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无情”的大哥


         大哥带着我从父亲那里搬出来那天,年仅19岁,我15岁,正上初三的最后一学期。其实,大哥早就想把我从父亲那里接出去,可惜初中都没毕业的他靠摆摊儿挣那几个钱,除了他自己必需的花销之外,几乎所剩无几,于是,我只好和父亲、继母住在一起。继母隔三差五地殴打我,而父亲由于惧内,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哥16岁那年便彻底和父亲决裂了,他指着父亲的眼窝儿说:“你不是男人!”骂继母:“泼妇。”然后,他头也不回地扔下我走了,这一走就是三年。三年后,他拉着我的手、扛着我的行李,说:“走,跟我走。”
  就这样,我和大哥住到了郊区阴暗而潮湿的出租屋里,大哥早晨摆早市,晚上摆夜市。我曾经对大哥说:“大哥,我想和你一起摆摊儿。”大哥把眼一瞪:“什么?你说什么,摆摊儿?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上学,考不好了我再跟你算账。”
  望着愤怒的大哥,我豁出去了,顶撞他说:“我和你摆摊儿怎么了?”大哥手一扬,凶神恶煞一般拉下了脸:“你再说一句摆摊儿?”他大声地吼道。倔强的我瞪着他:“我就摆摊儿……”话音未落,便是一记清脆的耳光,大哥毫不留情地扇了我。他指着眼冒金星的我骂:“不争气的东西,等你考不好了我再修理你!”说完气呼呼地摆摊儿去了。从此,我怕看他那双眼睛,看他那双眼睛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继母的那双眼睛。幸亏他起早贪黑地忙,大部分时间他回来我已经睡了,他走的时候,我还在睡觉。
  很快我便初中毕业了,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一中。大哥抚摸着我的录取通知书,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微笑。我也高兴,可高兴之余,我们便为学费犯愁。大哥默默地放下我的通知书说:“书一定要读。”说完就走了。没有人知道大哥是怎样说服了校长,他答应我可以先缴一部分的学费。就这样我顺利地走进了一中的校门。
  上了高中后,由于学校规定所有学生必须住校,我除了礼拜天就几乎很少回我们那个所谓的家了。而大哥的摊位也摆到了我们学校对面的马路上,每次看见大哥,他都装作不认识我。我明白他的心思,他是怕让我的同学们知道我有一个摆摊儿的哥哥而影响我的学习。有一天,我实在忍无可忍了,跑到他的摊儿前蹲下身帮他整理被顾客挑乱的商品。他趁我的同学没有注意狠狠地踢了我一脚,压低声音说:“滚回去!学习。”我赌气回了学校,从此不再去他的摊儿前,我不想看他那阴沉的脸。
  高二,班里许多同学都迷恋上了打游戏,而我也经常利用自习课跑到游戏厅里玩游戏。一天,正当我玩得投入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个比游戏机里杀人的惨叫声还要恐怖万分的声音:“王智权,你给我滚出来!”我像听到了阎王爷的声音一样,顿时头发都竖了起来。当我慢腾腾地从游戏厅挪出来,我看见大哥微笑地望着我,然后“啪”地摔给我一沓钱说:“给,拿着,以后就不要上学了,玩游戏吧。”我的腿一软差一点趴下,我胆战心惊地望着大哥,悔恨地说:“大哥,我错了。”“什么,你错了?”大哥抑扬顿挫地质问我。望着常年被风吹日晒的黑瘦的大哥,我羞愧地低下了头。大哥冲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边踢边吼:“给我滚回学校去,考不上大学我敲断你的腿。”我一瘸一拐地在大哥的怒视之下走进了学校的大门。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恨大哥,没有恨他下手那么重。透过教室的玻璃,望着马路对面忙碌的大哥,我的泪情不自禁地湿润了我的眼睛。
  很快,高三来临了,我们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复习阶段,而我却开始谈恋爱。大哥问我:“你懂什么是恋爱?”我说:“大哥,你放心,我决不耽误学习。”大哥说:“想谈恋爱也可以,等你上了大学,我什么都不管你。”我抢白他说:“你专制。”大哥瞪着我说:“我专制?我专制怎么了,你到法院告我去。”我急了:“你无聊。”大哥阴沉沉地笑着问我:“你不无聊?你一个19岁的高中生,懂个屁!”他又开始吼了。无奈,我只好表面上答应他和那女生断绝关系,暗地里我们继续来往。
  高三最后一学期开学不久,我和我心爱的女孩儿又钻到了电影院亲热,完全忘记了眼看就要来到的高考。电影结束时下起了大雨,就在我们为难的时候,大哥出现了。大哥披着雨衣,手里拿着伞。我心虚地喊了一声:“大哥。”他把伞递到我手里,然后对女孩说:“我弟弟一直有神经病,谢谢你帮我照顾他,以后就把他交给你了。”女孩狐疑地望着我:“王智权,你是个骗子。”我惊奇地望着大哥,恼火地说:“大哥,你说什么?”说完,无情地丢掉他的伞,拉起女孩就走。大哥在后面说:“他又犯病了,下这么大的雨你不怕,可人家是女孩子啊。”我明显地感觉到女孩相信了大哥的话,她坚决地甩开我的手消失在了雨中。望着女孩的背影,我看着大哥竟然说不出一句话。大哥捡起地上的伞问我:“你爱她吗?”我点头。他又问我:“那她爱你吗?”我还是点头。大哥揶揄我说:“那她为什么扔下你跑了?”我瞪着他气呼呼地说:“你说我是神经病!”“你是神经病她就扔下你跑了?”大哥继续抑扬顿挫地挖苦我。那一刻我豁然开朗,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我是她的唯一的女孩子,就是那个说爱我一生一世的女孩子,就因为别人的一句我是神经病就弃我而去,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爱情?那一刻,我发誓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学,让那个抛弃我的女孩看看。功夫不负有心人,高考结束后不久,我接到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到北京报到的那天,长长的站台上满是送行的人。我紧紧地拥抱着大哥说:“大哥,谢谢你。”大哥拍着我的背,然后胡乱地摩挲着我的头发说:“傻小子,别忘记你曾经对一个女孩的许诺。”我愣怔地望着大哥,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我是曾经对一个女孩许诺过爱她一生一世,可那女孩已经抛弃了我,虽然,她和我一样都考进了北京那所知名的大学,可那又怎样?大哥愧疚地回头对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的那个女孩说:“对不起,为难你了。”她深深地给大哥鞠躬,并且情真意切地说:“大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原来,那场戏是大哥一手导演的,他背着我找了她,然后苦口婆心地说服她,他们共同演出了那场抛弃的戏。
  我百感交集地拥抱了我心爱的女孩,然后,我握紧大哥的手,眼含热泪哽咽道:“大哥,谢谢你。”大哥却狠狠地给了我一拳说:“好好上学,混不出个人样儿来,别回来见我。”我说:“大哥,你真心狠手辣。”他却说:“好好爱那女孩,你要敢欺负她,我轻饶不了你。”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