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成功致富路 到底还要赔几回


  曾志龙:经过坎坎坷坷,总会有成功的时候。
  人物档案:曾志龙 200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经济学院 创业项目 养猪 果园 创造财富 600万元。
  这几天,村里的曾志龙特别着急,他每天都要来催工人们加快进度,家里养的母猪<--NEWSZW_HZH_BEGIN--> <--NEWSZW_HZH_END-->马上要生小猪了,原有的猪舍不够用,他必须尽快给小猪盖个新房。
  记者:“什么时候能够使用?”
  曾志龙:“差不多还过一个月就可以,一个月。”
  记者:“这得花多少钱?”
  曾志龙:“现在可能要花到4万元钱左右。”
  今年,曾志龙养的猪出栏4000头,他也拥有六百多万元资产,花几万元盖栋猪舍,不是什么难事。但就在三年前,连续两次赔本的经历,把他逼到身上连一元钱都没有的窘境。
  2000年冬天,一场百年不遇的寒流使曾志龙差点连老本都赔光了,他刚刚种下的4000多棵果树,几乎一夜之间死了2000多棵。
  曾志龙:“那时候心情确确实实非常非常难受,看到这个果园一片狼藉,心里真不是滋味。”
  这些曾志龙从外地买来的温州蜜橘树,刚种下几个月就变成了枯枝败叶,乡亲们看到这种情景,也很同情曾志龙。
  村民:“冻死好多,基本上冻死40%、50%。”
  村民:“把他们家里的钱全部败得差不多了,我感觉他包不下去。”
  江西新余属于丘陵地带,土壤适合种植柑橘,当地不少农民靠种柑橘发家致富。2000年,刚刚从浙江大学毕业的曾志龙,一时没找到工作,就想干脆回老家承包果园种柑橘,却遭到父亲的极力反对。
  曾志龙的父亲 曾桂林:“肯定不愿意,因为志龙他从学校里面出来,从来没有接触这样的东西,一个是生怕他不会管理,再一个又不懂技术。”
  曾志龙:“父母是肯定反对,因为父母怕我吃不了这个苦,如果搞一两年,然后又把这些钱浪费掉了,自己的工作又丢了,所以说人财两空,有这种担心。”
  曾志龙从小在城市长大,压根就没干过农活。但他不顾父母的反对,凭着一腔热情承包了这片80多亩的果园,种上了柑橘树。很快,他就遭遇了这次冻害。
  曾志龙:“死的果树就像现在这样,一片叶子都没有,这个树枝都冻得已经干枯了。”
  那一年,当地农民的果树也冻死了不少,但他们有经验,提前进行培土、包扎树干等预防工作,损失得以尽量减少,只是苦了曾志龙这个门外汉。
  曾志龙:“确确实实不懂这个,不懂这个冻害的危害性,也不懂经验,当时如果知道的话,有技术的话,可能也不会受灾那么严重,只能说是一种轻微的冻害。”
  由于缺乏经验,这次意外灾害给曾志龙造成了将近10万元的损失。这时,正好当地农业部门大力推广一个新的蜜橘品种,这个刚刚培育出来的新品种名字就叫新余蜜橘,它比当地以前种的椪柑、温州蜜橘等品种更适应当地气候。赔了本的曾志龙决定试一试。
  曾志龙:“含着眼泪,就把这些冻死的果树一棵一棵给锯掉,然后过完春节以后,补种了新余蜜橘。
  曾桂林:引进新余蜜橘肯定是好的,因为当时我们区里面培育出一个新产品,而且通过有关专家的鉴定,这个品种确实不错。”
  2001年春天,曾志龙又筹了一笔钱,在果园里补种了2000多棵新余蜜橘树苗,这种蜜橘种下后要五年才能达到丰产。曾志龙憧憬着橘子红了的景象。
  有了第一次赔本的惨痛经历,曾志龙逐渐掌握了柑橘种植技术,为了提高柑橘的品质,他还修了个10立方米的沼气池,将附近村民养猪的猪粪收集来,然后将猪粪发酵后的沼液拿去给果树施农家肥,果树长势越来越好,曾志龙却突然想养猪了。
  曾志龙:“因为当时你要到别的地方拖这个猪粪,觉得挺麻烦的,基本上每隔几天就要去拖,所以当时考虑可不可以自己养猪。”
  柑橘的投入还没得到回报,曾志龙又要养猪,对他坚持务农仍然耿耿于怀的父亲听到后更加生气。
  曾桂林:“投入了几年,还没有看到产出,我心里也比较着急。因为投入这么多,没有收入,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所以说,一回来,就骂他这样不是,那样不是。”
  父亲当时在城里的政府部门工作,认为曾志龙大学毕业找个单位好好上班才是正道,村民们也对曾志龙养猪的想法表示怀疑。
  村民 周福林:“他是一个学生,回来养猪,我肯定他吃不了那么多的苦,这个都要用苦力的。”
  种猪场经理 杨立新:“你是城里面的人,养猪这个行业,因为我们跟这个打交道打得多,这个行业比较苦,比较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家人的反对和村民的怀疑,没有改变曾志龙的主意。此时,果园里的柑橘还没有大面积挂果,资金成了最大的困难,2002年,曾志龙贷款买回来第一批种猪。
  曾志龙:“包括公猪好像在4万元钱左右,4万多元钱,包括运费,那也是第一次尝试,那时候把它当自己的命根子一样来看待。”
  曾志龙以前只吃过猪肉,没见过怎么养猪。他买来这40多头种猪后,除了种猪场的人偶尔来回访,因为没钱,他也请不起技术人员,就独自一人精心饲养,几个月后,第一批小猪顺利产下来了。
  曾桂林:“当时生的时候好高兴,一下子生了这么多,一头母猪生10多个,蛮好蛮好。”
  不到半年,曾志龙的猪场里多了300多头小猪,反对他养猪的父亲也跑过来看。此时的曾志龙就盼着小猪快快长大。没过几天,灾难又一次毫无征兆地降临了。
  曾桂林:“那个小猪,开头几天好漂亮,好漂亮,到后来一个礼拜以后,到第10天就开始死,有的一窝,整个一窝都全部死光。”
  曾志龙:“像这整栏整栏的就躺在这里,一动不动,一开门一窝就几头几头地死,每天都是这样,一个星期内好像一天死的最多的时候死了50多只。”
  看着曾志龙碰上的这倒霉事,村民们都认为他很难再坚持了。
  村民:“拿个袋子,全部往外一头一头的送出去,送到坑里去埋。”
  村民 周福林:“都说他做不下去,基本上垮掉了,农场的橘子又冻死了,母猪生了小猪又死了好多,怎么做得下去。”
  橘树被冻死造成赔本的噩梦,曾志龙还记忆犹新。本指望把小猪养大能卖上十几万元,但小猪这一死,加上饲料的投入,曾志龙又一次把老本都赔光了。
  曾志龙:“你想要迈进猪场,就像有千斤东西压在你脚下一样,你动弹不得,而且根本你不想进猪场,但是你不想进去,你又非得自己要进去不可,因为你要面对现实,你不能,总不可能逃避现实。”
  曾志龙请来专家诊断后才知道,小猪大面积死亡的原因是猪舍太拥挤,小猪抵抗力弱得了急性痢疾后迅速传染,结果陆陆续续死掉了280多只。可那时,连续几年在果园和猪场的投入都还没有产出,曾志龙根本没钱去新猪舍。幸运的是,在那个最困难的时候,他结识了妻子周琳,周琳还辞掉工作来到他身边。
  周琳:“因为乡下人没有什么吃的,就吃白菜呀,萝卜呀,好苦的,就感觉很苦的,就觉得想照顾他一下,然后就越在这儿呆了,越觉得他这儿需要一个人,然后就慢慢没去工作了,没去工作就基本上呆在这儿照顾他的生活。”
  周琳是个山东姑娘,在新余上大学时认识了曾志龙,毕业后曾在本地一所中学教书。她的到来,成了曾志龙最大的精神支柱。但是死掉280多头小猪带来的阵痛还在继续,他们的生活依然十分艰难。
  周琳:“有一段时间实在是生活都没有来源了,喂了几个小鸡,卖几个鸡蛋去买那个油盐酱醋。”
  曾志龙:“那时候好像是买一包盐的时候,0.8元钱一包盐的时候,到抽屉里面翻了好久,找一角钱的硬币,才凑了去买,我记得一清二楚,非常清楚。”
  2004年,退休了的父亲最终也被曾志龙的执著所感动,从城里来到农村帮忙。
  曾桂林:“人手不足,劳动力不足,就只有自己干了。”
  父亲年轻时在农村生活,以前曾养过猪,他也就成了曾志龙的得力助手。此后,父子俩共同呵护着当初那批种猪和幸存的小猪,猪场再没有发生大面积的病死现象,曾志龙逐渐从那两次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中走了出来。
  2006年11月1日,曾志龙的果园里,温州蜜橘已经成熟了,三天前,同村的柑橘经纪人付志林就以0.9元每公斤的价格预定了6000公斤,今天来采摘拉走。
  付志林:“这个蜜橘,全乡都难找,我们这两个老板都看了这个货,蛮高兴。”
  记者:“为什么好?”
  付志林:“它的上色比较好,颜色好。人家的那个橘子,它的颜色还都带青色,现在他的黄了,个头又好,表皮又光亮。”
  建了养猪场后,曾志龙有足够的农家肥给橘子施肥,橘子的品质和口感也比别人的好。当年那场冻害后曾志龙种的新余蜜橘今年可以收获6000多公斤,价格能卖到每公斤3元,是温州蜜橘的三倍多,当初冻害的损失如今变成了三倍的回报,整个果园一年可以收入将近10万元。
  把橘子卖完,曾志龙家又有人来买猪,这个村民今天来买走了三头种猪。经历了三年前的死猪事件,曾志龙已经从刚毕业的大学生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能手和附近最大的养猪专业户。
  曾志龙:“今年商品猪卖了1500多头,因为我养不下了,关不下了,再加上周转资金比较困难,小猪卖了1300多头,将近3000头,今年可能出栏4000头左右。”
  现在,曾志龙的养猪规模在当地首屈一指,每隔几个月,就有生猪的经销商来他这里买猪,一次就拉走二三百只卖到广东等地,这4000头出栏的生猪至少能给曾志龙带来数十万元的纯利润。
  收获财富的同时,曾志龙艰辛创业的经历也给他带来了荣誉,他先后被评为新余市十佳青年、江西省十佳青年农民等,当地政府也把他作为带动群众致富的典型。
  中共新余市新溪乡委员会 艾韦华 书记:“他赚钱越多越好,对我们本地的支持也越大,也越容易带领我们的农民致富。”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