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被迫“干躺下”的个体户生存状态调查


          [核心提示] 
  沈阳市工商局个体私营管理处的一份资料最新显示:在2000年,沈阳市的个体工商户统计数据为22万多户,到2006年8月份止,这个数据为19.8万多户。6年时间里,市场经济呈发展趋势,而个体工商户竟然减少2万多户,从业人数减少,这说明了什么? 调查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记者用了10多天时间,走访了30位不同行业的从业者。记者发现,如果用年收入来划分他们的状态应该比较贴切,这30人中,五成人年收入在5万元以下,三成在5万元以上,两成在10万元以上。记录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倾听他们的讲述,足已揭示市场经济在他们个人身上跳动的脉搏。
  讲述一 
  “干躺下”的老板拉脚为生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沈阳五爱市场里的众多业户还在露天经营,在批发服装区,老左就是其中一员。老左当年那真叫风光,“大哥大”刚出来时,他半夜排队花两万多元买来一个拿在手里,进了饭店往桌上一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现在再也没那么爽了。”他对记者说:“许多人走过创业的艰难后,都开始谋求新的发展。而这些人中,又有许多人在新的环境中经历新的磨砺,最后被各种高缴费‘谋杀’了。”他回忆说:“我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了化妆品领域,从广东找到两个大企业做了两个品牌的代理商。我开始在市内五六家商场设立专柜,雇佣了20多名漂亮的女营业员。化妆品利润不小,可是中间的支出更是我无法预料的。”他举例说,每个年度中,市里有部门专门都要对每个种类商品进行检验,检验费为120元。我做的化妆品的种类能够达到50多种,仅香水就有10多种,唇膏20多种,这笔费用达到5000多元。同样,省里还有一个部门,也做这种专门检验,检验费用为每个品种100元,这又要花费5000多元。如果你不去检验,他们就会查封你的商品,有权让你马上离开商场。这位左先生十分不理解地说:“外省产品不也是在当地经过检验了吗?这不是重复收费又是什么呢?每年高达数万元的检验费、店庆费、广告费、入场费、装修费等,愣是把我‘干躺下’了,我只好自动出局。”
  老左现在靠每天在马路上骑摩托车拉脚为生,可摩托车拉脚现在也是不允许的,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讲述二 
  乐观老汉路边修车15年 
  沈阳市个体业者协会成立于1980年,记者想找到沈阳市最早干个体户的“第一人”。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说,由于那时还没有电脑储存手段,所以资料已经没有了。接着,有人向记者推荐了一个叫陈浩军的老人。
  记者在沈阳市沈河区南顺城37号见到了陈老,他今年62岁了,他说自己在这里修自行车已经15年了,起初并非自愿。“我以前是市二轻局企业的书记,1991年从二线退下来后,在家里没有事做。有人帮我在五爱市场买了个床子,我不好意思去干,就怕见到熟人,让人笑话。当年3月份,我在家里憋得实在难受,就决定修自行车。为什么想到修车呢?我的两个儿子都是赛车运动员,我也是赛车爱好者,以前修过车;再说,咱沈阳的自行车太多了,不愁没活干。修车也是很好的工作呀。”陈老说。
  “那时候修车,要办个体执照,我一连办了七八年,各种费用陆续交了1万多元。”陈老说,“沈阳市的赛车我修了一大半,其他自行车修过多少台就记不住了。上下学的孩子来修车,有没有钱我都不计较,在这里打气的人,我几乎都不要钱。我这里还有一个零钱罐子,专门给乘坐公交车的人倒换零钱。说点实在话,人出门难保不会遇到难事?我干修车就是想给别人行点方便。”陈老说,他家里当时有6口人,他每月单位只开100多元,修车挣的几百元,成了主要收入。就是这样,每到春节或其他节日,他还会把一些困难大学生请到家里来,给他们包饺子吃。
  讲述三 
  夫妻卖菜供孩子读书 
  在大东区204地区一个农贸市场,记者认识了老尚和他的媳妇。这两口子是卖菜的,在当地很有名,因为他们的菜总是收拾得很干净,且从不缺斤少两。
  老尚说:“有能耐谁愿意干这玩意儿呀。我是大专毕业,学的机械制造,10多年前我离开了工厂,到一个公司做业务。那时候每个月开四五百元,觉得不错。后来公司黄了,我又没脸回原单位,自己把自己整失业了。
  到了2000年,女儿开始念高中了,咱们家也动迁了,这下子我感到压力出来了。没有钱,孩子将来怎么读大学呀,4年大学要五六万;另外,新楼下来后还得回迁,起码也要简单收拾一下,少说也得两三万吧。这时候我和媳妇商量,干脆自己做点小买卖吧。”
  “我们这个市场有几百人,大部分是外地人和本市郊区人,他们有的起早从农村来,有的租房子住在这里,与我们同样一起上菜,一起卖菜。这个买卖要想多挣钱,一个人还真干不了,一年后我就把媳妇也拉上了。我们的菜品种多,收拾得干净,一天能对付个几十元。我们俩定下个死计划,每月必须存1000元,所以平时从家里带饭上市场,吃饭时媳妇连一碗麻辣烫都舍不得买。旁边卖菜的人都叫我们‘小抠’,攒钱留着下崽。我们是攒下了钱,现在孩子上大学了,房子也回迁了,我们轻松地把这些事都办好了。”老尚说。
  让老尚头痛的是,现在他每个月又要自己缴全额的社会保险金,这又是好几百元,可不缴钱将来老了怎么办?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