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父亲的一记耳光把我扇向了创业路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身体和心理也一点点憔悴下去。我变得烦躁和粗暴,虽然这并非出于我的本意。但是时间和生活还有精神上的三重压力使我丧失理性。女友在我面前也变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而这样...... 
  “滚!” 
  父亲重重的给了我一耳光,指着门向我吼道。我手捂着脸,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那天,我在楼下呆坐了一晚,伤感和悲愤充斥着我全部的大脑,不知道怎么想,想什么,怎么办?一串串的无奈。
  成都冬日的早晨,总是大雾漫天,我打了个寒战,不仅仅是天气冷。看着大大的旅行袋,无所适从。投资融资项目
  2周后,我花光了仅有的1200元,主要是用来找工作的,我万万没想到在成都找个象样的工作竞如此之难。真正痛苦的时候开始了。回家是不可能的了,不是怕父亲又来那么一下,而是母亲—我爱我的母亲,可我却伤透了她的心。想到这里,百感交集。我第一次流下了眼泪,也第一次感觉到生活的压抑,以及对人生的不知所措。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压抑感,压的我透不过气。
  “别这样好吗?”女友摘下我的眼镜,轻轻的擦我的眼泪。“这不是我认识的宸。”我茫然的看着她,心里充满着温暖和感恩。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身体和心理也一点点憔悴下去。我变得烦躁和粗暴,虽然这并非出于我的本意。但是时间和生活还有精神上的三重压力使我丧失理性。女友在我面前也变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而这样的生活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经过我并非三思而后的决定,我选择了离开。
  我把我最好的兄弟从教室拉出来。和他讲明了来意,他二话没说,就拿了1000给我,在我要走的时候,他拍着我的肩膀“要是遇到困难,call我!”我没说什么了,我为有他这样的兄弟感谢上苍。
  晚上吃饭的时候,女友象往常一样不说话,而我打破了古人饭不言,寝不语的训斥。“凌美。”她吃惊的看着我,因为我从不叫她的全名,她似乎也感到了什么。我继续说“分手吧!”说完,我看着她,她也注视着我,有点吃惊,但一言不发,然后示意我继续。“我-我-我没什么说的了,就这样吧。”我有点心虚。她嘴动了下,还是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又继续吃饭,晚饭过后,照例是她收拾,但我明显感觉她不像以前一样迅速了。一切收拾好了,她坐在我面前,好象不认识我一样的看着我,我也显得很不自然。许久,她拿起她的书袋,“我了解你,理解你的决定。我等你。”她拉开门,“我明天把你的证件拿给你。”因为我住的是出租房,怕东西丢了,就放在她那里。 07年创业投资的首选 这晚,我又失眠了。 
  第二天,小美把我的学位证和身份证交给我后,转身离去。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
  为了省钱,我选择了硬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个极大的错误。到东莞要2天1夜,又是坐着,我根本无法入睡,这是最难熬的旅途。就在我百无聊赖的在吸烟区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时,有人肆无忌惮的对我的行李翻了又翻,藏在箱底的1000圆归他了。就在我庆幸路途结束是时,我还全然不知。
  下了车,我本想就在车站附近找个旅馆休息一天,而出来才知道这里(东莞东站)离市区还相当的远。还是先进城吧。又是进1个小时的颠簸,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还不错的旅馆,当我找钱时,才发现它不翼而飞。我简直要疯了!怎么办!我傻眼了,当时才知道人在绝望时真的会瘫坐在地。服务小姐赶紧把我扶起来,我朝她无助的摆手。
  在派出所不知所云的坐了一个下午后,警察关怀的把我送了出来,并信誓旦旦的对我说“一定会找回来的”谎话,我茫然的点头。
  在东莞的大街上晃着,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脏乱的街道使我更加暴躁,使我悲愤交加的喊出“我X你妈!!!”随后咬牙切齿得喘着气。旁边的路人无不大惊而后远之。
  广东入夜很早,6点多天就黑了,无意中看见墙上的一个极有诱惑力的广告--你给我十圆,我给你一个家。摸摸口袋,仅有的300圆驱使我拿起电话。

  一个穿着普通,满脸胡子的大叔热情的领着我进入一处破旧的建筑,扑面而来的恶臭是我窒息,当时有种中招的感觉,大叔说“没事的,房子不在这边,不会有问题的。”进了房子,好多了,没恶臭,只是汗味和脚臭。想想我都这样了,别那么挑了吧。而住也不是想象的那样,3室一厅的房子,出厅之外,每间都摆满了军用床,10个平方的房间竟然住8个人。而我在出了10圆之后,获得 了1/8的宝贵名额,我差点想背过气去。世界创业实验室(http://elab.icxo.com)
  之后的几天里,我都在这里度过。而不出我所料,我仍然没找到工作。每晚就和大叔聊天解闷,我才知道广东更不好找工作。在得知他也是四川人时,我和他便称兄道弟。他不是房主,也是个打工的,在这里看房子。房主是个北京人,叫杜卫,大概28岁,以前也是打工的,这几年炒股发了,就又买了套房子。我对这个人颇感兴趣,因为这个人和我经历类似,而知到他的事迹时,我长久以来的郁闷迎刃而解。在多方考查他的住址后,我决定去找他. 而这次见面,使我的生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他住的地方很漂亮。站在他门口,有些犹豫,怎么开口?他会有什么反映?诸如此类的问题,才踌躇良久之后,才伸出我颤抖的右手按下门铃,心中充满激动。“宾个?”标准的广东话。我不知所措。他见没人回答,开了门,在得知我来意之后,热情的请我进屋。我跟他说了我的经历后,他想了一下,“你想怎么样?”他问,我说“挣大钱!”他又问“想和我炒股吗?包你一年赚一倍。你有多少本钱?”我摇摇头。“你不是说废话吗,我要有钱还找你啊!”他点点头,“哦,是这样啊!我明白了,我有个朋友是开废品收购站的,不如你跟着他去拣**吧。”我正在惊讶的时候,他真的拿起电话通知他朋友了。
  我说你误会了,我是来向你学白手起家的经验的,不是别的意思。他对我说你先试试只类的话。在我义愤填膺的时候,他和他朋友把我推上了朋友的小长安,完全不顾我的感受,还给了张名片给我。我感觉他是个疯子,在我仍愤愤不平的时候,他朋友的收购站到了。
  他朋友姓陈,在给我介绍如何工作的时候,我掏出我的文凭,大发雷霆的对他说“陈大哥,我是西南财经大学的高材生,是不可能干这个的!!”陈大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我还在继续发表我的看法。他打断了我的话,“本科怎么了?我也是大学生,老杜更是研究生!我们来的时候都是干这个的,不要以为你多了不起。”他说话的时候很平静,我哑口。说实话,我身上只有不到100块了,如果在没个管吃管住的工作,我只有饿死。就这样,我低下了我高傲的头。
  在陈大哥的陪同下,我收拾好了我的行李,来到了这个收购站。先安排我的住处,就是一间冬凉而夏暖的窝棚,床就是一块门板,出此之外再无其他。我咽了口气。然后发工具,一辆破旧的带两个巨大箩筐(真的是巨大)的自行车,一个大铁夹和一个绝对无法过滤细菌的口罩。这行还有规矩,就是拣来的东西,只能卖给自己的老板,否则,不说你也知道了。
  晚上睡觉时才发现,这个工棚竟住了近90人!!恶劣的环境是我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不到7点,工友门以陆续的骑着车走了。我随之起来,匆匆的吃过难以下咽的早餐后上路了。
  我的目标就是东莞大大小小的**堆,幸好口罩遮面,否则我绝对不好意思这副打扮进城。在大街小巷里转来转去,好容易发现了“宝”—一个大的..堆。我停下来,蹑手蹑脚的用夹子慢慢弄开,在里面翻找,居然从翻开的位置冒出了一屡白烟,气味道另人窒息,熏的我的眼睛睁不开了,我下意识的逃开了。好久才恢复过来。 到下午4点多,我满载着两筐金属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我有种悲凉的感觉。回去后,我累倒在地,其他人陆续的称量着他们的。论到我了,居然有400多斤!!400多斤啊!!我怎么可能一个人弄回来的!!拿着这600块,我又哭了。 
  晚上,工友们告诉诉我,我运气算好的了,第一天就有600多。一般都是不到100,熟手通常也才300。听到这里我差点晕过去,拣一月起码也有5000圆以上啊!!
  慢慢的,我单薄的身体张出了强健的肌肉,白嫩的肌肤变的黝黑起来。干了半年,平均月入在7000以上,付出的确实太苦。
  在第9个月的时候,我无意中知道了陈大哥的收入,每月起码55万圆。
  经过我的计算,这行的纯利润至少110%。天哪!!
  从此,我开始慢慢存钱,我也要开一个收购站。我干的更卖力,我的收入破了万圆。又是大半年,我存了近十万圆,办了一些手续,租了块空地,开始了我的创业,此时手头上只有5万了。我招了15个人,干着我曾干的工作,他们之中,有落榜生,农民等等。
  广东这个地方,制造业很发达,所以(就是所谓的原材料)不怕卖不掉,就怕你没有。我的事业进展很顺利,月收入大概是8万圆,税后大概是5万。慢慢的,我这里的员工从15人涨到50人,出收入大概15万。
  有一次,我想起了杜卫。找到他,告诉他我想抄股,他笑笑,“可以,这次你投多少?”“10万”我说。写了支票后,我就走了。而1个月后,他打电话说让我去去钱,到他家后,他给了18万给我。我有点惊讶。他在告诉我操作的诀窍后,我对股市丧失信心,就是些坐庄跟庄,毫无市场可言。而他却乐此不疲,还说他从未看走眼过。在他问我还来不来时,我婉言拒绝了,因为我不想骗自己。
  就这样买和卖,平淡的过了3年。2002年,我累了,开始想家,想母亲,想我的小美了。想都没想,就结束了我的生意。带着近1300万,回到了成都。开始了我新的生活。我回到了家里,爸爸对我的态度好了许多,也许是老了,我看到他有白头发了。我跪在妈妈面前,两人抱着哭了好久,爸爸也哭了。4年了,说不完的话,爸爸说我长大了,不住的点头,妈妈总是含着泪,笑着。
  还有一个,小美,我的最爱,她怎么样了,嫁人了吗?我站在她家门外,感慨万千。在我正要敲门是,她妈妈开门了,看到我,先是惊讶,而后拉着我进屋去,不住的大喊“丫丫,丫丫”,小美出来了,还揉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做啥子,”话音未落,她尖叫着跑了过来,拥在我的怀里。没说什么,只是哭。阿姨急忙跑开了。
  不知道是冲动还是什么原因,总之,下午我就拉着她跑到登记处去了。
  后来我买了套房子,很大。我,小美和我父母,真正的团聚了,我和小美开了个小公司,不忙,每月纯收入大概40万吧。就这样,直到现在。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