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骗贷富豪的骗贷绝技


  评论:英国19世纪现实主义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写道,“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这样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就要上天堂了,我们就要下地狱了。”但陈氏却完美地享受了这“最好的时代”之最好之处,原本该下地狱的人反而升上了天堂,而将“最坏的时代”之最坏之处留给善良的人们品味,这终究会令人极度不爽。

  目前特种纤维涉及的银行贷款总计7.2亿元,“新贷还旧贷”不仅让五四支行成为最早贷款给陈顺利的银行,也成为贷款最多的银行。1.45亿的贷款规模,让光大银行深圳红荔路支行成为仅次于五四支行的债权银行。而陈顺利获取红荔路支行贷款的手法,与之前获得五四支行贷款的手法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特种纤维(0285.HK)停牌后,故事的主角陈顺利如人间蒸发般,踪迹难寻。一位刚从陈顺利的家乡——福建长乐市漳港镇路顶村探访归来的人士告诉记者,陈顺利已经去了加拿大,同去的还有陈顺利的妻子、弟弟、妹夫等一批“走得近”的亲戚。

  陈顺利留下的是一堆巨额债务和诉讼。据统计,在清盘前,特种纤维欠银行贷款7.2亿元,陈顺利以质押股票的形式从证券公司和财务公司获得资金2.81亿元,此外,还有数亿拖欠的各种原材料款、设备款和水电费。

  陈顺利以何种手法获得如此巨额资金?伴随各债权人的一轮密集相关诉讼,真相逐渐显露。

  10亿元债务

  位于福建长乐市的福建顺达涤纶有限公司目前已经被法院查封,据本地人介绍,以前很是热闹的工厂,现在除了几个保安外,已经没有了一个工人。

  尽管各路债权人对陈顺利旗下资产的追索一直没有停止,但收获寥寥。11月4日,福建省华夏拍卖行拍卖大厅,当拍卖师念道“和顺商贸城”后,无人举牌报价,人们对这座仅完成建筑框架的物业,能否达到1700万的参考价心存疑惑,最终流拍。

  记者得到的资料显示,目前特种纤维涉及的银行贷款总计7.2亿元,贷款银行包括:工商银行五四支行(贷款总额2.66亿,房地产抵押)、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贷款总额1.45亿,厂房机器抵押)、农业银行福建省分行(贷款总额2235万,办公楼抵押)、光大银行福州分行(贷款总额1665万,机器设备抵押)、东亚银行厦门分行(贷款总额9387万,机器设备抵押)、中国银行佛山分行(贷款总额3000万,无抵押)、浦东发展银行东门分行(贷款总额2986万元,机器设备抵押)、中信银行香港分行(贷款总额2760万,机器设备抵押)、香港怡泰福银行(883万,机器设备抵押)以及福建省长乐市的数家单位。

  停牌前,陈顺利所持特种纤维的11.96亿股中,有11.61亿股分别抵押给了友邦银行、深创投、利高证券、台证证券(香港)、Tonwell投资、敦沛证券、兴伟联合证券有限公司、La Salle Street Ventures、新鸿基、Top New Finance等9家机构,获得资金2.81亿元。

  相比于有物业抵押的债权人,那些以机器设备和股票为抵押的债权人更显艰难。伴随着特种纤维的停牌和退市,他们手上的这些抵押物,要么日益缩水,要么成废纸一堆。

  相关债权人之前已经开始陆续向法院递交诉状,在记者得到的几份法院判决书和起诉状显示,陈顺利获得这些贷款和资金时,多采用上市公司资产抵押或上市公司担保的方式,在陈顺利“破产”,特种纤维除牌的背景下,这种担保或抵押的保障意义,着实有限。

  根据2004年10月11日的一份清盘资料显示,特种纤维当时共有银行存款7.9万元,厂房机器设备2.1万元,其他资产912元,合计仅有10万余元。

  显然,要完全填补陈顺利的窟窿,几乎是不可能的。

  新贷还旧贷

  9月3日,福建高院在厦门对特种纤维位于福建长乐的物业宏航新城进行拍卖。宏航新城是1996年陈顺利抵押给工商银行福州分行五四支行的,一同抵押的还有部分开发项目用地,此笔交易,陈顺利共获得8500万元贷款。

  这8500万贷款,五四支行当年以三笔短期借款合同(L3520099016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4500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6月至2000年6月;L3520099017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2900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6月至2000年4月;L3520099018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1100万元,借款期限自1999年6月至2000年5月)的形式贷给了和顺(中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顺中国”)。

  然而,一份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这三笔本金共计8500万的贷款,直到约定还款日的4年之后,即2004年6月30日(判决之日),和顺中国仅归还60万元(每笔20万),剩余8440万元和659万元利息分文未付。

  而且,五四支行给陈顺利的贷款远不止8500万。特种纤维停牌之后的五四支行一份起诉状显示,在提供完上述8500万贷款之后,五四支行至少又给陈顺利先后提供过三次贷款。

  首先是在2001年前后,五四支行给和顺中国提供了L3520099059号人民币短期借款合同,借款本金3300万元,到期日为2003年7月30日。

  值得注意的是,在提供这笔贷款时,陈顺利此前的8500万贷款已经到期,但仅仅归还了60万元。

  在此之后,五四支行又给陈顺利提供过两次贷款,2002年9月30日,和顺中国与五四支行签订了编号为2002(五四)工银(短)总字第16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金额3300万元,用途是归还L3520099059合同的借款本金。

  2003年8月29日,和顺中国与五四支行签订了编号为2003(五四)工银(短)总字第13号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借款2800万元,用于归还2002(五四)工银(短)总字第16号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

  显然,后面三笔贷款的目的就是“新贷还旧贷”。但即使是这样,陈顺利依然未将旧贷还清,五四支行的起诉状显示,直到2003年12月,3300万的这笔贷款依然还有500万的本金未还。

  五四支行提供的后三笔贷款,均是在第一批的三笔贷款几乎分文未还的情况下借出。为什么五四支行不在第一批8500万贷款到期后及时追索,申请法院查封抵押物?记者注意到,五四支行的起诉状日期,都是在特种纤维暴跌而被联交所停牌的数月之后。假如特种纤维不被停牌,“新贷还旧贷”的套路是否会不断延续?

  记者向当事人原工商银行福建省分行副总经理陈建兴询问此事,陈告知记者,他已经被调离福州,不在原单位工作,至于以前的事情,不愿再提起。他表示,自己并不是经办人,当时怎么贷的并不清楚,只是后来问题出来了,参与过一些处理。

  不论怎样,最终结果是:“新贷还旧贷”不仅让五四支行成为最早贷款给陈顺利的银行,也成为贷款最多的银行(贷款和信用证垫款总额共计2.66亿)。

  空手套白狼

  在特种纤维停牌近一年后的2004年6月,特种纤维的香港债权人怡泰富财务(香港)有限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迅速发表声明,至2004年3月31日,特种纤维担保广东佛山和顺东利特种纤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顺东利”)所借款项1.45亿元人民币,据此反对怡泰富进行清盘。

  1.45亿的贷款规模,让光大银行深圳红荔路支行成为仅次于五四支行的债权银行。而陈顺利获取红荔路支行贷款的手法,与之前获得五四支行贷款的手法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红荔路支行声明所说的和顺东利,是2002年陈顺利收购的企业。前身是佛山东利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佛山东利”)。2002年6月,佛山东利以8200万元转让给特种纤维和福建长乐顺氏集团,二者分别占62%和38%的股份,并更名为和顺东利特种纤维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佛山东利化纤成立于1994年,总计投资超过5000万美元。转让陈顺利时,佛山东利总资产约为3.5亿,负债2亿多元,净资产在1亿以上。知情人士表示,在转让时,佛山东利的债务全部剥离,陈顺利仅用8200万元的代价换得了高达3.5亿的资产。

  但当时主导佛山东利重组的佛山市工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转让的背景是佛山东利不能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已经出现了“难以为继的经营困境”,而转让给特种纤维,主要出发点是希望能够凭借其香港上市公司的实力让佛山东利经营状况能够根本改善,而且此举同时也可以为地方带来新增投资和新增产值,因为根据收购协议,“甲方(陈顺利)要在佛山投建2万吨无纺布项目。”

  但陈顺利入主佛山东利后,不仅没有增加投资,也没有按约定交付收购款,而是首先取得了中国银行佛山分行3000万元的无抵押贷款,在此之后,陈顺利又将和顺东利一部分资产抵押于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获得8000万元贷款。
  根据约定,陈顺利必须在半年之内付清收购款。然而,即使在获得以上总计1.1亿贷款后,陈顺利依然并没有将所贷的资金偿付收购款,而是以购买原材料或设备的名义将8000万元分四笔转入其妻子杨秀慧及其他关联公司名下。知情人士表示,所谓的原材料和设备从未送到佛山的工厂。

  截至2003年8月,和顺东利仅仅只支付了3116万元,仍然拖欠6000多万元的资产转让款未付。无奈之下,佛山东利将和顺东利告上了法庭,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于当年8月发出了民事调解书,表示“和顺东利必须尽快支付佛山东利6389万元(含利息)的收购款,否则佛山东利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有权申请收回该公司资产”。

  于是,此前曾贷款8000万元给和顺东利的光大银行深圳分行红荔路支行面临尴尬:如果强制执行,曾经被作为贷款抵押的和顺东利的资产将被强制收回,此前8000万元的贷款自然打了水漂,要么是“放水养鱼”,再给和顺东利追加贷款,以偿还收购款。

  最后的选择是后者。8月25日,福建长乐顺氏集团又以所持和顺东利股权抵押担保,从红荔路支行再次获得6500万元贷款。相关人士表示,之前红荔路支行提供的8000万元贷款是以和顺东利资产作为担保,而此次贷款,是以拥有和顺东利资产的公司股权作为担保,属于资产重复抵押。

  至此,陈顺利在8200万元收购款大半未付的情况下,已累计获得了1.75亿元贷款,而这些贷款中,除了归还佛山东利的收购款,其余的,据知情人介绍,大多被陈顺利以购买原材料或设备的名义转到了其他关联企业。

  记者了解到,早在中国银行佛山分行发放3000万元无抵押贷款的时候,香港廖绮云律师事务所受当事人(一特种纤维股票承押人)委托,曾经以挂号律师信以及电话、传真的方式给中行佛山分行的负责人发出了风险警告,表示特种纤维可能出现严重的财务和控股权转移的问题,但此举并未对银行发放贷款产生影响。

  和顺东利前董事长郝玉萍表示自己是陈顺利收购之后才被聘请来的,很多情况都不了解。她说,被聘请过来没多久,和顺东利就因为欠光大银行的贷款而被法院查封了,“现在封了都已经有一年多了,工厂早停产了,所有人几乎都离开了”。

  时至今日,债权人红荔路支行和中行佛山分行的贷款回收依然难有进展。红荔路支行客户经理部副经理秦晓群说,陈顺利贷款的后续事宜已经移交到该行资产保障部处理,至于进一步的情况则不愿细谈,而中行佛山分行的3000万元无抵押贷款,在目前的形势下,回收更是渺茫。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