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王志敏:一场腥风血雨的创业历程


  资金往往是农村创业者最大的障碍,四川巴中市的王志敏创业的时候,可以说是两手空空,情急无奈之下,她的父亲变卖家中一年的口粮提供给她启动资金。这样做是很有风险的,稍有不慎,很可能连饭都吃不上,巨大的压力迫使王志敏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位于四川省巴中市的源泰野猪养殖场里面每天都要经历一场腥风血雨,野猪之间互相厮打,轻则蹭点皮肉,重则当场倒地。 
  王志敏:“一般他们打半个小时以上。” 
  记者:“像你为什么不认为把它松开啊?” 
  王志敏:“人为不能松开,它以为我们要攻击它,然后它就会伤人的。” 
  记者:“啊呀,那个耳朵裂开了,看见没有?” 
  王志敏:“对,裂开了裂开了。” 
  记者:“那怎么办这个?” 
  王志敏:“这个我们只有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消毒给它缝了。” 
  掌管这群凶猛野猪的是一个文弱的女大学生王志敏,这些撕咬事件在她看来已经见怪不怪。每天王志敏除了阻止野猪打架外,还要让小野猪出来做运动。 
  王志敏:“我们就像运动员一样,天天在这儿跑操,跑步,今天我们来回的跑10几,20圈吧,我是猪教练。” 
  尽管凶猛的野猪有时让王志敏也心惊胆战,但就是因为野猪王志敏每年净赚30多万元。7年前,刚从四川卫校毕业的王志敏,正面临着在大城市就业和回乡创业的两难选择,尽管不少企业都愿意高薪聘请她,但王志敏还是决定回家创业。 
  王志敏:“爸爸有长期的从事职业有关,得了肺病,然后妈妈有心脏病,当时考虑到父母身体不好,想到这些,所以还是选择回老家。” 
  父母常年生病家里一贫如洗,懂事的弟弟为了能让王志敏上大学,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用微薄的收入供姐姐上学。王志敏毕业后坚决回乡创业,既能照顾父母也能减轻弟弟负担。 
  王志敏:“所以这样,很不犹豫的,然后就回来了。” 
  回家后王志敏就开始琢磨自己要做些什么,她想到父母长年养殖的家猪多少还有点收入,如果自己能大规模得养,应该也有效益。于是王志敏决定养猪,可是养猪最少需要几千元的成本,哪有有来钱的路子呢?就当王志敏绞劲脑汁时,父母却做出一件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王志敏:“他们把自己的口粮全部卖了,有玉米呀,麦呀,谷子呀这些都有,都全部卖了。” 
  没了口粮就意味父母连饭都吃不上,对于一个农民而言不到万不得以是绝对不会卖口粮的,可父亲却坚持这么做。 
  记者:“当时卖了多少?” 
  王志敏父亲:“卖的有3000左右。” 
  记者:“不心疼吗?” 
  王志敏父亲:“那反正是后人拿去的,她有我们才有,她没有的,我们也就没的。” 
  王志敏:“我这个钱揣在身上,知道这个份量太重了。” 
  王志敏拿着沉甸甸的3000元,从外地进了12头小猪,在巴中郊区租了一块土地开始了艰难的创业。 
  王志敏:“这个地本来叫古坟地,下面都是那种,埋那个死人骨灰的那些东西,然后我们把它开发出来了,开发出来然后自然建立了一个小猪厂。” 

  这期间王志敏认识了现在的丈夫张发先,并很快结了婚。白天,王志敏上山割草喂猪,晚上,寸步不离守着猪场。丈夫工作繁忙经常不能上山帮忙,王志气敏只能心惊胆战地度过每一个夜晚。 
  王志敏:“最恐怖的有一次就是后边一个野兽叫,当时是一个月亮光反射的原因,反射到我们一个树上,就形成一个白影,我看那个白影真的以为是鬼,吓得呀,然后钻被子里面,不敢出来,那一次最害怕。” 
  每当害怕王志敏一想到父母卖口粮让自己养猪,一咬牙就挺过去。2001年12月份,12头猪顺利产下的上百头小猪终于上市了,正赶上猪肉价格上涨期间,王志敏很快把小猪卖出,赚了足足8000元。 
  王志敏:“当时我的运气也比较好,就是我卖小猪的时候2元多一斤,当时我就卖肉的时候都是5元多一斤,那个价格相差一半。” 
  王志敏把赚的8000元又买了30头种猪,开始不断扩大规模。 
  王志敏:“就像滚雪球这样滚动,一步一步的滚,3万多元钱的时候,我们就又开始一次性购了120头猪回来,这一年下来,这一批猪下来的话应该是10多万的收入。” 
  就这样滚雪球滚到2003年底,王志敏养家猪总共赚了30万元。2004年初,国内的猪肉价格开始下滑,家猪养猪的利润空间逐步缩小,这时,一次偶然机会在电视上看到别人养野猪的报道,王志敏就来了兴趣,决定买几头野猪先试养,于是就从浙江象山引进5头野猪按照家猪的方式饲养,可是没过多久,王志敏就发现了问题。 
  王志敏:“吃不了,拉稀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拉稀,只知道它有可能是吃了山上的什么野草呀,它拉稀呀。” 
  野猪进场半年经常拉稀,这可把王志敏急坏了。就当王志敏焦急万分时,网络上一篇报道让她茅塞顿开。原来野猪是饲料喂太多野猪吃撑了才拉稀。 
  王志敏:“野猪它的饲养量只能占家猪的1/3,所以我回来马上改了配方,从5斤调整到2斤,每天只吃2斤,以后果然还可以,野猪从来不拉稀了。” 

  自从喂撑了野猪后,王志敏对饲料非常重视,一次偶然机会,她了解到用沸石喂养野猪既能补充各种微量元素同时又能降低成本。于是,王志敏费劲周折从河北石家庄进了一车沸石试试。 
  王志敏:“它是一种天然的矿物质,吃了这个,把一些毒素排出去,肌肤的毒素,然后猪生病的时候就少了。” 
  沸石是一种碱土金属铝硅酸盐矿物质,近年来广泛用于养殖行业。果然,用沸石喂野猪后猪长得很快,同时连猪粪便都不臭。更主要一年下来能给王志敏省上万元。 
  王志敏:“他们当地应该便宜,才0.2元多一斤。我们原来加那个玉米是加到60%,70%的玉米,现在玉米只能加40%,它加20%,每斤降低了0.2元多。” 
  养野猪不像家猪那么省事,除了饲料,安全问题是首位,野猪天性好斗,半年后当初的5头种猪早已经繁殖了20多头野猪,为了减少野猪互相攻击导致伤亡,王志敏总是要给出生不久的小猪拔牙。记者采访期间正好赶上王志敏给刚出生两天的小野猪拔牙。 
  王志敏:“它因为从小不给它剪牙的话,长大了它容易伤人,它对那个母猪的奶头也不好,那个牙太长的话,它容易伤害母猪的奶头,奶头容易发炎。” 
  王志敏:“现在我们是这样的给它先消毒,消毒,然后我们给它打针,消炎,然后给它拔牙,给它消炎。” 
  父亲:“这个牙就要剪,剪就是剪这两个和这些,上下两颗,这面两颗,一共八颗。” 
  记者:“这是干吗用的?” 
  王志敏:“这个主要是防止它自己咬伤自己的舌头,因为剪牙的时候很痛,很痛它会自己咬自己的舌头,怕伤了舌头。” 
  王志敏:“剪了一个,看见了没有。” 

  记者:“这个剪有什么技巧呀?” 
  王志敏:“剪的时候不能伤它的神经,不能伤它的血管,你看我们虽然剪了,但是没有出血,不能剪的太深。 
  到了2004年底,王志敏的20多头商品野猪终于可以上市了。巴中市是个贫困地区,当地的消费水平低,于是王志敏决定先宰杀了一头野猪,背着野猪肉上街去试试销路。 
  王志敏:“就逢人就说,大伯大叔,看一下我的野猪肉,真的吗假的,有野猪肉,我说你看吗,都不相信,真的都不相信。” 
  很多人抱着怀疑的态度看看但都不敢买,王志敏跑遍巴中城区的大小街道,终于有人跟她做了第一笔生意。 
  王志敏:“最后呢看到一个40多岁的一个机关干部,他也是半信半疑的,就买了3斤。 
  跑了整整一天只卖出3斤肉,眼看天色渐黑,王志敏只好好背着野猪肉灰头土脸地回家了。 
  丈夫 张先发:“剩下的就没有办法了,只有拿回来我们自己把它腌成腊肉,我们吃的,吃了半年,都吃这个东西。” 
  一头野猪肉都没卖出,全家人反而吃了足足半年时间。养殖场里还有20多头野猪这可如何是好?正当王志敏万般无奈时,一位在广东打工的亲戚正好回乡,临走时答应帮她带一头野猪到广州去探探销路。 
  王志敏亲戚 李斌:“广东这边的人比较喜欢吃这个野猪呀这些野味的东西,特别钟爱。” 
  李斌走后好几天都杳无音信,王志敏每天焦急等待回音。十天过去了,李斌终于打来电话。 
  王志敏:“然后给我打电话,这个野猪肉吃了各方面还行,口感,味道跟山上的野猪肉差不多。” 
  广州的餐馆最后愿意以一斤10元的价格买王志敏的野猪肉,这让王志敏欣喜若狂。很快,不到两个月养猪场里的20多头野猪先后被买走,王志敏净赚了2万元。和当初养家猪相比,一头野猪的利润高出500元,这时,王志敏又从东北进了30头种野大规模喂养。2006年3月15日,就当王志敏像往常一样为野猪忙碌时,北京打来的一个电话让她遭遇晴天霹雳。 
  王志敏:“对方当时就说,我弟弟出事了,我弟弟出事了。当他最后给我说明的时候,就说我弟弟车祸已经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时天崩地裂,根本一下子昏倒了。” 
  15岁就外出打工供王志敏上大学的弟弟,2001年,王志敏大学毕业后,就到北京武警部队当兵,6年来一直表现良好,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出车货了呢?王志敏把野猪场交给工人管理,自己带着父母连夜赶往北京,没想到,这一次相见竟然是跟弟弟的最后一别。 
  王志敏 父亲:“那当时我到了我已经晓得了,当时就是说,他在办公室就说,摆的花各方面的,好像设灵堂什么的,我就知道就去世了,反正我心里好像就是说,好像做梦一样的心思。” 
  王志敏:“我的母亲,她就在那个弟弟出事的那个,这个地方,然后就在那个马路边,一直哭哭哭,就像快疯的那种感觉,跑。” 
  晚年丧子的父母承受不住,几次昏倒,王志敏也悲痛欲绝,自己还来不及报答的弟弟就这么匆匆地离开人世。 
  王志敏:“弟弟意味着他就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亲人,因为只有他,才有我的今天。 
  这个我没法报答他了,只有孝敬我的父母来报答他了。” 
  王志敏默默地处理完弟弟的后事,带着弟弟仅留的几件遗物王志敏和父母回到了巴中。没想到,家里迎接她的既然是另一场毁灭性的打击,一种流行性病毒正在猪场肆虐。 
  王志敏:“都傻眼了,猪场原来走的时候,猪场还有很多的商品猪,母猪,回来的时候基本都空了,空荡荡的这种感觉,还留的一些猪的话都是病猪。” 
  王志敏当初走得匆忙,根本来不及交代工人怎么防御疾病,流行病毒很快夺走上百头野猪的生命,损失50多万元。面临失去亲人和事业失败的双重打击,王志敏默默地承受着。她把剩下的野猪隔离开,同时又引进了一批新野猪开始喂养。2006年底王志敏除了卖商品猪,也开始销售小猪仔。记者采访的当天,猪场里正来了一位从广元的顾客。 
  广元顾客 苟钰:“上一次过来抓了6只。” 
  记者:“回去好养吗?” 
  广元顾客 苟钰:“好养,它这边的猪,就是抵抗力比较强,免疫力比较强,这个猪吃的胃口比较好,它就是什么都吃。” 
  记者:“这一次抓多少头?” 
  广元顾客 苟钰:“这一次,20头。” 
  记者:“这一头能卖多少钱?” 
  王志敏:“这一头因为是个母的,它是个母的,我们卖多2800。” 
  记者:“公的呢?” 
  王志敏:“公的我们3200元。” 
  现在的王志敏每天忙得团团转,她说弟弟走了她更像父母的儿子,要承担家庭的重任。2006年,王志敏共出栏600多头商品猪和猪仔,一年净赚30多万元。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