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中国家庭高负债率盛世危言


  一份预警中国部分大城市家庭负债率已经超过美国的报告,在近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中国的城市白领们已经坐在了债务危机的“火山口”了吗?高负债率是否会导致房地产市场崩盘?从1998年以来一直飞速发展的信贷消费政策是否需要悬崖勒马?或者,由于统计数据的不准确,这一切担心都只是虚惊一场? 《报告》缺乏应有的数据和方法说明

  主持人:近日有关媒体报道社科院研究生院一份报告认为,无论是从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比较的角度,还是从归还家庭债务的金额占可支配收入的角度来看,目前我国一些大城市的家庭债务水平都已经处于非常高的水平。各位对这一结论有什么评价?

  钟伟:我个人认为,从整体来讲,中国的家庭负债率并不高,这份报告缺少应有的数据说明和科学的方法,就得出中国家庭负债率过高的结论是不可取的。从中长期来讲,高家庭负债率对国民经济发展存在着隐患;但从短期来讲,中国必须允许家庭负债率的存在和提高。
  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才转轨为市场经济的国家来说,如果没有家庭负债率的存在,那么我们的经济就会出现问题。所以不能把负债的短期和中长期的要求混为一谈。从计算方式来看,它的结论是中国一些大城市的家庭负债过多,简单地把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做一个比较,得出一个百分比。这又存在一个可支配收入的隐性收入问题,越是在城市,居民的隐性收入比例就越大。所以在可支配收入等数据没有一个确切科学的统计下,这种轻易的判断是不科学的。
  左大培:我是社科院研究生院的教授,却对这样一个研究报告并不知情,也没有参与这个调查和研究。
  分析中国家庭负债率有两点,一是总量上中国家庭负债在提高,但还要从结构上要分析,比如房地产信贷购房者中,有多少是投机性的,有多少是真正有购房需求的,除去投机性购房,真正居民购房负债并不大。二是从增长速度来看,个人信贷从1998年开始到2003年的15000多亿,再到现在的17000多亿,随着基数的增加,个人信贷额的增速正在放缓,而不是在加快,所以中国家庭负债率的增速也在放缓。 家庭负债的必然性
  主持人:看来,目前尚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说明,中国家庭负债率有如此之高。但从各位专家的观点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随着个人消费信贷的增长,中国的家庭负债率正在提高,能否对这一现象的原因进行一下分析?
  钟伟:中国的家庭负债率的提高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中的必然,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们刚从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一个主要特征就是急速扩张的货币化。几年来,我国投资高速增长,银行信贷不断扩张,这都需要银行不断印出钞票,进入市场流通来支撑。人们在未来持久的通货膨胀预期下,很自然的不会持币观望,而是想尽办法进行各类个人投资活动或者消费。人们可以买股票,买国债,买房子,或者买汽车。但是人们很快就发现,在资本市场进行投资损失巨大,购买其他大宗耐用消费品的结果几乎是一样的——迅速贬值。当人们购买房地产时,才发现惟有它的价格仍在上涨。于是,甚至在未来房价要下跌的预期下,很多人仍然会“诸害相权择其轻”,进入购房大军。
  王远鸿:中国家庭负债率的提高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人们的消费观念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直接的诱因显然是国家宏观政策的推动,因为从1998年以来,我国利率水平一直维持较低的水平,这直接推动了个人消费信贷的扩张。
  从中国经济的发展脉络来看,中国家庭负债率的提高也是符合中国现阶段发展模式特征的。中国目前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达到了1000美元,经济增长的动力正从以投资需求为主转变为以消费需求为主,推动消费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个人信贷。
  主持人:过高的消费信贷能导致什么后果?持续高增长的中国家庭负债率反映在宏观经济上,会出现什么问题?
  左大培:贷款买房买车在市场经济中是以未来收入换现在消费的行为,本来不会有什么不正常之处。但是家庭负债率达到美国那种水平,就比较严重了。在目前的发达市场经济国家,住宅价格的中位数与居民家庭收入中位数之比的合理水平在3∶1到4∶1之间,而我国大部分城市目前住宅价格的中位数与居民家庭收入中位数之比为8∶1到15∶1,这显然不足以保证绝大部分贷款买房者以未来收入归还买房贷款。
  一旦将来普遍地出现还不起住房贷款的情况,银行将不能偿还贷款者的住宅大量拍卖,必然引起住房价格暴跌和银行不良资产上升,这有可能变为金融危机和经济萧条的起因。 如何防止家庭高负债
  主持人:我们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地防止高负债率带来的负面影响呢?
  王远鸿:我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和二手市场要健全起来,我们要对中国家庭负债保持清醒的认识。为什么在美国多年来的家庭高负债仍能促进消费、拉动经济呢?因为美国存在强有力的社会保障体系和健全的个人信用体系,给美国人高消费和高负债提供了良好的保障和信用体系。而在中国,这种保保障体系正在建立过程之中,社会信用体系还不健全,缺乏家庭高负债的基础。
  另一方面还应该建立二手市场,如二手房、廉租房市场,不一定所有的人都必须购房置业。在美国,有超过一半的人是没有购房置业的,一辈子租房,到老也没有自己的房子。
  还有一点,就是统计信息工作,我们现在谈中国家庭负债率,多是建立在缺少确实可信的数据上的讨论,如个人可支配收入、家庭负债余额,都没有做过系统的统计。在美国,现金统计是极少的,大都是通过银行信贷消费统计,所以数字是可信的。但在中国,存在许多隐性收入,这增加了统计和研究的难度。
  左大培:如果政府认为家庭负债率高了,紧缩的政策是降低高负债率最直接的一个办法。为什么去年以来宏观调控在银行信贷的口子上卡住了流向房地产市场的资金,但是房地产投资却不见减慢,房价仍然很高,由此提高了家庭的负债率呢?这表明宏观调控只调控了供给,而没从购房贷款的源头上卡住需求,当信贷紧缩,供给迅速缩小,而需求不见减少,这样反而放大了房地产市场收益率,提高了房价。当房地产市场收益率高高在上时,储蓄资金将会在银行体制外循环,从民间信贷进入房地产市场。这种现象非常独特,大量资金流向房产,这本来会使长期中宏观总需求小于供给,却在短期中拉动了房地产以及其他部门的投资,造成了暂时的经济过热。只不过这一过热极其脆弱。
  现在央行提高了存贷款利率,这对上述供需平衡关系是一个打击。一旦中国进入一个持续加息周期,不断提高消费信贷资金成本,个人消费信贷速度将会放缓,从总量上看,家庭负债率也会降低。严厉的紧缩宏观政策似乎是降低高负债率的一个可行的办法,但也打击了银行信贷最优质的业务:个人信贷市场将会减少或者萎缩,房地产市场和汽车市场可能会受到打击,我们似乎要进入另一个极端——通缩。家庭负债率到多高才算高,这需要管理层再三权衡。如果这样,1998年以来的低利率政策、刺激消费和个人信贷政策或许就将改写。 资料链接
  金融债务比率是衡量家庭债务负担的指标,等于家庭债务余额与家庭可支配收入之比。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刘建昌撰文指出,根据各地统计局公布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城镇人口、个人消费信贷余额计算,上海家庭债务比例高达155%,北京家庭债务比例达到122%。部分大城市的家庭债务比例已经超过了2003年美国的家庭债务比例115%。
  刘建昌指出,我国家庭债务的主体是以住房按揭贷款和汽车按揭贷款为主的个人消费信贷。我国从1998年开始大规模开展个人消费贷款业务,今年6月末已经超过17000亿元,比1998年扩大20多倍。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