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湖里有贼


        鄂南湖区有一种很小的渔船,比家用的洗澡盆子大不了多少,渔村的人把它叫做划盆。这种划盆只需一个人操作,在湖里下网起钓,倒也灵便。老韩就是靠这种划盆在湖里打鱼摸虾,维持家庭的基本生活,还供儿子小波读完了高中呢!
  你别说,他儿子还真争气,一下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得知小波上了头榜,老韩偏偏乐不起来,他一个劲儿埋怨儿子说:“波儿呀,我早就对你说过,随便考所学校算了,你硬要考那么有名的学校干啥?我听人说,学校越好学费越贵,咱念不起啊!”小波知道家里的难处,自从母亲去世后,家里的担子全压在老爸身上,就安慰老爸说:“您别着急,离上学报名还有好些日子呢,我可以外出打工,一来挣点学费,二来也正好锻炼锻炼自己。” 老韩心痛儿子年少骨头嫩,哪会同意呢!他瞪了儿子一眼,说:“你给我老实在家呆着,既然考取了,这书就得读啊!老爸我再没能耐,也要给你凑齐这笔学费!”
  从此以后,老韩可是没日没夜地泡在湖里啦,打的鱼虽然比以往多了些,人却瘦了不少。
  这天晚上,老韩正准备下湖,见儿子小波跟在屁股后面,就问:“你跟着干啥?”小波说:“邻家驼子叔说,湖里这些天闹贼,他家网箱养的鱼被人偷过,听说我晚上挺警醒的,就叫我跟他一起守夜,其实,也就是在湖边哨棚里睡睡觉,有啥动静及时叫醒他。”
  老韩站住了,说:“你别听驼子叔疑神疑鬼的,哪来那么多贼?我天天在湖里打鱼,咋没看见呢?”小波说:“老爸你别不信,驼子叔是老实人,从不撒谎的,要不是真有这回事,他犯得着每晚多出两块钱吗?”
  “他多出两块钱干啥?”
  “给我发夜班补助啊!”
  “嘿,还真有他的!”老韩顿了顿,不由骂道,“如今这些个贼也真混账,偏拣老实人欺侮,将来肯定不得好死!我要是遇着了,决不轻饶他们!”又对小波说,“你小孩子就别掺和这些事,要是真有贼,你也抓不着,倒不如让我下完了网到驼子叔哨棚里去睡,一来帮他放个哨,二来也好看守自己的渔网。”
  小波说:“老爸你别太累了,下完了网您还是回家休息去吧,我答应了帮驼子叔守夜,咋能让您来顶替呢?就算我抓不着贼,帮忙叫一叫,吓唬吓唬小偷也好啊!再说,您不让我外出打工,在家乡做这点事练练胆子咋不行呢?”小波到底是“准大学生”,老韩还真辩不过他,便说:“你去了也是白去,没听人说‘贼去不回头’?哪有那样傻的贼,偷了一次还会再去偷呢?”
  果不其然,小波守了几晚,还真的没见到贼的踪影。老爸嘲笑小波说:“咋样,贼毛儿也没见着吧?依我看啦,八成是你驼子叔胆小怕鬼,愣要把你拖去做做伴!没听说有部电影叫《天下无贼》吗?再说,就是有贼,也偷不到咱这穷山穷水的地方来啊!”小波说:“没贼不是更好吗?反正啦,驼子叔愿意出那两块钱,我呢,也落得在那空气新鲜的河边睡个安稳觉,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老爸您就甭操这份心啦!”老韩想想也是,便懒得管他了。
  转眼又过去了好几天,这晚,天色特暗,夜空只有几粒微弱的星星,小波又要去哨棚守夜,临走,老韩特地沏了一大杯姜茶,递给他说:“湖边水冷风凉,记着晚上喝几口姜茶,御御寒暖暖胃。”小波紧了一下杯盖,他想留到夜深的时候喝几口,让自己提提精神,因为他听驼子叔说,偷鱼贼最喜欢深更半夜出动。
  驼子叔见小波带来一大杯姜茶,乐呵呵地一把夺了过去:“你小子咋知道我晚上吃多了咸鱼?我正口渴得紧,这下可好,有你这杯姜茶,咱就渴不着了!”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拧开茶盖,仰起脖子直咕噜,一口气干掉了多半。小波也不好说啥,索性把剩余的姜茶也全留给他了。
  过了会儿,驼子叔便呼呼睡去。小波就着半支蜡烛看了一阵书,蜡烛灭了,人却睡不着,眼睁睁地看着黑蒙蒙的湖面。突然,他听到一阵鱼儿拍水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特别响,不像鱼儿平时的拨剌声!直觉告诉他:有人偷鱼!
  他一激灵,正准备喊叫,又怕惊跑了偷鱼贼,你别说,他还真想亲手抓一回贼呢!可是,仅凭自己的力量行吗?于是,他轻轻地推了推躺在身边的驼子叔:“驼叔驼叔,快醒醒,有贼呢!”可是叫了半天,驼叔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鼾声依旧。小波心想,难怪要我来帮他当看守,原来瞌睡这么沉啊!看来再要喊下去非把贼给惊跑了不可!小波当机立断,决定来个孤身擒贼!他记得岸边有只备用的小划盆,于是,便蹑手蹑脚蹭过去,蒙胧中,果然有个黑影正在网箱里往外捞鱼呢!见此情景,小波心都快蹦出来了,屏住呼吸,轻轻地坐进划盆里,操起两片划水的挠子,急迅划动起来。黑影见水边传来了声响,立即停止了动作,掉头便逃。
  小波打小在水边长大,早就学会了荡划盆的技术,这回正好对着点儿,他随后便追。看来那贼的划盆技术也不赖,眼瞅着相隔不过几丈远,却怎么也拉不近距离。小波一急,不由高声喊了起来:“快来人呀,抓贼啊——”小波的声音又尖又长,像刀子一样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昏暗的湖面,顿时亮起了星星点点的鱼火,好些网箱养鱼户闻声而动,他们荡起渔船顺着喊声迅速划了过来。不一会儿,四下里喊声一片:“抓住强盗,别让贼跑了!”
  偷鱼贼眼见众人围拢来了,一慌神,打翻了划盆,只听扑通一声,落入了水中。大家围着水面,搜索了好一阵,也没有看见小偷的影子。
  正准备散去,小波说:“大家等等,让我下水去看看!”说完,竟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过了好一会才露出头来。
  大伙儿都笑小波:“小子呃,你别逞能了,这贼脑子可没进水,哪有蹲在水下让你去抓活的?人家早潜跑啦!”
  小波倚着船梆直喘气儿说:“不、不是我逞能,我、我是怕他不会水,淹死了可不得了!”
  “嘿,你别看戏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了,没有浪里白条的功夫,谁敢在水里做贼?再说,这样的人淹死十个,少了五双,活该!”不知谁这样说了一句,大家齐声附和:“要真的淹死了那才叫报应呢!”
  “可不,最好让他烂在湖里喂鱼!”
  “哈哈哈……”大伙儿笑骂着,不让小波再去打捞,硬是把他从水里拽了上来,随后纷纷散去。小波拗不过众人,也只好怏怏地返回哨棚,一看,驼子叔还在打鼾呢!小波真是哭笑不得,心说:这样的人养鱼,咋不让贼惦记?直到第二天早上,驼子叔还是睡眼惺忪,当小波告诉他昨晚发生的那一幕,驼子叔死也不肯相信,一个劲儿地说:“你小子别编故事蒙我,我才不信呢?”见小波并无玩笑的意思,不由拍拍脑袋说:“也真是的,我咋就睡得这么沉呢,好像喝了蒙汗药似的?”
  这次守夜归来,小波破例无心看书,因为明天他就要离家上大学了,也不知老爸给自己筹备的学费够没够?另外,让他不能释怀的还有昨晚那件事,他一直在琢磨:这个小偷会是谁呢?他掉进水里是死是活?还有,就算人可以潜水逃走,那划盆可是木头做的,按理说会浮在水面,咋也没影儿呢?
  眼瞅着太阳爬上了屋顶,小波开始准备午餐。这些天来,每天清早,老爸都要上街去卖鱼,中午一点多钟就会回来。可是,这一次老爸却没有如期而归。他问了所有上街卖鱼的乡亲,大家都说没见着他爸。小波这下可慌了,他连忙跑到老爸天天拴划盆的地方,一瞅,啥也没有!顿时,小波犹如冷剑穿心,脊背都凉了!突然,他心里掠过一阵不祥的预感:老爸没了!
  此刻,在他脑海里不断出现了这样的疑团:近来老爸打的鱼为啥那么多?他为啥几次阻止自己下河帮人看守网箱?驼子叔饮了那杯姜茶后为啥沉睡不醒?那可是老爸为自己准备的茶水呀,难道真的掺了安眠药?还有那与人一起沉没的划盆……对,尤其是划盆,全村只有老爸的划盆是铁皮做的,那还是在他读初三的时候,老爸因为买不起木制的划盆,便从废品店里买来旧铁皮,请电焊店的亲戚照木划盆的样子做的,也只有这只铁皮做的划盆才会翻沉水底啊……小波越想越可怕,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老爸,你不该呀——”紧接着冲出家门,一路狂奔到驼子叔的哨棚前,解开他家那只备用的划盆,拼命地划向湖心,一边喊着爸,一边不停地扎着水猛子,疯子似的在湖水里蹿上跳下……
  小波的举动立刻惊动村里的人,大伙儿不约而同地划着渔船,来到湖心,几位年轻力壮的后生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将小波扯住,人们一个劲儿地劝他说:“小波,你咋这糊涂!昨晚是你最先发现的小偷,追赶的时候又是你离他最近,咋会是你爸呢?”
  小波哭着说:“当时天黑,我压根儿没看清是谁,只是见着个人影儿才发狠追他。可是,到现在,谁也没见到我爸,而且,我家那只铁皮划盆也不见了……”虽然小波越说越像,可大家还是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依然安慰他说:“小波呀,你别瞎猜,没准是那个贼偷用你家的划盆,你何苦赖你爸?又何苦这样拼命去打捞呢?”
  “不,他是我爸,一定是我爸!爸呀,你好糊涂哇……”
  正在不可开交的时候,驼子叔荡着渔船,和村长一起过来了,村长一把搂住小波的肩膀说:“孩子,你别犯傻,实话告诉你吧,你爸进省城了!昨晚你省城的一个亲戚打来电话,说他弄到一笔无息贷款,帮你解决学费呢!电话是我亲口传的,你爸性急,顾不上跟你说,走的时候还特地叮嘱我,要我明天陪你到省城去,他在大学门口等你呢!”
  小波这才将信将疑,抽抽噎噎上了岸。这晚,村长一直陪着他,直到第二天早上,村长才回村委会,和其他几位村干部碰了碰头。大家交给村长一只鼓囊囊的提包,他拎着这只包,和小波一起匆匆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送走了村长和小波,大伙儿立即荡起船只,直奔前晚出事的地方,几位水性好的后生扎了好些个猛子,终于从湖底捞起了沉没的划盆和死者,他不是别人,正是老韩。
  令众人惊讶的是,老韩居然将自己的一只手牢牢地绞在划盆的铁环上,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和自己的划盆同归于尽!谁都知道,老韩可是全村有名的水猫子,要不是系在划盆上,想淹死都难啊!
  乡亲们啥也没说,只是不住地唏嘘着,将老韩盛殓在他那只铁皮划盆里,埋在湖边的山丘上……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