哥那人,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他有点钱得瑟的”
  林君言记得,开始流浪是在2000年的“十一”过后,当时已经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他不想赖着不走,自已混到这种地步,又没脸见朋友,于是硬着头皮走到大街上。
  在街头乞讨时,每每想起自己曾挥金如土的日子,他常常黯然流泪。当年开着奔驰车风光一时的林君言给重庆路周围的乞丐小费都是50元大钞,如今自己却要跪在路上做着当年自己想都没想当过的乞丐。
  一开始,林君言常常接到的是100元的大票,因为在最开始的几年中很多熟悉他的朋友都十分怜悯这位昔日的富翁,知道现实生活里的巨大反差会让他难以接受。
  2003年的秋天,朱先生看到了脏兮兮的乞丐林君言,并把他带回家中,可是此时的林君言已是个废人,一段时间后,朱先生只好把他送到了位于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花园小区17号楼的“爱心老年公寓”。“刚开始时,一些朋友知道了林君言的情况,都给他钱,可是林君言有多少花多少,没钱了,就上街要,最后大家也实在管不起他了。”朱先生说。
  朱先生叹了口气,“林哥那人,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他有点钱得瑟的。”朱先生说自己比林君言小三岁,在过去的很多年中,他都在照顾林君言。他也是林君言最好的朋友。他说不想多说林婚姻上的事,其实林君言的原配妻子是一个能干而通情达理的女人,林君言创业初期在某种程度上全靠妻子里外的打点。但是林君言有了钱以后,做了很多伤害夫妻感情的事,不是找小姐,就是找情人,最后导致二人分手。
  工作人员的回忆
  “林老板”总给两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买东西
  老年公寓的负责人杨立波回忆说,林君言的一个朋友经常找他出去吃饭,他总是往死里喝,喝完了就闹事,有时还尿裤子,后来,杨立波就告诉他的那位朋友,不要再到这里找林君言了。林君言手里总是有很多的零花钱,可能是别人给的,他总是愿意给别人花钱,总给爱心公寓里的两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买东西,“后来我就告诉她们别要林君言的东西”。
  听说把林君言送到这里来的费用都是林君言的第一个媳妇通过朋友转交的,杨立波给林君言第一任媳妇打过电话,电话号码是林君言给的,对方说自己不是林君言的媳妇,然后再打电话就没人接了。

  杨立波说,他的媳妇恨死他了,林君言去她那,孩子都不给他开门,现在他媳妇一直在开药店。到了后来,他的朋友不再给他交费了。在老年公寓呆了一年多的时间,林君言被一个朋友接走了,那个朋友是开火锅店的。 
  离开老年公寓后,杨立波还牵挂着这位昔日的千万富翁,去年秋天,杨立波向火锅店的一个伙计打听林君言的情况,对方说,“不知道又跑哪去了。”以后,杨立波就再也不知道林君言的下落了。
  如今的他
  “千万富翁”栖身安养院
  从火锅店出来后,无处可去的林君言“安家”长春市中心医院急诊室。他在门内大厅里睡觉,等晚间大夫下班之后,他就钻进去躺在靠墙角的一个椅子上熬到天明。他的右手已逐渐萎缩,右腿也更加不好使,头脑也不清醒了。平时吃饭,都是大家看他可怜,今天这个打饭时给带一份,明天那个打饭时给带一份。“按照医院的规定,医院是不准收留这种三无人员的,现在外面还那么冷,如果不让他呆在医院的急诊室,出了医院他只有等死。”保卫处郭处长说。
  保洁员宋大姐说,以前林君言在医院里乞讨时,过一段时间就会有几名穿着高档衣服的男子来,随后就一边一个人架着他出门上了小轿车,回来后肯定是换了一身新衣服。可最近一年的时间,再也没有看到过谁来看他。林君言告诉记者:“那都是我以前的兄弟,我有钱的时候对他们都不薄,每一个兄弟都是我扶持他们开的药店,现在他们也都有钱了,买了大奔开了分店,以前他们时常来看我,领我出去洗澡、吃饭、买衣服,每次走都会给我钱,现在都很少来了。”
  前不久,千万富翁沦为乞丐一事被当地媒体披露,广善安养院成了“千万富翁”的新家。广善安养院董事长说:“钱这个东西可以使人好也可以使人坏,以前他有钱时挥霍无度,但他对待贫困的人从来都非常大方。我们不仅要收留他,还要请医生治好他的病。”
  林君言坐在去安养院的车上,眼睛一直望向窗外,泪水不住地顺着脸颊滑落,也许他在为自己结束这乞讨生活而感动,也许他在回忆以往的点滴……
  就在林君言离开医院后,一个穿着时髦的中年妇女拿着一条围巾匆匆赶到医院,保洁员宋大姐回忆说,大家都骂他可恨,不值得可怜,可那个女人显得很不高兴,她说,我以前不理解他,现在理解了。几个人问她与林君言是什么关系,那个女人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