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清华博士生辞职修车自称没给清华丢脸


  
 
  董冰说,高级职员不是非要打领带,穿西装,拎着笔记本。 
  董冰,清华大学在读博士生,辞职前是清华大学党委保卫部副部长,校保卫处副处长,享受处级干部待遇,在北京有房有车,前途没有任何担忧。但是,他选择在苏州修电动车。 
  如今,董冰蜗居在苏州一间8平方米的出租房里,每天骑着花30元钱买的自行车奔波在苏州的大街小巷。他的房子被抵押了,创业一旦失败,他和母亲或将居无定所。 
  董冰在“逆向而行”。 
  他说“北大学生卖肉”是被动的,“清华博士修车”是主动的,他没有给清华丢脸。面对质疑,他说打出“博士”的招牌,不是炒作,是资源合理利用,他认为,捧他的是媒体,杀他的也是媒体。博士修车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对话博士生一 
  生存模式不成立了 决意辞职 
  记者:从清华辞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董冰:2001年,我把父亲接到北京一家医院换肾,我记得特别清楚,由于医院的问题,父亲在治疗中突发心脏病去世了,我连与父亲最后的交流机会都没有,成为我终身无法弥补的遗憾。 
  尽管后来经过三年的官司,终于让医院承认了错误,但是对于父亲和母亲,这种伤害已经难以修复了。在那时候我们全家差不多还有十多万的外债。 
  2004年7月份,我加班到晚上看到一个文件,意思就是我这样的干部如果继续读博士就只能拿一半的工资了,当时我的工资是6000多元,交完税后是5000多元,除了给家里补贴以及定期还债外,还有房贷和自用等,平时自己根本没有攒下来钱,这样如果我读博士的话,我就要自己倒贴钱了,我的生存模式就不成立了,我必须要考虑另外一条路了。那就是创业,当时我就决意辞职。 
  记者:是不是可以说是你父亲生病的原因导致了你的辞职,如果学校方面给你更多的照顾是否可以改变主意? 
  董冰:或许父亲只是一个因素,但是我还是认为是我的性格所在。后来学校是允许我在职读的,校领导也专门找我谈话,希望我读书毕业以后能留下来继续工作,但是我的性格决定了自己的未来走向,尽管在清华工作时也有很多改革计划被否决、搁浅了,确实让我想不通,但是这些都不是最终导致我辞职的原因。 
  ■对话博士生二 
  母亲当时就哭了 差点跪下来 
  ■大学·赚钱 
  “我算是学校第一个炒股的” 
  身体微胖,戴着略厚的近视镜,休闲西服,休闲鞋子,手里握着扳手正在与员工们交代着什么,这就是董冰。 
  与记者交谈时,董冰说自己是个中国教育的特例,是个反向思维培养出的精英,在学生时代,他第一个与家里“断绝关系”,第一个去炒股,第一个去拉广告,他就创下了所在学校的三个历史第一,都是为了赚钱。 
  1972年9月25日,董冰出生在常州,当时父亲在哈尔滨工作,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定居哈尔滨。1989年,董冰父亲糖尿病发作,双目失明,医生诊断可能活不过1991年。 
  “我的母亲真是伟大,为了照顾父亲,辞职自学按摩,帮助父亲恢复治疗,后来确实让父亲有所好转,不但一只眼睛好了,还恢复了精神面貌。”董冰说,自己是独子,1991年由于成绩突出被直接保送进入本地的哈尔滨工程大学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 
  看着家庭经济一天天垮下去,董冰于1993年向父母公开提出,自己要与家里断绝经济关系,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当时父母都没有怎么在意,只是随口回答再说吧”。 
  董冰已经开始自己的行动了,先是去为一条新开的电子一条街拉广告,每拉一条有1元钱的提成,后来每月固定收入在2000元,这样每个月还能补贴家里1000多元,有了钱后,董冰配备了BP机,也敢下馆子打“牙祭”了。 
  “我肯定算是学校第一个炒股票的学生,那时候全国也不过只有几百只股票,一般的老百姓还不知道怎么玩呢。”董冰说,他在最后不玩股票时,几只股票的账户上已经赚了5万多元了。 
  ■工作·读博 
  1998年临近毕业时,董冰的很多同学都是冲着团中央、人大等机关去了,这时清华大学行政处的一个朋友劝董冰留校,并且说可以安排他去后勤处工作,理由很简单,在这里管理的是两种人,一是近似文盲的大妈和阿姨们,一是全国的知识分子精英们,如果在这里干上三年的话,以后不管干什么都是享用不尽的“经验财富”。董冰动心了。 
  “这样我就从最低层的科员做起,打扫卫生,张贴布告什么都干,干得很卖力,平均工作时间都在12小时以上,那时正赶上全国高校后勤改革,很多想法都能够得到实现,我的工作也不断受到肯定,最高峰时我一人兼任6个科长,”“那时候改革真的是大刀阔斧地干,我作为主要负责人创建了全国高校第一家物业公司,并通过ISO认证管理的企业除物业外还包括餐饮、娱乐超市等,年税后利润超过1700万元。” 
  在实施后勤改革过程中,董冰也坦言,确实有不少发财的机会,“排队送礼的情况都有,但是我有自己的信条‘当官不发财,发财不当官’,从进入这个位置后,我就丢弃了所有商业活动和公司股份。一心为学校做事。凭着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一路干到2001年任清华大学党委保卫部副部长,校保卫处副处长。 
  “我一直都把当官发财认同为‘棺材’,这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希望我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清白的,是能够说得清楚的。”或许正是董冰有这样的原则,才会出现辞职时的窘迫。 
  2004年9月,董冰被清华大学录取为马克思理论专业博士生。 
  我曾一人兼任6个科长 
  董冰说,自己应该算是国内学历最高的修车匠了 
  记者:按道理说,你在清华大学工资是不低的,你父亲走了以后你如果在清华继续工作的话负担比以前少了,最起码有一个固定的收入还你这个债,创业是有很多风险的,你为什么选择创业这条路?母亲理解吗? 
  董冰:我是7月22日晚上递交的辞职信,可以说是半夜辞的职,辞职前并没有告诉母亲,回去后我和母亲说了,母亲当时就哭了,差点跪下来,想想我年纪不小了,还没有结婚,现在这样稳定的工作又辞了,我母亲当时是哭着求我,说你不要辞职,当时我怎么回答母亲的,不记得了,依稀记得只是说对不起,还说没事的,很伤感。我觉得开弓没有回头箭,因为我觉得如果做一个企业的话,是要给企业安排很多后路的,所谓狡兔三窟,但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者是不可以给自己留后路的,我当时跟我母亲说,不管怎么样,我必须把我所有的后路全部斩断,这样我才有可能成功,但如果我留着后路,我就一定不会成功。 
  ■对话博士生三 
  惟一的房子被用来抵押借款 
  记者:那你后来又怎么决定到苏州修车的呢?虽然身为清华的管理干部、博士生,是否考虑过市场不一定买账? 
  董冰:记得李嘉诚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创业,就应该做一件天塌下来都能赚钱的事情。 
  ”所以我就想到以修车为切入点,从最实质最直面老百姓的事情做起,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平台,这个创业项目就是《AR电动自行车电池4S店》。 
  我一直认为行业没有贵贱,中国的修车业现在仍然还是20年前的情况,而很多创业机会恰恰就在这些传统行业中,至于市场是否买账关键还在于自己的理念是否与现实合拍。父亲教导我,顶天立地就是要切合实际。 
  来苏州做首先要感谢吴志祥,他是苏州的选手,2006年参加中央电视台《赢在中国》时认识并成为好朋友,他推荐苏州这个地方,春节前来到苏州,我先是花30元钱买了一辆自行车到处溜达,跑修车摊做调查,最后决定回去退掉在北京设总部的想法。 
  回去的时候正是大年三十,在火车上一个人过年,很对不起母亲,不但没有陪老人过年,回去后为了有更多的现金流,把自己的唯一的房子也抵押给朋友借了一笔款,也就是一旦赔本了,我和母亲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对话博士生四 
  “临时抱佛脚”考进清华读研 
  博士生老板招不到大学生 
  打“博士”牌是合理利用资源 
  1994年年底,父亲嘱咐董冰应该努力考到北京读研。董冰也想着自己还有一个承诺没有兑现,“我10岁以前都是在常州由外婆带大的,小时候外婆问我长大后考什么学校,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清华大学,那是我心目中一个非常神圣的殿堂。” 
  董冰说,外婆在自己初中时就去世了,但是自己对外婆的承诺一刻都没有忘记过,也就是1995年,董冰用60天的时间突击复习,顺利考上清华大学人文学院。 
  “我这人学习方法很简单,平时根本不怎么上课的,以前在大学出去赚钱时就是这样,每次都是快到考试时回来突击,就是临时抱佛脚,连夜背书,然后进考场迅速答题,第二天睡醒后很快就忘记了,就是这样子,而且学的是文科,私下里却在留心理科,交叉学习,我喜欢涉猎广泛。” 
  离开哈尔滨到京城读书后,董冰将正在赚钱的股票全部给了父母。自己只带着几百元路费走了。“这是我的资产第一次归零记录。”董冰到清华大学一个月后就找到一家民办大学做兼职老师,“那个时候讲好的价格是3个小时100元,讲课不累,就是骑自行车累,从清华骑到香山那家学校来回要3个小时,加上讲课就是6个小时,一周赚300多元,这样生活费就有了。” 
  说到自己的员工时,董冰说,这些人知识层面都不高,但是他愿意通过培训让他们都走上店长甚至公司的管理层,只要他们有这个决心,董冰还说至今都有些困惑,没有招到大学生。 
  “现在每年都会报道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要不就一起打破头地去考公务员,要不就是一窝蜂创业弄互联网,眼光一直都是盯着上面的,有的都30岁了还“啃老”,中国的父母真是悲哀得可以,咱们的大学生应该转变观念了,高级职员不是非要打领带、穿西服,不是非要拎个笔记本,关键还是你有没有想法,愿不愿意吃苦,有想法了去卖安全套、去卖油条都有得做,不行你去农村找市场,肯定有项目,我现在在苏州可以为了抢一个好店面住澡堂子,大冷天骑自行车淋到内裤都湿透了,有几个大学生愿意干?” 
  董冰认为,大学生创业不应该是大款创业,不应该存在任何的泡沫,现在可以看看江苏的、湖北的,全国当初炒作了多少大学生创业项目,试问现在还剩几何?关键还是要看能不能落地生根,“我现在就是扎根下去,就算明天政府一纸文件说禁止了电动车,我还是会很快掉头做传统行业,去开杂货店,去卖矿泉水都是出路。” 
  我还是要提醒自己:捧我的是媒体,如果我犯了重大错误,杀我的也是媒体,关键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记者:前段时间曾出过北大才子卖肉的情况,现在又出了个清华博士修车,人们不禁会把你们相提并论,你怎么看? 
  董冰:我认为和北大才子卖肉是绝对不同的,那位学生卖肉是被迫无奈的选择,恰恰相反,我修电瓶车则是主动选择的职业,如果一个著名学府毕业学生连自己都养不活,那他自己也要反思自己了,我为中国的传统行业升级努力,也是希望凭借自己的智慧改变一部分人的命运,改变中国老百姓享受更好服务的状况,我绝对没有给清华丢脸,我希望清华将来能以我为荣。清华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我是在靠着自己的能力脚踏实地地创业,应该算是自强不息吧,干的又是最基础最为老百姓服务的实事,还能创造很多就业机会,发展中国的服务业,也应该算是厚德载物吧。 
  记者:现在看到你店堂墙壁上张贴着与马云等名人合影,以及媒体对你的报道,还有在招牌上特地打出博士修车,乃至清华博士的牌子,是否有炒作之嫌呢?你自己会修吗? 
  董冰:首先要看我弄出的这些是否都是事实,我只是在合理地利用资源,我没有必要避讳这些,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又没有骗谁去。另外,我现在已学会了修车,自己也会经常动手,但是更多的还是做管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