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郭佩海:开着酒厂卖野猪的女能人


  2007年6月22日下午,郭佩海正在家里的酒厂忙前忙后,和酒厂一路之隔的野猪场里,郭佩海的儿子郭君远和几个伙计正在上演着人猪大战。

  记者:“像这个抓猪好抓吗?”

  郭佩海的儿子 郭君远:“抓猪不太好抓,因为毕竟有野性。一般练就是怎么练呢,就是猪要有毛病了,便于检查了,必须得抓住它。”

  野猪的养殖规模达到20头之后,在耳朵上给猪做记号是必不可少的工作,根据配种的时间可以把母猪产仔的日子具体推算到3天之内。
 
  记者:“打号是什么样的猪?”

  郭君远:“今天刚配上的猪,咱不做记录吗,就是以后这个猪今天已经配完了,它到哪天下仔,咱都有记录,到以后找这个猪的时候,根据这个记录去找。”

  打号的野猪表示当天配种成功,用这种方法很容易区别不同品系的野猪。

  记者:“你给它打什么号呢?”

  郭君远:“87。”

  记者:“87是吗,打成什么样代表87呢?”

  郭君远:“87啊,在它的右侧上面是一剪子是三,下面一剪子是二,左边代表十位,右边代表个位。”

  以前这种给猪打号的工作都是郭佩海自己做,现在儿子郭君远来帮忙,让他省了不少心,2007年,存栏600多头野猪的郭佩海已经成为白山市最大的野猪养殖户,然而刚开始养野猪,他一点都不省心。

  1996年,郭佩海开起了一个小酒厂,平时在家带着工人酿酒,妻子焦广云就和酒厂的司机历建华硬着头皮到小卖店推销散酒。

  酒厂司机 历建华:“你像这个天,喝得就少了,天热,应该说,冬天呢,老百姓它主要还是喝这个散酒,还是喝这个低度酒,在这个天就不行了,热你得来点啤的是吧。”

  卖酒不但要受到季节的控制,还得看小卖店的脸色。

  妻子 焦广云:“卸完不给你钱,我说行,卖不好我可以给你退。”

  几年下来,酒厂总算有了抚松,靖宇,临江几个固定的销售点。
  2004年春节,郭佩海为了卖酒,想买点野猪肉打点一下小卖店,等到了卖野猪肉的山庄,没想到竟然扑了个空,还没到腊月十五,野猪肉就卖光了。

  山庄老板 梁远成:“都想过年了,都可以吃,吃得量比较大了,太多了,所以呢就不够卖,供不应求还有的送礼的。”

  开山庄的是和郭佩海同村的梁远成,接连两次空手而归,郭佩海心里泛起了嘀咕,野猪肉想买都买不到,自己卖酒还要上门推销。2004年,梁远成的一次到访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往日的宁静。 

  郭佩海:他说野猪这玩意儿就是属于一种爱粗饲的一种,就是精饲料用的很少,他说像你要是喂酒糟的话,你比我还有条件,你属于一条龙。

  老朋友讲得确实在理,郭佩海动心了,没多久,他也没和家人商量,把200多头家猪全部卖掉,拿着两万多元钱买了7头野猪,把酒厂的马路对面的家猪场改成了野猪养殖场。

  自从买了这7头野猪,郭佩海就把管酒厂的事交给了妻子,从那之后,郭佩海就没卖过酒糟,反倒不停的找焦广云要钱,焦广云不愿意了。

  焦广云:“只要我一卖酒一回来,他就问,拿回多少钱。”

  郭佩海:“她说你买猪买疯了你,你不想过了。”

  焦广云:“我卖酒卖回来钱我就和他耍心眼,他要去买猪了,我就说没拿回来钱。”

  焦广云不给郭佩海钱,郭佩海就跑去向亲戚朋友借钱。可没过几天,要账的又都找到焦广云。

  每天卖酒拿回来的1000,2000元钱都是用来周转的,不但要买玉米,还得负责酒厂的日常开支,钱被郭佩海拿走了,焦广云买玉米就只能给人打白条,酒厂每天虽然还在生产,但是已经负债累累。2005年的夏天,送玉米的几个供应商拿着欠条找到了焦广云。

  焦广云:“我说我一寻思,闹心,这么大岁数了,成天干,能干就干去吧,我就给别人打工一个月管三饱也行呀。”

  眼看着郭佩海没有卖野猪的打算,酒厂也快被野猪场给拖垮了,焦广云气的就想离家出走,一了百了。

  儿媳妇 刘玉英:“我母亲说,干这个事业真不容易,太累了,我快离家出走吧,还轻松,干一点吃一点,不受这个累,这不,我劝我母亲。” 
  焦广云被儿媳妇劝回来了,可是气没消多少,两口子互相打起了冷战。

  焦广云:“就是我俩经常他在猪圈睡,我俩经常好几天不见面。00:25:00焦广云:就那种情况,一年多。”

  儿媳妇 刘玉英:“可不挺尴尬的吗,有时候我就撮合,和我对象俩就撮合但是我爸好面子,我妈有时候一说我爸还有不吱声,他其实也挺不理解的。”

  郭佩海认为自己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家里好,只要把野猪养殖搞成功了,今后的销路是不会有问题的,他不明白焦广云为什么这么反对养野猪。

  而焦广云觉得酒厂才是全家人的收入来源,如果为了野猪场把酒厂搞垮了,家里人今后怎么生活。

  焦广云:“人都说你家猪圈什么样,我说不知道,人一问我说不知道,别人都觉得好像我不说实话似的,实际我很少上猪场去。”

  就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2005年冬天,郭佩海接到了来自大连的一个订单,一共订了50头,郭佩海拿到了养野猪赚到的第一个15万元。这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是一笔收入,而是在焦广云面前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正在这时候气温下降了十几度。

  郭佩海:“不光是零下了,最冷的时候应该是零下20来度了。 

  焦广云:“那个时候没有电褥子,他说我呢,我就在那个凉棚里睡觉,我还不如猪,猪还有个地热,反正我就在那个地方睡。”

  猪圈是用木材造的,四处透风,一层薄薄的塑料布根本抵御不了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11月,长白山区的河水全都上了冻,焦广云虽然嘴上不承认,心却慢慢融化了。
  儿媳妇 刘玉英:“有时候生气是归生气,就女人不都是吗,刀子嘴,豆腐心,不都是这么回事吗。”

  焦广云:“现在有时候,有时候反正不说一天去一趟两趟的,哪天也去一趟,对猪有感情了,干了还觉得是个事。”

  焦广云现在做起了郭佩海的贤内助,虽然还是在酒厂卖酒,但是对于郭佩海来说,意义已经不一样了。

  家里的酒厂也终于挺过了难关,虽然玉米一直在涨价,全家人还是一直努力的维持着酒厂的正常运转,因为没有酒厂就不会有野猪场。

  郭佩海:“非常扶持我,要不我现在就觉得,我虽然没有钱…挺辛酸的。”

  都说家和万事兴,郭佩海有了家人的支持,开始全心投入在野猪的销售工作上。第一单生意之后,销路慢慢就打开了,没多久,郭佩海接到了另一通电话。

  郭佩海:“有一个沈阳的,他是搞这个家猪肉的,说沈阳一天就得500多头,他做的,他说野味这一块呢,他说一天能让我供50头,我供不了。”

  虽然单子没接下,这让郭佩海更加看到养殖野猪的前景,这时候,家里的酒厂每天产出的2000多斤酒糟除了供应自家野猪还有很大的富余,家里的钱为了买野猪已经花光了,要扩大规模只能再想办法。他找到了在酒厂当司机的历建华。 

  郭佩海:“朋友之间,他们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我觉得有的事我毕竟还得朋友给我出主意。”

  历建华在酒厂干了5年多,是个有心眼的小伙子,自己不满足在酒厂当个送酒的司机,经常到郭佩海的养殖场帮帮忙。

  历建华:“像我们这个行业就一趟的活,头上午把货送完了,下午就没事了,所以下午没有事之后吧,我就上猪场去看。”

  郭佩海找历建华就是想商量让他养野猪的事,把小猪仔卖给历建华,平时的饲料就用自己酒厂的酒糟,等长成大猪,以每斤20元回收,自己的卖价是每斤25元。历建华觉得这样风险小比以前赚得还多,两人一拍即合。

  历建华:“开车一年一万来元钱,你干这个行业,就看你上来多少了,你就是养好了这个行业不比你开车强呀。”
  2006年,历建华养的12头野猪让他赚了1。8万元,很快他又从郭佩海的养殖场进了30头小猪仔,这样一来,30头野猪单单是酒糟,郭佩海每年就能赚回15000多元,通过历建华的示范,湾沟镇又有几个人找到郭佩海,愿意帮他养野猪,并且都从酒厂买酒糟。

  郭佩海为了扩大规模,自己繁育野猪,先后买进了21头纯度较高的野猪。

  记者:“像这个猪有多大?” 

  郭佩海:“像这个猪就是二年的老母猪了,像它血缘也就是在75%,你像它纯度高低,我们要看,从它毛色就看出来了。家猪没有这个绒毛,就是山猪过冬它都有,因为它山上冷,都有这种绒毛,所以这个特种野猪,只要是含有血缘75%左右的,就有这种绒毛。”

  2007年过年,郭佩海做了1000多个四斤装野猪肉礼盒,立刻销售一空。几个月以后,一个叫汪清风的浙江客商来到了郭佩海的养殖场。看了一天,还是没有决定买不买。

  浙江客商 汪清风:“如果我们温州市场来说,就是大部分人都能消费得起这种产品,因为价格相对来说是适中,属于适中的产品。”

  郭佩海把他带到了附近的饭馆,用自家的好酒招待了汪清风,喝了酒,话匣子就打开了,汪清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只要郭佩海愿意送货上门,他就订30头野猪,回去以真空包装的形式出售。

  浙江客商 汪清风:“在一些山庄呀,一些特色的酒店,酒楼,一些地方很适应这种产品的推广。而且这个一盒四斤才百来块钱对很多人来说已经不算得昂贵的事物了。”

  现在郭佩海又卖酒又卖肉,最近他开始盘算着买辆冷冻车像卖酒一样把野猪卖得更远。

  郭佩海:“就是我根据我卖酒的经验,因为我的酒厂生来出来的酒,今天跑临江,那我明天跑靖宇,后来我就要跑江源,再一天我就跑抚松,这么轮流这么,它形成了一种线路。卖野猪肉,也要采取这种方式,我今天跑吉林,那我下一次我跑沈阳,再一次返回来我就跑哈尔滨,这样的话逐步市场越开越大。”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