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大学生当"排客" 体验15天只为创业


          你一定听说过“博客”、“播客”、“威客”这些在网上点击率很高的词,但你对“排客”可能还很陌生。昨天,专门代人排队并收取一定费用的“排客”第一人现身昆明街头,虽然首日一无所获,但为期15天的摸底计划不会被改变。他就是怀着一腔创业梦想的宜良大学生龚让。

  昆明“排客”现身银行
  个子不高,平头,格子衬衫,乍一眼看上去很精明、能干。昨天下午12点,正大电子城路口建设银行支行门口,站着一个小伙子,手中拿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行字:“你来银行,我排队;你办业务,我帮忙。付费服务。”他几乎不放弃每一个进入银行的人,“你好!需要我帮你排队吗?” 
  他就是龚让,23岁,出生在宜良,毕业于重庆科技学院,学的是城镇规划专业。 
  然而,大部分人看到龚让的举动,只是警惕地看一眼举着牌子的他,然后作不可思议状离开。一名四川籍贯的妇女看稀奇一样将龚让上下打量一番后,一字一句地念着纸板牌上的内容,“那你帮别人排一次队收多少钱?” 
  “目前,我主要在做宣传,每次象征性地收5块钱,如果做得走得话,肯定要提高收费,外省发达地区得职业排队人可以收30块呢!”龚让很认真地回答。 
  5小时没有一单生意 
  下午2点多,一名老者突然凑过来对龚让说:“多少钱一回,帮我一下!”他喜出望外,以为有雇主来了,连忙报上价格。“那你赶紧帮我办!我赶时间。”说完,他伸手到衣服兜里掏钱。“那你多长时间回来?”龚让问道。老者一下子愣住了:“你不是帮人插队的?”老者弄清龚让是只是代人排队,便摇着头打消了付钱的念头。 
  “没关系,我有心理准备,我还会坚持做下去!”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把自己看成“异物”,龚让的脸上并没有失望的表情。在记者观察的半个小时时间里,几乎没有人为龚让的行为停留太多的时间,只有个别人用怀疑的眼神看看就离开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移动着,下午的太阳虽然不算太辣,但照在人的脸上还是感觉烫呼呼的。龚让依然很用力地握着手中的纸板牌,只是将身子向银行的台阶上移动,站在台阶上可以避免晒到太阳。
 
  “我想做昆明第一个做‘排队收费’的人,我对这个想法很有信心,当然实在不行的话,我会放弃,去做别的事情!”龚让笑着说出了自己“敢想敢做”的性情。但到昨天下午5点离开,龚让没有接到他的第一单业务,而且由于站了5个小时他感觉腰酸疼。但他说:“我明天还会继续去银行,但要到小西门等人流量更大的地方去!” 
  决心体验15天只为创业 
  龚让自去年7月份完成重庆科技学院的学业回到昆明后,就开始了漫长的择业路。“我的这个专业只有考公务员进入政府单位才能发挥专业优势,可我不太适合做公务员!”。于是,他和朋友在康红小区合租了房子后,开始到处找工作。 
  “我在一二一大街帮人卖过电脑、mp3,也帮几个商家当过专业的送货员,可干了快一年了,总觉得这些工作都不是我喜欢的,而且不是我认为的赚钱职业!”最近,他在报纸上看到深圳开的“排队公司”生意很火,在网上搜索后发现“职业排队人”收入不错。 
  前天上午,他来到高新区的一家建设银行办理存款业务,他发现银行里等着办业务饿人很多,大家都在排队等候,他也等了半个多小时才顺利办完事。晚上,他把想替银行办业务的想法告诉了几个同学和朋友,大部分人都支持他的想法,于是,他找到一张白纸,并用粗粗的句号笔写上 “你来银行,我排队;你办业务,我帮忙。付费服务。”几个自己看来还算顺口的内容后,贴在一块纸板,这样,一个简单的体验“道具”就出炉了。带者希望、激情和执着,他选择了离自己住处很近的正大电子城路口的银行。 
  “我是很‘干草’,但一点也不害羞。我靠自己的劳动赚钱,别人卖东西,我卖的是时间,都是经营嘛!我想会有人接受的!”龚让说,他定了一个计划,15天的之内找机会到医院、火车站、银行进行“收费排队”体验,看各处的反应和群众的反馈信息,同时进行一些市场分析,如果可行的话,可以考虑成立专门“排队公司”。 
  银行:不好评价这种行为 
  一位银行工作人员说,龚让的行为是在银行外面发生的,目前来看没有侵犯银行利益或造成不良影响的迹象,所以他们也不能干涉他的行为。他认为,龚让的成功率很小。因为尽管最近买基金的人很多,加之银行还要发放部分养老金,每月20号左右,银行的营业厅就相对拥挤一些,但银行已采取措施加快了办理速度。 
  银行一黄姓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她在昆明第一次听说有“排客”,感觉挺新鲜的,但龚让的行为是在银行门口,他的行为与银行业务没有直接的关系,不好对其做平价。
  链接:武汉排队公司多达7家 
  北京早在2005年就出现了“替人排队”的服务项目,提供的服务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排队代缴煤气费、水费、电话费,归在“缴费服务”内,收费标准是每单30-50元;二是排队购买各种车船票,归在“代购服务”内,收费标准是市区内每单10-30元;三是医院挂号、紧俏楼盘,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尤其是经济适用房排号,这被归为真正的“排队服务”,收费标准是市区内每天100-200元。 
  在长沙,一家开业不到半年的专业代排队公司,前段时间生意冷清。7月以来,却每天都能接到5个以上的预定排队电话,收费标准随后涨到30元/次。武汉至少有7家公司从事排队业务,这些公司对外名称多为跑腿公司或家政公司,”有“代人排队只是其中的一项业务。 
  观点:“排客黄牛”嫌疑 
  辽宁行政学院鄂玉江教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雇人排队只是社会发展到特定时期出现的一种现象。‘排客’的出现,也折射出社会服务尚有一定的缺陷。公众有时办事难、不方便,才想到花钱雇人替排队。如果社会服务水平提高了,公众就不需要花钱雇人替自己排队了。” 
  律师的观点认为,国家对火车票销售、代办有明确规定,为他人代买火车票并从中获利,是需要取得代办资格的,否则就有是“黄牛党”的嫌疑。替人排队买号虽然不是买票证,但实质却差不多,而这些人并没有取得相关资格。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