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挠痒痒


        茜茜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奶奶年纪大了,皮肤干燥,喜欢别人给她挠痒痒,所以,每当奶奶背上闹痒痒,她就赶紧过来,把软乎乎的小手伸进奶奶的后背,轻轻地挠呀挠的,把奶奶挠得可舒服了!
  可是好景不常,茜茜今年上了高中,按要求住进了学校,周末才能够回家。临走的那一天,茜茜专门给奶奶挠了好一阵痒痒,挠完,奶奶仍旧拉着茜茜的手,半天舍不得放,想说什么,又不好开口的样子。茜茜突然明白了奶奶的意思,是呀,自己这一走,谁来给奶奶挠痒痒呢?她想到了妈妈,虽然妈妈也很忙,但给奶奶挠痒痒的时间应该是有的。于是,便把自己的请求告诉了妈妈,妈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茜茜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奶奶。奶奶拉着茜茜的手,轻轻地摸挲着,嘴里一个劲儿地喊着:“茜儿茜儿呀,你总算回了,奶奶好想你呢!”那神情,就象一辈子没见过面似的,把茜茜喊得眼圈都红了。茜茜问候了奶奶,又说了一些学校里的事,接着便蹲下来伸手要给奶奶挠痒痒。
  奶奶却拦住茜茜的手说:“茜儿,别挠,奶奶背上不痒。”茜茜说:“您不是喜欢我挠痒痒吗,就是不痒挠挠也舒服啊!”说着,便把手伸进了奶奶的背后。刚刚触到奶奶背上的皮肤,就觉得不对劲,怎么背上疙疙瘩瘩的呢?她忍不住掀起奶奶的后襟,一看,呀,奶奶背上布满了伤痕,一条一条,像星条旗似的。有的伤痕结了痂,有的甚至轻微感染了。
  茜茜心里好不舒服,她二话没说,转身冲进厨房,一把拽住正在下厨的妈妈,拖到奶奶身边,让她看看奶奶的后背,妈妈满脸惊讶地说:“这,这是咋弄的?!”
  “咋弄的?还不都是您做的好事儿吗?!”茜茜眼睛红红的,直瞪着妈妈,“天天教导我们要尊老爱幼,做个孝顺孩子,可您,您就是这样孝顺奶奶的吗?!”茜茜说着说着,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妈妈见茜茜这个样子,也不知说什么好,默默地找来一些消炎的药膏和棉签,准备给奶奶擦拭伤口。茜茜一把夺过妈妈手里的药物,嘴里仍旧不依不饶地说:“早知道这样,当初真不该把奶奶交给你!”
  奶奶见茜茜一个劲儿地埋怨妈妈,心里过意不去,拦住茜茜说:“茜儿,千万别怪你妈妈,这全都是我自己弄的。”
  原来,妈妈接到挠痒痒的任务后,下班后就顺便从街边的一个摊头上买回了一只塑料挠子,奶奶见有了挠子,认为自己也可以挠着背了,就没用妈妈来帮忙,妈妈呢也没再坚持。可没想到,奶奶对塑料挠子过敏,挠过之后,竟出现一串串的红疙瘩,这些疙瘩越挠越痒,越痒越挠,挠着挠着,就把皮肤给挠伤了。奶奶认为这件事没啥,免得添麻烦,便一直忍着,没想到还是让茜茜发现了。
  茜茜知道这些以后,心里的气不但没消,反而对妈妈的意见更大了!她不理解的是:挠痒痒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只要有一点点爱心,谁都会挠。凭什么要去买挠子?她又想,干脆把这事儿告诉爸爸,既然妈妈不愿亲自动手,爸爸应该责无旁贷吧!这个念头刚一冒头,她又连忙否定了,为什么呢?因为她老爸管着一家企业,一天到晚忙得不得了,别说给奶奶挠痒痒,就是每天打个照面都难。
  这事怎么着才好呢?茜茜一时还真没了主意。
  这个周末,茜茜一直陪着奶奶,为了逗奶奶开心,她还编故事给奶奶听,把奶奶逗得咯咯直笑。茜茜真想天天这样,一边给她挠痒痒,一边给她讲故事。就在这时,她突然想到自己每天下午不是还有空闲时间吗?对了,下午放学后就赶回家来给奶奶挠挠痒。
  可是,这个计划刚刚实行了一次,就被妈妈制止了。妈妈几乎是用乞求的口气向茜茜保证:“茜茜呀,你就一心一意读你的书吧,不要天天跑来跑去的,耽误了学习可是大事啊!奶奶挠痒痒的事就包在妈身上!你放心,妈妈决不会让奶奶再吃亏了!”话说到这份上,茜茜也不好再坚持了,她半嗔半谐地对妈妈说:“您要是再不好好对待奶奶,可别怪我罢课闹革命啊!”
  转眼又是周末,茜茜当然忘不了奶奶挠痒痒的事,她就像老师检查学生作业一样,一回到家里,便掀起奶奶的后背看了个遍,见奶奶背上的伤全都好了,这才放心。她挨着奶奶坐了下来,一边嘘寒问暖,一边给奶奶挠开了痒痒。奶奶一高兴,忍不住夸开了孙女儿:“茜儿呀,人常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不,你挠痒痒就是和别人挠的不一样,不轻不重,仔仔细细,好像手指头上长了眼睛,哪里痒痒就往哪里挠,真让人舒服得要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茜茜听奶奶话里有话,便说:“您这么说可把妈妈见外了,她可是您的亲媳妇,咋是假的呢?!”
  奶奶说:“你误会了,我说的不是你妈,是别人。”
  茜茜更觉奇怪了:“别人?哪还有谁给您挠痒痒呢?”
  “是你妈请的一个钟点工,每天来给我挠一次痒痒。虽然是用手挠的,可不着点儿,有时候还弄得浑身不自在。”说到这里,奶奶又宽厚地笑了笑,“咋说呢,人家也不容易,农村来的女孩子,比你大不了几岁,听说她兼做好几家的钟点工呢!”
  茜茜问:“那个女孩子呢?”
  奶奶说:“你妈说你今天回家,就辞了她的工,叫她不用来了。”说到这里,奶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脑门,“你瞧我这记心,你妈要我不跟你说这些,没想到一不留神,全给你说了,你可千万不要跟你妈提这些,免得她呀,说我不守信用!”
  茜茜听罢,眉头不由皱起了大疙瘩,她真没想到妈妈会是这个样子,当自己的面说得好好的,背后却又变卦。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真想弄个明白。返校之前,她还是忍不住跟妈妈摊牌说:“妈妈,您到底是咋的啦?为什么还要请人给奶奶挠痒痒呢?您真的就那么忙吗?”
  妈妈见茜茜知道了底细,倒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脸不由红了红,嗫嗫嚅嚅地说:“噢,是这样,妈妈以前没有给人挠过痒痒,怕挠不好,反而弄得奶奶不自在。这几天就请别人顶替了一下,从下周开始,妈妈就会亲手给奶奶挠痒痒了。”
  “下周?下周您就学会挠痒痒了?!”茜茜揶揄地撇了撇嘴,“我真弄不明白,挠痒痒又不是什么高科技,还用得着去学吗?妈妈呀,您别绕圈子了,干脆就给我句实话吧,挠还是不挠?”
  “挠挠挠,从下周一开始,每天至少给奶奶挠一次!”妈妈鸡啄米似的直点头,生怕茜茜信不过自己,“你看,这几天我把指甲盖儿也剪得利利索索的,还专门在你爸身上练过好几回呢!”
  茜茜见妈妈神乎其神的样子,暗自好笑,心想,本来举手之劳的事儿,到了妈妈这里,怎么就像登台演出似的,还练上了呢!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她只是给妈妈扮了个鬼脸,就到学校去了。
  回校的第二天下午,茜茜发现有份重要的学习资料落在家里,只好再回一趟家,她用自备的钥匙打开房门,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以往这个时候正是妈妈准备晚餐的时候,怎么现在没有一点动静呢?!正自疑惑,突然听见奶奶房里传来了细细的鼾声,循声而去,发现奶奶侧卧在床上,正睡得香呢。不可思议的是,妈妈却背靠坐椅,斜躺在地上。只见她脸色发青,双目紧闭,好象昏过去了的样子。她连忙跑过去,拉起妈妈的手,一试,呀,冰凉!茜茜吓得大叫起来:“妈妈,妈妈,你怎么啦?!”
  茜茜的喊叫声把奶奶惊醒了,奶奶一看,也吓呆了,愣了一阵,才想起叫救护车。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来了,随后,爸爸也闻讯赶到。经过医生就地急救,妈妈终于醒过来了。在大家的再三询问下,妈妈终于说出了昏倒的原因。
  妈妈小时候曾闯过一回大祸。那是邻居家的一位大爷请她挠痒痒,妈妈一不小心,把大爷背上一块血痂给挠破了,没过多久,大爷突然病倒。经省医院专家确诊:大爷的病就是由这次挠痒痒引发的。大爷本来就有创伤性皮肤癌,这种癌细胞很早就潜伏在大爷体内,暴发期间,只要遇到一点点外伤就会急剧恶化,不久便去世了。虽然这并不是妈妈的过错,但它这就像噩梦一样留在妈妈的心中,从此以后,她就有个心里障碍,再也不敢给人挠痒痒了。
  半个月前,茜茜请她给奶奶挠痒痒,她才着急起来。当时,她就想把实情告诉女儿,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可不是吗?自己迟不说早不说,为什么偏偏在节骨眼儿上说自己害怕挠痒痒呢?这就是她买痒痒挠、请钟点工的原因。
  今天她是第一次给奶奶挠痒痒,她咬紧牙关,强忍着心慌,尽可能保持正常状态,好让奶奶安心享受,没想到,当奶奶挠得睡着了的时候,她也倒下了。幸亏茜茜及时回家,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茜茜得知这些,不由泪流满面,她紧紧地搂住妈妈说:“妈妈,真对不起,女儿错怪您了!”奶奶也连连抱怨自己,不该贪图这份享受,差点害了媳妇的性命。
  只有爸爸一言不发,他默默地走到奶奶的身边,把手伸进了奶奶的后背,轻轻地挠了起来。大家见他一副乖孩子模样,忍不住破涕为笑。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