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同为织补女缝补两重天 谢平和包世琼的创业经历


  在成都市天府广场的地下通道口附近,有一家知名度很高的“谢平织补店”。农民出身的谢平经过12年飞针走线的织补生涯,不仅拥有了一间10平方米的铺面,还准备在新购置的商品房里开办下岗女工织补培训班。与谢平的织补店相距不过10步之遥的地方,下岗女工包世琼也同样搞起了“精工织补”。不同的是,10年过去了,她依然做着地摊生意。  以下是两个织补女看似相同又迥然相异的创业经历:  白手起家创新业  1990年,不满30岁的谢平揣着借来的40元钱独自从家乡乐至县到成都打工。刚开始,谢平批发些日用小商品在春熙路摆地摊,每天赚的不够一天的饭钱,还得随时提防城管人员检查。有一次,谢平看见城管人员来了,抱着地上的货掉头就跑,一不小心一只鞋跑丢了。由于没钱买鞋,谢平穿着一只鞋过了一星期,直到一位好心的大姐送给她一双旧皮鞋。  正是这位好心的大姐改变了谢平的命运。“她建议我搞些针线手工活,还拿出一些穿坏的衣服让我练练手。我一看,眼睛都直了,密密麻麻的线头,下针的地方都找不到,咋个补得起嘛!”  谢平的丈夫会编凉席,在他的帮助下,谢平开始学习织补。慢慢地,从一个星期补一个洞,到3天、1天就能完成。不断的练习中,谢平的织补技术也在突飞猛进。  1991年春节,一个小板凳,一块写着“精工织补”的木板,一个背包,谢平开始了她的织补生涯。第一天摆摊,直到傍晚才有个大爷来补大衣。看见她包里只有织补工具,一件补好的衣服都没有,大爷显得很犹豫。最终,老人还是相信了谢平。“我用了整整一天来做第一单生意,也挣得了我平生第一笔织补收入——25元钱。”回忆起最初的创业,谢平至今都显得有些激动。  有意思的是,包世琼和谢平虽出身不同,她们事业的起点却惊人的相似。1993年,包世琼所在的成都市油漆化工总厂决定减员分流,在传达室工作的包世琼由于文化不高,也没什么技术,只得回家当起了主妇。“一开始,我心里很着急,不知道自己还能干点什么。”为了生活,没有任何经商经验的包世琼开始学着批发一些塑料日用品再卖给周围的居民,由于经营范围小,生意一直很冷清。  包世琼是个细心的人。卖塑料制品的同时,她发现旁边一位中年妇女精工织补的生意不错,便一边招呼顾客,一边暗自揣摩,回家后再用旧衣物埋头练习。几个月后,包世琼结束了短暂的经商生活,一口木箱、一个针线盒、一个小板凳开始了新的创业。  缝补缝出两重天  “精工织补是个细致的技术活,靠的就是口碑,因此每一件活儿的质量都很重要。”对自己的工作,谢平有着清醒的认识。刚开始好多顾客尝试着拿旧衣物给谢平补,一次补好了,有了信任感,就介绍给自己的亲戚朋友。生意慢慢好起来了,谢平每天都能接七八件活,有时候一天的收入上百元。为了多接点活,谢平每天清晨6点就起床,有时顾客要的急,晚上还得加班加点地做,经常要忙到凌晨两三点才能休息。谢平告诉记者,这种活虽然不耗费体力,但连续埋头几个小时后,一抬头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觉得眼前就是一条条横竖交织的缝纫线。  “我总在想,也许这样缝缝补补就能缝出一片新天地,所以苦点儿累点儿都不怕。”为了保证质量,一个指头大的洞,谢平得补上大半天;有时为了找到一种逼真的配线,她会跑遍整个成都。光顾“谢平织补店”的人越来越多了,现在百分之八十的都是回头客,有的顾客开着车专程来找谢平。  与谢平不同的是,包世琼的织补生活是从家里开始的。“我原来在家里接活,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上门织补的顾客太少,再加上丈夫也从单位下岗,家里负担更重了。”为了能改善拮据的经济状况,1995年包世琼将摊位从家中搬到了人流量很大的地方——天府广场边的地下通道口。就在现在这个地道口,包世琼一干就是10年。记者采访她时,连续几个清晨都未见到包世琼的踪影。包大姐解释说:“早上接不到什么生意,所以我晚一些才出摊。”  常年埋头坐在地道口边,冬天风吹夏天日晒,今年不过45岁的包世琼显得比同龄人要老一些,尤其是一双手更是“写”满了辛劳。飞针走线的时候,包世琼常会想起以前在工厂的生活,“那时候挣钱虽少一些,可真是轻松悠闲啊!”看得出,她的眼中都是留恋。  一样的事业不同的追求  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1995年谢平结束了“坐凳子立板子”的地摊生意方式,搬到了地道出口的铺面内,方便了顾客,名气也更大了。  在谢平的日记里,她这样写道:“为了织补,我放弃了日常的自由和快乐,吃了不少苦。现在苦尽甘来,我想也是该为社会做点事的时候了。”看到好多下岗女工找不到工作,谢平计划着等新房装修好了,在家里办一个织补培训班,让更多的下岗工人能找份活干。  谢平还告诉记者,去年她在府南河边买了一套100平方米价值30多万元的商品房,明年春节就可以入住了,目前她还准备申请名为“谢平”的注册商标。对未来,精明能干的谢平充满了信心,“敢筹划,能吃苦,明天还会更美好。”  和敢想敢拼的谢平相比,包世琼显得特别容易满足现状:“这是个手艺饭,永远不会失业。现在每月1000元左右的收入已经能把家支撑下去,我就很高兴了。”  谈到对将来的打算,包大姐说,“搞扩大,我也想,但现在租铺面要价太高,一个月要好几百,哪有这么多资金。”她指指身边陪伴了她近10年的那口木箱和针线盒说,“这样既不要大本钱,也没有风险,我还是准备摆我的地摊。”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