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少年杀母事件



城市繁华,冷暖自知 
图/大食
实习记者 林珊珊 本刊记者
尼克 蒋志高

张明明决定杀掉他的父母。
这个想法在他脑中盘旋了差不多两个月。
“我想,只有杀了我的父母,才能让我多年积累的仇恨得到释放,让我真正地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www.163164.com
1991年11月25日,陈菊生下了他;2007年6月12日,他将陈菊打晕、掐死,然后割喉。
其间,陈菊打开大门惨叫一声,但门很快又被关上。那就像荒林里一声绝望的鸦叫,一切又恢复了寂静。
这幽暗的小巷的深处,有一个拐角,几栋四层高的楼房围成一口天井,张明明的家在这儿。抬起头,天空依旧是一条狭长的线,被错综复杂的电线切割得支离破碎。一米多宽的小巷两边房门紧闭,垂吊的女人内衣透着湿气,牛仔裤则似乎长年挂在一边,一动也不动。还有一个个小口子,连接更小的巷子,有时候,一个安静的小孩跟着一个女人拐进去,或者,一个谢顶的中年矮男人藏在巷里,睁大眼睛瞪着过往行人。声音从远处隐约传来,光亮在100米外的巷口。
那天下午,父亲张柱良就从这个巷口逃了出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在广州一家嘈杂的手机卖场,劣质的音响播出的音乐就像是暴发户在大声说话。
张柱良抽着红双喜,手微微地颤抖,烟雾轻轻袅袅悬浮着空中,他的目光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数十年后,有一天,我们也会经受这样的疑问,你收获了什么。张柱良的答案是:赚钱。
1994年的春天,我只身来到广州。想象中的广州很繁华,但不是那么回事。站前路那家大酒店当时还只是一个大土堆。下了火车,我看见到处是赛马的宣传,涌动的人头。我挤在人群中寻找大哥张光荣,来之前,他对我说,下了车说找河北老张,他们都认识我。可当时大哥在花都。当晚我睡在韶关大厦下面的广场,半夜一拳头打在我胸口,我惊醒过来,丢开旅行包逃走了。接下来的两天,我在车站晃来晃去,检查人员盯着你,你吐口痰,丢一片纸屑,就跑过来,罚款十元。我仅有的四十块钱很快被罚光了。我只能帮人提提行李,两三天就混过去了。
我跟随大哥卖黄牛票。那时火车站的生意真好,天天都像春运。那些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到了窗口,售票员就说没票了。我们就凑上去问,老乡,去哪的,帮你买票。我们很容易拿到票,他们售票的每天回家两个口袋满满全是钱。仅做了两三个月,我就做不下去了,我总问到便衣,而且,骗人这事我干不漂亮。当然,最无耻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敲诈的。他们夺过旅客捏在手里的票,“给我一百块,不然把它撕了。!www.163164.com
接下来将近十年,我几乎都在当保安,跟过服装场、酒吧、夜总会、地下赌场……www.163164.com
1996年,你知道,到处都是歌舞厅。那时我在沿江路一家歌舞场当保安,圣诞节那晚,门票200块钱一张,等着跳舞的人排着长队挤在阳台上。那一年前后,我认识一群流氓。我们四五十人自称河北帮,帮人看场、收债和打架。老大一叫集合,我们就抡起水管、排骨刀,涌上去往人家背上胳膊上乱砍。有吃有住有玩,我们都很乐意。我们被抓进派出所无数次,又放出来。
当时,大哥承包了几家酒店的洗碗活,几十个工人都是去火车站找的那些没饭吃无家归的人,提供吃住,一个月350元,大哥每人赚上一百。老李是这些流浪儿中的一个,后来他结识了赌场总经理,就介绍我去当保安。老李后来失踪了,那时我就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不长久的。
那是1997年,一个地下赌场每天赚上十几万。只要我站在那里,就会忍不住想赌。结果工资刚发,一眨眼就输光了。一想到该寄钱回家,我就特别紧张。到了年末,赌场闻风警方要大规模打击地下赌场。我们就自行解散了。
1998年,我在一家楼盘终于当上正规的保安,到了2001年,还混上了保安队长。可是,不久,开发商与物业分家。我又失业了。
我重新回到赌场,这下赌场都是先进玩法了,最主要的是玩老虎机,还有一些黑网吧。一次警察来检查,我们立刻赶走所有的少年,但还有一个少年玩得入迷怎么也不肯走,就被我们打了。再后来,他的妈妈闯进来了,操起凳子往电脑砸过去,我就骂她:“是你儿子自己要来的。我们又没强迫他。!www.163164.com
2003年,我开始和老婆在广州卖烧烤,到了2004年,老婆说儿子也大了,让他来帮忙吧。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住在瑶台,相依为命,靠卖烧烤为生。

这是瑶台,离广州火车站不远的城中村。一座不夜城,夜幕降临,它的黎明刚刚开始。浓烈辣椒味混着啪啪炒菜声弥漫在小巷里。夜晚九点钟,才起床不久的张柱良踩着他的黑色28吋自行车出发了。
车后架上躺着一个泡沫箱,里面堆着鸡翼、鸡腿、羊肉串、秋刀鱼……盒盖上倒扣着两张小凳子,茄子、菲菜陷在里头。紧跟在他后面的,是儿子张明明,骑一辆26式自行车。8点半,他准时从网吧归来,把一张沾满油污的长方形小桌子,烧烤炉紧紧绑在车架上。此时,陈菊刚刚上了香求完平安,关上灯,锁好门窗,也出门了。
张柱良经过一个小店,几个外省大娘在看电视扯家常,店主是一个穿着睡衣的微胖男人,几个小女孩呱呱地吵。往下走一点,有一个公用电话店。窄小的店面里,散散落落地在墙边摆着几部电话。

城中村的房子没有信号,公用电话成了他们唯一沟通的交通工具图/大食
这一家人在三元里一带卖烧烤,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晚上九点钟出档,凌晨三四点收档,然后睡觉。中午醒来,切肉、洗菜、调料、串羊肉串。晚上再睡上两个小时,又出档了,日复一日,如今是第五个年头了。
这一天是2007年6月11日,只是时间洪流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日子,却足以拒绝这个家庭继续前行。

张柱良往左拐出小巷。这条街总是这么热闹。穿开档裤的小男孩在路中间嗑瓜子,鼻涕滴答、懵懂地看着你,中年男人围成一桌桌喝酒、搓麻将,小摊贩的玉米、番薯散发出热腾腾的香气,手机店里各种音乐混杂着人声车声孩子的哭闹声鼓捣着人们的耳朵。
在路的尽头他向右拐,那是一条阴暗狭小的路,只能推着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这条街还很安静,到五点半,每走几步就可以看到一个站街女。
有时她们抓住他的手,“要不要?”他骂道,“每天都看见我经过,还抓!”他厌恶地甩开手。
可有时,他也心生同情。一天中午,他在街上乱逛,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穿着短裤,黑色男装背心,呆呆地站在前面。突然,她大喊大叫,闯进档口,拉住一个男人的衣角,哭喊着:“爸爸,别不理我!”那男人用力地踢开她,她又闯进另一家铺面,又被狠狠地踢在街上。他看着她,真想把她送到派出所。但很快,他打消了这种念头。这些人都认识他,很多双眼睛盯着他。他只是想着,这个倔强的女孩子,一定是想不开,受不了,被生活逼疯了。
要是软弱一点的,就屈服了,不久后还会招来同乡姐妹。她们或许在火车站流浪,或许是离家出走的,被骗到一个地方,卖淫。在这个街头,他撞见过七八个神经错乱的小姑娘,有的乱跑乱叫,有的痴呆地望着天。此后,便永远地消失了。
眼下,这条路成了一个小经济地带,人们在这卖手机、食物、性用品、药品。
几分钟后,一家人挤出瑶台村,来到广园西路。一条宽阔的街道就在脚下延伸了,到处都是汽车,高架桥上的疾驰而过,地上的拥挤混乱。

他们横穿过车流。沿着三元里大道一路上坡。沿途都是崭新的酒店及贸易公司,招牌上有各种语言,英文、俄文、阿拉伯文都有。
一段长长的上坡路。张柱良吃力地踩着。他忍不住想,这满大街的人谁看得起我呢?
这天中午,他穿着粘乎乎的大裤头,趿拉着拖鞋,两手满满提着肉和菜从市场回来,朝一个30多岁的男人点点头。那个男人头发齐整,皮鞋锃亮,礼节性地点完头又和周围的朋友谈笑风生。
他决定,别再和他打招呼了,显得自己多卑微。他想,那男人一定轻声地说,他是卖烧烤的。“卖烧烤的!卖烧烤的!”十年前,这男人和他一样,也只是广州一家夜总会的小保安,他们一同打架,没准还打过他,如今,人家漂漂亮亮地成了个悠闲的地头蛇。

很多人只能是这个城市中的过客 
图/大食
他被这男人刺痛了,但他不停告诉自 己,不能停!不能停!www.164.com
2003年以前,他不过一个穷光蛋,倒霉鬼。一做生意就亏得血本无归。
在河南老家,他卖过卤猪,每天把生猪肉一千斤一千斤地运回家,卤完后再运到50公里外的安阳市区去贩卖。不幸的是,来了个五号病,没人敢吃猪肉了。猪肉堆在家里让人发愁。再后来,看到别人倒卖棉花发了财,家乡盛产棉花,他也就偷偷地收购一些拿去卖。朋友开着改装摩托车,他坐在一车软软的二级棉花上,喜滋滋地想着赚上一千块。可到了隔壁镇的工商局门口,爆胎了。他跑回家来拿轮胎,回去时,车子被工商所带走了,他们开了四级鉴定,低价收购了这一车棉花。后来,他横着胆再干一回,结果又让邻县的工商局给抓了。
他妈妈说,会做生意才算男人。现在,他卖烧烤,每晚能赚几百块,他成了五兄弟中最有钱的那个。2004年,张柱良母亲得了食道癌得动手术,几兄弟中他出钱最多。
多亏了这小生意,家里才建了楼房,那是给张明明娶老婆用的。在河南老家,结婚总是那么早。张柱良和陈菊结婚时,才20岁。
坚持,坚持,再过上两年,他将做爷爷,老婆将做奶奶,终于享清福了。陈菊总说,你不会赚钱,随便再找一个都比你强。他笑着说,有了钱,就不要你了。有时,他也会哄着她,年轻时总得吃苦,等儿子大了,做了奶奶,就可以享福了。
他告诉自己,他是一家之主,他要在前面领跑,其他人要跟着他跑。
张明明呆呆地骑着车跟在父亲后面。他盼着下雨,下雨就不用开档了。去年,他总是找比他大两岁的老乡,同是卖烧烤的周周一块玩。有一次出去摆摊前天色忽然变暗,大雨将至。张良柱踩上车了,他却往相反的方向找老地方上网。到了烧烤点,张柱良发现儿子没跟上来,立刻打了电话给周周。
“明明在你那吗?!www.163164.com
“没呢,叔叔,快下雨了,今天就别摆了吧。!www.163164.com
“不用骗我了,他一定在你那里。!www.163164.com
周周只得把电话给了明明。
“你马上给我过来,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www.163164.com
他嗯了一声,挂了电话,踩上车走了。

“从我被妈妈带到广州那天起,我仿佛就于(与)世隔离了。!www.163164.com
2004年9月,张明明在河南老家读完4年级,陈菊决定将他带到广州。
临走前,张明明拖着堂妹静静的手说:“过去的明明已经死了,现在的明明已经不是以前的明明了。!www.163164.com
在前一年,他也来过广州,在广州金泉学校念4年级,这是一家外来工子弟学校,一个学期的学费大约是1200元。
有时,张柱良看到他浑身淤青,问他,总说是摔伤的。“为什么身体前后都有伤呢?”他不说话了。
至今为止,也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个学年以后,他对母亲说想回河南了,他离开了金泉学校。今天再去那里,找不到他的档案,找不到他的照片,找不到认识他的老师,和他生命有关的痕迹都没有了。
他似乎只有网络了。
在广州的现实中,他没有朋友。从前有过,在金泉学校他有个要好的哥们,打架都在一块。那时明明被欺负了,他就帮他。哥们上了初中,他俩也失去了联系。
他有个网络好友叫小白,他叫她姐姐。
他对她说:“我很闷,我没有朋友,也不会讲话。!www.163164.com
下午六点到八点半是他的上网时间,“可是,爸爸妈妈却不允许我去上网,让我用上网的时间多睡会。我觉得这是在禁止我的自游(由)”。
“广州很繁华,但我很孤独。!www.163164.com

张明明跟着父亲往前骑,将瑶台抛在身后。旁边的瑶池酒店依然霓虹闪烁,漂亮的服务员在门口排成两排长长的队伍,每有客人进入,就齐刷刷地弯腰鞠躬。
去年五一,张明明看见一个比这个更高级的酒店,门口贴着招聘启事,上面写着招一名经理和几名服务员。那时他陪最要好的堂哥阿强在广州找工作,他拉着堂哥凑上去,指着第一行:
“哥,赶明儿我去面试总经理。!www.163164.com
“就凭你?你啥也不会,凭啥去当总经理。!www.163164.com
“就凭我的智商,过几天当给你看。!www.163164.com
来广州之前,阿强想象这个城市漂亮,干净,就像电视里演的一样。要在这谋上一份工作就好了。中午下了火车,他跟随着叔叔张柱良,一路来到瑶台。第一次走进这条小巷时,他就想,我再也不要走这条街了。穿过几条阴暗的小巷,阿强来到叔叔的家。张明明还在房间里睡觉,阿强敲敲房门,是表弟小状来开的,小状大声说,“明明,明明,快起床,你哥来看你了。”两年没见面了。张明明睁开眼,慢慢站起来,声音很轻:“哥,你来了。!www.163164.com
“我心里有点失落,他不是兴冲冲跑上来说,哥你来了。”阿强说。
他眼前这个小男孩变了,满脸痘痘,闷声不语。
张明明其实是很开心的,只是不爱说出来而已。小时候,他被欺负了,堂哥一定是第一个帮他去讨回公道。张明明不爱打架,别人打架,他就站在一边看,不动手。不过,要是给人欺负了,那是一定要报复的。那年他12岁,被同学欺负了,他气冲冲跑回来,脱掉上衣,抡起棍子就往人家家里跑,被人家打回来了,他才叫上堂哥,堂哥又叫上他的哥们。
接下来的日子,他晚上照常出档,白天就陪堂哥四处找工作。
有一次,经过一条黑巷子,一只只硕大老鼠在他们面前窜过。
“真不想走这里。”阿强说。
张明明走在前面,没有说话。
来在大路上,张明明突然说:“哥,广州和你想的不一样。!www.163164.com

“这么晚才回来,要耽误生意了,干活去!”张明明踏进家门,陈菊劈头就骂。他不耐烦地说,“很累了,让小状干去。”他把门用力甩上,倒头就睡,陈菊在门外唠叨起来,“连小活都干不好,怎么挣大钱!!www.163164.com
但这一天,他心情颇好,他对阿强说,我要写两本书,到时请你当男主角。阿强笑笑。心里想,你怎么写得出来呢。
接着,他对着阿强手机陶醉地唱起林俊杰的《曹操》:
“不是英雄不读三国,若是英雄怎么能不懂寂寞。独自走下长坂坡,月光太温柔。曹操不罗嗦,一心要那荆州,用阴谋阳谋
明说 暗夺,淡薄。
东汉末年分三国,烽火连天不休。儿女情长被乱世左右,有谁来煮酒。尔虞我诈是三国,说不清对与错。纷纷扰扰千百年以后,一切又从头。!www.163164.com
他把自己的歌声录在阿强的手机上,一遍又一遍。他已经很久没说过那么多话了,也没这么开心过了。他的嗓子很快就累了。中途休息的时候,他对阿强说:
“哥,我就是要做曹操那样的人。!www.163164.com
“为什么不做吕布呢,吕布最能打,身边还有个美人貂婵。!www.163164.com
张明明想了一下,说:“不,还是曹操有勇有谋。!www.163164.com
跟着,他又对着手机唱起来。
声音有点大,张柱良啪啪地打着他的房门,他们不敢再出半点声音了,盖起被子赶紧睡觉。

张明明的确写过两本小说,一本叫《雪山剑派》,一本叫《十八金甲将》,在他心中,这是他梦想起飞的舞台。
一天晚饭时,小状迸出一句话:“咱们家出了个作家啦!!www.163164.com
“什么作家?”父亲很好奇。
没等张明明回话,小状接着说:“他要写剧本,还要请成龙拍。!www.163164.com
父亲一下笑了:“好呀,写了给爸看,我虽然不会写,但还是会看的,要写就买笔买稿纸去,好好地写。”张明明点点头,静静地吃饭。
不久后,一天夜里,客人散尽,一家人收拾着档口。在三元里纪念碑旁边,张明明发现了一张被丢弃的桌子,他将桌子抡起放在车架后面,搬回家,擦得干干净净。接下来几天,他安安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写作了。
傍晚六点钟,一家人吃过了晚饭,父亲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张明明挪过去,将两页稿纸递给父亲。
“嗯,错别字很多,但情节还不错,好好写下去。!www.163164.com
张明明腼腆地笑了。
一年之后,张柱良回忆起这几天,他的脸上总挂着微笑,这几乎是他们父子最温馨的时候,那时候,张柱良傍晚不睡觉了,专心看儿子的小说。除了找资料,张明明也很少上网了,专心写小说。
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湖南的网友小白。
“你是做什么的?”小白问。
“我没做什么,在家写小说。”他很骄傲地回答。
“好厉害哦,写得怎么样?!www.163164.com
“我爸说不错。”这应该是这两本小说的唯一读者了。
……               
“你知道成龙的邮箱吗?!www.163164.com
“我不知道,你可以到网上查查。!www.163164.com
“你有邮箱吗,能不能借我?!www.163164.com
小白将她的邮箱借他了。后来,他找到了成龙的邮箱地址,成天给成龙写邮件。
2006年9月27日,他在新浪开通了自己的博客——名字叫“等待梦想”。

张明明每两三天就拿一集给张柱良看,但父亲发现他的字越来越潦草,情节越来越混乱。
二十多天,儿子写了十多集。有一天,张柱良说:“我不知道你在写什么,肚子里没墨水,自然是写不好的……你这是没先学走先学飞,还是从小文章写起,好好研究《广州日报》那些小文章是怎么写的,然后去投稿。!www.163164.com
一天清晨,他和周周去进货,他问周周:“知道广州日报在哪吗?!www.163164.com
“知道,那有我很多卖烧烤的朋友。你要干嘛?!www.163164.com
“带我去。!www.163164.com
终于到了广州日报社,他停下了车,抬头望着那几个红色大字。
“你来这做什么呢?”周周问。
“我想投稿。!www.163164.com
“哪有那么容易呀?!www.163164.com
张明明没有回答,只是笑笑。
“进去看看吧。!www.163164.com
张明明看看守在门口的保安,摇摇头,骑上自行车走了。
2006年12月6日17点14分,他在博客上写道:广州日报的各位记者你们好。我是向你们报社连载栏目中投稿希望可以上报。有什么意见可以给我留言。
雪山剑派//////作者武侠小说.第一集..天玄地门一
下面没有了。
十一
每次上网,他就问小白,有我的邮件吗?
没有。
一天的烧烤忙完了,一家人围在桌子边休息。
“作家,成龙给你打电话了吗?”小状逗着明明。
“不久他就会给我打电话了。!www.163164.com
父亲心里暗暗发笑,于是故意问道:“他怎么给你打电话?!www.163164.com
张明明指了指父亲别在腰间的手机:“就打咱们叫烧烤这个电话。!www.163164.com
“那你叫成龙晚上9点后才打过来,白天我们可接不到电话。”父亲哈哈笑着。在城中村,他们花360元租的房子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
张明明不吭声了。
这些关于小说的往事被2006年的尾巴甩开,张柱良再没听过,也没向儿子打听过。
张柱良恢复了晚饭后的睡觉,张明明又恢复了上网。
2006年底,他和父母回老家过年,这是他来广州两年后第一次回家乡。当晚,他叫上最好的朋友佳林、李闯直奔网吧,玩一个叫“半条命”的游戏。凌晨,他不想回家,和佳林跑到庙里头,折了一小捆树枝生火取暖,火苗一下蹿了一米多高,他俩赶紧把火熄灭,撒腿就逃。
这年春节是这几年中最好的时光了。18岁的堂哥阿强也结婚了,他有了自己的家庭,不再上网玩,他要更努力地赚钱。
20多天的假期转眼过去,来广州前,张明明对阿强说:“哥,我不想去广州了,我想在家里打工。”哥哥帮他向陈菊说情。但母亲说,再说吧,再做一两年。
再说,再说到什么时候呢。
十二
张明明跟随父母再次回到广州。
他渐渐不和李闯来往了,这个童年时的伙伴,已经在老家的公交车上上班,每天负责拉客。张明明疏远了他,只说了句,“他变了。”小状到过完年就到天津打工去了,这个爱说话的孩子一走,张明明清静了,但这个家庭也越发沉闷了;去年同他一块进货、打篮球、跑步、上网的周周开了烧烤分档,有了摩托车,有了更多朋友,也更忙了。
现在,他的世界里只有父母。
他像是生活在时钟上的秒针,被其他两根牵动,日复一日地干着同样的活:凌晨四点帮忙收档回到家,然后踩40分钟的单车去和平西路的冻品市场进货,四十斤鸡腿,二十斤羊肉和火腿。
他第一次在凌晨单独进货的时候,妈妈很紧张,骂张柱良怎么可以让他一个小孩去,出事了怎么办。父亲也很担心,睡不着觉,就一直站在路口等。结果等到早上7点多他才回来。“问他怎么那么晚,他就说车坏了,要修理。心里还是生气,但看他满身大汗,就没生气了。以后就让他一个人去。!www.163164.com
半年时间,他就像一只老鼠,在深夜独自穿梭在城中村。
他上网越来越频繁了。
网吧藏匿在邻巷一家小卖部后面,张柱良在儿子和老乡的一次对话中得知网吧地址。他走进去,逼仄的空间摆放几台电脑,坐满了人。张明明弓着背双手交叉快速敲打键盘。他推推他,儿子扭过头,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张柱良没说话,转身慢慢走了,过一会,儿子运桌子和烧烤炉来到了卖场。
十三
平常,父子俩一天说不到五句话。几乎连架都没吵过。他们的对话只有三种可能:一是父亲自上而下的命令,二是儿子自下而上的汇报,三是上网前借口与反借口的对峙。
下午五点半是家庭的晚饭时间。张柱良坐在床上,老婆和儿子则坐着小短凳,他俯视着他们。他喜欢这种感觉。
张柱良吃饭很快,两大碗一下就吃完了,然后坐在床边看电视,这时他们都还端着饭碗。张明明注意着父亲的一举一动,父亲一走开,上个厕所或洗个手,他趁机就溜了出去。有时父亲躺着,哪也没去。时针慢慢摆到六点,他等不及了,网友在等着他呢。
在网上,他可以和好友聊天,在他的QQ上,有72个好友。和他们聊天让他可以找到在孤独之前的那种快乐,这种孤独在他来广州后已经像爬山虎一样死死缠住了他,无法摆脱。他还可以在游戏中做另一个自己,他不再是一个卖烧烤的,而是一个除暴安良的警察或者是一个拉风的卡丁车车手。这两种快乐让他在这种厌烦的生活里有一点放松。
“我去打个电话给朋友”,“我去买东西”……他低着头等张柱良回话,张柱良没吱声,只半闭着眼看着他。他慢慢抬起头瞅瞅父亲,又低下头。
有时父亲就直接说“不行”,他就咬着嘴,扯着衣角,站在门口不时扭动身子,犹如毒瘾发作。父亲五指轻轻一扬,他立刻弹了出去。
父亲知道他去上网,他也知道父亲知道。
十四
有时候,张柱良怒了,吃过晚饭,突然把饭碗往桌上用力一掷,指着张明明,一字一顿地说:“从今天开始,不许你再去上网。”张明明不敢吭声,放下饭碗往房里跑,啪的一声把门关上。母亲敲敲门,“什么事?”他没好气大声说。“拿东西!”“明天再拿!”张柱良亲自出马,咚咚咚敲着门,“什么事?”“拿东西。”张明明连忙开了门,又躺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他又在屋里团团转,不时观察父亲的动向,如果无机可趁,他又支支吾吾开始找借口了。
借口找多了,他就赤着上身穿着短裤跑出去。张柱良想,他总不会赤着身去上网吧?便没叫住他,可他还是8点半才回到家。卖烧烤时,张柱良对他说:“上网也总得穿上衣服吧。”他不回答,走开了。
借口仍然需要找。一次,张明明吃过晚饭,对父亲说:“我要去买鞋垫。”父亲说:“行,五分钟后回来。要是想上网,就别找借口。”他靠在门上,歪垂着头,一动不动,也不吱声。陈菊看着难受,推着张明明说:“行了行了,你快走吧。!www.163164.com
张明明一出门,气得直往墙上打。这天晚上,他在床头刻下两个字:仇、恨。
啪,啪……这段时间,他紧闭的房间里总是传出打火机的声音。
十五
6月11日晚上九点半左右,中港皮具城。大厦紧闭,白日里锵锵的皮鞋声,货物运送的哗啦声全然退去。
往后走,一条冷清的街道伸入黑夜,两边停着十几辆脚踏货运车,一些搬运工无所事事地坐在上面,或是聚在右边的小卖部门口看电视。左边是一个地下停车场,各式各样的小轿车从底下拐出街头,每天,这一家人就从这街头拐进来。
此刻,烧烤炉火生起来了,停车场边的空地也渐渐热闹起来,生意还是如同往常红火,张柱良不停烤着鸡腿,鱿鱼……张明明马不停蹄地递生肉,送外卖,陈菊收钱找钱,温和地招呼着客人,对久等的客人道歉。
这一天,他们并不愉悦。
张柱良跟陈菊商量着,咱们开个小饭馆吧,四处躲避城管,讨好客人,多窝囊呀。陈菊说,给我乖乖把这生意做好,你现在能做什么?你能赚大钱么?于是他哑了。
陈菊深谙和气生财的道理,看车的保安老卢说,这里的人谁敢说她一句不好?她总在张柱良耳边唠叨,千万要忍住!要忍住!张柱良也总按住张明明的火气,给我忍着,人家有钱有势,把你整死还不容易,等咱不干了,看谁不爽就打谁。
张明明哪一点最像张柱良?他眼光冰凉,吐着烟圈,轻轻飘出两个字:记仇。
十六
张柱良记住得罪过他的每一个人。
一个是大厦的小保安,那一次城管没收桌凳时,本没注意那箱生肉,小保安领着城管去了。张柱良看得咬牙切齿,他想,你这小保安也太自不量力了,想这样要制服我。他请了保安队长上酒楼吃饭,保安队长拍胸脯保证,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小保安真的来道歉了,但这还不解恨。
另一个是居委会的,那个30多岁的湖南人有一天跑过去对张柱良说:“你们这样摆摊不行。”张柱良沉默地看着他。“不过——”他又继续说:“我跟主任说了,关照一下你。!www.163164.com
张柱良说,“谢谢关照,以后城管来了,可要麻烦你通知我。”“一定,一定。”以后,每隔两三天,他就拿一瓶碑酒坐在他的档位,张柱良总得给他添酒,烤鸡腿、羊肉串。城管来之前,他果真放出风声了。他有时还借钱,但从来不还。撞见对面小卖部卖六合彩,他看看记六合彩的本子,又看看店老板,然后说,给我来包经典双喜,他装进口袋转身就走。
张柱良憎恨这两个人,他看着他们,总在想,要是哪一天我先不干,老子一定把你们狠狠揍一顿。当然,那个居委会的,要先还钱,再揍。

幽暗的城中小巷,偶尔有老乡经过
图/大食
十七
儿子总是呆呆的。张柱良从来不知道他的脑子里装着什么。
老家的一个朋友对张明明极为赏识,总当着众人的面夸他,这小孩,将来准能干大事。他这个朋友也算是干过“大事”的人,十多岁强奸少女,在牢里呆上那么几年,学会了骗人的绝活。出来后就拿着瓜子壳、弹珠,到处骗人赌钱。
张柱良心有余悸,他是不是养了一头狼,在此之前,从不咬人。
卖烧烤时,张明明时常一人自言自语,“为什么赵子龙打不过吕布呢?”他喜爱《三国演义》,听到有人要重拍三国,他在博客上写道:“干嘛要重派,有人跟我说‘没剧本’听的后我很难过,我空有好剧本可就没人知道,经典再重派就不好,哎再想起三国真是‘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真感人。!www.163164.com
他幻想自己能去演赵云,“我的形象也符合啊,哎,我的剧本就是没人看。”     
客人骂他他从不还嘴,有人点菜了,他就站在旁边,却要父亲再向他传达一遍。
他不停催着父亲,“外卖的先烤!外卖的先烤!”外卖送晚了,是要挨骂的,有时候还拿不到钱。
陈菊则挡住他,“不行不行!这里的先烤!”旁边的客人总一遍一遍地催。
每次送外卖之前,他总要计算好要找的零钱,有时候将零钱和外卖一同递给人家就回来了,陈菊就问了:“钱呢?”哦,他忘了拿。他的算术从小就很差。
那时他才小学一年级,张柱良难得回一次家,翻起了他的作业本。满是大大的红叉。他很气愤,怎么三九二十七都算不出来!他逼着他再算一遍。他直冒汗,但怎么掐手指也算不出来。父亲怒了,啪啪给他两个耳光。孩子站起来,不哭不闹,含着泪水直瞪瞪盯着父亲。
这个眼神,张柱良终身难忘。看得他难受,害怕。
十八
这天晚上,一帮潮州客人喝醉了酒,呕吐了一地,还摔烂了酒瓶,张柱良赶紧把地扫干净。但他忘了给他们烧茄子。客人大声说,给我快点,不然不给钱,大伙起哄大笑起来。
他低声骂道:“妈的,敢不给钱就揍你。!www.163164.com
张明明把刀往桌上一扔,对父亲说,“你喊打,我就打!!www.163164.com
陈菊责骂他们:“你们不要再说了,别让人家给听到。!www.163164.com
客人最终给了钱。
凌晨三点多,天空下起了小雨。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快速驰过的汽车发出沉闷的呜呜声。父子俩骑着单车先走了,陈菊本该坐在张柱良自行车的横杠上。但这会,她一个人在后面走着。保安老卢递上一把伞,她没有要,她说:“我没时间还你。!www.163164.com
她是真的没有时间还了。这将是她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晚。
十九
陈菊总是喜欢当着张明明的面对张柱良说,“你这儿子,靠不住。”她并没意识到,这对张明明意味着什么。
“在爸爸限止(制)我自游(由)的同时,妈妈也不喜欢我天天跑出去玩电脑……妈妈却一天到晚说我这样不行那样不行,有时我顶撞她两句她就不出声,只是她会用一种讨厌和憎恨的眼神瞪着我看,我看到她这眼神的时候,心里一阵酸痛,眼里的泪水都要流出来,我强忍着把它压回去了。事后我想她竟然用这种眼神看我,她还是我妈吗?!www.163164.com
慢慢地,张明明适应了她的这种态度,只是每当她再看他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会有些酸痛。
在他很小的时候,陈菊带着他长大,可她爱打牌,总是奶奶弄饭。2004年,在奶奶动完手术后的一天,张柱良一进门便朝着陈菊掴上一掌:“妈妈看病剩下的钱,你竟敢要。”陈菊哭闹着往外跑,一边喊着,“是我的钱,我就要。”他真抓住她继续打。这时,张明明挡在中间,“别打了别打了。!www.163164.com
之后,张柱良对儿子说:“现在你奶奶走路都走不稳,你妈妈还向她要钱,这完全不对。”他点点头。
二十
张明明决定要实施他的计划了,此前,他想过三次,这回“就算是违背自己的心意也要做”。
6月7号那天,我一天没睡就是想趁令(今)天这个机会杀了他们,中午12点的时候我爸爸起床了,先去市场买货,他买完货回来后,妈妈又去买东西了,那时,在里屋的我不知道在外面的是谁,心想:“管他是谁呢,瞄准机会就下手。”我打开屋门,来到大厅看见爸爸正在切羊肉,我洗过脸后,在他后面梳头,心想:“先杀了他再说”,然后我从我下面的玻璃柜中拿出了准备好的铁棒,我举了起来想打他的头,可是当我要下手的时候,手却动不了,心里也在想他是爸爸呀,我要杀的是爸爸呀。最后还是没下手,事后我便想用铁棒打头,太狠了吧!那是你老爸啊。
张柱良后来看到这根铁棒了,他那时生气地说,谁把它放到我床边了。谁也没回答。
“让他们怎么安稳地过去,我先想到的是迷药,可以让人很快地睡着。于是我到药店里问:“有没有什么药,人吃了可以很快地睡着?”药店里的人买(卖)给了我两片睡觉的药,我对这药的信心(不)足,想试一下。我把药砸成粉放在了水里,结果水一下就变浑了,我喝了一口味道还有点苦,心想:“这水我爸妈怎么会喝呢”。
于是我放弃迷药,决定还是打昏他们吧。没想到我喝了一口那水,很快就睡着,这(第)二天醒(来)才觉得这药真历(厉)害。
我走出屋,看见爸妈都在做事,我也就做我的活,过了一会后爸爸要出去买东西,我想这又是一次机会不能放过。
爸爸走后,我装做(作)拿(东西)走到妈妈身后,从我房间里拿出了我先就准备好的木棒,本想也打她的头,可是还是下不去手,后来我就放弃了。
干完活后我在房间问自己,“你是想就这样的一辈子,还是想过自己的生活,”我回答,“我要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www.163164.com
然后我的脑子里就出现了怎样杀死他们的场景,我对自己说:“下一次绝不能放弃”。
二十一
6月12日,周二。当天《南方都市报》的气象新闻标题为:《暴雨只是中途休息》——昨天傍晚,一场激烈的大雨导致广州难得的多云天晚节不保。更麻烦的是,遇害来得特别不是时候,淋息了下班人的回家热情。今天,广州还将有阵雨突袭,不过讨厌的还在后头,雨水只是中途休息,明天它又将卷土重来。
这则新闻把“雨还来得特别不是时候”,误写成了“遇害来得特别不是时候”。
6月12日下午,将近4点,张柱良提着鱼从市场回家。
你妈妈在哪里?在厕所。他十分平静。我把鱼放在厨房,走向厕所,他妈妈平时上厕所从不关门,这一次却半掩着,并且关着灯,但我没多想,推开门,见她妈妈躺在地上,我心里害怕极了。我往后退,这是怎么回事?
我只想到儿子了。我慌乱地往厅里跑,直喊着明明,到拐脚处,这一秒半时间,我来不及思索,忽地一把菜刀猛向我劈来,紧接着看到儿子凶狠的脸。他发疯似地朝我猛砍,肩上,脖子上……一共四刀,我一片空白,本能地把他按在床上,抢过他的刀,我的血喷了两米远,满墙都是。刀被抢过后,明明一下子安静了,恢复了正常的表情。
我害怕极了,只想往外跑。我打开了门,明明又用力把门关上,大声地喊,爸,我没得回头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想跑,把他推开,逃了出去,他追上来,抓住我的手,边喊着,爸,你听我解释。我把他推开,只是凄凉地说,什么都听你说。
二十二
张柱良只想逃命。他往下逃,往亮处逃,没命地逃。
他一只手捂住脸,血汩汩而流,透过指缝,染红了衣衫,染红了幽长的巷子。
他一点也不觉得疼,他终于逃出这阴森小巷,他冲进小卖部,抓起电话拨了110,那妇女抱着小孩,吓得直后退。
他跑去对面的巷口直喊“大哥,大哥”。没有回应。
他又回头打了120,他走进去,那女人惊恐地望着他,指了指在外面的被血浸染的电话。他回头望望巷子,他害怕极了,张明明会不会举着菜刀红着眼杀出来。谁知道呢?
他朝卖烧烤的相反的方向跑去,跑向一条更大的路。他用尽全身力气跑着,可好像身体凝固了一般。他只觉得眩晕。我是在发梦吗?他不停问自己。
这条大街的人他都认识。
我的老婆死了,被儿子杀的。
偌大的街上只有他了,人全都退到了两边,远远地望着这个悲惨的男人。他感到这里如此陌生模糊,他几乎听不见任何声响了。忽然,一个女人尖叫了起来,“快救他。”之后,又是一片寂静。他蹲在路边,他感到血就要流干了。警察终于来了,他走向警车,警察拦住了他。他又蹲下了。
二十三
“他是去报警,我该怎么办?……跑吧,那时我只有跑了,楼下不能走只能去楼顶。!www.163164.com
到了楼顶后,张明明想过自杀,但这个念头很快被打消。
我怎么能死呢?
我不能死。
张明明在各个楼顶翻来跳去,就像这几年,他在河南与广州之间来回辗转,就像他在出租屋、烧烤点与冻品市场之间千回百转,就像各种梦想之间不断游移飘动。看了《羊皮卷》就想做推销员,打了游戏想写小说,听了《曹操》想做曹操……可没有一处属于他。
他从小就喜欢说梦想,“每个人都有梦,有梦的人活着才不会孤独,才有动力。追梦的过程是艰辛的。就是追不到,也没有百火(白活)。只要(有)你的梦是你的一切。我要给自己创造舞台创造机会。永不放弃。”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总和好朋友佳林逃课跑到学校旁边的大树下谈梦想、打弹弓、翻筋斗。佳林记得眼前这个好伙伴有远大抱负。他真喜欢张明明。他是一个父亲早逝,跟随着母亲改嫁而来的外地孩子,饱受欺负,被打得头破血流,那会只有张明明送他去卫生所,帮他打跑那些爱欺负人的小孩。
冬天到了,河里结起了一层冰,一群小伙伴想在上面行走,张明明说,我走前面。最后,他掉下去了,他们用干树枝把他捞上来。
他也邀请其他朋友到安静的地方谈人生,谈理想,但他们只喜欢谈打架的经历。他们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呢。他摆摆手,“说了你们也不懂。!www.163164.com
有个卖烧烤的女孩,陈菊总想撮合他们,你看人家那女孩多好,又漂亮又能干。一天早晨,阿强和他、小状去吃早餐。小状偷偷指着那女孩:“哥,你看,就是她。!www.163164.com
张明明瞪瞪他:“真多嘴。!www.163164.com
阿强看看她,“长得真不差。!www.163164.com
“真是的,不漂亮,不漂亮。”他连忙说。
“如果差不多,就跟人家说说。!www.163164.com
他笑笑,不说话。
现在,这一切都过去了。
逃上楼时他忘了拿钱。他的桌子上,有大大小小的盒子,里面放有一条项链、小说草稿、一部MP3、一张平平整整的印着“李师傅山东风味锅贴”的优惠券。2005年他生日时,一家人到那里去吃饭,他们吃了烤羊腿。走的时候,柜台送了一张优惠券,父亲随手给了张明明,当时父亲只想,下次再来都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MP3是亲戚送的。张明明总是随身听着,有一次,父亲随口说,你怎么总一个人听呀。隔天,他买了两个小音箱,他播好音乐就走了。陈菊说,你看,你儿子多孝顺你。
可惜他永远都听不到她说这句话了。
凌晨零时许,他从楼上下来,慢慢走在路上,一点都不慌。
三名便衣上前将他抓获。
二十四
张柱良的大哥张光荣在这之后见过张明明两次。
第一次是刑警队给他录笔录。
他下去以后我就问他,“明明,你后悔不后悔?”他说,“不后悔,一点都不后悔。”一听是这样,我就说,“你要是以后判了刑了,不管远近,在法定的探监时间,我去看你去。但是呢,提前你要跟我说,你想要什么东西,我买给你。”说了这两句话,他说,“不用,没事儿。”心里面好像没有一点感觉。那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就要上去了,刑警队的说我还可以跟他说几句话,我想他这样我说什么了,没意思啊。他又不后悔,要我说什么。
13号下午5点多去指认现场,我弟弟屋里还有一些东西要拿出来。他看到我说,“钱在房门的后面放着。”他就给我指着,这时候他们屋里还有钱呢。他给我指了几个地方,包里面还有两百多块钱。几个地方的钱都拿出来了,有几百块吧。他向来打游戏机不缺钱,家里的钱在哪他都很清楚。这就让人想不明白啊,又不缺钱,也就这一个小孩,花钱都很松。
他跑的时候没带钱,如果他想跑,身上至少会带些钱的。像他们做那个小本生意,一天晚上也能收个一百两百,这个钱也都是把席子掀开放着,桌上放着也是,反正也都是自家人,小孩也没约束太紧,自己可以随便拿。
第二次见面是在预审。
第二次我陪着他大概有四个小时。预审科警察问他:你怎么开始想到杀你妈妈的?他说那天他爸爸走了以后,他妈妈就在家里干活,他本来想出去,妈妈喊:“回来!”他回来后想,这是个机会。他家里放着这么粗的一个棍子,他拿着棍子朝正在干活的妈妈头上打,一打他妈就往上站,他就又打了两下。这时候妈妈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把门打开,要跑,他就把她解抓回来。他妈的个头不高,他就掐着她的脖子。然后公安问他:掐着脖子是不是脸变颜色了?他说。是的,已经变成紫色的了,掐了有三分钟。这时候小孩说了一句话我印象深刻,公安问他变紫了之后呢?他说,我对她“割喉”。“割喉”这句话好像是网上学来的吧,问他割了几下?他用刀割了三下,很宽很长的伤口。
我听说他们现在玩“半条命”的网络游戏。我想他这句话肯定是网上学的,一般说拿刀把脖子拉一刀啊,砍一下啊都行,但他说“割喉”,说得我气得不行。
这个小孩的心太硬,像一般的小孩谁能下得去手啊?预审的中间发生一点事情,中午吃饭的时候送来盒饭,我和明明还有预审科的一男一女一人一盒。我就抽了一根烟,也给了那个男民警一根,结果烟点着后,就是一分多钟两分钟的时间,小孩把饭都吃完了,他蹲在那里巴拉巴拉一会儿就吃完了,我看着他吃得那么香,我心里难受啊,好像这个事不是发生在咱们家。一看他这样,我就把我的盒饭倒在他盒子里,说,“明明,把这个也吃了吧。”他看都没看我一眼,趴在那,呼呼啦啦又都吃完了。
这两个事情让我心里很难受,好像他都在讲别人的故事,与自己无关,我就是理解不透啊。
此后,张光荣从广州回到河南。
“我的大哥都很害怕,他的小儿子也喜欢上网,真害怕会干出这样的事,就把他送到少林寺训练基地,一年一万块,夫妇俩也搬到少林寺山脚,周末就去看他。”张柱良说。
二十五
门外这个埃及人彬彬有礼,但他有可能是个杀人潜逃犯,他可能冲进来砍我,报警,就可以抓住他,抓住他……www.163164.com
张柱良差点就打110了。
他整夜不敢入眠,听着门外的一举一动,他整夜整夜地臆想,听到半点声响,立刻坐直了身子。
瑶台出租屋的一切,不是卖了,就是烧了。他回到河南,陈菊的丧事开始料理,他成日躲在房间不见人。房屋的墙上挂着陈菊放大的头像。他走到哪,眼睛就跟到哪,晚上,他连厕所都不敢上。
后事料理完,家里人就开始帮他张罗婚事。他成日骑着摩托车到处相亲,相一个,就和大哥商量一个,要么太老,要么太丑,要么带着孩子,十几个,大哥都不满意。有的女人直接问,你儿子还出来么,他连亲生母亲都砍了,能保证他不砍我吗?
陈菊的舅舅听说他要娶老婆了,每天跑去向他大哥间接催债。张柱良建房子的时候向他借了3000元,里边有一张假钞。陈菊生前一直为这事生气,嚷着不还。

  张柱良已经离开这个令他伤心之地了  
图/大食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