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中国职业经理人为何屡遭“滑铁卢”


中国职业经理人在老板手下干得都不长,合作不久,从一见钟情到互相猜疑,再到不欢而散,最后跟老板分道扬镳,这已成为国内职业经理人面对的三步曲。
有人说中国职业经理人在呈颓势,或精神压抑,或勒令下课,或蜕化变异,个中原因复杂。
资本的浮躁
资本与生俱来的本质是追逐利润的
最大化,职业经理人逃脱不了资本的驱使和挤压,他们“落马”的悲剧是资本意志的必然结果。资本的压力成为职业经理人最难熬的“炼炉”。职业经理人虽然美其名曰执行官,其实是高级打工者。资本不但要求利润最大化,而且要求人格扭曲最大化。在职业经理人的世界里,公司业务的增长永远是第一位的追求。
市场会原谅职业经理人一次或两次,但事不过三。干得不好,即使是已经干了十几年的“老马”和有功之臣,也得“下马”走人,谁也改变不了资本的意志。
雅虎CEO迪姆·库格对此感触颇深。尽管他曾与杨致远等人一起,缔造了雅虎帝国的神话,但当雅虎陷入低谷而迪姆·库格又无力推动雅虎走出困境的时候,以杨致远为首的董事会仍然毫不犹豫地请他出局。
李东生当初看中的是吴士宏在IT领域的“符号”作用,希望凭此打造TCL的光芒形象,为上市铺好路。但当IT遭遇寒冬,国际资本对其慎而又慎时,其符号作用自然也就随“IT大盘指数”的下挫而日益缩水了。可以说,是资本青睐了吴士宏,也是资本把吴士宏踢出了局。
诚信的堕落
诚信是市场经济的一大人文因素,但我们这个社会却缺乏诚信。一方面,整个社会从上至下的焦急不安的浮躁心态、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急功近利的短视行为,更为明显地表现在这一代中国职业经理人身上,导致企业成为短期利益的奴隶。
缺乏诚信,缺乏长远的市场承诺,对于许多中国企业而言,其脆弱已不是富不过几代的问题,大厦将倾往往发生在飘忽瞬间。
北京曾有一家颇具背景的保健品公司,其市场诉求反复不定。按其职业经理人的话说:“保健品哪里有做长线的,做三两年就行了。!www.163164.com
一位经济评论家把他的话“翻译”成:赚钱哪有长期赚的,赚两三年就够了;骗人哪有长期骗的,骗两三年就行了。真是入木三分的绝妙讽刺!如此缺乏诚信的职业经理人只能是昙花一现,过眼云烟。
另一方面,职业经理人面对最多的诚信危机当推劳资冲突。例如,广东某著名热水器企业几年前走了一大批职业经理人,原因是该企业的销量猛增,但老板承诺的重奖政策却舍不得兑现,而且还要削减员工的基本工资;两位离开广东的著名女人事经理对记者坦言离职原因是老板要她们削减员工工资,而她们不愿这样做,其中一位对记者说:“从香港来的职业经理人的工资高得离谱,而本土员工的工资还要一减再减,这太不公平了!!www.163164.com
劳资冲突中最大量发生的事就是“老板失信于员工”,而不是“员工失信于老板”,作为一般员工与老板之间的联结纽带,职业经理人扮演的角色就很重要,如果对老板“诚信”,往往成为违法乱纪的帮凶,丧失了一个普通公民的准则。如果对员工诚信,带领员工罢工或对抗老板,又会被老板认为是“叛徒”。职业经理人在两难的夹缝中生存,不闹一身病还真怪呢!www.164.com
危机的转嫁
在企业经营出现危机时,尽管职业经理人并不该为所有的工作失误负责,但更换企业的职业经理人特别是CEO往往是一个比较简单而且有效的办法。这种时候CEO的处境同带领球队比赛失利的主教练一样,对高层进行调整总比清理整个队伍容易。
在经济环境不利时,CEO们自然成为“替罪羊”;在经济情况好的时候,CEO们在保持企业业绩增长的压力下,也很容易成为牺牲品而最终走人。
纵观职业经理人卷起铺盖走人的事实,90%以上是企业遇到危机之时,老板们大难当头,临场换将,原有的职业经理人首当其冲地成了被清理的对象。
当微软中国的“巨无霸”的公众形象受到中国人的厌恶和抵制、微软中国在2001年中国政府软件采购中连一勺清汤都未分到后,过分跋扈和张扬的高耀群就成了微软手中的一块抹布,被毫不留情地抛弃,以亲和力、感召力较强的唐骏取而代之。
认知的缺失
中国职业经理人不仅在企业重大战略决策方面难有作为,即使是在其自身的管理领域也缺乏相应的话语权,因而就有了职业经理人于企业的“家臣”与家奴”之说。
号称中国职业经理第一人的姚吉庆在华帝的浮沉就是一个绝佳的例证。7位老板为了彼此间权力与利益的平衡将他推向前台,而当老板们新的权、利平衡达成时,他就不得不被架空乃至于黯然离去。
痛定思痛,姚吉庆复出威莱国际,对于资方的股权要求更为直接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对资本增值的分享欲望,而是为了取得决策的话语权,其背后的潜台词是为了更好的自我保护。沦落到如此地步,实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
有媒体把38岁的清华博士后赵勇比作“十月少帅”,因为在长虹集团及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他只干了10个月时间。
舆论认为,赵勇与集团公司董事长倪润峰在经营思路上迥异,倪强调规模和份额,而赵偏爱谈利润和效益。也有人认为,赵勇退出,仍在于倪的“强人”色彩在长虹太过强势,把长虹从一家大山里的军工企业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现代化家电巨头,倪润峰具有绝对的话语权,一旦思路产生不可调和的差异,赵勇的出局也就成了必然。
法制的疏漏
时下,中国职业经理人的法制环境虽不算糟糕,也不太理想。西方职业经理制是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法制机制比较完备的环境下运作的,职业经理人同货币出资人之间的契约关系比较牢固,一方违约,承担的违约责任有时会达到家破人亡的险境,所以货币出资人不随意违约辞退经理人,职业经理人也不轻言跳槽。
而我们眼下的法制环境则不尽如人意,现在还没有具体法律条款来规范职业经理人同货币出资人之间的雇佣关系。职业经理人同雇主之间的恩恩怨怨很难诉诸法律,对簿公堂,只是旷日持久的口水仗。另一方面,并不是西方的职业经理比我们高明多少,他们成功很大的原因缘自社会机制的完善,或者说有一个良好的市场与法制环境。在这种有序的环境下,企业的经营行为得到相对可预测以及可控制的保障。
而在我国,因为体制以及发展的限制,企业外部的生存环境具有很大的随机性,导致一切的难以预测与把握,因而中国的企业必须具备能够在外部及内部强权控制的人物,于是,海尔不能没有张瑞敏,TCL不能没有李东生。
媒体的炒作
成也肖何,败也肖何!媒体见风使舵,“造星”在先,“揭丑”在后。一些不负责任的媒体热炒职业经理人的新闻,职业经理人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媒体的炒作加速了职业经理人被捧杀的命运的提前到来。
特别是当初应对家族企业“子承父业”的人事安排,“职业经理人”这一名词新鲜出炉,媒体爆炒,一时好评如潮,众口争“聘”职业经理人,似乎只有职业经理人才能继续家族企业昔日的光辉。然而方太、格兰仕等家族企业的太子军们气宇轩昂地披挂上阵,从父辈手中接过帅印,把企业打造得更加红火,以骄人的业绩挑战职业经理人的神话后,媒体又见风使舵,向职业经理人大泼污水。
被称为“中国职业经理人第一案”的王惟尊事件,先后吸引了全国范围内主流媒体的详细报道,然而许多知名的主流媒体彼此之间完全对立的立场与观点只能说明国内媒体对资本与职业经理人关系认知的极其混乱。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