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李评 撒谎让我感到痛苦


头号打虎英雄现在不是武松,是他
本刊记者 
陈磊  发自陕西安康
“什么最让人痛苦?!www.163164.com
“是撒谎,是言不由衷!”说这话的时候,李评的脸上露出一抹痛苦。
这位陕西镇坪县野生动物保护站的站长,现年47岁,该县1992年成立野生动物保护的部门后,他一直是负责人,迄今已经干了整整15年。
今年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该县农民周正龙拍摄到野生华南虎的照片,而作为第一个站出来质疑照片为假的政府工作人员,李评开始陷入一场哈姆莱特式的追问与自责中。
一方面,出于良心和职业道德,他觉得周正龙拍的华南虎照片“很别扭”,不可能是真的;而另一方面,作为野生动物保护站的站长,上级部门都认定了照片是真的,作为下属,他只能附和。
这让他痛苦不堪。
更尴尬的是,在镇坪从事野生动物保护15年,当大批闻虎而来的记者涌到镇坪这个五万人口的小县时,鉴于他对当地动物资源的熟稔,他当仁不让地被有关部门指派为接待记者的发言人。
于是,在镇坪县接待媒体的第一波高潮时,很多记者注意到了这样一个让他们感觉到有些“奇怪”的李评。
“不和谐”的声音
“老虎的活动范围很大,在原始森林里拍到华南虎的实体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而且对拍摄的设备也是有要求的!如果这次真的拍摄到华南虎,那是非常幸运的。”李评这样告诉采访他的《华商报》记者。
几天后,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李评又说,对于毛发、脚印这些所谓的物证,要持谨慎的态度,因为“泥质的不同,天气的变化,都有可能让脚印变形”,所以“这需要严谨的鉴定,不能随便武断下结论”。
同时,接受另外的媒体采访时,李评又强调,依照他的理解,华南虎一般是昼伏夜出,和人相遇的机会并不大,要是华南虎遇到强光刺激(周正龙称自己拍老虎时不小心按动了闪光灯),很可能会发出攻击,所以对周正龙所拍照片是真是假“目前还不好说”。
这样谨慎小心的观点,与当地政府部门力挺周正龙拍摄野生华南虎照片千真万确的看法显然格格不入。
“照片的真实性不会有问题,这是经过省林业厅的鉴定后才对外公布的。”李评的顶头上司、林业局局长覃大鹏这样说。
镇坪主管农林业的常务副县长杨高说,镇坪县拥有野生华南虎的事实不容置疑,因为早在7月份专家们即已通过调查得出结论,镇坪存在华南虎。
镇坪县县长吴平则于10月24日在县第十六届人大第一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做好华南虎大文章,利用镇坪发现野生华南虎的独特优势……争取并建成国家级镇坪野生华南虎自然保护区。!www.163164.com
李评的“不和谐”很快被细心的记者们披露出来,于是,他想离开这个照片真假争议的漩涡,但是,作为野生动物保护站的站长,记者们又整天追着他。
于是,在10月31日央视“社会记录”栏目,李评表露了自己的矛盾心态——“如果要像他们一样不负责任的话,首先对不起我这项工作……我只能按照自己的能力发表自己的意见,大家都说好,那不一定好……这个东西(指寻找野生华南虎)你不能有其他的杂念。!www.163164.com
结果,第二天,林业局一位副局长就找李评谈话了,大意是,这个事(华南虎照片真假)你就不要再掺和了。
“我知道,这是对我好,所以就请了病假,领导当天就批了。”李评说。
尴尬现实
让李评没想到的是,有关领导的不满还罢了,表达了对老虎照片的不同看法后,现在,走在镇坪大街上他都能感觉到人们的白眼,镇坪太小了——全县五万人,县城近万人,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而镇坪人谁不想镇坪存有野生华南虎呢?
李评很难过,他讲出实话不应该得到这些——从1992年县林业局成立野生动物保护站以来,他当了没有办公设备和人员的10多年的光杆司令。
李评的委屈无处诉说,三口之家,他是家中的主心骨,哀怨只能在回忆中慢慢展开——为了唤醒村民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多年前他常常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后面挂个油漆桶,拿着毛笔,在镇坪的山村里穿行,走到哪写到哪,宣传保护野生动物。
“到一个村,我都会问当地老猎人,问这个地方还有多少什么样的动物。他们天天上山,这个最清楚。”李评说,通过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他一点一滴获取了镇坪野生动物资源的第一手资料。
1998年,陕西省野生动物保护站开全省表彰大会,看到李评条件太艰苦,给他买了辆三轮摩托。这可把李评乐坏了,连称“太奢侈”——拿到摩托车后,他亲自开着跑了1000多里山路,将摩托车骑回了镇坪县。
有了这个摩托车,李评办案子方便了许多。有一次,他接到举报,说有人弄一车果子狸要到湖北,他骑上摩托就走,大冬天,等他追了70多公里路赶上盗猎者,双腿已经冻得几乎走不下来。
“人家打电话给你举报,是信任你,你不能辜负这份信任啊。”李评说,在那段艰苦的日子里,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他得罪过许多人,有些愣头青甚至扬言要杀了他,而和周正龙相识,也正是因为他曾没收了周正龙私自打的猎物。
2006年底,野生动物保护站终于进了几个人,结束了李评10多年的“光杆司令”状况,但不成想野生动物保护却成了发展经济的工具,有关部门领导和下面工作人员成天热心寻虎,想以此来大力发展旅游业。
“镇坪有四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华南虎只是其中之一。”李评说,华南虎功能性灭绝是科学的结论,即使找到了几只野生华南虎,意义也不大。“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把资源和精力放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www.163164.com
从2000年开始,李评就在为镇坪另一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林麝呼吁,自己还下大力气进行了科学考察,光是笔记就多达十余万字。最后,考察报告通过了林业厅的鉴定,但是,再没有了下文。
第一个质疑者
养“病”在家的时间里,李评能够静下心来思考镇坪整个华南虎风波,但越想,越有一些问题纠缠着他。
从2006年春天至2007年3月,陕西省组织华南虎调查队,到镇坪考察过三次,但让人失望的是,调查队除了获取一些疑似华南虎的毛发、粪便、脚印的东西外,没有找到更为有力的证据。
即便如此,今年7月份,调查队却得出了结论:“镇坪存在野生华南虎”。这让李评感觉不舒服。
“镇坪可能有野生华南虎,但群众传达的信息都要仔细考察才能得出结论。”李评说,事后,他得知,省里面的这个调查报告送到北京以后,被北京的一些专家给否定了,说那不是华南虎的脚印和毛发。
但镇坪县寻虎的热情不减,邀请中央电视台来拍摄纪录片《巴山寻虎》,还是李评接待,他感到有些厌倦。
“生态建设和经济发展是一对矛盾,不能脱离生态建设本身去保护老虎。”李评说,有一段,他曾想请病假躲开,可事情的发展已经非他所能控制。
中央台的录制完成后,有村民报告听见了华南虎啸,他连忙带人去考察,发现那根本不是虎啸,但一名刚从别的单位调到动物保护站工作没几个月的人,写了听到华南虎啸的报告,没有经过李评同意,直接将报告报到了省林业厅,领导很高兴。
国庆放假前的一天,还是这位工作人员,说是有村民发现了老虎脚印,要和周正龙一起去看看。回来后,李评仔细看了拍的照片和录像,觉得那不是华南虎脚印,将资料压下了。没想到,这个“脚印”惊动了县领导。
10月8日一上班,李评发现一大堆人围在林业局长覃大鹏的办公室里,后来,等有人给他说是周正龙拍到老虎,他下来看时,照片已经不见了。
回办公室,李评有点生气,他打电话叫人把周正龙喊回来,看照片,看了几张,他把照片往桌上一扔,回了自己办公室。
“我当时没有说话,但周正龙应该知道我不相信他的照片。”李评说,从事野生动物保护事业15年,摄影经验超过20年,他看照片第一眼就“觉得很别扭”,感觉光源不对。
那一天,他和林业局的一位副局长讲,自己认为周正龙的照片是假的,后来,他又向林业局里面的县人大代表说,照片是假的。
李评的话没有产生任何作用。
四天后,林业厅开新闻发布会,称照片是真的。
那一天,林业局的一位领导在门口叫住了李评,告诉他:“以后不要再说照片是假的了,现在专家都鉴定了说是真的。!www.163164.com
李评不知道,他的那位经常越级报告镇坪有老虎的部下,也参加了在西安的新闻发布会。就是这位工作人员,在周正龙声称拍到老虎的前两天,还和周一起上山,没有人知道他们干了什么。
“撒谎让我痛苦!www.163164.com
省林业厅开新闻发布会的那天,李评再次想躲起来,“请假条”已经写好了,但领导叫住了他——他一走,整个林业局没人对全县动物资源熟悉了,必须他出面来应付带有刁钻问题的记者。
“那几天真是难受。”李评说。
很快,他得到了解脱——因为,领导们发现,自己的这位部下竟然和政府认定的镇坪有华南虎唱起了对台戏。
“我只能说,‘可能有。’”李评说他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
“这件事放在其他人身上,或许什么都不说了,但我不行,不吐不快。”李评认为这是自己的性格所致,“多少年了,改不了。!www.163164.com
当年,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在小学教书,试用期还没过,就因为老师待遇的问题,李评带头罢起了课。
还有一次,他接手二年级一个班,里面有县长儿子,特别顽皮,上课爬到老师背上,考试大肆抄袭,别的老师都是纵容,称孩子如何聪明。李评不同,将这个孩子罚站,还抓住孩子抄袭的事实当场给划了零分。
“当时没带红笔,就用蓝色笔给划了零分,后来又用红色笔补了一个。”李评说,这事被人添油加醋传给县长,说李评看不起县长,给他儿子划了两个零。
这一下捅了娄子,年少得志的县长带了10多位官员来听李评的课,为学校历史上罕见,可不明就里的李评,一上课就让学生一次写100遍“人”字,“教他们如何做人”。这一下,李评和县长误会更深了。
后来,李评亲自到县长家,直率地讲了孩子如何顽皮、抄袭,说得县长大惊:别的老师都跟我说儿子聪明啊!www.164.com
从此,县长和李评交了朋友,后来李评从学校调到林业局,也是该县长所为。
到了林业局,李评的直率没有多少改观,别人写年终总结,都是长篇大论,讲自己如何努力,而他与众不同,有一年,他径直写了一首28个字的打油诗来总结自己,传诵一时。
于是,在领导那里,李评成了可用而不可提拔的对象——从1988年调至县林业局,将近20年过去了,当年的普通科员,如今依然是普通科员。
2004年,林业局有一名副主任科员待遇的名额,好不容易轮到了李评,相关材料报了上去,但至今没有下文。
“或许就因为我不会说谎吧。”李评说。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