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有钱没闲的富人生活


有一种说法:培养一门贵族,需要连续三代以上都是富人。按照这种说法,自新中国诞生以来,还没有真正的贵族产生。
  事实上,由于对私有经济的过分干预,中国在建国30多年后,还基本上没有富人。即使有,也因经济政策的反复无常以及诸多其他原因,而难逃“富不过两代”的厄运。
  当前,中国自改革开放后出现的富人阶层已经形成,他们的子女也长大成人。这些富人子弟,是新中国第一代天然继承大量财产、天然拥有好的教育背景和工作背景的人。
  他们的财富得益于中国新的经济制度,他们能否健康成长,首先将仰仗中国经济制度的可持续性和中国的私产保护制度。
  余进华跟着父亲余阿寿出海贩鱼。深夜,海上突起风浪,船舱进水,他们随时有可能命丧大海。父亲一声不吭地弯下腰,沉着地将积水一勺勺往外舀。瞬时,余进华也忘记了恐惧,蹲下身,用小碗与父亲一道往船外不停地舀水……天亮了,父子俩漂到了一个无名小岛,从急风大浪中死里逃生。 
此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那时候,余进华13岁。
  20多年后,浙江省温州市经济开发区,明亮的吉尔达鞋业公司总部大楼内,在浙江财经学院一群好奇的学生追问下,已近不惑、承继了父亲事业、并且发展到上亿身家的余进华,回忆起这段经历仍然感慨不已。他始终记得父亲面临生死关头时的那种镇定
这种精神一直激励着他。 
 守成:富二代的首要任务 此时的余阿寿是董事长,余进华是总经理。单从外表上看,父子俩很相像,只是父亲更加轻松倜傥,而正当盛年的儿子,却总是严肃的表情。 
 父子二人都有过被单位开除的经历。五六十年代,余阿寿就偷偷在家制作皮鞋,一天做两双,一双挣4角,结果被人揭发为走资本主义道路,被单位开除。
 儿子余进华为了继承他的事业,先是办了停薪留职。到1992年,单位对他下了最后通牒,“我已经做了那么大的生意了,居然还叫我回去上班”,余进华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结果,余进也华顺理成章地被工厂开除了。一心致富的父子二代都没有能够保住自己的公职。
 余进华认为父亲当初为吃饱饭而挣扎的苦楚,是他无法完全领略到的。其父余阿寿十岁就去卖水果、卖柴禾、卖草药、卖草纸,12岁当学徒,学习做皮鞋,曾有过两天只喝了点冷水充饥的经历,也有大雪纷飞,回不了家,冻得浑身哆嗦,央求农家钻进院子稻草堆里取暖过夜的狼狈。后来还是凭借老手艺,逐步办起了鞋厂,才彻底远离了贫困。作为温州制鞋业的元老,余阿寿被人称作“皮鞋寿”,成为改革开放后先富起来的第一代。
 1993年,29岁的余进华正式从余阿寿手里把工厂接过来。当时员工200人左右,租的厂房800平方米,资产数百万元,他由此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富二代”。
 10年后,企业员工发展到2500人,自建的新厂房50000多平方米,资产3.85亿元。为了淡化家族企业色彩,余进华除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在公司内主管生产与外贸外,其他营销、财务、人力资源等重要岗位全部聘用了职业经理人,付出的最高年薪曾经达到80万元。
如今,走进余家企业的大楼,除了大堂里还供奉着财神外,是一派现代公司的景象。清一色的电脑联网,每年花费上百万元对员工进行培训,包括送员工到上海念MBA,请策划大师来做专题讲座。余进华本人则在宁波台湾健翔管理学院念EMBA。
 余进华同时还是浙江省政协委员、温州市人大代表,但他并不打算走向官场,觉得能够参政议政,已经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不过,他仍然在公司里设置专职的党委书记职位,其公司内的党员数量迅速增长。他还担任了公司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督导,并身体力行,只要了一个孩子。
 有钱没闲的富人生活,公司从一代传入二代,无论是经营手法还是个人作风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此,已经退居二线的余阿寿十分宽容,身为董事长的他并不干涉儿子的决策。只要求儿子,有重大的事情要让他知道。如今,卸下重担的余阿寿每日都去跳两次交谊舞,而且在某次比赛中获得了华东地区拉丁舞第三名的成绩,已经七旬的他,身体比10多年前退休的时候还好。
  “父亲算是跳出火坑了。”余进华指着桌上铺满的待审批的文件自嘲,“等有一天这些文件越来越少了,才说明我真正做到成功了。”不像父亲那么潇洒,余进华甚至没有时间锻炼。他的时间分成了三部分,三分之一在温州,三分之一在国内其他地方,三分之一在国外,除了工作,还是工作。
 承继了富贵的余进华看起来风格并不奢华,偌大的总经理办公室并无任何豪华装备,除了宝贝儿子的照片,最醒目的是堆在办公室里的高高一摞鞋盒。住的当然是别墅,车也有奔驰和宝马,但除此之外,他几乎没有太多奢侈的花费。他的衣服都是自己买,他得意地告诉记者,刚买了一条160元的裤子,别人都看不出价格多少。除了应酬,余进华在吃上并不讲究,他在公司食堂有专门的厨师,与妹妹、妹夫一起,一天伙食费标准是100元。有时突然到公司,厨师没有准备,他就吩咐下碗面条,或者看冰箱里有什么菜,随便做个炒饭。 
 余进华说,命运就是这么走过来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这种金钱观念也适用于他15岁的儿子。余进华的儿子在温州一个重点学校念书,一般早上花10块钱打车到学校,下午则自己走40多分钟的路回家。每天的零用钱控制在5块钱左右,回来还要报账。中午和同学们一道在学校食堂吃饭。一次,儿子因为人太多,不想排队了,到外面花几十块钱吃了一顿麦当劳,结果遭到了父亲的批评。余进华常常教育儿子,在爷爷余阿寿的年代,浪费粮食绝对是要挨耳光的。
  不过,除了在经济上格外让孩子知道俭省外,余进华并没有对儿子做任何定向的培养,他不确定儿子将来是否会接他的班。余进华说,当年父亲选择自己接班,是因为当时民营企业发展的特殊性所决定的。而民营企业发展得越大,选择接班方式差异性就越大,不一定非要子承父业。此时的余进华已经是出色的富人。当父亲老去,他在继续……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