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5岁身价过亿,戴志康的悲欢历程


  李小萌:您好观众朋友,欢迎走进《新闻会客厅》。一个人在上大学的时候受过三次纪律处分,15门功课不过关,而25岁的他现在拥有一家年营业额达到五百万的一家公司,从大学时代来看,可能是一个失败者,而现在看他是成功的,再往下他又将怎样,今天我们请到的就是戴志康,欢迎你。 戴志康:您好。  李小萌:能知道你现在个人拥有的财富是多少吗?  戴志康:我们按照投资商给我们公司的估价,我个人的股份在公司里的价值大概是几千万人民币。  戴志康今年25岁,是北京一家高新技术企业的总裁。这就是他的公司,在上地信息产业基地的一个大厦内,现在有员工60多人,基本上都是些20岁刚出头的小青年。  这间看起来有些空荡荡的办公室就是戴志康的,平时他很少老实地坐在桌前,更多的是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办公。  创办公司那年,戴志康23岁,他的公司主要致力于互联网软件技术开发、解决方案制定与实施、服务平台设计与推广等。他们的一款主打产品叫做Discuz!,是互联网讨论区使用的一种软件。这款产品的雏形就是由戴志康开发的,拥有独立著作权。现在这款产品的用户占有量已经达到了该领域的一半,公司每年的营业额也保持在500万元左右。  在同事眼中,年轻创富的戴志康是一个做事专注又很能坚持的人。  采访康盛创想(Discuz!)科技公司副总裁李明顺:他对一件事情的专注程度是非常高的,我认识他有三年的时间,他做这个软件有六年的时间,做的过程中间,其实有很多的机会让他去面对、去选择,但是最后的选择他还是一直做这件事情。  当初研发这个软件的时候,是2000年。那会儿戴志康正在读大二,他的目的很简单,希望能够通过这个软件帮自己找到一份好工作。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大学毕业时,戴志康居然靠这套软件赚了不少钱,足足有50万。  李小萌:现在帮你赚钱的这一套软件就是在大学的时候自己琢磨出来的,当时是出于兴趣还是说像你说的,就是为了找工作?  戴志康:为了找工作,我想做这种软件,这个软件能够给千千万万的用户使用,这千千万万的用户使用了你的软件,对你的软件产生了印象之后,你去找工作的时候,你去跟他说,这个东西是我做的,我就很容易找到一个收入。  李小萌:就多了一个资历、资本。  戴志康:对,我为什么想做Discuz!这个软件,是因为Discuz!是一个论坛软件,一个用户安装了我的软件,它下面又可以有十万、几十万用户,而我现在有三十万的直接使用我软件的用户,假设它只有一千个人的访问量,我这个用户数就在三个亿了,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覆盖面很广的东西,我当时就觉得很感兴趣。  李小萌:有一个巨大的用户群带来的直接利益是什么?  戴志康:带来直接利益,如果你真以找工作来衡量,那就是你的知名度非常大,你到哪儿别人都知道你,就很容易找到一个工作,这是比较小的方面。一个比较大的方面,你可以在这些用户的基础上做一些改变人们生活方式和习惯的事情。比如互联网上面很多东西其实已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比如说人们有了E—mail之后就不会天天去拿纸笔写一些信了,比如像MSN和QQ,这些都改变了人们以往有什么事儿必须要打个电话来说一下,我们是希望做一些什么东西呢?就是把一些有着共同志向和爱好的人把它连接起来,连接成一个巨大的社区,在这个社区里能够进行日常生活中所需的各种生活行为,比如说买一些东西,然后组织一些旅游或者组织一些活动,甚至是交流一下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的东西等等,我觉得能做创造一些历史,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这样一件事情是很伟大的。   现在这套软件给戴志康带来了不少好处,可是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套软件让他陷入了无尽的烦恼之中。  起初,戴志康是把这个软件放在网络上让人免费使用的。在积累了相当数量的用户,又跟其他的同类软件产品进行了对比之后,戴志康决定要对这个软件进行收费。从那一刻开始,戴志康就陷入到了一种自己从来没有预见到的境遇中——用户们开始不满了。  那时,每天只要上网,戴志康就会看到各种各样对自己的谩骂和中伤。  采访康盛创想(Discuz!)科技公司高级客户主管、戴志康大学同学徐光远:他遇到了很多挫折困难,在网上被人误解,他跟我聊这个话题的时候,觉得非常非常的痛苦。有人在网上说这个程序不是他编的,是盗版别人的。他就不敢上网,不敢面对网络,网上全是侮辱他的言论。  这种情况在当时足足持续了七八个月之久。  李小萌:是什么样使你有信心敢于把它拿出来去收费?  戴志康:我觉得我的产品确实在一些关键性的指标上,比如说速度、安全、负载能力和人性化方面真的远远超过了同类了产品,而他们的产品都是收费的,我的是免费的,我觉得我具备这样收费的基础而已。当时卖五百块钱,卖了将近半年,一个买的都没有,我非常失望。这些人不仅不买,而且还有很多人出来说闲话,他就说,这是什么垃圾,这种垃圾还拿出来收费。我觉得很沮丧,我觉得是不是蹶着着屁股干活的人总是要被张着嘴说别人的人骂呢,我就觉得很不公平。  李小萌:这七八个月对你来讲有困扰吗?  戴志康:我觉得非常困扰,因为以当时的承受能力来讲,你真的不能够承受,你真正付出了很多心血,搞了半天,结果被人骂了狗血喷头的感觉,因为从小你受到的教育就是什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感觉耕耘了半天,什么收获都没有,还搞一个很坏的名声出来,所以我就觉得很沮丧,我觉得是不是在做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来卖了五百块钱没有卖出去,我一狠心,就把它卖到两千块钱吧,我就把它做了一个提价,同样的东西做了一个提价。  李小萌:为什么不是取消了收费,而是反过来变本加厉?  戴志康:因为在当时的情况,就属于买软件的可能都是冤大头。  李小萌:越贵越觉得花的钱值是不是?  戴志康:对,我如果卖五百块钱,我要碰四个冤大头才能赚两千块钱,我要是卖两千块钱,我只要碰到一个冤大头就可以赚两千块钱,所以我觉得反正也卖不动,还不如价格高一点,而且烘托得这个品质也高。我刚提了价之后就真的碰到一个冤大头,他是一个香港人,之前他就想做这种BBS社区的一个东西,提供给他当地的一些警察来服务,他就在互联网上找到我,他问我这些东西需要多长时间,我当时大致看了一下,大概需要十天,不过我觉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有人愿意给你钱,为什么你不把自己的压力做得大一些,多给自己一些动力,所以我告诉他我只要一个星期就可以做完了,他就觉得很不相信。他就跟我说,他说他看我这个卖两千块钱,如果我能在一个星期之内做完,就多给我一千块钱,这样就卖了三千块钱。在接下来这一个星期之内,我每天上午和他打电话,沟通他的需求,比如他想做什么样子,他想实现一个什么功能,下午我就按照他的需求往下做,就这样,一个星期很轻松就过去了,把他想要的东西都顺利实现出来了。这个香港人就说,你们大陆人真的很神奇,所以我的卖软件的第一个冤大头就这样产生了。  李小萌:如果他知道你背后说他是冤大头。  戴志康:我觉得是这样,各地的消费水平也有所差异,但是满足客户的需要,就是让这个客户自己心里觉得舒服,那就是一个好的买卖,好的商家。  李小萌:如果第一个香港客户没有在那个时候出现。  戴志康:那我就继续等第一个冤大头。  李小萌:就坚持等到底,不会改变。  戴志康:对,不会改变。因为我觉得我是一个做了决定就不会去改变的人,以前就有人问过我什么叫做执着,我觉得执着不是为了一个看得见的目标的一件事情奋斗了三年,那不叫我心中的执着,我心中的执着是为了一个看不见的目标的事情奋斗三年。  李小萌:对,也许等三年等得起,但是如果再等两年,再等两年就等不起了,这个时候执着就变成了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戴志康:你觉得是一个负担是吧?  李小萌:对。  戴志康:我觉得倒不是负担,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学到和经历了很多,其实我这样的年龄和岁数来讲,我觉得能够有一些经历,哪怕到最后这个事情是不成功的,但是我觉得也很宝贵,因为我经历和学到了很多同龄人所没有办法做的事情。  为了研发这个软件,戴志康投入了全部的精力,一方面这个软件日臻完美,另一方面,他的课程却挂起了红灯。  那会儿戴志康整天呆在自己租的小屋里,没日没夜的做软件开发。对于他上大学时的状态,他的同学记忆深刻:  采访康盛创想(Discuz!)科技公司高级客户主管、戴志康大学同学徐光远:大一的时候他比较正常,大二的时候不正常,大三的时候,就是很疯狂,自己租了房子,潜心地去做己的事情;大四就消失了,也不见人影了。  不正常的大学生活,使得戴志康的成绩很是糟糕,甚至出现了15门功课不及格的情形,最后他还是依靠他开发的那套软件打动了老师,才勉强大学毕业。  到了该找工作的时候,勉强毕业的戴志康却成了抢手货,甚至有公司愿意出30万年薪邀请他加入。可是原本打算靠这个软件找个好工作的戴志康却选择了放弃。他为什么放弃30万年薪,在此之后他又经历了些什么?  李小萌:刚才我们说到你上大学时候的表现,在当时来讲,你算是一个坏学生吗?  戴志康:我觉得我真的不算一个坏学生,因为在学校里面,我觉得我是真正把时间花在我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上面的这种人,但是按照学校的衡量标准我可能是坏学生,和天天打游戏、天天逃课、不参加考试的这些学生也没什么区别,但是我自己我觉得很无奈,但是我又改变不了这个东西,所以我也无所谓。  李小萌:怎么能做到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呢?  戴志康:脸皮厚。  李小萌:实际上情况呢?  戴志康:实际的情况就是我不在意,我真的是不在意,因为你要做一些决定就要做一些取舍,这个取舍你会仔仔细细地想清楚,我要是走这样的一条路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和代价,我走另外一条路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和代价,而我往往是那种选择风险比较大,但回报也比较大的这种事情。至于在不在乎,我觉得如果说这个人是一个好的或者坏的,其实这个都是很笼统的一种说法,而且没有必要,我觉得关键适合自己就是对的。  李小萌:最初你设计这套软件,为了找工作,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你还为了找工作琢磨过吗?  戴志康:其实在大学毕业之前就有很多工作的机会可以让我去选择了,像最好的一个公司让我去,在试用期的时候年薪就是三十万,那是在2003年的时候,我还有一年多才毕业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机会,我当时也非常心动,不过想一想,如果去了就要把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放弃,我觉得这个事情就像我自己的一个孩子一样,是没有办法割舍的。所以不管外面诱惑再大,我觉得也没有办法动摇。李小萌:你能在毕业一年之前的时候别人就拿三十万请你,放弃的时候就很轻松地就放弃了吗?  戴志康:其实是很轻松地就放弃了,我觉得赚钱对我来说一直都不是什么大的问题,所以我一直觉得就算我没有上大学,我出去打工、工作,这样也会有一个比较不错的收入,但我只是觉得那份工作和我的理想是不是能够吻合在一起,和我心中想实现的目标一不一致,或者我所从事这件事情能不能承载得起我对未来,比如未来五年、十年的这样一个理想。  李小萌:跟自己做公司相对应的理想是什么?  戴志康:我自己的理想就是想做一些原来没有人做过的,能改变一部分人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比如说以前大家都没有电话,去讨论一些什么事情就要上门拜访,后来有了电话之后,包括一些寒喧、拜年,一些客套或者真正说一些事情,大家都可以用电话来解决,我觉得这个是真正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一个东西。  揣着自己读大学时赚的50万块钱,戴志康来到北京,打算开办自己的公司。在跑了几十个部门,盖了五十几个公章之后,公司开张了。  经过两年的发展,戴志康的公司从几个人扩张到了六十多人,产品份额也在业界市场内占到了50%,2005年的营业额达到了500万元。  就在此时,戴志康又做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决定,和他前几年将免费软件变付费软件恰恰相反,他决定将已经收费多年的产品全部免费。  对于这个决定,戴志康是这么想的,他希望将公司的盈利模式进行一种转变,从原来的单纯靠产品盈利转向靠提供产品的服务支持盈利。  李小萌:这种营利模式是你自己想来得还是向别人学来的?  戴志康:这其实是我好几年来的一个理想,我本来想做一个大众化的、很普及的一个东西,所以我把产品免费了之后,我的用户群就可以急速上涨,急速膨胀,因为很多人原来想用,但是没有钱买的这些人,他都可以用最新和最好的一种软件,所以我的客户群数量就会长大。长大之后,我自身能够通过我的服务去渗透这些人群也逐渐在长大,这些人群里面比如说有1%的这些人可能会做起来,做大,我的收入,我的未来的这些营利模式都建立在这个庞大的用户基数的基础上,那些能够做大的那些人身上,所以我们就把这个企业的理念彻底变了一下。首先我们不是要先赚你的钱,然后再为你提供服务,而是先为你提供服务,做大了我们再来赚你的钱。  李小萌:在你准备这样做的时候,你的合作伙伴都支持吗?  戴志康:我的员工们在开始很多人也不理解,他会觉得一个东西原来是卖的,你现在把它变成送的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生存不下去了,你再把这个送的变成卖的,就卖不出去了,因为这个价值已经被你重新定义了,虽然这个东西本身还没有变。我自己也考虑过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做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存在风险,但是作为一个管理者真的应该去通盘考虑,不是考虑一个方面或者某几个方面,而是考虑第一是你真正内心想要做什么样的事情,你想要这个企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标,然后你根据这些目标去决定我到底每一步该怎么走。  李小萌:当时你是一意孤行吗?  戴志康:我当时是很坚定地就要去做这件事情,可能有些人自己有不同的态度或者不同的观点,这个也都无所谓,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这些想法。但到最后做的时候我只是给他们开了一个会,我说我们要这样做,2005年12月12号我们要这样做,现在大家开始讨论一下我们在这个软件免费之后应该做哪些事情。后来大家就转向讨论免费之后我们到底该去怎么做了,所以这件事情就执行下去了。  李小萌:敢于这样做的自信是什么?  戴志康:我觉得做一个企业或者创业,可能很多时候也是一种赌注吧,这种赌注好在你可以参与和控制它的其中一部分,我觉得这个在创业中让我感觉最好的一个地方,很多时候你作为一个企业的最高管理者或者说所谓企业家,你赌对了一步,人家说你有企业家这种战略的眼光,有这种战略的智慧;你赌错了,人家说鼠目寸光,风光一时,江郎才尽,什么样的形容词都有,但这些其实往往都是别人加在他们上面的一些说法。  李小萌:属于马后炮。  戴志康:对,属于马后炮,就是说你真正做一个决定,能做成还是做不成,这个决定只是一方面,决定本身是没有对错的,但是关键是看你后面怎么执行这个决定,在这个过程中你怎么做的,因为这个过程是可以改变结果的,所以我相信有一个好的过程,前面的决定其实并不是非常重要。  李小萌:接下来是怎么证明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戴志康:我们在基于免费这个基础上,当月软件的安装量、使用量比以前翻了十倍以上,可能我一个月就实现了原来一年的用户量的成长,我觉得非常非常兴奋,基于我们庞大的用户群,我们又可以制定一些新的商业模式,这些商业模式可以足够大到首先养活得了这个公司,然后实现一些未来的发展,甚至在未来可能成为一种有十倍甚至上百倍成长潜力的一个商业模型。然后我拿着这个商业模型去和投资商谈,然后他就给我们进行了一笔投资,我们有了这笔投资之后,我们就可以用更快的速度发展得更大,然后把这个产品和软件做得更好,所以逐渐大家都认为当时的免费确实对了。  戴志康出生在黑龙江大庆市,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因为父亲工作的需要,家里配备了一台286电脑,这使得戴志康比同龄人更早地接触到了电脑。那时候,电脑在戴志康眼中是个很高级的玩具。  李小萌:你在小时候最初是怎么对电脑,对编写程序有兴趣的?  戴志康:在小的时候其实要感谢我的父母,我一开始是对电子比较感兴趣,无线电、电子比较感兴趣,经常动手去装一些什么小收音机,装一些小集成电路什么之类的,后来发现你每次做这个东西,一个是它非常容易坏,再一个,你去做一个东西要凑齐所有的元件才逐渐地去尝试这个理想,所以每次一搞,到大街小巷去买这些元件,我觉得非常麻烦。后来我接触了计算机之后,我觉得计算机这个东西就没有这个问题。你只需要坐在前面,然后你把你的想法,比如说用程序或者用代码的方式实现出来,行就是行,不行,你还可以再去试,我觉得这个对你不断地创新的成本是非常低的,所以我一开始就非常感兴趣这个东西。  李小萌:因为对写程序,对电脑的着迷,所以你的学校的学业成绩一直不怎么好是吗?  戴志康:对,我其实小学的时候学习非常好,但是我在初中的时候一落千丈,因为我觉得我在初中的时候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觉得我由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变成了一个很有理想的人,所以我的成绩就一落千丈了。  李小萌:但是一般来讲,传统的观念下,家长会觉得我这孩子完了,不务正业。  戴志康:对,我的父母也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周围的老师、同学甚至同学的父母也会有这样的想法,其中有一部分人还会当着我的面这么说,不过我觉得也都无所谓。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很有成就感,我那时候真的觉得我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李小萌:初中还是青春期呢,应该说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定性,你为什么那么肯定?  戴志康:因为我逐渐认识到我投入一件事情,我往往是那种排他的感觉,我投入了做这件事情,就很难再去有精力或者有兴趣把别的事情再做好。李小萌:你初中的时候学校成绩并不好,但是你考上了你们本地最好的高中。  戴志康:是因为本来我也不想去考这个东西,但是我父亲带我去了一趟我们所在的学校,我觉得这个学校非常棒,让我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我家那个时候还是一个386电脑,他们那儿有一个非常大的一个电脑教室,里头全都是586电脑,全都是奔腾机,那时候叫奔腾机,我觉得太令人兴奋了,因为到了这样的一个学校里,我觉得可以置身于这个海洋里,好像比在家玩我那个386电脑还要爽,所以我就想考这个学校。  李小萌:这就是考高中时候最大的动力。  戴志康:对。那时候大概还有20多天就要中考了,我就花20多天仔细把原来的东西又学了一下,那时候我记得天非常热,我天天在家起了床我就看书,看书看累了我就睡觉,天天过着这样的生活。过了20多天,我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初中三年这么多东西都没学到,所以我很多东西我是在最后的20多天学到的。结果考完了之后的分出来,我比我所看好的那所重点高中的分数线高了一分,我就如愿以偿了。  李小萌:多一点劲也没使。  戴志康:所以我就如愿以偿地考了进去。  李小萌:在你主动选择荒废学业,然后在计算机方面精进的整个过程中,你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态度?  戴志康:他们会反反复复跟我说,如果你能这样该多好,但是他逐渐发现不适合,那也没有必要去强迫,所以我做什么事情,他们只要觉得不是做什么坏事,或者不是做什么没有用、没有意义的事情,他们也就都不管了。在他们心目中,他们觉得只要是我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他们都觉得是好的。  李小萌:他们针对你的性格,针对你特点做的,你觉得最有效果的是什么?  戴志康:支持你干一件你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哪怕在这个过程中是需要放弃和付出一些代价的,但是他们仍然会支持你,他认为这件事情是值得的就可以,他就算是不鼓励你去做,但是也不会禁止你去做这件事情。  李小萌:网络在这些年的大起大落都看到了,多少人一夜之间暴富,一夜之间又暴穷,你这种抗风险的能力强吗?  戴志康:我觉得像这种事情都会考虑到。但是未来很多风险都是不可预期的,没有什么一帆风顺的人,那只是一个美好的祝愿,但是我觉得人活着就是为了迎接这个挑战,接受这些挑战,并且战胜它,这是我觉得我活着最大的意义和价值。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