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分道扬镳 胡成中南存辉斗法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1991年,求精分设为求精一厂、求精二厂,1992年,南、胡二人正式友好分手。胡成中创办了德力西,立志“赶超德国西门子”。南存辉和弟弟等亲戚朋友一起,创办了正泰。 
  在知情人士看来,二人的分手似已命中注定。温州著名本土经济学家马津龙那个时候就已经认识了这两位后来的温州民企大腕。他回忆说,当时南、胡二人递给他的名片上,都印着“厂长”头衔,马津龙觉得奇怪,他们给他的解释是“轮着当”。 
  南存辉的解释是,“有人说,民营企业难过但必须过的三关就是分银饷、排座次、轮荣辱。刚开始这种问题并不明显,但是企业有了知名度之后,地方政府为了鼓励发展经济,给企业领导人评个先进、给个奖励什么的,企业是两个人办的,给谁好呢?”南存辉笑着说,“于是最初,我们想出了‘厂长轮流做’的办法,我今年当厂长,你当法人代表,明年你当厂长,我当法人代表。较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据悉,那个时候二人的性格差异就已经显现出来了。胡成中喜欢热闹,总想抓住各种机会,而南存辉沉静稳重,主张专一,提倡“将一壶水烧好”。 
  直到1990年,“求精开关厂”分为两个车间,总资产200万左右,产值做到1000多万,双方也各有亲戚、朋友进入管理层,南存辉与胡成中在一些经营决策问题上开始偶有争议。于是就分家了。 
  马津龙评价:“都是要当老大的人呀!” 
  如果南存辉与胡成中不分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无人可以预料,但事实上,虽然分家了,正泰和德力西仍然脱离不了关系,因为他们是同业内最强的竞争对手。 
  有两个小故事。正泰在柳市镇的总部大楼还没有动工,德力西便用高于其十倍以上的地价,在正泰对面建造一个办公楼的时候;正泰在白香镇搞了一个工业园区,德力西花50万代价的一个广告牌,就竖在其对面50米的距离上。2005年3月后,两人的矛盾公开化。在会长胡成中主持的柳市镇低压电器行业协会内部会议上,柳市镇主要低压电器企业达成提价5%的协议。会后,正泰如约提价5%,半个月后,德力西却降价15%……在高调竞争的背后,他们都作了不懈的努力:笼络人心必杀锏:稀释股权VS亲情攻略 
  与温州老板们普遍的家族经营相比,南存辉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自正泰成立之日起,他就矢志不渝地推行股份制,以“股权释兵权”。就这样,正泰的股东由原来的10个增加到现在的100多个,南存辉的股份下降至20%多,资产却膨胀了数十倍,同时数十位百万“知本”富翁诞生了。 
  1991年,在与朋友合作创办的“求精开关厂”解体后,南存辉吸收弟弟、妹夫等家族成员入股,组建了典型的家族企业——温州正泰电器有限公司,南存辉个人占股60%以上。到1993年,正泰的年销售收入达到5000多万元。锋芒初露的南存辉意识到,正泰要想继续做大,必须进行一次脱胎换骨的变革。于是,南存辉充分利用正泰这张牌,走联合的资本扩张之路。他先后将当地38家企业纳入正泰麾下,于1994年2月组建了低压电器行业第一家企业集团。正泰股东一下子增加到数十个,而南存辉个人股权则被稀释至40%左右。 
  然而他在摸索中渐渐发现,家族企业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无法更多更好地吸纳和利用优秀外来人才,而人才又是企业发展的第一资源。到1998年,几经思考的南存辉突破阻力,毅然决定弱化南氏家族的股权绝对数,对家族控制的集团公司核心层(即低压电器主业)进行股份制改造,把家族核心利益让出来,并在集团内推行股权配送制度,将最优良的资本配送给企业最为优秀的人才。就这样,正泰的股东由原来的10个增加到现在的100多个,南存辉的股份下降至20%多。家族色彩逐步在淡化,企业却在不断壮大,正泰目前已成为拥有资产30亿元、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年上缴税金逾5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对此,南存辉坦陈:“分享不是慷慨,对创业者来说,分享是一种明智。” 
  虽然德力西也进行了类似的股权结构改制和业务重组,但是在股权问题上,胡成中似乎更看重自己的控制权。所以在笼络人心上,胡成中虽然没有大量散财,却也显得温情脉脉。这里面有几个小故事: 
  其一:女工郑文艳,是德力西集团一公司二厂线圈车间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妹,因为她在工作时的一次错误操作,致使铁屑飞入眼中,面对可能失明的眼睛和高额的医药费,她和家人一筹莫展。胡成中得知这一情况后,即刻打电话给集团工会主席黄达仁,“马上从公司特批5万元,把这个女职工送到北京去看病,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把病看好,钱不够打电话回来马上汇过去。” 
  这以后胡成中还每日早晚两次打电话询问医治情况。一周之后,黄达仁带着康复出院的郑文艳返回温州,出院时,胡成中又打电话给秘书,要求公司派厂车把康复后的郑文艳送回家疗养。 
  如今,郑文艳已结婚生子,她说,“那次意外我不仅没花自己一分钱,包括之前去温州看病的路费都报销了。病后,我请了一个多月的假,工资也照发。” 
  德力西工会在胡成中的支持与建议下,在温州地区率先成立了员工互助互济基金会。董事局予以专项拨款,胡成中还私人捐资1000元,在他的带领下,员工你一元,我两元,纷纷捐助基金会。工会利用这笔资金,五年来资助了67名困难职工。其二:赵瑞馨,这位德力西的高级顾问,是胡成中在美国南加州大学认识的。他精湛的专业知识深得胡成中的仰慕,于是三顾苏州请他来德力西工作。近十年的合作,胡成中一家始终待他犹如亲人。前年,赵瑞馨的爱人生病住院,胡成中和夫人一起,多次到医院探望。赵顾问老伴去世后,他带了17个人,从乐清到苏州赵顾问家悼念,大清早六点多钟赶到。赵顾问感到很意外,很感动。但胡成中认为,大家是工作上的同事,事业上的伙伴,如同亲人一样,互相关心是应该的。 
  胡成中重德重才更重情。曾为求精开关厂创办立过汗马功劳的工程师王中江病故后,六年来,胡成中几乎每个清明节都赶到上海为他扫墓。他深深记得王中江的生活习惯与嗜好,每一次在这位“高参”的墓前,胡成中都不忘细心地为他点一支烟、斟一杯酒。 
  经营理念大比拼:多元化VS专业化 
  专业化和多元化的道路到底孰优孰劣的问题在业界已经讨论了很多年。对此,南存辉始终坚持:不熟悉的不做;行业跨度太大,没有优势的不做;要多元化也是同心多元化。他认为,在企业快速发展阶段,有非常多的行业让你选择,找上门来的各行业合作伙伴踏破了门槛。这样很容易导致决策的随意性,好比烧开水,你把这壶水烧到99度只差1度就开了,突然你心血来潮觉得那壶水更好,把这边搁下不烧了而跑到那边重新另起炉灶,新的一壶还没烧开,原来那壶也凉了。” 
  从低压电器、高低压电器到工业仪表,正泰一直在做专业的电器制造企业。 到1996年以后正泰销售额开始超过德力西,并逐步拉大了差距。 
  而“东方不亮西方亮”则成了胡成中的口头禅。因为正泰占据低压电器老大位置多年,胡成中在多个场合表现出对昔日战友南存辉“不服气”的心态。在企业家聚会上,胡成中最喜欢找南存辉拼酒,胡成中还在公共场合半开玩笑地问南存辉:“打算什么时候兼并德力西?” 
  据接近胡成中的业内人士透露,超过正泰一直是胡成中的心结。德力西从1998年开始,走上了多元化的道路,在再生资源领域、房地产和并购国内企业上多有动作。先后盘活了新疆旅客运输公司、新疆双安公司、新疆生产资料公司等,成立了吐鲁番葡萄股份有限公司。同时,德力西还在全国建立了十多个现代物流园区,并投资3.8亿元兴建在乌鲁木齐德汇国际广场,整合了新疆的商贸资源,有利推动了国内贸易向中亚地区辐射和发展,被新疆业内人士视为第三代国际商贸城的象征。他有一句名言:“谁跟我合作,谁的利益就比我多。”胡成中提出,凡是加盟德力西的半紧密层企业,都让对方控股,利益占51%,集团则占49¥%。这样一来,使对方打消了被“吃掉”的顾虑。现在,德力西的“家族”日益庞大,控(持)股企业已达到100多家;“家产”也日益雄厚,已有300多个系列、26000多个规格的产品,形成了高、低压电器元件和成套电气控制设备、仪器仪表、汽摩配件等主导产品。 
  这背后,多少与胡成中的心结有关 
  但是从目前来看,多元化没有实现德力西赶超正泰的夙愿,反而成为拖累德力西造成企业不景气的根源。2004年,德力西和北京物美集团、安徽南翔集团和河北新奥集团联手,成立“德美奥翔投资有限公司”,打算投资500亿元到600亿元,在全国兴建20多个综合物流园区。不久前,物美董事长张文中遭调查,胡成中的物流园区梦想已成悬念。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