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致富故事:算计出的意外收获


  
  每天凌晨3点,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县的李建荣会准时赶到昆明斗南花卉批发市场。在里,除了送花,他还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摸清当天的花价。稍有不慎,就会损失惨重。三个月前,李建荣在40公里以外的江川县以每枝0.6元的价格收了4万只花,按照当天的行情可以卖到0.7元,可他隔了一天把花送到斗南的时候,行情却出现了变化。
  李建荣:“我们到斗南市场那一天,哗地那个价格就下来了,一枝花就贴了很多钱.一次就贴了1万多元。”
  鲜花市场,行情风云万变。赚钱是一点点积累,赔钱却是墙倒屋塌,动辄就是上万元。当初,李建荣,这个年轻的大学生怀着鲜花般美丽的心愿,入了行,没想到,这个美丽事业的背后,却是杀机四伏。
  2002年李建荣从玉溪师范学院经济管理专业毕业,之后他回到老家江川,开了全县第一家矿泉水店,一年能有4、5万的收入。但是,2003年一年江川县的水店急增到二十几家,李建荣发现钱难挣了。2004年年初的一天,姐夫张琦无意中跟李建荣聊起了种花,他的话让李建荣发现赚钱的机会来了。
  张琦:“有一户农户,他栽花一年,他就可以赚到一万六七千元钱。”
  李建荣:“当时就觉得特兴奋,那我弄个十几亩二十亩地,那岂不是一年就能赚很多钱吗。”
  江川的气候和土壤适合康乃馨的生长,多少年来一直有人种,但李建荣从没对种花没上过心。姐夫的话让他兴奋不已,可兴奋过后他发现,事情远非想的那么简单,花怎么种?种出来卖给谁?这对他来说都是未知。更何况种花得有土地,李建荣的家虽说在农村,但要找到种花的地却不容易。
  李建荣:“自己家里的地也种不成、没水,现在就是人喝的水都挺困难的。” 
  条件不具备,李建荣只能放弃种花这个念头。而这时,云南一家花卉公司来江川发展种花的农户,人家提供种苗、技术,最后还以每枝1角的保护价收购,这对李建荣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如果加入公司,只要找到土地就万事俱备,李建荣想到了女朋友周静。
  李建荣:“当时就跟女朋友家商量,是不是把她家那块地先租给我,让我种种看看。”
  周静家也在农村,但她大学毕业后留在县城上班,把父母也都接到城里,家里的两亩多地早就没人种了,可是周静却不同意把地给李建荣种。
  周静:“好不容易从农村出来,他又跑去做农业,我感觉到不管我的家庭还是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可李建荣紧接着做了件让周静更难接受的事,他竟然把水店关了,生活来源一下子中断,最后女友只能妥协。2004年1月,李建荣回到农村开始种花。
  康乃馨7个月产一茬花,李建荣种了两茬,到2005年3月,李建荣两亩多地一共收了30万枝花。400多个日夜的辛苦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但结果却让他怎么也没想到。 
  李建荣:“30多万枝花、自己两三亩地,怎么说也得有5万元钱的纯收入吧,但是30多万枝花,我也就弄了3万多元。”
  周静:“去了农药、化肥,感觉就是什么收获也没有。”
  李建荣:“觉得挺纳闷的,怎么人家能够一亩地赚1万多元,自己怎么就没赚什么钱呢?”
  当初姐夫告诉李建荣一亩地能赚一万六七,是去掉成本的纯收入,而李建荣去掉种苗、农药钱到手的就只剩3000元钱,一样种花种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问题究竟出在哪?李建荣百思不解。而这时他听到一个消息更让他一头雾水。
  李建荣:“整个市场上的行情,他们说还是挺好的,自己上网去查了一下那个资料,我一打开他们那网站一看,跟我们质量差不多的花,好的一枝能卖到6角多。”
  也就是说别人在市场上卖一枝花相当于李建荣卖6枝,这差价太大,李建荣拿不准这个价格究竟有多大水分,他决定到斗南花卉市场去看看,当天他就拉着朋友赵君祥去了昆明。
  赵君祥:“向花卉经营户问了花价,第一家他说是一枝康乃馨卖3.5角,然后又问了一家,第二家他说是卖4角一枝。”
  当时的李建荣兴奋不已,昆明斗南花卉市场,是我国最大的鲜花交易中心,这里花价的浮动直接影响着全国鲜花的价格,在斗南了解到的价格是比较准确的。李建荣马上按照市场价算了笔账。
  李建荣:“30多万枝花如果在市场上,别说四五角一枝,能够卖到3角一枝,那岂不是能卖八九万元,当时就觉得我的面包车,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一年赚个桑塔纳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当时李建荣和花卉公司签的合同正好到期,他的花以后可以自产自销,想换辆车的梦并不遥远。可是冷静下来一想他就发现这帐不对头,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 30万只花不是集中上市,而是持续30天分批上市,量少时1天也就产几百只花,如果每天开两小时车到斗南去卖花究竟划不划算?
  李建荣:“这么多花你到市场上去卖,1元一枝 你卖200元钱,那岂不是油钱都不够。”
  要想降低卖花的成本就必须增加产量、扩大种植面积,女友家的两亩多地显然不够用了,经过考察,李建荣重新选中了江川县抚仙湖边的一片地,抚仙湖是江川县的一处旅游景点,这片地就在湖边,连在一起共有23亩,离湖近方便灌溉,种花再合适不过。只要这片地租下来,一年的产量可以翻7倍,达到200万枝,按每枝0.2元计算那一年也有40万收入。李建荣赶紧去找村民租地,可是难题又来了。
  金文:“原来 有一点不相信,就怕他不到一年就不做了,就有点不相信就没有租。”
  李建荣承诺给村民的条件是一亩地一年租金1500元,但是村民担心租金拿不到手。他干脆先预付一年的租金,同时再抛出一个诱人的诱饵,这下村民们动心了。
  李建荣:“你帮我种花,一个月就给你300多元,一年下来你也能挣3000多元,工资加地租一年能有四五千元。”
  金文:“后来想想地租的价格出得高,帮他种种花还有工资就划算。”
  2005年5月在这23亩地上李建荣建起花棚,重新构筑起了赚钱的希望,他雇了25个村民帮自己种花, 2005年12月第一茬花到了上市期,李建荣兴冲冲地拉上花去了斗南市场,这次他直接将花卖给贸易公司,花价自然应该随行就市,可他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卖花他就在价格上吃了个哑巴亏。
  李建荣:“那一天我送了差不多两万枝花,有一个人跟我同时送花去,公司采购就给他开了一扎10元的价格,开给我就每扎少了5角。”
  这家贸易公司常年面向日本出口鲜花,李建荣之所以选它是因为它出口量大、经常是有订单凑不齐花源,所以在市场上这种大公司给的价反而比小公司要公道。但是为什么他给李建荣的价格却不公道呢?
  伍伙升:“他长期给我们供货,我们给他的价格就会长期比较稳定,或者说给他的价格比较高,给他一点鼓励,如果说偶尔给我们送花的,我们也会给他压压价。”
  李建荣:“像咱这样规模的在那个市场上,一手抓过去一大片。”
  最后李建荣还是按照20枝花9.5元的价格卖了,尽管比别人的价低,但这样算下来一枝花将近0.5元,这比当初卖给花卉公司的价格翻了几倍。第一茬花卖掉他就已经把建棚的20万元全部收回。转眼到了2006年7月第二茬花该上市了,这期间李建荣一直想扩种但合适的地都已经被花卉公司发展种花了。可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消息。
  李建荣:“突然听说他们花卉公司,他们一撤走突然冒出这么多农户、这么大的种植面积,然后我就在想老天真的掉馅饼还砸到我了。”
  花卉公司因为转变经营方向,从江川撤走,留下了100多个种花的农户,他们都是一家种一两亩地,自己去卖花显然不划算,而这却正是李建荣求之不得的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到农户那里上门收花,可得到的答复竟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
  李丽平:“就有些买花的商贩来买,来了很多人,我们就把花卖了,等到小李来花已经卖完了,抢手得很、价格也很好,每枝卖到3角多。”
  跑了一上午李建荣只收到一家农户的500枝花,在一夜之间公司撤走的消息已经传开,许多跟李建荣有同样想法的人已经先他一步动手,怎样才能把农户笼络到自己手里,这是李建荣急需解决的问题。
  李建荣:“几家的花都是被不同的人收走的,一夜之间江川冒出来这么多同行,那怎么办呢?这时候我就想到了一个人小吕,如果我与他合作的话,那些人肯定斗不过我们。” 
  小吕叫吕祖蛟,以前就在花卉公司上班,专门负责发展农户种花,2004年也正是他发展李建荣成了公司的农户。公司撤走,他也从公司辞了职,当李建荣找到他时,他正在家里闲着。
  吕祖蛟:“他说两个人合伙把这块做大做强,当时我考虑这样行啊,因为假如我一个人做的话,毕竟投入的资金、人力相当大,我一个人是忙不过来这么多的。”
  在江川,种花的农户至少有90%都是吕祖蛟一手发展起来,所以他手里掌握着大量花源,李建荣的提议正顺了吕祖蛟的心,两人一拍即合,一人投资5万元,各占50%股份,干起了收花的生意。2006年8月,李建荣把自己第二茬花卖掉,将23亩地转给别人,自己和吕祖蛟专心收花。从种花到收花,李建荣完成了角色的转变。
  李建荣:“我以前就像棋盘上的棋子是被人家下,现在我也想转过来,我自己来下棋了。”
  现在李建荣已经发展了80多个农户,拥有一百多亩康乃馨种植基地,他和吕祖蛟的连手让李建荣在3 个月内成了江川最大的康乃馨供应基地。2004年从两亩地开始种花到现在,李建荣始终不安于现状,或许这种性格会带给他更多可喜的变化。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