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那个拥抱温暖了整个冬天


         林楠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天是从接到父亲打来的那个电话开始的。电话里,父亲用几乎崩溃的声音告诉他,妹妹找到了……林楠好久都没有说话,突然就蹲下去哭了。
  林楠从宿舍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刚入冬没有下雪,但西安的夜仍然冷到让人心颤,风里还夹着黄沙,扑打在脸上,刀割一般的疼。林楠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一条短信:“你快来啊,我已经到了。”陌生的号码,林楠没有心情理会它。转过一条长长的小路,快要到操场时,手机又响了:“我到你们学校门口了,你什么时候到?”林楠只好回了条短信:“你是谁?”紧接着手机响起,对方打了电话过来,林楠按下接听键后,一个女孩的声音带着哭腔传了过来:“我是叶子啊,你快来!我手机要没电了……”电话断了,林楠犹豫,最后还是转身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天气太冷,学校大门口冷冷清清,只站着一个穿绿白相间的秋季裙的女孩,背着一个兔子形状的包。林楠看着她问:“你是叶子?”女孩“哇”的一声扑了过来,伏在林楠的胸口大喊:“我终于见到你了啊!”俩人在校园旁边的咖啡厅坐下的时候,林楠才问:“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还穿裙子?”女孩喝了一大口热咖啡,身子才不哆嗦了,埋怨着说:“我怎么知道你们西安这么冷啊,广州那边现在还很热呢,睡觉都不用盖被子。”“哦。”林楠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大概二十一二岁,比自己小一点儿,大眼睛,鼻子小巧,说话时会露出可爱的小酒窝。“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林楠认真地说,“我不认识你。”女孩的眼睛一下子就湿了:“花无缺,你胡说什么啊!”“我真的不认识你。”林楠再次强调。女孩这才发觉他不是开玩笑,她紧咬着嘴唇,努力压抑着眼中的泪水,“那你能帮我找到他吗?”原来女孩是来见网友的。她在广州大学读大三,与一个叫花无缺的人在网上“热恋”了半年多,最后她提出见面,千里迢迢赶来了西安。“你在西安没有其他朋友吗?”林楠问。叶子摇摇头,林楠看了看窗外,已经漆黑一片,细细的雨丝在路灯的光影里飘摇。“你怎么就那么冲动,一个人跑来了西安呢,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林楠的语气里带着责备,叶子垂下头,没有说话。林楠的眼中却泛起了泪花。
  林楠带叶子去女生宿舍借宿。路上,叶子不停地念叨:“花无缺怎么是这样的人呢,我好不容易赶来见他,他居然留了一个假号码给我。我一定得找到他!”叶子倔强地说。第二天一大早,叶子在林楠的陪同下吃完早餐,就央求林楠带她去找花无缺。“他的真名叫什么?”林楠问,叶子摇头。林楠又问:“他在什么系你总知道吧。”“机电系,大四。”叶子说。林楠摇摇头:“机电系有一千多学生,如何找?”林楠说:“你见过他的真面貌没有?”叶子又摇了摇头,林楠面露难色。但叶子说:“如果见到他,我一定能认出他!”这个女孩怎么就这么任性呢?真像极了妹妹,林楠在心里想,然后带着她走了一家又一家的网吧,最后一无所获。
  大概快要下雪了,天空灰蒙蒙的,呼啸的北风刮得路旁的树枝呜呜地响。火车站广场上,人来人往。从西伯利亚汹涌而来的寒流,侵袭着这座古老的城市。终于下雪了,雪花一片一片,覆盖了广场上青色的石块地板。林楠和叶子在广场中央站定,林楠说:“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原来雪花真的好美。”从小在广州长大的叶子惊叹道,她的鼻子和耳朵都冻得红彤彤的。林楠脱下外套,披在叶子身上,说:“以后别犯傻了,一个女孩子孤身到陌生的地方,很危险。”叶子点点头。林楠看着叶子的眼睛,轻轻问:“我可以抱抱你吗?”雪花小精灵一般,自空中飘下,飞舞着包围了他们。他们拥抱在一起,身边不断有人流闪过,但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叶子在他的拥抱里,忘掉了失恋的委屈,林楠在她的拥抱里,得到了这个寒冷冬天里最温暖的安慰。只是这个拥抱太过短暂,广场中央的时钟咚咚地响了,敲了十二下,他们慢慢分开,林楠说:“我们走吧,别误了火车。”在候车室,叶子把林楠的外套脱下来。林楠说:“你穿着吧,回去后要好好学习,别像个不懂事的丫头谈什么网恋了。”叶子点点头。
  林楠看了看表,火车就快进站了。候车厅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队伍往前移动,叶子眨了眨眼睛,努力让泪水没有流下来,回头只朝林楠说了三个字:“我走了。”林楠朝她挥手,微笑。叶子是在火车开动后,才发现身上穿着的外套口袋里,有一封林楠早就写好了的信:“叶子,你知道吗?我的妹妹也如同你一般,去年跑到北京见一个网上的男友,结果一去不返,再也没有消息。家人和我这一年来,都在四处打探妹妹的下落,父亲还特意去了北京好几次,都一无所获。就在我接到你电话的那天早上,父亲打电话来告诉我,警察找到妹妹了,但找到的,是死去的妹妹……我本想第二天就赶往北京,结果却遇见了你。你说话的语气,还有倔强的脾气,都和我妹妹像极了。我惊讶于你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让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最后一次体会与妹妹相处的美好时光……”
  叶子看到这时,已经泪流满面。她这才知道,林楠把她揽入怀时,为什么手一直在颤抖,抱得那么紧,那么舍不得,就像一场生死离别。窗外的雪花像花絮一样飞扬着,叶子旁边的车窗关不严,寒风刀子一样挤进来,叶子却感觉不到冷。而林楠,此时已上了一辆去北京的火车。
  他和她,一路向南,一路向北。人海茫茫,或许她能遇见他,或许永远不会,不过,没有关系,那个拥抱,已足够温暖整个冬天。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