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身家数亿汽车保险杠大王父子兵


  “父亲对工作投入了120%的精力,我只投入了80%,我们平均投入了100%。”
  ——曹克波
  江阴模塑集团董事长曹明芳在媒体眼中“好像是从火星来的,不爱抛头露面,沉默寡言,内向甚至害羞,却极度专业”;这几年逐渐接过父亲帅印的儿子曹克波,在德国学习十几年,因此一改父辈低调内敛的处世风格,显得“洋派”十足。
  父亲缔造了一个奇迹,将一个生产蜡烛、塑料花的乡镇企业发展成了中国最大的汽车保险杠企业,身家数亿,2002年、2003年接连两年登上福布斯中国百富榜;儿子觉得自己的任务则是将优秀做到卓越,直到基业长青。两父子,以迥然不同的个性,在矛盾与冲突中共融,在同一个企业身上实现同一个的梦想。
  父亲
  曹明芳的童年是黑暗的、痛苦的,甚至是屈辱的,正是这段一般人无法忍受的经历使得他迅速成长。
  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那个年代,曹明芳的父亲小生意人的身份把他们整个家庭拽入了深渊。那天,一个年幼的孩童,透过自己稚嫩的双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一群人拖走,母亲在后面哭着追着。他没有流一滴眼泪,只是沉默而倔强地直面悲惨和沉重的现实。
  贫穷和歧视,既折磨着曹明芳,又成就着曹明芳。因为贫穷,他变得爱学习和思考,并且懂得了珍惜;因为屈辱,他变得敏感和坚忍。
  创业最艰难的日子,是从“蜡烛和塑料花”到“汽车保险杠”的那几年。那段时间,他经历了资本原始积累的艰辛过程,将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境地中生存。
  1984年,曹明芳当上江苏省第一家乡镇级的中外合资企业的总经理。头两年,企业按照香港伙伴的意愿生产蜡烛,可两年下来,公司却刚刚保本。曹明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香港方全权控制了销售环节,把产品出厂价格压得很低,他们的利润自然薄了。他自作主张决定生产塑料花,可由于产品的主要市场仍在自己并不熟谙的国外,企业的赢利情况并没好转。
  从一个因为做生意而被打倒的家庭出来的穷孩子,到一家中外合资企业的总经理,曹明芳付出的东西比一般人多得多。因此,当企业走到一个需要突破的关口时,他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一旦失去一切,还能从头再来吗?
  当时,曹明芳手里已经有了关于上海大众桑塔纳汽车的所有资料和信息:大众汽车在国内成立四五年了,很多汽车零部件仍依赖进口,而按照大众的计划,桑塔纳国产化率至少要达到40%。汽车保险杠和一些配饰都是塑料制品,由大众提供生产设备、原材料、配方应该不难,只要有资金,他就能接下这活。
  1988年,曹明芳在有全国60多家塑料生产企业参加的上海大众投标会上,一举中标,拿到第一批3万辆桑塔纳轿车前后保险杠的生产订单。为了完成这份订单,他借了很多钱,他不敢告诉曹克波的母亲那些数字,怕吓坏了她。
  在完成大众第一批订单的过程中,曹明芳不断地借钱和还钱,常常是今天把明天准备还债的钱都提前借好了。在儿子曹克波眼里,他具有某种超脱的魅力,他从来没看到父亲在他或者其他人面前有任何软弱的表现。
  当曹明芳带着大众的总经理考察自己的工厂的时候,当他在投标会上沉着冷静击败对手的时候,他还只是中国江阴一个小小乡镇企业的头头,但从那个时候起,他就自己告诉自己:“我很强!”
  曹明芳很爱学习,这使得他对很多东西都有研究,很多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教育”;他很严肃,甚至不留情面。但是以严谨著称的德国客户这样评价他:曹很严厉,但是我们需要他。
  “我提供最好的质量,最好的服务,和最好的价格,他们或许会在背后骂我,在我面前,永远只会微笑。”
  1989年9月,江阴模塑开始为上海大众批量供货,成为其国产化共体理事单位;1999年,曹明芳借壳江阴杏澄冶金股份有限公司,改名“模塑科技”,在深交所上市……在所有成功的瞬间,曹明芳在家人面前仍是不苟言笑的,只是在晚饭桌上,他会破例喝一杯白酒。
  儿子
  和创业的父亲比起来,负责发展的曹克波是个没有太多故事,却有很多观点的人。
  曹克波从小受父亲的严格管教,每天放学回家,只能乖乖在家坐着,出去一定要事先请示,并严格按时回家。他接受父母的一切安排,学习,生活,爱好,甚至思想。从内心来说,曹明芳并不希望儿子太有个性,曹克波原来也没想过做个和父亲不同的人。
  十几年前,曹明芳决定把曹克波送到德国的一个配套厂家学习。走之前,父亲对儿子说了这样一段对话:“你要去证明自己有能力,如果最后的结果是否定的,我不会让你干。”曹克波当时很紧张,他成人之后第一次感觉到了惶恐,他虽然没想过继承父亲的事业,但更没想过如果不继承,那还会干什么。 曹克波初到德国的时候,很快就从出国的喜悦和新奇中清醒了过来。配套厂家的德国老板那时侯很瞧不起他们这些从中国来的人,他甚至认为给他们机会学习,是一种施舍。曹克波在那里,从最基层的小学徒干起,上螺丝钉、打磨……每到德国人的公共休息日,老板就想起了他们这些“免费”的中国人……
  最初,曹克波也曾感到迷茫过,然而在迷茫中,他却总觉得有个声音在对他说:你要自己证明自己。他逐渐地开始对那些机械感兴趣,并且发现他越感兴趣,工作和生活就越不觉得辛苦和孤单了。
  在来回德国一百五六十趟的学习过程中,曹克波从自发到自觉,真正地爱上了父亲从事的这项事业,同时受德国文化和德国人思维习惯、生活方式的影响,他有了自己的个性。
  三四年前,曹克波逐步进入江阴模塑的管理层,协助父亲工作。
  每一个第一次来他们公司的人,首先就会对他们的集团办公楼叹为观止:整幢大楼没有一处墙壁,全部采用玻璃结构。这是曹克波从德国引进的“透明”建筑风格,他希望企业在客户面前永远是“透明”的、坦诚的形象。他的办公室也与众不同,全透明,没有帘子,每个经过他办公室的员工,都能看到他在干什么。他喜欢这种“OPEN”的工作方式。“坦诚将会极高地提高工作效率。”
  所有人第一次见到曹克波,都会觉得这个总是面带微笑,一脸憨厚相的胖胖的年轻人,应该是个很好说话的管理者。但正如曹克波自己所言,微笑并不代表不坚持。很快,他手下的员工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小曹总的管理方式,甚至比老曹总更为严厉。因为曹克波采取的是德国人的思维定势:一开始,他不相信你,然后再证明你是可信的。
  “我有很多梦想,只有赚很多的钱才能实现这些梦想。”酷爱德国啤酒和德国文化,就是他花3000万元,在江阴建起一座纯正巴伐利亚风格德国啤酒城的其中一个原因。
  父亲和儿子
  2001年7月,32岁的曹克波正式出任江阴模塑集团副董事长兼模塑科技董事总经理。此时,江阴模塑已经是中国汽车保险杠行业的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了。父亲把企业管理得非常专业,主要客户全都赫赫有名:上海通用、上海大众、武汉神龙、一汽大众……产品市场占有率甚至做到极致:上海通用所有车型保险杠100%配套权、上海大众普桑保险杠100%配套权……曹克波接下来要做的是,不仅当汽车行业的配角,他还要当主角,进军中国客车市场。目前,曹克波已经和无锡一家企业合作成立了神州汽车公司,预计年底投产2000辆大客车。
  曹克波不敢公开评价父亲曹明芳,一方面他认为自己不能将他神话,但另一方面,在他内心最深处,父亲是他最敬佩的人,他觉得至少在自己和江阴模塑的成长过程中,父亲的确是具有某种“魔力”的。自己送儿子去德国学习,后来证明自己的战略考虑是正确的,曹明芳欣慰之余,又感到头疼,儿子有个性了,而且非常坚持。
  曹克波说,自己和父亲一直在不断地沟通,而因为他是儿子,同时也是下属,所以他采取主动,或者在例会上,或者在父子俩一起出差的时间里,或者在和父母每周一次的聚餐中……他知道,自己在父亲眼里,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而父亲永远要保有父亲的权威,他不会承认自己是在和儿子平等地谈判,所以,作为儿子的自己要永远尊重他。
  当儿子提出,要在江阴投资3000万元修建一座德国巴伐利亚风格的啤酒馆时,曹明芳表示了反对。“你没有经历资本的原始积累,你不懂得珍惜。”“修建这样一个场所,并我仅仅是我个人对德国啤酒文化的认同,更重要的是它将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平台,将我们和国际上紧密联系起来。”父亲觉得这样做似乎太过于奢侈,儿子却认为这是一项很具有文化色彩的投资,会有助于企业的国际化。
  在一场比较有代表性的争论中,就汽车整车生产问题,父亲大声对儿子说道:“你顶多算是汽车零部件行业的一名专家,你还缺乏系统性。”儿子反驳道:“我会像证明我自己一样证明它会具有商业价值。”在争论的最后,父亲说:“你不能威胁自己的父亲。”曹克波第一次看到父亲妥协,因为自己显得有些强硬的坚持,使父亲觉得是一种威胁,他总不可能因为一个意见不合,就开除自己的亲生儿子。
  曹克波知道,这样做肯定会伤父亲的心,他不愿意伤害父亲,但更不愿意放弃坚持;曹明芳感到气恼,但又觉很欣慰,儿子虽然没有完全按照自己的设想发展,却继承了自己个性中强势的一面,而同时比自己更具活力。那场争论之后,曹明芳送了一件特殊的礼物给儿子:一对POLO车的前后保险杠。曹克波知道父亲的用意:他在提醒自己,这是他们的主业,永远要努力去做。
  曹克波的“新茉莉花”啤酒城开业那天,曹明芳没有去参加剪彩,他远远地注视着那座美丽的建筑,看到德国客户和工程师们还有许多其他国家的朋友,兴高采烈地进入其中,这时,他嘴角露出了一丝不被人察觉的微笑:儿子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了,并且很多都是对的。他把生活当成工作,儿子把工作当成生活,或许,自己也该朝儿子那边靠靠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