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欧阳文升 我们就是这个命


有没有合同,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个问题
本刊记者 郑廷鑫 发自东莞

这天中午,欧阳文升吃完饭,在休息时间里看了一会儿报纸。他看到报纸上的大标题:“华为鼓励7000员工辞职。!www.163164.com
报纸上说,华为的行为是为了规避将于2008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劳动合同法》。又说,这个法律主要是保护劳动者的权益。欧阳文升也是劳动者,但如果没有这个新闻,他对这个法律是一无所知。对于已经实施多年的《劳动法》,他也是一无所知——这些,离他的生活和工作实在遥远得很。每天从早上七点多开始工作,一直到下午六点,晚上经常地加班,回到宿舍后,已经筋疲力尽,赶紧洗洗睡吧,报纸上那些东西与自己没什么关系。虽然,那些东西本来是应该和他有关系的。
这是东莞这个“世界工厂”里的一家普通鞋厂,典型的双头在外的企业。先到外贸公司接台商的订单,然后就是生产,最后产品在检验合格之后,又运往国外,销往世界各地。
合同有啥用
家,对于欧阳文升来说,似乎特别地遥远,虽然湖南永州离东莞不过千里的路程。下个月将满20岁的他,却已经有5年没有回家了。甚至,从今年以来,就没有打过电话回家。
他不了解家里的情况,家里也不了解他的情况。事实上,欧阳文升是偷偷溜出来打工的,当时家里以为他失踪了,还报了警。当然,这是他后来才知道的。那年他15岁,已经辍学多年,一方面是自己的流鼻血怪病,一方面是家里也没钱供他上学了,所以小学读了一年便没读下去了。但在家里呆坐着,实在太无聊了,于是,在过完一个春节后,他偷偷地离家出走,怀里揣着自己的300块积蓄,“连家里的电话都不知道”。
先是到桂林,帮人家洗车。第一个月的工资让他印象深刻:80块。然后,又跟着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到了贵州,想学点修车技术。可人家师傅不理他,怕他学了自己的技术后要来跟自己抢饭碗呢。只能是打打杂,一个月赚个两三百块。
后来,又到了广州,又到了东莞,他一个人没有任何牵挂地到处走。“想去哪,就去哪打工,玩玩,过一段呆得不耐烦就走了。”对于他来说,“合同有啥用?到哪不都还是那么辛苦,赚的钱还是那么少。!www.163164.com
他是刚到现在这个鞋厂的。之前在附近的另一个鞋厂打工,在宿舍睡觉的时候,被人偷了几次手机,加上那边的监工会打人,工资也经常拖了几个月才发。所以,在拿到工资后他就离开了。
当然,这个离开是要付出代价的。按照这些工厂的惯例,进来之后要签一个简单的合同,有的没有注明工作的期限,有的是一年,当然,才没人理这些期限呢。他们想走就走,不过就得白干一个月了——工厂都是压一个月的工资的,进去的第一个月没工资,第二个月发第一个月的工资,以此类推。如果工人要走,压着的那个月工资就没了,不管他是否在合同期限之内。
这是工厂的潜规则。不只是做鞋的工厂,在东莞这边的小型工厂,一般都有这个惯例。以前有的还需要抵押身份证,现在不需要了。

老板的苦恼
现在,东莞鞋业有大小鞋厂约1800家,鞋材、皮革、鞋机等配套企业2000家,皮革、鞋材、五金、鞋机等配套商铺3000个,贸易商及鞋样开发中心650家,材料市场5家,共计从业人员100多万人,年产鞋量约15亿双,占世界的1/10以上,Nike、adidas等世界名鞋很多产自这里。
在这些鞋厂中,员工在1000人以内的小工厂占了很大的比重。欧阳所在的这个厂也属于这类。在这里,员工进来的时候,一般会签一个合同,合同的意义仅在于,签了就表示你可以上岗,可以拿工作待遇,一般合同上都没有说明具体的工作期限。对于工人来说,只要没有违规情况,想做多久都可以。
这种情况是工厂们共同面临的困境所决定的。以前,无论大小工厂,招工的通知一贴出来,门口就会排起长队。但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一方面,普通工人越来越少,对待遇和宿舍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另一方面,技术工人更加难求,企业都会通过提高待遇来留住他们。
“现在的员工们都有宿舍住,宿舍还要装空调什么的,吃住都没问题,员工被奉为皇帝一样。以前工人们争着上岗,争着进工厂做,现在去招还经常招不到。”鞋厂老板说。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东莞就汇聚了大量的劳动密集型工厂,世界各地的订单纷纷飞向中国南方的这个海边城市,外来人口也纷纷涌入,使得这个城市的经济迅速崛起。如今的东莞,本地人口占全市人口的比例不超过30%,这里也赢得了“世界工厂”的名声。有一个说法叫“东莞塞车,全球缺货”。
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很大的利润来自于低廉的人力成本所赚取的廉价加工费。以前的这些企业,被人冠以“血汗工厂”的称号。
这些工厂曾经给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了飞跃一个个台阶的翅膀,同时也骑上了榨取劳动力成本的虎背。而今,立法者出台新的法律,希望保障工人们的权益,这使得这些企业主们面临更大的困境。
目前,东莞制鞋业的平均净利润大约在5%-8%。而人民币的升值,以及欧盟对中国鞋征收高额反倾销税,加上国内物价上涨带来的原材料成本的不断上涨,鞋厂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
鞋厂老板说,“周围的朋友也都在说《劳动合同法》,但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是很清楚。不过大家都清楚,以后的用人成本肯定会增加的,利润空间又会进一步地压缩了。!www.163164.com
大不了换地
欧阳文升也听说了,现在工厂的订单越来越少。在他之前做的那个鞋厂里,有时就会因为没单而停工了。但是,停工的时候,工厂的大门依然紧闭,他们只能在厂里坐着聊天,打发无聊的时间。
工人们的外出时间仅限于下班之后——一般下午下班之后还会加班,如果任务急的话,可能会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加班每小时能赚1.5元的加班费。第二天还得照常7点多起来上班。
这一晚的加班只到晚上八点。欧阳文升回到宿舍后,洗完澡就直接爬上床,躺在床上看杂志。那是一本免费赠送的杂志,讲述一些打工者的暧昧故事,以及性爱技巧之类的文章。
同宿舍的人有的洗完澡就出去了,因为前几天才发了工资,大家手头有点钱,就会出去吃点烧烤,喝点啤酒,或者逛街上网,甚至找小姐。
欧阳文升刚过来不久,和这边的人还不是很熟悉,加上身上没钱,每天晚上都是一下班就洗澡睡觉,不想其他事情了。五年的打工生活,让他明白了一点:没事干的时候不要想太多,要不心里会很难受,然后就会睡不着,工作也觉得没劲。
他也不想进那些大工厂,因为在大工厂被束缚得太紧了,小工厂反而有更大的活动空间。大工厂可能就会签订比较正式的合同,但他对此并不感冒,因为签了合同之后,反而觉得受束缚了。什么时候不想在这里做了,收拾包袱就能走人,图个自由自在。
周围的人想法也和他差不多。在这个宿舍里,有16个床位,其中两个空着,“可能招不到人吧!www.163164.com

欧阳文升说,这个工厂算是挺好的,没有拖欠工资,不过现在的工厂都不太敢拖欠工资,要不更难招到人。当然,以前也有工资被拖欠的情况,于是厂里比较强悍的人便带头,十几个人去找老板要钱,要不到便上劳动局去告状。
“最后还不是那样!老板在劳动局那边有关系,什么事都当没发生了。回来之后就把那些工人给开除了。不过,之后倒是就发了工资。”欧阳文升有着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他觉得自己已经把很多东西都看透了,“靠这些人自己斗怎么能斗得过有钱有势的老板?又没有什么机构来帮我们。遇到那样的情况,就一条路:走人。!www.163164.com
说话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手掌。这些年来,他就是靠着这双手养活了自己。这是一双平滑的手。在这里,平滑并不是好事,那些和他一样做鞋面与鞋底粘合工作的老工人的手,可能会因为长期的高温与摩擦而变得过分地平滑——平滑得没有了手指纹了。
欧阳打算过段时间去福建看看,“我们这种没学历没什么技术的,到哪儿的工厂都是一样,还不是起早摸黑地干活,到了月底领那一点工资,然后就是找个地方通宵上网,或者找女孩子玩,两下子就能把刚拿到手的工资给花完了。法律那是给有钱有地位的人看的东西,我们就这个命,说到底。”欧阳文升说。
像欧阳这样的劳工,广东省共有2380万人,根据广东省总工会2007年11月12日提供给本刊的数据,其中有2150万人签订了劳动合同,签约率90.3%。而根据2005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何鲁丽所作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实施情况的报告》,中国中小型非公有制企业劳动合同签订率不到20%,个体经济组织的签订率更低。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