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我的辛酸“洋酒生涯”


  
  前年夏天,刚从大学毕业,踌躇满志,总想给自己的人生多添些经历。几乎没经过什么细致的思考(大脑一时热度),跑去了北京(表姐在那早已成家立业)。我的专业是音乐,虽然很小开始学习,得过很多奖,老师也想重点培养我。但是,我家没有什么背景和雄厚的资历,我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尊严和一些所谓“家”、“长”们粘在一起。所以要想在这行混出名堂,大家都知道的,在现在这样的社会,基本是神话。
  我只好谋求别项发展。做过商场的经理之类的职业,朝九晚五的生活,实在令我生厌。每天5点不到起床,晚上9点多就需要休息,节假日还要忙乎。我不怕辛苦,只是讨厌这样的生活方式,像个机器,没有一点自己。
  差不多一年后,家乡的一位好朋友提议我及另位好友,3人一起出资合作,弄点进口洋酒的生意试试——我的家乡是个不大不小的省会城市,近年来发展很快。而这2年,洋酒生意慢慢地火起来,酒吧等大型夜场的形势也蒸蒸日上。并且,朋友父亲和欧洲一个国家的厂家的相关人士有很好的关系,因此能拿到优惠的友情价。朋友家境非常好,所以第一次,他提议自己拿80%的资金,进口欧洲这个工厂的某种威士忌,而我们其他2家,家境特一般,所以只需分别出具剩下的20%。首次用来开拓市场。如果不成功,就当是一次经验;成功了,大家一起按计划分享,再扩大进口做下去……
  我便回到了家乡:说做就做,大家分头行事,做准备工作——船务运输,进出口公司等等的相关部署。说起找合适的公司,还真是不容易的事儿,亲力亲为才能体会。但让人不解的是,许多公司只浪费你和他们自己的时间,最后什么也做不好,甚至包括一些在业内比较有名的公司。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寻觅和商谈,最终这些前期工作敲定完毕,我们的酒也顺利地从欧洲国家的港口启航。我们很激动,毕竟是第一次进口嘛……开始等待,一个月过去了却没有什么动静,通过查询,我们得知,装载酒的船只需在希腊泊港达半月之久,为的是等待更换船只,以接应以色列的战争:(我们很纳闷,却做不了什么,只能继续等待。)
  又近一个月过去了,终于货运公司通知我们:你们的货到上海啦,开始准备清关,完毕后我们用集装箱的货车给你们运到目的地!我们欣喜着:终于盼来了!谁知还没高兴一小会的时间,海关说要卸货啊,开箱检验啊,因为这酒很陌生等云云。我们又气又急,恨不得飞到上海去找海关理论。可谁敢得罪他们呢?我们还指望这酒能给我们带来美好的生活呢。于是,又是2星期的等待,皇天不负,终于审核过关……那天的记忆异常清楚:温度骤降,湿冷湿冷的,天空还飘着片片雪花。然而我们的心里很温暖——载酒的货车泊在本市某地大楼前的空旷场地,等着我们的到来……结束了转运货物去仓库的工作,我们也不觉得累,一边喝酒一边庆祝,虽然开头不顺利,可是不是说“好事多磨”吗?“将来一定会很好,大家干杯!”……全部醉了,带着笑意。
  第二天,我们开始寻找业务单位寻求合作。通过调查本市知名的酒的进价,我们给自己的价格拟定了一个适中的数字。第一次,是和一个熟悉的贸易公司进行交流。他们表示,愿接受该价格,于是订了一些样品去和酒吧商谈。这家贸易公司,我们很信任他们,可是他们在酒水方面却没有经验。我们的意图也是想通过信任的公司先了解情况。可在此之前并未能预算的是:酒吧,KTV等经营场所,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需要高额进场费。只有支付了这些并不合理的费用,才能登堂入室,至于一月销量的多少,就算酒吧承诺,事实上还是经销商自己的事。听说要支付高额的费用,就算有我们相关配合,那个经销商还是打退堂鼓了,当然也不能埋怨它什么,毕竟是小公司,也未接触过此类贸易。
  我们继续寻找,一些相关公司浮出水面,但基本就是浪费时间,吃吃喝喝,什么也不做,要么说奉承话,要么说不着边际的话。问你一些老掉牙的问题,一遍又一遍;说些自诩很专业的语言,以此抬高自己的身份。一边说要合作,要合作,我这边拿出方案(常规大众化的:因为第一次做,资金很有限,也不敢尝试特殊)之后,继续问怎样合作,再说“时间是金钱”此类的套话。与当时我们寻找船务和进出口公司时的情况相当:要么公司是朋友介绍的,要么就是我们在SITE上面寻找到的,主页也做得很细致,还据说是在洋酒方面相当有经验的老公司呢!
  一个又一个钉子后,我们决定自己来做酒吧。高额的进场费,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而家人也只愿意支持最初的部分,且他们都不通此行,因此祸福都由我们自己承担。我们已对他们最初的支持和信任都感激不尽,怎会再去寻其麻烦,增其烦恼呢?找人际关系后,些许几个酒吧没有要求进场费,接受了我们,而我们也相应降低了供应酒吧的价格(定价参考其余酒水酒吧进场价),配合相关广告等促销手段。可问题是这些酒吧,大多主题不应洋酒,因此销量并不乐观;销量稍微好点的,到月结款又成了大难题。就算当初有朋友的情面在,头一次是客气点,后来依然是不买帐的。我们心里烦啊,才深刻体会到生意的难处,特别是在中国这人际超复杂,人心也超多面的国家……我们有不少欧洲的朋友,当我们叙述自己的经历,其都表示不解——在欧洲,酒水这块,根本不存在上述种种问题,烦恼必然小到极限,且大多本着效率原则。 

  看着酒在仓库里,一天接着一天的存放,我们心里也焦急,虽然开初说的是“不成功便成仁”,但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朋友开始有点灰心丧气,说把价格再降低试试,而我们也有条件去降低。酒也确实不错,尝过的人绝大部分都说喜欢,而且醉了绝不头痛……他着手开始,确实有不少公司问津。谈妥了一切条件后,依旧慢吞吞地爬。无论我们这边如何想配合,想他动起来,那边依旧是无谓的态度,拿着电话还是当着你的面说了一通大道理之后,我行我素。
  掐掐手指算算,一年就要过去了。而酒依旧堆放在仓库里,数量从未真正减少过。朋友们灰心起来,可是我却没有,因为没有人可能开始就成功,没有人生来就知道生意的涵义……如果都很容易,世界还有什么贫富之分?也许开头方法错了,也许思想太受他人影响和限制?且,资金短缺也是个极大的框框住我们。我开始思考路在哪里,要怎样走下去……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