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父亲的眼睛


         五一期间和太大长途旅行,晚间住进旅馆收拾停当后,照例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
  是父亲接的电话,我寥寥几句,说一路无事,不必挂念.没有理会太大在旁边“告诉父亲我们现在在哪里”的耳语,短短几秒钟就挂断了电话。
  太太埋怨我:怎么不告诉父亲我们现在在哪里呢?
  我说:告诉他有什么用!他又没出过门知道哪儿是哪儿呀!
  太太说:你告诉父亲我们走到哪里了,父亲会在家里看地图,在地图上找到我们的落脚点,然后会在电视上看当地的天气预报呢!
  当时是晚上九点,离家千里之外一个镇郊简易旅馆,一楼杂货店的电话机旁。倦怠的店员;忙着收取我们的电话费,四周静悄悄的。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和大大的对话,也没人知道,一个慈父对远游儿女们深切的挂念。
  父亲怎么不问问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或许,就像奇异的珍宝埋藏在深山一样,父亲对我们的爱,从来不会从他木讷憨厚的唇间露出——这样的夜晚,有多少个这样的慈父慈母挂念和爱护着他们的子女,有多少这样的爱默默无闻,一如我和太太的对话般无人知晓,淹没于这人世间!
  第二天再打电话的时候,我将住宿的地点告诉了父亲。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心想,父亲或许正在灯下,带着那副破旧的老花镜,翻看地图,寻找我们电话告知的地点。他的目光,一定在把我们遥遥而望。
  当我的孩子长大后,我会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有一双最奇妙最珍贵的眼睛,那就是父亲的眼睛,母亲的眼睛.那双眼睛,蕴涵着一个人对子女毕生的爱;那双眼睛,即使变得迟钝昏花,看不清旧时的街巷,熟悉的家门;看不清身边的老伴儿,床上的被褥,却依旧能够望见远在天涯的子女。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