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重庆“抢购食用油”的死伤者们


为了一桶“优惠”十多元的食用油,数百名凌晨就开始排队的重庆市民在超市开门的一刹那发生拥挤事件,导致三死数十人受伤的惨剧发生
本刊记者 
何三畏 发自重庆
2007年11月10日,重庆家乐福超市“10周年店庆促销活动”进行到第二天。
该活动的主要促销商品是一种规定品名的食用菜油,活动规定,每人至多可以购买两桶这种“打折”菜油,这款目前尚不为普通消费者所知的菜油“原价每桶51.4元只卖39.9元”,每桶“优惠”了11.5元,而同样容量的某品牌食用油在近一个星期内上涨了4.1元,达到了65元。头一天,家乐福重庆市区五家分店,限量5万桶菜油两个小时被抢购完毕。
这一天,为了凑人头,有的家庭全家出动,而这是一个周末,学校不上课,有的“抢购者”带上了儿孙去排队,致使后来死伤者名单中出现的一家两口中甚至有学龄儿童。
上午开门营业时间以前,每一家分店门口都已经挤满了人。发生事故的沙坪坝店,在守候已久的“抢购者”们“开门,开门”的吼声中,店门提前五分钟打开了。事故也就在开门以后不久发生了。
在后来的官方通报中,它被命名为“11·10踩踏事故”:2007年11月10日8时20分,家乐福重庆沙坪坝店在自行组织的10周年店庆促销活动中,发生挤压踩踏事故,造成死亡3人,31人受伤(其中7人重伤)。
本刊记者来到重庆之际,有关方面正在积极处理“11·10踩踏事故”,寻访死者家属和伤者并非易事。几个医院的医护人员和相关街道办均拒绝采访。
14日下午,即事发第5天,记者从有关方面获得一纸材料,内容跟事发当日下午有关方面发布的内容一样简单:列举了死伤者的总人数之后,介绍了有关方面积极有力的处置措施。
都是些什么人用生命构筑了那组沉默的阿拉伯数字?本刊记者根据有限的采访,得以为部分死伤者立一“小传”,以补足死伤者们作为生命个体的基本信息。
进城民工和他们的下一代
下岗工人、低保家庭和退休人员
杨素绣,女,死者,42岁。家属已经获得35万元赔偿。
她被送到重庆肿瘤医院后不久死亡。他的丈夫许华光是一同去抢购的,亦受重伤,他苏醒过来时,妻子已经送往殡仪馆。二十年前,杨素绣和许华光夫妇从郊区进城打工。近年,夫妻俩为建筑工地的工人提供盒饭维持生计,晚上卖烧烤,供养着一个念高三的儿子。
孙茁,女,死者,51岁,城市市民。亦已获得赔偿。其它情况不详。
蔡仪明,男,死者,65岁,城市市民。其善后尚没有进展。
据悉,赔付并不是死伤者家属与家乐福接触,而是在有关方面主持下进行。街道还组织干部对死伤者家庭“1帮1”,记者曾见有街道干部到医院看望伤者。
黄亮,男,11岁。重伤。他被认为是“11·10踩踏事故”中年龄最小而伤情最重者,一度被医生认为无法抢救,后来奇迹般生还。黄亮是第一代城市民工的孩子。母亲带着他在重庆打工,父亲则在新疆打工。他是被母亲“从人堆里刨出来的”。如果他最终痊愈,将可能重度残障。
刘基良,男,61岁,城市民工。重伤。入院时昏迷。全身多处受伤,胸腔受创,肋骨折断。14日上午记者在肿瘤医院见到他时,已经可以说话,护理他的家属其时正外出买饭,未能有更多了解。
汤X英,女,59岁。现场曾经昏迷。她是和兄弟、弟媳一起去的。她看到弟弟“栽下去”,但“他力气大,出来了,还把老婆也拉起来了”,而她自己被压着。
她自述:1993年病休,退休金从200元涨到现在的800元,老伴退休金有1200元,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出嫁,儿子有工作。她承认,精打细算,她的日子还能过,但是,“能便宜点就去买,你不知道它还涨不涨!!www.163164.com
周X秀,女,56岁。昏迷多时。右臂两节骨折,四肢及全身损伤。原重棉二厂工人。自述:1971年工作,1985年被开除,因所谓“两性关系”。离异未婚,现与一男友生活。97年开始吃低保。“要求社保局办退休,社保局说我超龄。!www.163164.com
李家兰,女,60岁,重伤。自述:胸部巨痛,肋骨折断。目前退休金涨到700元,老伴75岁,退休15年,目前退休金1500元。有三个女儿,都需要资助。大女儿生病,有一个孩子上初中;二女儿外出打工,三女儿患忧郁症。
唐远秀,女,75岁。全身多处受伤,四肢青肿,几次昏迷。丈夫去世,此前身体尚好,独居。育有一子三女,儿子重棉一厂下岗工人,大女儿退休,曾在餐厅工作,二女儿曾做商业服务员,现下岗打工,三女儿待业。老人早年在小龙坎社区修缮队(集体性质)做工,退休金800元,“医保卡里没钱”。
老人思维清楚。她自述道:我五点半去,最后连门都没进到!我站到第一个轮子(排到第一位),后面一个男的,从石桥铺,五点过起床来的,我说没车呀,他走的路。他被踩死了?八点二十分,有几百人。轮次被冲乱,(我)从梯坎滚下去,桌子也倒下来跟着翻。三张桌子把我挡住。(我)腿在桌子底下,头顶到玻璃门。(那个)男的倒在我前面,我看到有人从他身上踩过去,(他)大喊……我醒过来看到地上睡着三四个人,没有看到石桥铺那个三十多岁的人,肯定不到四十,大汉,口吃。
另,老人的一家亲戚,一家三口,儿子和老公均智障,惟一健全的女主人,被踩成重伤,住在重症监护室。
冯X莉,女,51岁。
自述:我右肋骨被踩断,身体软组织多处青紫。头天约好三个人去。提前一刻钟,已是人山人海……我从梯坎倒下时是倒立着下去的,头和脸着地,我倒在最底层……保安就在我前面,我伸手去拉保安裤子,保安拉我的手,但压得太厚了拉不动……有一个男人挣扎时胳膊顶了我的腰,剧痛……110帮我招的出租车,送往沙区人民医院,刚到门口就听说“满了满了”,看到120的车,赶紧上去,刚到肿瘤医院又说满了,又到西南医院。
我住模范村,低保户。重棉一厂纺织工人。退休一年了。老伴是同厂工人,没有退休金。厂里不景气的时候,他去学开车,交了一万多元,厂里叫回来,他没回来,按旷工除名,现在又没有车开。我们家四口人,女儿22岁,读大三,儿子读高三。我领700元退休金。国家补助130多块,补足每人210元的低保。
严XX,女,50岁。胸腔受伤,右第6根肋骨撕裂,多处肌肉严重拉伤。
自述:我个子小,就钻进去了,我爱人没有进去。我只记得一哈儿(一会儿)的事情,后来就昏迷了……物价不断上涨,1桶油能节约十多块钱……我是小龙坎土生土长,原来住在模范村。以前在丝(绢)纺厂,1999年下岗(回忆良久),当时补偿了一万多,早用完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收入,最近(今年九月)才办了退休,才拿了一个月九百多点。
我在一家百货商场,给租赁户卖服装。老公下岗工人,原来在集体企业,买断工龄,现在打零工,这阵(晚七时左右)正还在外面跑。我们有一个女儿在XX大学读书,大四了。……www.163164.com
所有采访到的死伤者,均为最贫弱的阶层。在特定的情景下,他们的自述或许有夸大贫困的成分,但模范村社区的特殊情况,或可一定程度上互相印证。据悉,土湾街道办之模范村社区,聚居着500多个低保家庭。这里原是业已破产改制的重棉一厂、二厂,印染厂,塑料厂等国企。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