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一根葱搅起的风波


  在云南省元谋县,有一种葱经过加工卖出了天价。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中国离岸价一吨在18万元人民币.” 
  一吨十八万,论斤算的话就是一斤葱九十元,不过令人震惊的还不只是价格,围绕着财富和商机,这根葱还在元谋县引发了一场风波。而风波的起因来自一个叫何忠明的人。 
  2001年,何忠明从网上看到一种叫德国米葱的小葱。这种葱在国际市场上缺口很大,做成的葱花最贵的能卖到20万元一吨。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这个小葱,主要是进经济比较发达的国家,主要是进超市,像西餐上它的用量比较大,它本身果径比较小,香味比较浓。”  何忠明很看好德国米葱的行情,2001年,他托人从国外买来60公斤德国米葱种子在元谋县试种,2003年试种成功,当年他加工的德国米葱就上市了。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很多客户豆来抢,本身可以走一个大柜,但是大家就把一个大柜变成两个小柜,这么分给客户。” 
  何忠明从德国米葱上赚了钱,倒也没四处张扬,不过一直在他加工厂旁边卖家具的奉孝彬,却暗中发现了其中的商业秘密。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网上一查,我一查的话确实很好,22万元一吨,我们这个德国米葱,那我一算这个成本,那不得了,那是暴利。” 
  奉孝彬卖了十几年的家具,可当他弄清德国米葱的商业秘密后,马上关掉了家具店,建起了德国米葱加工厂。在工厂选址上,奉孝彬显得很特别,他没有把工厂建在硬件设施比较好的元谋县城,而是条件不太好的偏远山村。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运到元谋来的话,经过一段的距离,路又不好走,而我在那个地方,老百姓只管马上割了,马上用车推来,马上就卖掉,老百姓也受益了,我厂家也受益了。” 
  奉孝彬的加工厂建在村子里,这很快取得了农民的信任,仅在建厂当年,奉孝彬就在在元谋县发展了上百亩德国米葱种植基地。这么多葱除自己生产加工外,他还把其中的一部分卖给福建的一家大企业。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第一年我的产品全部卖给闽中了,卖了100多吨。” 
  奉孝彬的生意很快起步了,此时何忠明那里也是红红火火,两家虽是同行,但各有各的基地和销售渠道,倒也相安无事。可是在2004年这种局面被打破了,起因是何忠明觉得眼下的德国米葱产业缺少竞争太寂寞。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市场比较大,有竞争才有发展,如果单纯是自己就提高不了质量水平。”  到底如何竞争呢?何忠明想到了引进自己的的合作伙伴,闽中食品公司。当奉孝彬得知何忠明的想法后,非常反对。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他臭我,他说你怎么这么傻,把这个企业引进来,跟我们争原料。” 
  何忠明不知道的是,奉孝彬一直在帮闽中收购原料并加工,闽中来到元谋会直接影响奉孝彬的生意。就在老奉和老何在打嘴架的空,闽中对元谋的德国米葱已是虎视眈眈。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我们看了这个地里面的米葱,多次来实际了解,也了解了农民的产量和品质,我们非常有喜悦感。” 2004年,闽中企业进入云南元谋,投资两千多万元建起了自己的德国米葱生产线。闽中刚开始进入元谋的时候让行内人很紧张,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发现不存在威胁,相反还从中受了益。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闽中的冻干线去年建成,建成后它没基地,我们给它供货,它给我们原料的收购价都是2元钱一斤。” 
  卖给闽中两元钱一斤,而奉孝彬他们在市场的收购价才1.3元,靠给闽中提供原料老奉和老何都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然而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2006年的9月,闽中直接进入市场收购,从此引发了一场风波。 
  米葱种植户:“一斤1.3元涨到1.5元 涨了几天,今天你涨了,明天其他的跟着涨。” 
  记者:“涨了价之后农民卖的积极性高吗?” 
  米葱种植户:“高了,他不涨我也不卖给他。” 
  很快,德国米葱原料收购战演变成了价格战,对于这种变化,奉孝彬从中看出闽中抬价的另外意图。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的意图就是这样,把价位抬高起来,我们做不起了就不做,不做了它就统管了,它的意思就是这样,但是我这个人从来不怕这个。”   收购米葱让各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价格越涨越高,农户开始忙着收割米葱,忙着出售,于是危机出现了。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老百姓乱套了,一乱套的话他的农残 农药就乱打,你这个厂不要,我可以卖给其它厂。” 
  市场有些乱了,奉孝彬的心也乱了,他很清楚行业内各家的实力,开始担心起自家企业的命运来。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2006年我想了,想了不对劲了,因为是我没有竞争手段来和人家竞争,人家出到1.8元一斤是人家出得起钱,我出不起钱,就是我淘汰了。” 
  行内人的争议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吵到了政府那里,副县长周建新情急之下召集了几次座谈会,共同商讨解决风波的办法。 
  云南省元谋县政府副县长 周建新:“政府最担心价格更高的时候可能搞垮了几家企业,但是留下一家企业后来的局面不堪设想,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不会把钱白白打水漂,到最后这个局面被它控制之后,那这个产业的发展就是不健康的,很可能走向一种衰退。” 在多方协调下,几家米葱加工企业最后成立了协会,通过沟通应对市场的变化,政府也采取一些扶持政策支持企业的发展。一场风波看似平息了,可是这让老奉和老何清醒的看到,竞争能够搞活产业,可是企业要靠实力说话。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闽中的冻干线去年建成,建成后它没基地,我们给它供货,它给我们原料的收购价都是2元钱一斤。” 
  卖给闽中两元钱一斤,而奉孝彬他们在市场的收购价才1.3元,靠给闽中提供原料老奉和老何都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然而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2006年的9月,闽中直接进入市场收购,从此引发了一场风波。 
  米葱种植户:“一斤1.3元涨到1.5元 涨了几天,今天你涨了,明天其他的跟着涨。” 
  记者:“涨了价之后农民卖的积极性高吗?” 
  米葱种植户:“高了,他不涨我也不卖给他。” 
  很快,德国米葱原料收购战演变成了价格战,对于这种变化,奉孝彬从中看出闽中抬价的另外意图。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的意图就是这样,把价位抬高起来,我们做不起了就不做,不做了它就统管了,它的意思就是这样,但是我这个人从来不怕这个。”   收购米葱让各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价格越涨越高,农户开始忙着收割米葱,忙着出售,于是危机出现了。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老百姓乱套了,一乱套的话他的农残 农药就乱打,你这个厂不要,我可以卖给其它厂。” 
  市场有些乱了,奉孝彬的心也乱了,他很清楚行业内各家的实力,开始担心起自家企业的命运来。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2006年我想了,想了不对劲了,因为是我没有竞争手段来和人家竞争,人家出到1.8元一斤是人家出得起钱,我出不起钱,就是我淘汰了。” 
  行内人的争议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吵到了政府那里,副县长周建新情急之下召集了几次座谈会,共同商讨解决风波的办法。 
  云南省元谋县政府副县长 周建新:“政府最担心价格更高的时候可能搞垮了几家企业,但是留下一家企业后来的局面不堪设想,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不会把钱白白打水漂,到最后这个局面被它控制之后,那这个产业的发展就是不健康的,很可能走向一种衰退。” 在多方协调下,几家米葱加工企业最后成立了协会,通过沟通应对市场的变化,政府也采取一些扶持政策支持企业的发展。一场风波看似平息了,可是这让老奉和老何清醒的看到,竞争能够搞活产业,可是企业要靠实力说话。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奉孝彬的加工厂建在村子里,这很快取得了农民的信任,仅在建厂当年,奉孝彬就在在元谋县发展了上百亩德国米葱种植基地。这么多葱除自己生产加工外,他还把其中的一部分卖给福建的一家大企业。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第一年我的产品全部卖给闽中了,卖了100多吨。” 
  奉孝彬的生意很快起步了,此时何忠明那里也是红红火火,两家虽是同行,但各有各的基地和销售渠道,倒也相安无事。可是在2004年这种局面被打破了,起因是何忠明觉得眼下的德国米葱产业缺少竞争太寂寞。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市场比较大,有竞争才有发展,如果单纯是自己就提高不了质量水平。”  到底如何竞争呢?何忠明想到了引进自己的的合作伙伴,闽中食品公司。当奉孝彬得知何忠明的想法后,非常反对。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他臭我,他说你怎么这么傻,把这个企业引进来,跟我们争原料。” 
  何忠明不知道的是,奉孝彬一直在帮闽中收购原料并加工,闽中来到元谋会直接影响奉孝彬的生意。就在老奉和老何在打嘴架的空,闽中对元谋的德国米葱已是虎视眈眈。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我们看了这个地里面的米葱,多次来实际了解,也了解了农民的产量和品质,我们非常有喜悦感。” 2004年,闽中企业进入云南元谋,投资两千多万元建起了自己的德国米葱生产线。闽中刚开始进入元谋的时候让行内人很紧张,过了一段时间大家发现不存在威胁,相反还从中受了益。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闽中的冻干线去年建成,建成后它没基地,我们给它供货,它给我们原料的收购价都是2元钱一斤。” 
  卖给闽中两元钱一斤,而奉孝彬他们在市场的收购价才1.3元,靠给闽中提供原料老奉和老何都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然而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2006年的9月,闽中直接进入市场收购,从此引发了一场风波。 
  米葱种植户:“一斤1.3元涨到1.5元 涨了几天,今天你涨了,明天其他的跟着涨。” 
  记者:“涨了价之后农民卖的积极性高吗?” 
  米葱种植户:“高了,他不涨我也不卖给他。” 
  很快,德国米葱原料收购战演变成了价格战,对于这种变化,奉孝彬从中看出闽中抬价的另外意图。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的意图就是这样,把价位抬高起来,我们做不起了就不做,不做了它就统管了,它的意思就是这样,但是我这个人从来不怕这个。”   收购米葱让各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价格越涨越高,农户开始忙着收割米葱,忙着出售,于是危机出现了。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老百姓乱套了,一乱套的话他的农残 农药就乱打,你这个厂不要,我可以卖给其它厂。” 
  市场有些乱了,奉孝彬的心也乱了,他很清楚行业内各家的实力,开始担心起自家企业的命运来。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2006年我想了,想了不对劲了,因为是我没有竞争手段来和人家竞争,人家出到1.8元一斤是人家出得起钱,我出不起钱,就是我淘汰了。” 
  行内人的争议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吵到了政府那里,副县长周建新情急之下召集了几次座谈会,共同商讨解决风波的办法。 
  云南省元谋县政府副县长 周建新:“政府最担心价格更高的时候可能搞垮了几家企业,但是留下一家企业后来的局面不堪设想,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不会把钱白白打水漂,到最后这个局面被它控制之后,那这个产业的发展就是不健康的,很可能走向一种衰退。” 在多方协调下,几家米葱加工企业最后成立了协会,通过沟通应对市场的变化,政府也采取一些扶持政策支持企业的发展。一场风波看似平息了,可是这让老奉和老何清醒的看到,竞争能够搞活产业,可是企业要靠实力说话。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闽中的冻干线去年建成,建成后它没基地,我们给它供货,它给我们原料的收购价都是2元钱一斤。” 
  卖给闽中两元钱一斤,而奉孝彬他们在市场的收购价才1.3元,靠给闽中提供原料老奉和老何都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然而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2006年的9月,闽中直接进入市场收购,从此引发了一场风波。 
  米葱种植户:“一斤1.3元涨到1.5元 涨了几天,今天你涨了,明天其他的跟着涨。” 
  记者:“涨了价之后农民卖的积极性高吗?” 
  米葱种植户:“高了,他不涨我也不卖给他。” 
  很快,德国米葱原料收购战演变成了价格战,对于这种变化,奉孝彬从中看出闽中抬价的另外意图。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的意图就是这样,把价位抬高起来,我们做不起了就不做,不做了它就统管了,它的意思就是这样,但是我这个人从来不怕这个。”   收购米葱让各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价格越涨越高,农户开始忙着收割米葱,忙着出售,于是危机出现了。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老百姓乱套了,一乱套的话他的农残 农药就乱打,你这个厂不要,我可以卖给其它厂。” 
  市场有些乱了,奉孝彬的心也乱了,他很清楚行业内各家的实力,开始担心起自家企业的命运来。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2006年我想了,想了不对劲了,因为是我没有竞争手段来和人家竞争,人家出到1.8元一斤是人家出得起钱,我出不起钱,就是我淘汰了。” 
  行内人的争议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吵到了政府那里,副县长周建新情急之下召集了几次座谈会,共同商讨解决风波的办法。 
  云南省元谋县政府副县长 周建新:“政府最担心价格更高的时候可能搞垮了几家企业,但是留下一家企业后来的局面不堪设想,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它不会把钱白白打水漂,到最后这个局面被它控制之后,那这个产业的发展就是不健康的,很可能走向一种衰退。” 在多方协调下,几家米葱加工企业最后成立了协会,通过沟通应对市场的变化,政府也采取一些扶持政策支持企业的发展。一场风波看似平息了,可是这让老奉和老何清醒的看到,竞争能够搞活产业,可是企业要靠实力说话。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元谋林峰绿色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何忠明:投不起,那个是随便一个100平米的,最起码都是在1000万元以上。” 
  何忠明投资不起的是冻干生产线,他的厂是烘干生产线。冻干葱花和烘干葱花的原料比差不多,都是十比一左右,但是冻干的价格却是烘干的好几倍。在元谋冻干生产线只有闽中一家。 
  云南元谋闽中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 郜积标:“冻干是通过低温的办法把游离水这个部分冻结,然后呢通过真空把它加热,把这部分水蒸发掉,使它的原有的植物应有的营养元素,几乎还跟新鲜的保存差不多一样。”   冻干生产线加工出来的米葱目前国内市场价格一吨是18万元,在国外价格则更高。这也注定冻干葱花在原料价格争夺上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如今,奉孝彬找到了一家德国客商,也开始在筹划建设冻干加工厂的事情。  元谋利明脱水蔬菜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奉孝彬:“它上了冻干线,我也准备上,它上200平方米,我2006年是第一期工程,我准备上400平方米。” 
  目前,奉孝彬和德国企业正在共同筹建冻干生产线,这将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也避免了元谋德国米葱产业一家独大的局面。如今,竞争给德国米葱产业带来了活力,推动着企业的发展,这也将给当地的种植户一个更好的致富前景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