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一个中国人的美国创业史


  
  朱敏对硅谷的创业深有体会:硅谷的企业家和高科技公司,都很像一批在空中飘动的风筝。有些风筝的体积比较大,有些比较小;有的正向上飘,有的停在半空中,也有一些已经开始下落了。企业家们的任务,其实就是向上抛出“绳索”,让自己的风筝“挂”上一些向上飘的风筝,从而使自己也能一起向更高处飞。如果能挂上更多向上飞的风筝,特别是设法“挂”住一些向上飞的大风筝,则是最理想不过了!与此同时,还要下狠心,把那些与自己有牵挂但却向下飘落的风筝的“绳索”砍断,以免减慢自己向上飞的速度。朱敏说,WebEx第一要争取向上飞,然后是加快上升的速度,不能太慢,否则速度更快的其他风筝会砍断你的“绳索”。没有其他选择,硅谷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世界。
  WebEx(借鉴自FederalExpress的简称Fedex)目前已成为全球商用网络视频会议系统的主要提供商,其站点WxbEx.com在1999年度获得了PCMagazine的编辑选择奖。在采访过程中,朱敏娴熟地向记者展示网络人际交流技术。这一技术让人们跨越地理障碍,做到在电脑上同步即时进行信息交流,所以许多startup或全球性大公司都喜欢用WebEx公司所提供的网络人际互动交流技术服务。“比如,startup公司找投资人,找到500或200个创业投资者名单,利用WebEx的技术,startup公司就可以建立一个网上会议,直接向投资人介绍公司的产品为什么比别人好,又好在什么地方。这样在台湾的投资人就不需要飞过来,其中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麻烦事。网上介绍后,200个创投公司可能最后剩下10个感兴趣的投资人,这时再飞过来详谈。”朱敏为这项技术付出了多年的心血:第一阶段是开发出一对一的网络互动交流技术,这个阶段用了三四年时间;第二阶段,是建立可供多个网络客户进行沟通的服务器,大约用了两年时间;第三阶段,是建立一个由多个服务器组成的大型网络系统,各地的用户可以通过最近的服务器进入这个大网,这又花费了4年左右。
  高科技带来的高度繁荣造成了硅谷人才的短缺,公司用高薪加股票都不一定能确保工程师留下来安心工作。WebEx从1996年公司初创至今,一直拥有一支稳定又兼具实力的科研队伍。主管公司研发部门的朱敏以什么样的方式留住人才,共同创业?朱敏说:“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利益分享。我们创办WebEx的前18个月,几个founder(创办人)是一分钱不拿的,所以保住30%的公司股权。后来拿到第一轮投资700万美元,我们拿出30%给职员分享。当时公司第一批研发人员是我亲自到大陆招的,招了30多个技术人员,他们当时干得也很苦。30个人之中,15人负责公司科技的研发,另外15个人到外面承包项目赚钱养公司。赚来的钱他们只拿一半,另一半给公司。所以要留住这些职员,公司领导者不仅要把握好公司远景方向,而且还要有很大的激情与热情,让员工感觉到跟着干一定会成功。如今这批职员都还跟着我干。我手下的研发职员大概都拥有5万股股票,如果每天涨2美元,一天就可以进账10万美元。”朱敏透露,WebEx在硅谷有240多名员工,在大陆有150多人,分别在北京、杭州和合肥。杭州是他母校浙江大学的所在地,合肥有中国科技大学,这两个地方的科研水平都很高,能找到很不错的工程技术人员。从薪水方面讲,在国内找人的确要便宜许多。但从生产效率方面讲,国内雇的工程师,大约三四个人才相当于一个硅谷工程师。
  公司上市,朱敏感到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更多更大了。他说:“有位非常有名的分析师曾说:‘我会跑到市场上跟人们说你这家公司将成为第二个雅虎(Iwillgotomarketandtellpeoplethatitwillbenextyahoo)。’听起来我自己也感到相当高兴,可是也感觉自己肩负更多的责任。上市以前,想的仅仅是为公司和雇员赚更多的钱。现在上市了,有这么多人相信你,买你公司的股票,所以现在还要想怎样让公司运作好,确保持股人赚更多钱。”他说:“公司股价高很重要的原因是多年来朋友都来买我的股票,虽然他们不清楚我会做什么,可是他们说:‘啊!朱敏做的东西,我要买。’他们跟了我10年,看着我是怎样上来的,很信任我。我有一个台湾好朋友,10年前我太太刚来美国就到他家里做housecleaning(家庭清洁)。他是看着我怎样起来的。他说:‘10年朱敏能做到这个样子,不简单!’所以追着我买公司的股票。”
  人生当慢慢成功
  事业大成的朱敏对于成功有一番独到的看法。他认为成功应该是个漫长的、循序渐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不同的事物,感受不同的生活层面,是成功人生的另一种体验。他说:“人生细想的话,还是要慢慢成功。就像杨致远,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也非常的成功。可是他们,也包括我儿子在内,在没有很成熟以前就非常的成功,这会带给他们两个很大的问题,一个是他们没有机会去学习一些很基础的东西。他们成功太快,人们很尊敬他们,他们成功地做了CEO,也只能做CEO,不可能去做一个小的职位,比如公司下面的经理层他们就没有机会去尝试。第二是他们如果要办第2个公司,要超过以前如此大获成功的公司就很难。设想杨致远要办第2个公司超过Yahoo,就有很大的挑战。假如他做个小公司,人们就会笑他,这样做人真的很难。我儿子也有这样的问题,原来的起点太高,生活中要面对的挑战太大,我觉得这是件相当miserable(痛苦)的事情。这样做人真的好苦,没有像小孩子慢慢长大,慢慢犯错误,从中学习慢慢成长这样一个成熟的进程,一下子就来到事业的顶峰,没有机会enjoy(体验享受)这样一个过程,这是很可惜的。”
  朱敏认为成功绝没有什么捷径可言。他说:“我觉得成功是没有什么捷径的。像我以前考托福出国,2万多个单词是一个个地背下来的。在中国念书拿100分,在斯坦福读书拿A和A+,因为习题几千道我也是一道道做完,从不偷懒,所以考试成绩才会好。我不相信有freelunch(免费午餐),可以不劳而获地成功。所以成功一定没有捷径的,是要靠人一点点地努力和付出的。”朱敏认为留学生应该打开思路,创造未来。他说:“以前大陆来的留学生第一个目标就是PHD(博士),为什么?因为拿到PHD就可以找份好工作。其实PHD并不是一个目标,而一般留学生都把它作为一个大目标。拿了一个斯坦福的PHD,听起来很美妙,可是又怎样呢?而我的标准在来美国之后不久就转变了,所以,直到现在我的PHD也没有拿到。虽然我一年能读人家要读两年的课程,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作为成功上市公司的创建者和首席科技官,朱敏仍然沉浸在狂热的工作中。谈起这点,朱敏给我们举了个例子:“当年我们找VC(风险投资)认识了JackCreshman,他可是许多成功公司的投资人,来我们公司做事,说起来我都不相信。一个英国人,走路都走不动,一拐一拐的,65岁了。哇!说他没钱吗,他肯定有,可是他还在工作。他的创投公司早会每天早上7时开,高层全部都在。他现在还这么狂命地工作绝对是因为enjoy这份工作。所以我觉得人生就像一场竞技赛,最大的挑战就是来自精神智力的挑战,如果没有这个挑战生活就没什么意思了。”
  和太太共创业
  朱敏的太太现任WebEx公司副总裁,原来一直管财务,后来公司要上市,必须交给职业经理人,她转做中国市场。谈起这种“夫妻店”模式,朱敏说:“当时我就犯了个错误。我的儿子很聪明,十三四岁就可以读斯坦福了,到美国之前他还考上了清华的少年班。我女儿也很聪明。我们3个都念了很好的学校。可是我太太就没有这些机会。因为我当时对她说,为了支持家庭,你要牺牲一些,去做parttime(兼职)的工作。这是错误。她当时也应该去念书,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心理上能平衡。后来我和儿子的事业都很成功,我感到自己有责任在事业上把太太也带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绝不是钱的问题。我向她保证:‘好,我们一起来做这个公司。’虽然夫妻同在一个公司不是很好,但我没有办法,我有责任这样做。现在,Susan(朱敏太太英文名)主管中国市场,负责在中国的分公司,做得相当不错。”
  在经营企业方面,朱敏已经很美国化。但在对待家庭、妻子方面,他又有着很中国化的责任感。这一点,对今天中国的企业家们,或许有深刻的借鉴。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