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得意馆”加盟骗局调查


  
  2004年8月11日,记者在上海浦东某住宅小区会所里所见到了“得意馆”加盟骗局的受骗者。
  他们大都是上海本地市民,受害群体总数大约120多名,那天适值台风“云娜”逼近上海,黑沉沉的云团堆在天边,让现场的气氛非常压抑。
  受骗过程各异
  8月11日下午4点,记者按照约定,准时来到浦东某住宅小区会所,并被引入一间小会议室里。
  只见此时会议桌边已经坐了七八个人,差不多是男女各占一半,年龄从30岁出头的到50多岁的都有。
  来自河南郑州的张女士率先诉说了她的遭遇:为了陪女儿在上海读书,想找一份稳妥的投资项目养家糊口,挣一点学费。她加盟“得意馆”完全是因为信了它打的“4050”项目的旗号,万万没料到它实际是个超级大骗子。
  方先生代表他哥哥出面向“得意馆”盟主索讨加盟款历时已近一年。他们从2002年11月加盟“得意馆”以来,公司答应提供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始终没有到位。去年4月,方先生按照公司当时有关可以随时退出加盟的承诺,按规定程序提出退出加盟的书面申请,但遭到对方百般拖延,如今设备已经送还,但加盟金一分未退。
  翁女士和丈夫都是国有企业职工,当初考察项目是对“得意馆”并不认可,但还是被业务员连哄带骗地拖了进去。而在要求退还加盟费的过程中受尽推委,最终仍然没来得及追回他们通过房屋抵押贷款付出去的那16.88万元。
  50多岁的谈先生在叙述他的受骗经过时,脉络特别清晰。而他对“得意馆”加盟项目的考察可谓慎之又慎,不仅仔细比较不同项目的优劣,而且实地考察多个“样板店”,反复斟酌经营模式,并在合同中进一步强调了“自由退出”的约定。然而,他最终却架不住骗子“人间蒸发”,落得血本无归。
  他说:“我啥风险都考虑了,没想到还是被骗了”。
  谈到受骗的原因,谈先生感慨良多,他说:“不是我们愚蠢,而是敌人太狡猾了。这个诈骗团伙与普通的不同。人们以前所知道的骗子,通常以各种骗术为掩护,以在短期内达到其行骗的目的。而‘得意馆’骗局的设计者显然有一个长期的计划,他们先以合法规范经营的企业形象立足社会,然后打入4050工程,骗得政府和全社会的信任,最终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从“得意馆”盟主在上海的运作周期来看,谈先生说的这种可能性并不能排除。 “得意馆”盟主自2001年8月进入上海,到不久前的崩溃,前后延续长达三年,而其最初时的经营活动还真的难以看出漏洞。
  而“得意馆”盟主之所以能得到如此众多的加盟者的信任,除了自身的“气势”很大外,非常重要的是它通过了上海市“4050工程”的测评,成功地以政府信用为自身担了“保”。
  8月10日,记者曾就“得意馆”作为上海市4050创业项目是否经过审核等问题采访负责“得意馆”项目测评的上海万嘉经济信息有限公司,万嘉公司有关负责人称,2002年12月底他们对该项目测评时并未发现有何异样,有关企业资质、市场需求和项目可操作性等指标的测评结果都合格。他还说,“项目本身是好项目”,从当时已有的60多个加盟店情况来看,经营情况都不错。而万嘉公司代理培训发展的12家加盟店至今情况仍属正常。
  记者要求查阅当时有关“得意馆”项目的测评报告,遭到了这位负责人的拒绝。记者继而要求他提供万嘉公司培训发展的那12家加盟店的地址,这位负责人只透露了位于金桥、张江的两家,其他的则不再推荐。
  至于怎样看待“得意馆”盟主今天的“蜕变”,万嘉公司负责人则认为人也会变坏,何况企业。不过他指出早在今年3月,万嘉公司已经发现其问题,并将“得意馆”项目从有关4050创业项目展示的网页中撤了下来。
  记者后来也从有关渠道看到,由万嘉公司发给得意馆”盟主的一份关于《得意馆咖啡吧项目暂缓招募的通知》,《通知》中称:“由于项目设计方案作了多次调整,在本项目推介中已引起众多创业者的投诉,对此,我评估公司决定对贵项目的推荐方案作重新评估,在评估期间暂缓本项目的宣传推介,望请贵公司即日起停止以‘4050’创业项目的名义进行招募加盟,并妥善处理已发生的纠纷……”
  但事实上,直到案发前几天, “得意馆”盟主仍然在使用“4050工程”的名义招揽加盟者,并未受到任何处理。由此,这伙骗子又整整实施了4个月骗局。
  盟主是声名狼藉的“僖”系企业
  据不少知道加盟者说,这其实是一家企业,背后是同一个台湾老板。
  记者从互联网上查到上海僖加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的主页,发现上述三家公司果然同时现身其中,在“公司概况与产品”一栏里,没有两家食品机械公司的介绍,而只有僖加餐饮公司的情况。
  在另一张介绍“得意馆”加盟项目的网页中,记者看到“僖加”企业名称的后面紧跟着用括号括起来的“僖太”字样,其表示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即两家企业实为一家。
  8月12日,记者来到上海市工商局注册大厅查询僖太、僖加两家公司对外公开的登记情况,但没有找到上海僖加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僖太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的登记记录,倒是有一家上海僖太食品机械有限公司分公司可以查到,其注册地点在光复路757号7楼,负责人为昌学文。登记情况比较完整的是上海僖加食品机械有限公司,于2001年8月20日设立,注册地点也是在光复路757号7楼,由陆鼎新和陆爽两个投资自然人出资,注册资金50万元,其法人代表为钟海丰。
  为什么只有僖太公司分公司,而找不到其总公司的记录,工作人员一时也难以下结论。他说,正常情况下没有总公司是不能注册分公司的,出现目前情况可能是因为总公司已经更名,而分公司尚未及时变更名称。
  记者本想查询上述公司包括出资人、法人代表和企业名称等的变更情况,但工作人员明确告知,一般人不具备查询这些内容所应有的特殊权限,只得作罢。
  从已经查到的企业登记信息看,以往媒体报道中称“僖太”、“僖加”为台资企业的提法,严格说来是不准确的,因为据僖加食品机械有限公司的出资人情况来看,其显然属于一般的民营企业。
  那么一家企业为什么要使用两个企业字号来面对世人呢?据有关经济管理人士分析,这可能便于企业“灵活”做账,或是为企业日后的变化发展埋下伏笔。
  据记者掌握的资料,“僖”系集团在台湾企业界的名声可用狼籍来形容。台湾一些专门记录黑心企业的网站都将该集团旗下企业登上了黑名单,这些企业的字号大都是“僖”字头的,其中就有“僖太”企业。再稍加比较,原来许多加盟者在上海僖太公司所见整齐的“鼓掌”、奇特的“早操”等等,与台湾僖太企业员工的训练方式完全一样!
  据有关资料显示,该企业集团于1997年设立于台湾台北县板桥市,以经营咖啡辅料及相关设备为主。2001年进入上海发展中国大陆连锁加盟市场,先后在上海、南京、宁波、杭州、福州、广州、青岛、大连等设立公司,从事咖啡机销售、得意馆咖啡吧等项目的连锁加盟活动。这些企业的经营内容和经营方式如出一辙,均以低投入、高汇报引诱投资者加盟,以达到其快速敛财的目的。
  早在今年4月和7月,杭州《每日商报》就连续两次刊登长篇报道,揭露杭州僖森贸易有限公司“咖啡机三角经营模式”的欺骗性。
  今年8月以来,随着上海僖太、僖加两企业的“突然死亡”,120多名加盟者不仅创业致富的梦想成为泡影,那数以千万元的加盟费更是石沉大海,渺无希望。另据有关人士透露,前不久大连、青岛等城市也已有不少投资者将当地“僖”字头企业以诈骗行为向警方报案。
  日前,记者按照有关企业的联系方式,分别向广州、福州、南京、重庆等“僖”字头企业拨打电话,发现其中的大部分企业已经撤掉了原有的电话号码,另一些企业则始终无人接听。
  根据上述情况可以推断,“得意系”企业在中国大陆的崩盘已经开始,记者在此提醒广大投资者应引起高度重视。
  “僖”系公司诈骗四步骤:
  1.以低投入、高回报诱人入伙
  利用大型创业项目展示会,打着4050的旗号宣传其加盟项目。其加盟方式通常为两种:一是委托经营,即只要交12万元给僖加公司,由它来安排经营,加盟者每月能获5000元“回报”,第三年起每月获“回报”3000元。只需交钱,不用劳作,两年即可收回成本,还净赚一套设备;二是自行经营,即加盟者缴纳加盟金后获得一整套机器设备,由公司提供选址、培训、开业奖励、初期员工工资支持、设备免费维修等服务,公司承诺加盟者在短期内盈利,否则可以自由退出加盟,全额退款。
  据记者了解,“僖”系企业采用业务员高额回扣的激励措施,一般的业务员拉到一位加盟者,几乎可稳稳提成1万元以上,此举也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业务员不负责任地胡乱宣传,只求骗得加盟者掏钱。
  2.利用选址环节拖延开店
  无论委托经营还是自行经营,加盟者一旦付出加盟金后,店址的选择便极其困难,很少有加盟者能在三个月内开出咖啡店的。业务员提供给你选择的地方,要么太高档,租金让你无法承受,要么特别偏远,根本就没有客源。而在你绝望的时候,他又会拿出一个非常理想的地方请你看,但一旦你决定在此开店时,事情又总是因为某种原因变卦。当你急着要求找一个地址定下来时,业务员还会以中介等名义向你另外收取8千至1万元的好处费。
  3.对坚持退出加盟者故意回避、推托和拖延
  当加盟者坚决表示要退出加盟时,有关业务员会突然消失或借故回避;加盟者即使找到当时帮助办理缴费手续的业务员,后者也会以上司不在、会计病假、老板出差等等理由让你不断地等待。
  4.对突破阻碍、坚决要求退出者则以退款协议挡之
  加盟者在终于见到主管退款事宜的部门负责人或公司老板时,他还将面临最后一道专门对付“退出”的障碍:退款协议。该协议规定退款必须在加盟者自正式加盟之日起满三个月后才能实施,退款协议通常约定分三阶段归还加盟者全部加盟金。而事实上不少加盟者从提出退出加盟要求开始,整整拖了一年多时间也仍然分文未得。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