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在美丽中创造财富


  徐嫩云最快乐的事,就是看着她的顾客一天比一天美丽,一个比一个漂亮。近几年来,正是在这种与日俱增的快乐中,她实现着自己的价值。

  六年前,徐嫩云在丈夫下岗三个月后,也接到了下岗通知。干了十多年的工作说没就没了,她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下岗的最初几天,她把自己关在屋里,饭懒得做,地懒得扫,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又哭。大女儿从学校回来,站在她的床边,怯生生地说:“妈妈,学校要买校服,老师让交钱。”女儿把她喊“醒”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哭了,得想法子把日子过下去。

  《参考消息》上的一篇文章,让她开了窍。文章的标题是《二十一世纪美容行业的走向和趋势》,她从文章中得到了启发:美容作为人的一种需求可以说自人类文明开始就有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容作为一种职业,可以追溯到奴隶社会,但作为一种行业在中国的兴起,却仅有二十年时间,市场空间和潜力不可谓不大。

  她决定开家美容院,自谋出路。 一本《瓜果蔬菜美容法》成了她入门的老师,自己的脸,成了她的作业本。按照书上提供的小秘方,她试着用蜂蜜、牛奶、汤元粉、柠檬等调制各种营养面膜,这些东西都是孩子爱吃的,可她平常却舍不得买。小女儿才7岁,正是嘴馋的时候,看见徐嫩云用牛奶蜂蜜调面膜,想吃,又不敢要,转变抹角地问:“妈妈,蜂蜜甜吗?”“当然甜啦。”“这个是什么?”“柠檬。”女儿说:“妈妈,我要喝牛奶。”徐嫩云硬着心肠说:“不行。”女儿撅着嘴回到自己的房间,很快,从房间传出了哭声。听着女儿伤心的哭泣,徐嫩云在心里喊着:“孩子,等妈妈挣了钱,让你把牛奶当饭吃!”

  试了一个多月,再照镜子,她发现自己脸上的皮肤前所未有的细腻白嫩。她想让别人也试试。她的邻居是位中年女士,人长得挺漂亮,美中不足的是脸上布满了黄褐斑。在徐嫩云的动员下,邻居成了她的第一个顾客,当然是免费的。每天晚上,邻居都到徐嫩云家来做面膜。一个月后,邻居脸上的黄褐斑淡了,又一个多月后,斑斑点点的褐色隐退了。邻居是位晨练爱好者,性格开朗,朋友很多,她逢人就给徐嫩云做宣传。于是,一些爱美的女士便三三两两来找徐嫩云做面膜。徐嫩云有了第一批顾客。 徐嫩云没有钱在外租房做美容,只能在家里为客人服务。她家的住房不到六十平方米,做美容的女士只能躺在徐嫩云女儿的床上。一张不大的床,女儿睡一半,顾客睡一半,六个月后,徐嫩云手上有了点钱,买回几张美容床,才结束了这种窘况。 那间不大的二室一厅,原本是过日子的家,成了美容院,给家人的生活和学习都带来了诸多不便。这种影响首先是孩子,其次是丈夫。家里人来人往,孩子放学回来没地方写作业,只能把书桌搬到阳台上,阳台朝西,六月的太阳晒得孩子满脸是汗。徐嫩云的丈夫天性内向,不善言辞,来美容的女士一多,他在家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况且,有些美容项目需要女士坦胸露背,家里坐着一个大男人,也让顾客别扭。所以,徐嫩云的丈夫常常是有家不能回,只能在外面待着,有时他要在江边坐到很晚才能回家。

  原以为美容不难,真干了这一行才知道行行不易。同样的面膜,敷在不同的顾客脸上,效果大相径庭,还有一些顾客的黄褐斑很容易反弹。越干,各种问题性皮肤遇到得越多。徐嫩云终于明白,她需要专业的培训和学习。于是,她去了杭州,参加正式的培训。这次培训,让她懂得了黄褐斑是全身疾病的一种局部反应。从此,她开始研究问题性皮肤的内在原因。在诸多的理论中,她选择了中医美容,因为她崇尚中医的博大精深,她相信,在倡导“顺应自然,反璞归真”的今天,中医美容肯定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于是,她时常参加一些正规的中医美容培训,提高自己对中医美容理论的理解和运用。终于领到了中医美容师、高级美容师和香薰理疗师证书,她的美容技艺日渐成熟,一些疑难的皮肤问题在她手里迎刃而解。

  有个女孩,22岁,长了一脸的痘痘,为此,她感到自卑,心情压抑,不愿跟别人特别是跟异性接触。徐嫩云为她一把脉,知道她属阳性体质,肾阴虚,指导女孩服用一些疏胆补肾的药,辅以清凉解毒功能的面膜理疗,一个多月,女孩脸上的痘痘明显减少,人也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还有一位女士,准备五月一日结婚,请帖发了,婚纱试了,酒席订了,却患了急性皮肤过敏,脸上的湿疹叠得老厚,又红又肿,眼看着婚期一天天临近,她急得来找徐嫩云。徐嫩云隔一天为她用药物面膜做一次脸,一个星期,脸上的湿疹完全好了。
www.163164.cn
  去年,徐嫩云按揭贷款,在新安江大厦买了一套房,将美容院搬到了新居,正式挂上了“嫩妍美容美体中心”的牌子。至此,六年的打拼终于有了成果。 美容是个变化很快的行业,有着六年打拼经验的徐嫩云更加明白这一点,所以,今天的她比任何一个时候都刻苦学习。两个月前,她飞往昆明,参加了由云南中医药中等专业学校举办的培训班,脱产学习了两个月,系统地学习了中医针灸推拿和中医药材研究。那次培训班,她是班里年龄最大学员,也是考试最好的学员。在昆明呆了两个月,她还不知道“丽江”是哪儿。回来以后,徒弟们听说她住的地方离“世博园”和“民族村”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便问她:“世博园好玩吗?”她说:“好玩。”事实上,她连世博园的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刚从昆明回来,她又赴杭州,参加了中医美容培训。这么发狠地给自己充电,理由只有一个:她想把事业做得更好。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