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王占利抢占天时地利 有机奶致富偿到甜头


  

  北京市延庆县是养牛大县,而说到全县养牛养得最好的,首推王占利。因为王占利养得牛不仅数量多,待遇也好,而且每天都听音乐。

  王占利:“音乐一开始,这牛都起来了,咱们一说之后,该拉尿的拉尿,该上槽的上槽,证明就是马上要吃饭了。所以说,以前我的想法是“对牛弹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确实通过我的观察,还真是,这个牛也特别乐意听这个音乐。”

  现在王占利的牛场常年存栏700多头奶牛,固定资产达到上千万元。在村民们眼中,王占利是一个传奇性人物,说他传奇不仅因为他生产出了中国第一包有机奶,而且他的财富生涯最初却是从一句玩笑话开始的。

  1998年,王占利在延庆县城经营一家餐馆,生意红火。一次私下与朋友聊起县城因经营不善而公开竞标的奶牛场,王占利开玩笑说要承包。

  王占利:“当时就是这一个话头。三天以后,三天以后张树亭就找我,说你包这个牛场,我说我怎么包呀,我对这个牛根本就不懂。”

  虽然仅仅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朋友的耻笑却让王占利坐不住了。

  王占利:“我这脾气有时候真是爱较劲,真是,就是别人跟我说不能做的事,我就非要做这个事。”

  妻子 王秀梅:“那会儿的奶牛市场根本就不好,也没有奶价,原料奶都,周围村子里边什么的,都在倒奶,这现实情况都在那边摆着,谁愿意看着前面是火坑往外跳呀。”

  王占利没敢告诉妻子承包牛场的原因,虽然自己心里也打鼓,但是话已出口,赌着一口气的他偏偏一门心思要干下来。

  王占利:“实际当时那种情况,就是不管怎么着,以后养牛不养牛,养的好与坏,那以后的事。当时就是必须要把这个牛场弄下来。”

  1998年3月,王占利花50万元承包下了奶牛场。如老婆所说,王占利接手牛场后发现自己真得跳进了火坑。当时牛场里剩下的72头奶牛几乎全是老幼病残弱,只有11头产奶,产奶量不及原有的十分之一。不仅如此,每天拿什么来喂牛都是问题。

  王占利:“粗料,精料一点都没有,一颗都没有,当时我一看这个牛厂,我进来一看,哎哟这牛瘦的呀,简直就打晃。当时我就吆喝几个朋友来了,说你这两天呀,你得注意这个风向,说如果说有六七级风,牛就给刮跑了。”

  当时正处五六月份,干草收不上来,七八十张嘴等着吃饭,无奈之下,王占利只能每天跑出去四处割草。

  王占利:“一天不割都不成,每天都去,不管你下雨下什么,下雹子你也得去,因为你不割这个草,这七八十头牛就没得吃呀。”

  王占利对养牛一窍不通,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照顾产奶的10多头牛,没想到,越是小心却越是出了问题。

  王占利:“当时我割回草之后,下午4点来钟,我回来之后,兽医跟我说,说王厂长,说咱们这个牛呀,有两只不好吃,老发烧。”

  被王占利当作宝贝似的11头奶牛相继得了怪病,王占利着急上火却又怎么也找不出原因。不到一个月,王占利的奶牛场死了三头牛。

  员工:“经过解剖,它胃里边有钉子,刀片,针头,铁丝。”

  原来,当时养殖场里管理很不规范,工人喂牛时没有对草料进行彻底清理,牛吃进了钉子、铁硝。在兽医的帮助下,王占利对剩下的牛统统进行了洗胃。

  员工:“用磁铁,再用那种器具,这么长,接一块,放到肚子里去。”

  王占利:“吸了40多个牛,这40多个牛,就吸出钉子,跟咱们这个,还有这个乱七八糟的铁东西,就吸出1公斤半。”

  因为厂里能产奶的青壮牛不多,每隔一段时间,王占利就会到内蒙、山西等地买牛,养几个月后再将不好的牛淘汰,几次下来,他发现奶牛的差价要比卖奶的利润要高很多。

  王占利:“当时咱们买的时候就将近6500到7000之间,平均,买了五六百头牛,当时咱们卖的时候都卖的1.15万到1.2万。”  

  2000年到2003年三年间,奶牛的价格上升较快。最多时倒手一头牛便可赚下5000元的利润。到了2004年,王占利已经养了800多头奶牛,光靠倒牛就赚下了几百万元,但是一直以来一个问题却让他很是头痛。

  王占利:“奶价始终都是不太好,2003年的下半年就比较难受了,到了2004年更比较难受。”
  延庆,地处北京市西北角,山青水秀,环境优美。为了让自己的奶卖出一个好的价钱,解决卖奶难的问题。王占利想到利用延庆良好的生态环境和地理位置,并且面对北京的高端市场作出一种高质量的生态奶。

  王占利:“当时咱们也调查了一下,北京市这个市场还是富人比较多,因为咱们产奶量不多,每天你出三四吨牛奶,也就是够七八千人喝咱们这个奶。”

  2005年初,王占利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中国农业大学反刍学院教授李胜利,在与他的谈话中得知“有机奶”的概念,这让王占利心动不已。

  农大教授 李胜利:“食品当中的精品,就是有机的,有机的它这个概念是欧洲提出来的。” 

  王占利:“是不是有机奶成不成,这个市场怎么样,当时根本就没想那个。”

  王占利一门心思想把自己的奶变成“有机”的,但是“有机奶”投入大成本高,加上奶源不好控制,很多大的奶业公司都还处于开发阶段,王占利想做有机奶,很多人觉得他是异想天开,但是专家却觉得王占利有他独特的优势。

  李胜利:“中国有句俗话,就是船小好调头,对于小厂来讲呢因为它都是1000头牛,或者五六百头牛,他搞一个,养好以后,他自己有饲料地,所以他小,容易控制,像欧洲的,我们看的很多,搞有机奶,都是不是很大的。”

  真正开始放手做的时候,王占利才发现,有机奶的生产远比他想象的要困难得多。按照有机标准,从奶牛的食物到生活环境都要有全副的改动。单是牛场重建,王占利便投入了五百多万。最严重的是,奶牛吃的饲料也要求全部是有机的,当地的草统统没法喂,大量的有机饲料从哪里弄呢?这时,一个人的出现,解了王占利的燃眉之急。

  延庆县畜牧局高级畜牧师 任师玺:“因为我在黑龙江农场局做过,所以我了解当地,黑龙江那边一些情况。经过多方面联系,所以我们选择了黑龙江291农场,因为那个农场已经在2003年,将有将近1万亩地通过了有机认证,它的大豆,玉米。尤其是大豆都出口日本。”

  任师玺,延庆县畜牧局高级畜牧师,曾任黑龙江857农场副场长。得知王占利要在延庆搞有机奶,便提出一起去黑龙江进购饲料。  

  王占利:“去东北之后,咱们就到这个291农场去看去,看当时就跟它写了协议了。”

  王占利当场签下了每年供应600吨有机饲料的合同,此外,还在内蒙承包了1万亩通过有机认证的草场,从2005年6月25号开始,王占利的奶牛吃上了没使用过农药化肥的有机饲料。

  记者:“这是有机的吗?”

  王占利:“这是有机草,这是咱们经过路桥认证的。”

  记者:“价格贵吗?”

  王占利:“价格它比平常的高35%。”  

  从申请认证有机奶的那一天开始,王占利经常与认证中心打交道,并根据有机认证中心工作人员提出的要求,按有机标准对自己养牛的各个环节进行修改。

  有机认证机构工作人员 李国柱:“对于咱们奶牛来说,产奶的牛来说,它的转换期是6个月的时间。”

  而在转换期内,按有机标准生产的奶还不能称之为有机奶,只能按照普通奶的价格来卖。2006年初,王占利牛场里产的奶顺利通过了转化期,这下王占利觉得自己的奶终于可以卖个好价钱了。

  王占利:“就想交奶,怎么说把咱们这个奶,要比别人的价格高,我怎么好销。”

  让王占利想不到的是,明明是好东西。别说卖个好价钱,连收都没人收。原来有机奶加工必须有自己的生产线,不能与普通奶同时加工,再加上数量少,加工厂不肯专门腾出生产线来加工有机奶。




  王占利:“非有机的东西,你不能进入这个有机这个管道里头,另外车间,它都不成,说那会儿之后,跟他们认证中心也商量很多次,不成。只有个人盖这个加工厂。”

  但是加工设备需要几百万元,这对几乎弹尽粮绝的王长利来说,是一笔无法再承担的费用,王占利开始后悔当初自己所作的决定。

  王占利:“知道有这么些困难,我肯定不干了,真的确实,这事太多太多了。”

  虽然最初只想卖奶赚钱,但是为了有机奶,王占利已经投入了上千万资金,骑虎难下的他不得不做下去。在亲戚朋友的担保下,王占利又咬牙贷款600万元上了设备。2006年6月27号,王占利完全靠自己生产加工出的有机奶获得了有机认证,终于获准上市了。

  认证机构人员 李国柱:“可追溯性,就是能够追溯回来,甚至要求它这个在市场上你拿到任何一盒奶都应该能追查到是哪天,哪群牛挤出来的。”

  看到自己终于生产出了有机奶,王占利长长松了一口气,他将自己的有机奶定价为每500毫升12元,是普通奶的两倍左右,随即发现市场反应并不太好。

  销售经理 候学军:“很多人说你这个奶为什么卖的这么贵呀,我们会要解释说我们是有机牛奶,有机牛奶要有一个什么样的生产过程,他说我不管有机无机的,无机的我也没喝死人呀。”

  由于有机奶在我国起步较晚,很多消费者对有机奶不了解,认为还不如绿色牛奶。要大家接受还有一个过程,那么奶要销到什么地方去呢,王占利盯准了北京的高端市场,尤其是对有机食品认知度很高的外国人。

  王占利:“实际外国人对这个有机奶特别认可,当时一拿不用你解释,他就知道这个有机奶怎么回事。”

  2006年11月的一天,王占利得知阿拉伯国家联盟20多个国家要在北京举行一个家属聚会,他觉得是一个好机会,于是设法参加,并在会上进行免费品尝与派送等活动。

  销售经理 候学军:“那天去了大概有200多人吧,阿盟的22国的使节都有参加,所以呢,当时的情况我觉得最让人高兴的就是,当他们举杯庆祝的时候,杯子里装的都是我们的有机奶。”

  王占利:“当时外国人都乐意喝这个有机奶,另外点对点之后,咱们销售登的记录,您住哪儿,您的电话,当时有80多家。”  

  很多以前喝惯了有机奶的外国人,因为在国内市场上找不到有机奶,因此活动当天就有80多户家庭订购了王占利的有机奶。尝到甜头的王占利更加留意外国人的各种聚会,并采取点对点的方式迅速发展了几百家长期客户。

  瑞士客户:“外国人对这种有机产品,都很感兴趣,因为我们也都比较敏感这些空气污染呀,和食品的安全,我们都比较在乎,就不怕多花一点钱,也要吃和喝比较有安全的食品。”

  临近2007年春节,王占利的有机奶已经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一步他打算继续扩大规模,让更多的人品尝到他的有机奶。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