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田君:500万元起家纵身为亿万富翁


  
  【ICXO.com编者按】做衣服的不一定亲手去织布,织布的不一定亲手去纺纱,上下游的生产企业都有他们的生产分工,这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可是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的田君,反其道而行之,毛皮成衣的出口生意本来做得好好的...... 
  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消息:做衣服的不一定亲手去织布,织布的不一定亲手去纺纱,上下游的生产企业都有他们的生产分工,这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可是黑龙江省绥芬河市的田君,反其道而行之,毛皮成衣的出口生意本来做得好好的,赚的也够多, 2003年她却养起了貂,到底里面有什么诱惑力吸引她去与貂谋皮呢? 
  2007年5月2日上午7点

  黑龙江省东宁县东宁镇大城子村 
  每天早晨7点,这家位于黑龙江省东宁市郊的水貂养殖场都会如此忙碌,上百名饲养员正抓紧时间给水貂喂食,养貂场总经理田君的一天也就这样开始了。 
  田君:“我们做老板的也会每个月抽出几天时间来,与工人一起喂养水貂,便于我们更好地与工人之间互相沟通,更了解怎么样去经营好、管理好这个养殖场。” 
  今年40岁的田君生长于中俄边贸城市绥芬河市,20岁时跟随父母贩卖貂皮服装到俄罗斯,10年时间积攒了500万元;她30岁起开办貂皮服装厂,利用原来的销售渠道,将加工出来的貂皮服装全部出口到俄罗斯。从500万元起家纵身为亿万富翁。 
  田君:“发展到今年,我们加工厂生产出来的衣服产值差不多要达到六七千万美金,大部分是从这个口岸出去的。” 
  如果不做介绍的话,可能没人把如此身价的大老板和喂养水貂联系在一起。 
  具体说到田君为何要养殖水貂的事情,还得一笔订单讲起。 
  田君:“2003年的7月份的时候,就有一个马家丹的客户来我们厂,跟我们订衣服来了,他一次性就个跟我们长短呀、大小呀,订了500件。” 
  田君上网查询到对方的规模较大,按理说,与国际大公司签订订单、值得高兴,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田君:“但是原材料从哪里来,我们的库存貂皮只够做100件衣服的库存。”  绥芬河边贸发达,俄罗斯人往来频繁。那个商人要货急,给出三月之内交货、另加5万美元的条件,不能得倒赔5万美元。当时一件成人貂皮大衣的卖价是3千美元,纯利润2千美元,500件就是100万元美元,外加5万美元,总共折合人民币900多万元。田君签下订单。 
  接下订单后,田君便和丈夫、还有小叔子兵分三路,分别前往河北、山东、辽宁收购水貂皮。可是当时并不是貂皮采购的黄金季节,加上当年的貂皮畅销,养殖户家中基本没有存货。田君他们跑了一个星期总共只收到了80多张水貂皮。 
  田君:“到了哪里都找不到,找不到我们需要质量的和我们需要品种的皮张了,这个时候我们就犯难了。” 
  后来田君把库存的所有貂皮都用上了,也只做了100件衣服。不仅外加的5万美元没有得到,还倒赔付对方违约金5万美元。这件事儿使田君萌发出了养殖水貂的念头。 
  田君:“后来我们就想,不行的话,就是办一个自己像样的养殖场,最起码可以保证原来材料自给自足。” 
  田君拿出1200万元,于2003年11月开办了这家水貂养殖场。可是,她的丈夫起初却觉得风险大,并不乐意。 
  田君的丈夫 刘胜国:“你这个不要活得太累,你还搞什么养貂,你直接把这个毛皮加工厂管好就可以了。” 
  田君:“这个养殖场咱们可以办,因为咱们有市场。咱们不象别人,我这个水貂抓回来,养好以后去培养一个市场,培养市场之后再去发展养殖场,我们现在不是这种情况,我们已经具备了这个成型的市场。” 
  田君从市场的角度反复阐述养貂的好处,力求说服丈夫。 
  田君:“我们有现成的客户,我们有现成的生产加工厂,我们有了原材料,我们就可以加工出来大衣,加工出来大衣了我们就有市场。” 
  既然有市场做支撑,田君便不顾丈夫反对,第一次就花500万元从大连的一家种貂场引进7100只种貂,弄得丈夫很是恼火。 田君的丈夫:“养几百只,搞一下试验,最后她呢,一直坚持一下子弄回来7000多只,这样呢,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田君:“很简单,我把貂舍盖好,把种貂抓回来,投放进去,我天天给它吃好了喝好了,它自然而然它不就给我长出毛皮来了吗。” 
  田君不听劝阻,腾出多半精力养殖水貂,她的丈夫一生气,赌气从加工厂储备的项目资金中拿走2000万元,做房地产生意去了。 
  田君的丈夫:“这样行,你去养你的水貂吧,我去做别的生意。” 
  田君:“你想搞什么生意,你去搞你的,我来搞我这个养殖场,我搞好以后呢,你看看我能不能搞好,我就不相信我有现成的市场,我还搞不好这个养殖场。” 
  其实,投资大、风险就大,丈夫的担心不无道理;养殖水貂确实没有田君预想的那么简单,7000多只种貂一进场就给了田君一个下马威。 
  养貂场副场长 王站国:“当时这里下雨,当时没卸下车来,没卸下车来,当时死了,一卸车就死了五六百只。” 
  尔后的4个月时间里,由于气候不适应、饲养方法不当等多方面的原因又相继死亡了1700多只,直接损失就是100多万元。 
  养貂场饲养员 李宝艳:“一天死十来个,二十多个,完了我们也是刚来那时候,刚建厂的时候,也不乐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是干着急。” 
  以前有什么事儿,丈夫还帮忙出出注意,这次丈夫做房地产去了,根本就不理睬田君养水貂事儿,田君体会到孤立无助的滋味,看着空空的貂舍、盘算着那么大的损失,终于忍受不住女人的眼泪。 
  养貂场副场长 王治国:“一看这种情况吧,非常非常地担心,就是躲到车里哇哇地哭。” 
  田君:“委屈呀心酸呀,没有地方去哭诉去,没有人理解你,当时你要办的时候人家就不同意你办。”  田君的朋友 李广丽:“我也是女人,作为女人来讲,真的看到她这么累,一天真的很痛心。” 
  本来就经常被水貂咬伤的饲养员也是人心惶惶,纷纷不干了。 
  记者:“被它咬过没有?” 
  养貂场饲养员 郭红梅:“咬过。刚一进场的时候咬得特别厉害,而且还很害怕,经常咬。” 
  养貂场饲养员 郑桂霞:“刚来的时候,这个都没有把,就是这个门都是铁片的,完了手一刚搭上,那个貂一下就出来了,吓的心怦怦跳,就不想干了。” 
  田君:“当时饲养员情绪也挺大的,被水貂咬了以后呢,咬破皮或者咬出血了,有的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不干了,不想干了,甩耙子走人了,这样的现象也是经常出现,经常发生的。” 
  本身水貂就野性十足,加上管理放松了,便伺机四处逃窜。 
  记者:“经常逃跑吗?” 
  刘长华:“是,经常逃跑,逃跑了60多只,一开始管理不善逃跑。” 
  记者:“怎么掌握技术让它不逃跑?” 
  刘长华:“加强笼舍管理,再一个是提高厂内基础设施,有老鼠洞堵一堵,避免逃跑到场外。” 
  当年管理松懈的时候一年就逃跑了600多只,到了2004年4月份,种貂逃跑、死亡共2000多只,田君的水貂养殖到了最困难的时候。 
  田君:“一条道走到黑,我认准了这个事,它不管有多难,多么艰难,我也得走到头。” 自己当初既然面对丈夫说了狠话、立下了誓言,就非得想办法度过难关不可。于是,她那段时间索性把服装加工厂的事情全部委托给技术厂长,自己先后三次开车到大连那家种貂养殖场去寻求技术和人才方面的帮助。 
  张贵生:“田总陆续去了三次,跟我们经理,跟我们谈,就叫我过来,叫我过来给她帮一把,那么当时我们谈的时候过来帮一年。” 
  田君还特意把带队的组长张贵生聘请为技术场长。在张贵生他们的帮助下,很快找到貂舍建设不规范和饲养员不懂技术的症结,及时改造貂舍和对员工进行培训。 
  李宝艳:“看书,做笔记,教我们学技术。” 
  记者:“现在学会了吗?” 
  马翠菊:“现在我们也会抓貂了,让貂多产仔我们也会了,技术都学得差不多了。” 
  尔后,水貂咬人的事也很少发生了。 
  记者:“您这只水貂为何不咬人呢?” 
  养貂场饲养员:“睁开眼睛以后你就经常抱它,摸它,它就习惯了,就让抱了。” 
  这时的田君方才醒悟,要养殖水貂单有钱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是要懂行。于是她和饲养员一起学习,摸透了水貂的生活习性。 
  田君:“分时期的营养都是不同的,比如说到小貂长到够个头的时候,一定要它吃饱,不耽误它长个头,快打皮的前一个月,还要给它增加营养,这时候要给它增加长毛的营养了。” 
  2004年5月,田君到大连那家种貂场再次引进了4000只种貂,并乘此机会,三方协商,与引进的人才签订了长期聘用合同。 
  张贵生:“田总紧紧抓住不放,最后没办法,那边就辞职了。”  转眼到了第二年春天,田君的种貂开始大量地产崽,数量一下子增加到2.5万多只。除开10000只种水貂外,皮貂数量达到了1.5万只。 
  这年冬天,服装厂用上了自产貂皮1.5万张。 
  田君:“我们自己饲养场生产出来的水貂皮,跟我们在外面统一收购回来的那些,质量有一定的区别,外边这张是我们自己的,里边的这张是我们从外面收购过来的,无论从颜色上,还是皮板的柔软度和毛铮的光亮度,它都是不一样的,有区别的。” 
  以往在市场上采购的貂皮大都是散户饲养加工的,水貂个头小,皮张不大,一件成人貂皮大衣一般要30张左右,现在自己喂养的水貂,由于喂养、加工层层把关,皮张相应比收购的要大,一件衣服由原来的30张左右下降到25张左右。 
  张子成:“像这么一件衣服呢,现在用的原材料是22张,但是如果貂皮再小一点,它就要25张左右。” 
  当时的貂皮是400元钱一张,每件衣服就节约貂皮钱2000元左右,每件衣服少用2000元钱的貂皮,事实上就是变相地增加了2000的收入,1.5张貂皮加工生产600件衣服,总共增加收入120万元。 
  尝到甜头的田君,2006年又加快了发展步伐。 
  养貂场场长 张贵生:“2006年我们留种的数量增加到1.1万余只,取皮取了2万多张,卖出种水貂8000余只,整个产值达到了1300多万元。” 
  记者:“整个投资全部收回来了?” 
  张贵生:“是。” 
  2006年冬天,俄罗斯气温骤降至50年最低,好长一段时间持续在-37℃以下,对于防寒性能好的貂皮大衣的需求陡增。根据俄罗斯联邦环境水文气象和监控局的预测,2007年冬天有可能还会出现低温现象。田君便抓住商机,将自己生产的貂皮全部加工成俄罗斯人喜欢的高档时装款式,受到俄罗斯消费者的青睐。 
  貂皮服装批发部经理 邬丽华:“她来自哈巴罗斯克,她是一个批发裘皮服装的商人,她上次在我们店里进了30件衣服,卖得不错,这次她再来,打算再进50件衣服。” 
  田君最近又投入了500万元,修建新貂舍,准备把水貂数量增加到5万多只。 
  养貂场场长 张贵生:“这就是咱们新建的18个栋貂舍,年底能够取貂皮4万余张,产值呢能够达到1600余万元。”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