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海归创业归去来兮


          中国海归创办的企业中,大约1/3能有较大发展;还有1/3能勉强维持生存;而剩下的1/3则已处于破产或半破产状态。是继续坚守,还是重新回到国外去上班?
  “海归回国创业最大的困难是什么?”“融资。”
  彭泽忠的回答比提问还显得单刀直入,“这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三次回国创业,都碰到融资难的问题,虽然每次都有改变,但并不大。”当下的中国,在基金经理们为涌进账户的资金投向而烦恼时,彭泽忠们也正在为手中的项目四处化缘。
  够不着的资本
  我们无法想象让海归们支个路边摊,一分、一毛地攒出第一桶金,这些带着国际领先级项目归来的创业者,面临独有的资金困境。
  身为美国硅谷博士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的彭泽忠,名片左上角醒目的篆印着“四川人”三个字。2000年圣诞节前夕,四川省侨办举办的川籍海外学者、企业家恳亲洽谈会邀请了彭,并组织来宾们到绵阳当地参观考察,因为在当年的9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岚清视察绵阳,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传达了将绵阳建设成中国科技城的决定。
  四川人彭泽忠坐不住了。2001年6月,彭泽忠在硅谷创办了公司;3个月后,彭就在绵阳高新区留学生创业园注册了绵阳凯路微电子公司,办完全部手续只用了两天;1个月后,李岚清又亲临绵阳凯路微电子公司视察,接着他的公司申报的“与LOCIC-CMOS工艺全兼容的新型嵌入式不挥发存储器”项目,以其国际领先水平获得了科技部技术创新基金150万元的支持,这已是政府无偿支持的最高额度。
  但这个在中国开花的项目,流落到了美国才结出果实。“这个项目,前期需要上千万甚至上亿的投资才能开发出来。当时后期融资相当困难,没有办法,只能回到美国,拿美国的风险投资来开发这个项目。”彭说。
  相同的一幕在2005年重新上演。“那时我重新回来,带来FPTA可编程门阵列集成电路项目,同样是一项世界领先技术,到现在国内这一领域还是空白,可依然遇到融资难的问题。”彭再一次遗憾的回到美国,去拿美国的风险投资。
  彭的融资经历并不缺乏事例支撑。在武汉光谷开发区,创建湖北光通光电系统有限公司的新加坡归国博士陈义红,在创业5年之后黯然离去。“我的企业是一个可以做到两个亿的大企业。然而需要资金投入时,却借贷无门。目前想在国内贷款500万元都难上加难。”陈义红说。
  海归们不约而同的将政府的资金扶持形容为“撒胡椒面”。
  王辉耀是中国欧美同学会商会会长,他在《如何提高海归创业成功率》一文中提出“现有创业扶持资金太过分散,如同撒胡椒面,如较常见的模式就是每个入驻园区的留学人员项目可以得到10万元的补贴。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建立一个全国规模的留学人员创业资金支持计划,以配合和推动中国在新时期的自主创新,支持留学人员回国创业。”
  “撒胡椒面,能研发,但是不能投入产业化,因为美国的研发都是上千万美元的投入。”彭泽忠说。事实上,政府部门的创新基金不但数量少,而且缺乏统筹,加上当地政府的配套基金总量有限,所以在实施的过程中往往采取撒胡椒面模式,平均分配给辖区内海归企业;有的地方因为缺乏必要的评估,资金甚至被分配给不适合的创业计划。而截至目前,中国还缺乏国家级海归创业计划。 
  水土不服 
  “国内的融资机制与硅谷相比还差的很远。”硅谷留美博士企业家协会会长朱东屏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差距:“在硅谷大部分都是上市公司的经理、高管在做专业投资,而国内的投资者一般是达不到这种专业水平和素质的。”
  机制不一也是中美融资体制的剪刀差。美国有比较成熟的机制,如美国有两种评估投资的方式,一种是按产品几年后的产值投资,按照预测产品成熟后的产值往回推,得出现在的价值。一种是按人才投资,比如一个创业博士或一个企业高管估价100万美元。如果一个团队有5个人,那么他就会给这个团队作价500万美元。“但在国内,我们还缺乏这样的行业经验和行业标准。”朱东屏说。
  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美国的投资理念是投一个创业团队,而国内看的是短期的利益回报。
  “除了没有成熟的投资机制,风险投资公司太少、资金太少也是个问题,中国去年风险投资将近20亿美元,仅相当于美国硅谷的1/4,在硅谷,拥有上亿美金投资基金的公司有几百家。”彭泽忠说。
  彭同样也不认同民间融资的方式,“现在虽然可以在民间融资,但很多民间资本对高科技产业并不能理解。他们可以投资给房地产等可以在短期内看到回报的项目。但对于具有长期价值的产业,就一定需要国家支持拿钱投资。美国的投资公司从60年代就已经发展了,中国要想发展不能再照搬美国路线,现在需要政府直接的重点投入。”
  实际上在硅谷只要有好的商业计划书、产品以及团队,风险投资公司的融资命中率很高。而且一旦决定投资,投资公司会参与找市场,甚至帮助公司提高管理水平。回国创办信中利投资有限公司的汪潮涌说:“国内也有几百家风险投资公司,但总的来说还很不成熟。没有专业分工,也没有实力为企业提供国外投资公司对企业的那些支持。国内银行向企业贷款的条件是看你有多少房产、地产、设备等有形资产做抵押,创业时期的高科技企业显然没有这方面的优势。除非你能从国外为自己的创业公司带回大笔资金,否则公司很容易因资金短缺而夭折。”
  创新易 创业难
  是鼓励创新,还是鼓励创业?
  去年3月通过的《关于鼓励海外留学人员以多种形式为国服务的若干意见》中,在国家鼓励海外留学人员采取为国服务的7种方式里,鼓励海外留学人员“在国内科研机构受聘兼任专业技术职务、顾问或名誉职务”排在了第一位。
  “国内以往许多吸引留学人员回国发展的政策措施,理论上都很充分,但往往有一种重创新轻创业的倾向,在政策制定上,往往忽视了真正有效的创新必须依托创业才能进行。”王辉耀认为国内有关政策已经到了需要调整的时候。
  政府有关部门以往出台了大量政策法规鼓励留学人员回国创新。因此在吸引人才归国的各项政策措施的制定上,往往都是以学历或科研成果作为待遇标准,较少考虑留学生归国创业的实际需要;各地扶持资金的发放,也往往参照科研成果评选的标准,较少考虑科研转化和市场需要。
  彭泽忠的创业故事即清晰地告之了“重创新轻创业”思维的缺憾:彭在已经取得世界领先创新项目的前提下,因资金问题无力投入产业化,不得不两次求助国外风投,让本该在国内投产的领先项目远走他乡。 
  王辉耀认为:“在当前海归创业形成浪潮的情况下,基于创新型国家的战略要求,中国政府应尽快建立国家级留学人员回国创业支持计划。如果每年挑选和支持数百名留学人员创业,几年下来,就能支持上千家海归企业的启动,同时也将带进大量的新技术,加快推动中国的创新进程。” 
  让海归们带回高科技的种子,并且让这些种子发芽,王辉耀认为:“这将给中国经济带来新的奇迹。”-
  链接
  海归高科技企业圆桌论坛
  王小兰(北京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会长、时代集团公司总裁):
  中国特色的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很困难
  我们团队下海创业20多年,中国的商业银行改制也有20多年。商业银行的贷款最初就不是为科技型中小企业设计的,而是为大中型城市的大中型企业设计的,最近两年商业银行才开始研究如何解决中小企业的贷款问题。
  我国的风险投资走到今天还不尽如人意。因为现在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风险投资业还没有建立起一个非常合适的筹资机制以及有效的风险转移和退出机制。说句心里话,中国的股市也不是为我们这些科技型中小企业设计的。中小企业板到现在也没有降低门槛。
  总而言之,在所谓的中国特色环境下,我们民营高科技企业的融资,的确比世界其他国家中小企业更困难。
  朱东屏(美国硅谷留美博士企业家协会会长):
  海归创业需要对人和知识的尊重
  我希望拥有和谐的环境、对项目的理解以及对人和知识的尊重。当能达到这个条件时,一切都不成问题。然而由于我们的技术很超前,要真正理解这些高新技术项目未来的价值很难,所以这是我们最大的需要。我想说的是,有些地方只搞“引资招商”,有些地方作“引智招商”,成功的是后者。
  彭泽忠(美国硅谷留美博士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凯路微电子公司总裁):
  不愿意为海归的前期开发投资,这种观念很落后
  中国缺乏风险投资的意识,不愿意对高科技技术的前期开发进行投资,这种观念是非常落后的。现在政府也在倡导创新,但是从政策到落实在具体实施上的过程中,还是有很多问题。因为缺乏资金支持,很多有前景的项目都得不到发展。未来各国的竞争就是一场专利战,如果中国不愿意投资在高科技先进的技术的开发上,那么在销售产品时就要付高额的专利费用。
  彭泽忠:当然政府也在努力。近日,我们组织15名留学创业人员,携带项目和资金寻找合作机会,我们发现不少项目是在乡镇落实的,过去留学人员都是在省市级部门洽谈合作,但现在引智招商深入到乡镇是一个可喜的转变。
  江苏省政府每年都有专门的计划引进创新技术、创新人才,现在他们每年引进100名博士,要连续引进5年。看到这些变化,我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的。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