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农村致富—大泽山的葡萄 价高


          2007年9月,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葡萄开始上市了,最先采摘的是这种叫做玫瑰香的品种。虽然是最普通规格的葡萄,但是一上市就达到了六块多钱一公斤,这样的价格让当地的种植户等待了两年。
  大泽山葡萄 山东省平度市大泽山镇有着上百年的葡萄种植历史,因为葡萄都种在大泽山的南面,光照时间长,昼夜温差大,让这里的葡萄具有味道香,糖度高的特点,所以葡萄的价格也总是比周边其他地方的葡萄高一些,这也让当地葡萄种植户们沾沾自喜。
  葡萄种植户谭森:“不愁卖,供不应求,都抢。”
  昌云军好研究葡萄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因为他的葡萄糖度高、品种多,一直都是抢手货。可2004年,他满园的葡萄却无人问津了。
  葡萄种植户昌云军:“好多人都说大择山的葡萄不好吃了,我们这边过来的人也少了。”
  大泽山葡萄口感香甜,水分适中,在山东的水果市场上很出名。按理说,这样的葡萄应该很多人来买才是。可像这种没人买葡萄的情况,昌云军还是头一次碰到,这让他头疼不已。都说大泽山葡萄不好吃了,可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葡萄种植户昌云军:“以前好像就是没有商品意识,反正卖的价格都不是太高,也没拉开档次,只要产品高一点,品质差一点,就凑合着卖了。”
  原来,恰恰因为当地的葡萄总是供不应求,甚至连周围的葡萄也跟着沾光,这让当地的部分种植户干脆在疏果时期多留了一点。提高了种植密度的葡萄因为不能吸收充足空气和光照,色泽和糖度就都降低了,失去了原本的特色。大泽山葡萄质量下降的消息却很快传播了出去,当年葡萄的售价就比往常下跌了将近一块钱,像昌云军这样的种植户也跟着遭了殃。
  葡萄种植户昌云军:“当时分零售和批发,批发价格在一块五到两块钱上,我们就不赚钱,就得赔钱。如果卖到两块三块还差不多,他们的葡萄如果卖一块多点儿的话,还有点利润。”
  按照当时的售价,疏果密度高的种植户是多少有一点利润空间的,但是疏果密度低了就不一样了,因为葡萄亩产量低,成本就跟着提高,在同样的售价下就会面临着亏本。
  受到影响的昌云军开始四处游说,希望其他种植户也和他一样减少葡萄的亩产量,提高葡萄的售价。可这并不容易,高产量就等于高效益的观念在种植户的心里根深蒂固。只要产量高,葡萄好赖都能卖也成了一种侥幸的心理。
  记者:“为什么下不去手啊?”
  葡萄种植户王增春:“就想留的多增产,一开始都说这里的葡萄好,就都能卖掉。”
  在王增春的算盘里,少留一穗葡萄就等于少赚一穗的钱,可昌云军却并不这么想。
  葡萄种植户昌云军:“产一千斤和产两千斤最后的产值不一定谁高。两千斤两块钱一斤的话,四千块钱。如果产一千斤八块钱一斤或者六块钱一斤我们每亩地的效益,比这个高。”
  每年春天,当葡萄芽长到大约20公分开始吐穗的时候,就是葡萄的疏果期了,这是控制葡萄密度的关键时期。根据葡萄藤的长势,一根葡萄藤只能留下一个葡萄穗,这样,每亩地只能留下大约三分之一的葡萄穗。
  葡萄种植户昌云军:“这一颗葡萄就是当时疏果的时候,留得太多了。留得太多了你看,现在都这样,都坏了。它的就要没有价值了,你看这么多葡萄,实际卖不出钱的。你看这个葡萄是15穗,如果当时留在5穗左右,那葡萄就长的很好了。留这么多,实际上还不如一穗葡萄的钱。”
  思想工作做不通,昌云军索性先从邻居开始入手。王性英的葡萄园就在昌云军葡萄园的旁边,自然也是昌云军的重点游说对象。王性英自家的葡萄种的密度很大,而且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困扰着她。
  种葡萄种植户王性英:“价钱能便宜两三毛钱,但是客户一尝这个糖度达不到这个要求,以后就不来买你的了。”
  尽管低价格尚能赚钱,但客户来过一次就不再来了,这对于王性英来说才是潜在的损失。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昌云军的说法给了她一丝希望。
  种葡萄种植户王性英:“不舍得,很心疼。不过不剪的话,质量上不去,所以说狠狠心剪下去,以后质量上去了,糖度达到了,客户才买咱的葡萄。”
  就这样,大泽山镇的葡萄种植户在到底是该留多还是留少的争议中过了一年,没有改变模式的种植户照常卖葡萄,似乎昌云军的努力没见到什么效果。
  转眼到了2006年,一个水果销售公司刚一进驻大泽山镇,经理官同宙就找上了昌云军。
  水果经销商官同宙:“选最好的葡萄,一个是有一种散穗,糖度高,光照比较好,颜色也比较好,大部分选这样的进超市。”
  官同宙的销售公司主要针对的是超市,因为超市对于水果的准入有着非常严格的标准,像昌云军这样低密度种出来的葡萄就成了官同宙的首选。
  水果经销商官同宙:“我们卡的很紧,一个要达到一定的糖度。”
  记者:“一定的糖度是什么?”
  水果经销商官同宙:“就是18度以上,18度到22度以内,这个是最适合人们生吃,口感比较好。”
  有了针对超市的另一条销路,这些种植密度合理,品质好的葡萄也就不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了。像王性英这样的种植户经过了两年的调整,总算是得到了不错的收益。
  种葡萄种植户王性英:“效果比较好,留一枝产量低一点,但是品质好,糖度高,价格还高。”
  水果经销商官同宙:“一公斤我们就在18块钱,这个许多市民,包括济南市民,这一块销量比较大。”
  有了售价上最直观的对比,大泽山镇的葡萄种植户自己也算明白了这笔帐。在疏果期每亩葡萄留下大约3000斤的产量,价格至少在4元钱以上,这样一亩就能卖出12000元,而葡萄一旦留多了,达不到它应有的口感,不仅价格缩水,甚至还会出现没人购买的局面。
  葡萄种植户王增春:“就是这个葡萄留的多了。”
  记者:“留多了,卖不掉了吗?”
  葡萄种植户王增春:“它这个葡萄留下多了,就不好了,坏了,要是留的少点就好了。”
  葡萄种植户昌云军:“一般来说现在要求高质量的品质,就得控制在3000斤左右,以前我们好多人不知道,觉得产量很高,5000斤8000斤,个别超过1万斤,不行了。”
  当初面对自家的葡萄还下不去手的王增春现在也开始准备在明年春季精减葡萄的数量了。
  2007年9月1号,记者采访的时候,正赶上当地召开葡萄节。每年到这个时候,当地的种植户们都会趁着葡萄节的热闹劲儿,在游客来往的路上销售葡萄,也已经成了一种惯例。
  记者:“你买了多少?”
  顾客:“买了十几盒吧,单独听说这里的葡萄好吃。”
  现在,大泽山镇的葡萄种植面积达到了3万亩,有300多个品种,有了统一的种植管理方式,大泽山镇的葡萄价格也已经比去年翻了一番。葡萄之乡大泽山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