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他乡创业:我的事业就在非洲


  
  “我的青春奉献给了非洲,我的事业就在非洲。”今年是徐晖在肯尼亚奋斗的第11个年头。回顾往事,最令他欣慰的是,当初竭力反对他“下海”的父母看到了他在异国他乡成就了一番事业。

  卖货创业
  1995年11月的一个清早,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亚亚商业中心的门厅里,出现了一个简易摊位:两张条桌,几个纸盒。摊主是名个头不高、一张圆脸的中国小伙。他价廉物美的小商品和略带羞涩的笑容招揽了众多顾客。
  “那天,我装钱的腰包都撑破了。”徐晖说起往事依然眉飞色舞,眼睛里露出兴奋的光。
  在亚亚商业中心,徐晖从早上9时一直站到晚上6时,腰酸了,嗓子哑了,但他似乎一点没有感觉到,喜悦、兴奋占据了他每一根神经。那些天,每天晚上一回到租住的房间,徐晖便把当天挣的钱一古脑扔在床上,一张张点过。每天他几乎都有2000美元以上的收入。这个数目对当时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对曾经每月挣600美元的徐晖来说也是一笔大钱。但是真正让他兴奋的还是成功,是对自己能力的证明。
  那一年徐晖25岁,第一次单枪匹马闯江湖。在此之前,他走过的路,可以说是一马平川。出生在湖北一个干部家庭,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读下来,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中央机关。由于勤奋和努力,不到两年就被派出国工作。许多人羡慕他,认为他进了“保险柜”,这辈子可以过得舒舒服服,平平安安。但徐晖却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想要尝试不同的生活,看看自己除了坐机关外,还有什么潜质。
  就在他公派在内罗毕工作期间,徐晖开始留意身边的商机。他注意到,那几年,肯尼亚刚刚顺利举行多党选举,政局相对稳定,外国资本纷纷涌进,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同时他也注意到,由于肯尼亚工业落后,日用品的价格比较高,特别是一些日用小商品。一个想法悄悄形成:何不弄点国内的小商品到这儿卖卖呢?
  任期结束回国后,朋友们发现他变了——既不打牌喝酒,也不谈恋爱,偏偏爱往北京的天地、天意、小西天,河北的白沟等小商品批发市场跑。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半年后,徐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到内罗毕卖小玩意去。
  徐晖的决定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在法院工作的父亲坚决不同意,批评徐晖不上进,摆着个金字招牌的工作不做,非要到非洲去跑单帮,自毁前程。母亲则哭天抹泪:“儿子,公家派你去非洲我都不放心,现在你一个人去,叫我怎么放得了心。”
  一向听话、孝顺的徐晖这回铁了心,要拂父母的意。在家人的反对声中,徐晖用2000美元的积蓄和从朋友那里借的3000美元,进了一货柜玩具、发卡、贺卡等来到了内罗毕,在亚亚商业中心摆开摊位。
  徐晖在亚亚商业中心的生意火爆得令其他商家忌恨,他们联合起来向商业中心主管抗议,一周后,徐晖被赶出了商业中心。但是,这一周的经历令徐晖终身难忘。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太好了。之后我挣的钱比这多得多,做的事比这大得多,但是在亚亚商业中心卖玩具带给我快乐,再多的钱、再大的事也不能比拟。”  
  绝处逢生
  被赶出亚亚商业中心之后,徐晖到内罗毕的其他商城继续卖他的小商品,卖一处火一处,顾客常常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他的摊位。徐晖雇人照顾生意,自己穿梭于北京、天津、河北等地进货。第一桶金就在这忙碌中掘到了。
  然而,就在徐晖的生意旺得不能再旺的时候,一场灾难降临了。经朋友介绍,徐晖结识了一名乌干达商人,说能帮他在乌干达开拓生意。徐晖相信了他,几乎倾囊给他发了6.6万美元的货物。岂料,货款迟迟不到。徐晖多次到乌干达讨债追货,都无功而返。那人不是躲着不见,就是两手一摊——“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沮丧之极的徐晖徘徊在内罗毕街头。“一年多的辛苦就这么打了水漂?”看着自己手里越花越少的钱,徐晖甚至想在还买得起回国机票前打道回府。但他实在不甘心就此趴下。然而,下一步的路又在哪里呢?
  在痛苦和彷徨之中,徐晖苦苦寻找出路。有一天,他听说肯尼亚邮政部门要进电脑,心里一亮。电脑他多少懂一些,于是便自己找上门去,希望能做这笔生意。用身上最后的钱,包括准备买回国机票的钱,他从中关村进了3台电脑。通过一番努力,最终揽下了这笔300台电脑的生意。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徐晖的事业有了新的转机。从此,他放弃了买卖小商品,潜心做电脑生意。1997年前后正是电脑升级换代最频繁的时候,386、486、586、攒机、品牌机、台式机、笔记本……徐晖样样做过。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不仅挣回了被乌干达人骗走的那6.6万美元,还挣回了第二桶金、第三桶金。
  转行实业
  就在电脑生意做得最风光的时候,徐晖看到了潜在的威胁。从1998年开始,肯尼亚的印度商人介入电脑行业,并利用他们在当地的影响压低价格,争夺市场。徐晖果断决定退出电脑业竞争,投资新项目。
  在肯尼亚闯荡多年,徐晖意识到,作为一个外国人,如果只在这里做贸易,有诸多不利因素:不仅要面对当地商人的挤兑,政府也不会提供支持,生意很难做大。相反,为发展工业和解决就业,肯尼亚鼓励外国人投资实业,并在税收、资金转出等方面提供很多优惠政策。徐晖认为,要想在肯尼亚长期发展,要想把事业做大,必须投资实业,变受打击为受保护。
  徐晖看到,当时的肯尼亚就像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中国,电视机刚刚进入普通百姓家。肯尼亚有3100万人口,首都内罗毕人口就有300万,电视机的市场前景非常广阔。2000年,他引进了一条电视机装配线,并与国内长虹电视机厂达成协议,成为长虹在肯尼亚的代理经销商。这也是长虹厂在非洲地区的第一个代理经销商。
  同时,根据肯尼亚大多数人口居住在农村,而有的农村地区还没有通电这一现实,他开始进口“长城”牌黑白电视。这种电视机可以交直流两用,只要接上电瓶,生活在不通电地区的广大农民也能看上电视。
  由于产品对路、价廉物美,从徐晖的生产线下来的“长虹”和“长城”走进了肯尼亚的千家万户,就连游牧为生的马赛人,也带着“长城”走一路看一路。
  “下一个目标是买地盖厂房,现在的厂房不够用了,需要扩大一倍。”徐晖说。据他估计,肯尼亚电视机市场还有最少10年至20年的发展空间,特别是最近,肯尼亚政府正在大力发展全国电网。一旦农村地区家家户户用上电,电视机的需求将会有一个飞跃。徐晖希望能抓住机会,把自己的事业向前推进一步。
  在主营电视机的同时,徐晖还投资了一家纸巾厂,每月生产纸巾50吨,销往肯尼亚的各大超市。此外,他还是当地一家中餐馆的最大股东。
  在关注自己企业的同时,徐晖热心公益事业,出任肯尼亚中国经济贸易协会副会长、肯尼亚华人华侨协会副会长,并任《华商报》主编,为增进中肯两国人民的友谊和合作做了大量工作。
  徐晖现在已经在非洲安家,而且有了两个小孩。夫人除了照顾孩子和家庭外,还帮助他打理办公室的事务。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