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大毒枭坤沙之死


读懂了坤沙,也就读懂了缅甸
本刊记者 张欢
问:您知道海洛因对人的危害,在成千上万的受害青年面前,您就毫无顾忌吗?
答:我愿到任何一个想要禁止鸦片的地方去,愿意去曼谷,也愿意去美国。但是,不跟我谈判,海洛因就仍要传到世界各地。
问:您怎样在老百姓中禁用毒品?
答:凡吸毒者,一律枪决。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www.163164.com
这段惊悚的对话发生在1983年,对话者是哥伦比亚记者戴尼斯·雷契勒和一个叫坤沙的男人。
坤沙,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初控制着“金三角”的毒品制造与流通,被人们称作“世界第一毒枭”。
他有着一半的华人血统,一生征战无数。缅甸政府、泰国政府、中国国民党逃亡部队、缅甸共产党、佤邦游击队、国际禁毒组织、鸦片将军罗星汉……都曾经是他的敌人,也是他的朋友。在他死前,他还和曾与他不共戴天的缅甸将军们一起打高尔夫球。
他凭借毒品制作与流通大发利是,美国政府出资200万美元缉拿他,但他在自己统治的区域,严禁吸毒,发展农业。直到今天,金三角一些地区的人们还在怀念这位“掸邦共和国总统”。
他曾拥有过一支过万人的部队,美式M-16步枪装备,配有苏制防空导弹,是缅甸境内最大的反政府军队。但他也尊重知识,创办华文学校,收留“文革”期间大陆逃来的知青,请他们做老师,称他们是“先生”。
……www.163164.com
10月30日,经缅甸政府官员证实,风云一时的“金三角”头号大毒枭坤沙死了。这个曾经的世界头号通缉犯、缅甸泰国政府头号对手享年74岁。
坤沙的前盟友兼掸邦叛军领导人姚色克上校透露:“他于10月27日死于仰光家中。!www.163164.com
坤沙的秘书也宣称,坤沙已经去世,病因不明,但他一直患有多种疾病,并且半瘫痪。缅甸的一名官员证实了坤沙的死讯,并称其已经于10月30日下葬。一名墓地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次葬礼。
国民党残军打开了“潘多拉盒子!www.163164.com
20世纪下半叶,在亚洲南部以种植罂粟为生的各国人数超过一千万人,地域主要分布在萨尔江流域直至湄公河流域的大约二十万平方公里的三角形地带,区域面积之广大,相当于缅甸国土的三分之一,或者七个台湾岛加在一起的总和。(根据联合国禁毒署资料)
这个区域就被形象地称为“魔鬼金三角”。
早在1824-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期间,东印度公司就将罂粟种子运进了缅甸掸邦。1886年1月,英国吞并缅甸后,强迫掸邦人民大规模种植罂粟,生产鸦片,而且将这里的鸦片运抵中国,牟取暴利。直到1948年,缅甸重获独立时,鸦片种植已经遍布整个掸邦高原和中国、泰国、老挝部分边疆地区。
英国殖民者将鸦片引进了金三角,但是真正让这片曾经的“世外桃源”改变成令人闻之色变的“金三角”,却很大程度上和一支从中国大陆溃败的军队有关——国民党败逃缅甸的“复兴部队”。
1950年3月,在刘邓大军席卷大西南的炮声中,云南省主席卢汉宣布起义。在和平解放的大势下,一支800余人的国民党残兵部队选择坚持自己的信仰,且战且退越过西南边界,闯入缅甸境内。这就是国民党第8军237师709团李国辉的部队。随后他们在缅甸东部小孟捧与另一股残军第26军93师278团谭忠的部队会合,组建成立“复兴部队”。
这支已经被蒋介石放弃的部队却创造了军事上的奇迹,在内战战场上节节败退的他们来到金三角后,招兵买马,将缅甸政府军打得落花流水,割据地盘,俨然成立“国中之国”。
随后蒋介石派原第8军军长李弥接管这支部队,成立“云南反共救国军”,扩充到近两万人,在缅甸无人能敌,甚至还组织了“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一度占领沧源、耿马、双江、澜沧等县。但随后解放军发起反击,李弥军全线溃退,只得又逃回缅甸。
“反攻云南”的军事行动虽然失败,但李弥却得到了台湾和美国方面大量的援助,他的势力范围迅速扩展,北到密支那,南抵泰国清迈府,东达老挝山区,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超过台湾将近7倍之多。队伍也迅速增至3万多人。李弥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只要我们乐意,随时可以攻取仰光,把缅甸变成我军的天下……!www.163164.com
缅甸政府惊慌失措,武力无法解决问题,只好选择外交途径——向联合国申诉。当时在联合国代表中国的正是国民党台湾政府,在国际压力下,同时也担心李弥尾大不掉,1953年11月至1954年3月,5000多国民党士兵撤回台湾。欲作“缅甸王”的李弥也回到台湾,开始了自己漫长的软禁生涯。
此后,台湾派柳元麟收拾残局,他搜罗残兵,组织“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并任命了两个副总指挥,其中一个是段希文,这是一个对此后金三角发展至关重要的人物。
1961年,周恩来总理访问缅甸,和缅甸总理吴努签署边界协议,同时接受缅甸政府请求,派人民解放军越境追击国民党军。在双方夹击下,柳元麟兵败缅北,第二次撤兵回台。这一次,部分国民党云南籍士兵留了下来,在段希文的率领下,留守金三角。1964年春,段希文率部向泰国政府投降,被改编为“泰北山区民众自卫队”,总部设在后来大名鼎鼎的小镇美斯乐。
早在“复兴部队”时期,国民党残军就意识到鸦片的重要性。李国辉将部队一部分用来组织马帮贩运鸦片,获取军需。而段希文率部进驻美斯乐,很大程度上也是看中了这里的经济来源——种植罂粟。他们一方面武力为马帮护镖,同时对鸦片业抽税。
国民党部队在金三角开创“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的先例,为缅甸各支反政府武装提供了样板。同时,在他们行军的过程中,几个缅甸少年加入其中受其影响,更是大大改变了日后金三角的政治生态,这其中就包括了日后两代大毒枭——“鸦片将军”罗星汉和“海洛因大王”坤沙。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www.163164.com
坤沙(Khun Sa),1934年2月17日出生于缅甸掸邦莱莫山弄掌大寨,
属有中国血统的缅甸掸族。他有三个名字,中文名字叫“张奇夫”,缅甸名字为“关约”,“坤沙”则是泰国名字。他的先祖是从云南迁入掸邦居住的汉人,到坤沙已经是第八代。
坤沙从小未读过书,三岁丧父,五岁丧母,生活在一个破裂的家庭中,由其祖父和叔叔抚养成人。他从小就按世袭传统继承了其父的莱莫部落土司职位,因为掸邦之间盛行部族仇杀,坤沙年幼时一直在外躲避。
就是在此期间,他参加了由李弥创立的“反共抗俄军政大学”,接受了基础的军事训练。
随着1961年国民党残军的大败退,坤沙开始自己拉队伍,返回家乡继承了土司职位。此时的缅甸政府出于“拉一派,打一派”,削弱反政府军的考虑,也大力支持他的行动。坤沙抓住时机,立即向政府表忠心,把一支小型武装迅速扩大为集结着掸族和汉族绿林好汉的大型自卫队“弄亮地区民众自卫队”。
从国民党残军身上,坤沙学到了两点:一是有了枪杆子腰才能硬,二是靠毒品才能养活军队。在“民众自卫队”的旗号下,他一方面扫荡小股贩毒武装,一方面也积极参与鸦片的产销活动,牟取巨额财富。
1967年6月,坤沙组织了至今仍被人们称为“世纪商队”的贩毒队伍——500名武装人员,护送300头骡马和16吨鸦片到老挝,出售给当时老挝王国政府军总司令——温·拉迪功少将。
然而,当这支队伍经过国民党军残部控制区时,由于坤沙一方不交纳“买路钱”,双方发生了武装冲突。此时,温·拉迪功少将大为紧张,一怕毒品丢失,会减少他的买卖,二怕此事张扬出去,“鸦片总司令”的恶名更会远扬四方。权衡得失之后,这位总司令决定扮演一名坚决保卫国土安宁的战士,他建议当时的老挝王国政府首相富马“以毒攻毒”,派遣王家武装“进剿”,装备有飞机的老挝王国政府军于是对正在激战的双方发动突然攻击,最后,坤沙军退回缅甸,国民党军残部退往泰国,而温·拉迪功却捡到了16吨鸦片。
坤沙虽丧财折兵退回老巢,但元气并未大损,很快又恢复了昔日声威。而这次事件也让缅甸政府深感疑惧,决心铲除这颗“毒瘤”。
1969年10月15日,刚到任的缅东北军区司令丹定上校,从司令部所在地东枝向坤沙发了一封“加急”电报,请他前往出席一次紧急军事会议,国防部已派出专机等候在腊戍。
坤沙接电报后,踌躇满志,根本没有任何的戒备。他当时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在缅政府中的地位。于是,仅带了几个随从,欣然乘车出发。
10月17日,当车行到离东枝不远的塘夷一地时,早有他熟悉的觉温少校在此“恭候”。不过,已不是以往的酒宴款待,等着坤沙的是,几十支乌黑的枪口。
不久后,坤沙被押往仰光监狱。在那里,据说坤沙以一部《三国演义》度过了他5年的牢狱生活。政府没有公开宣判坤沙,外界所知道的消息,坤沙先生大约作为政府的“客人”在仰光受到“款待”。
与此同时,缅军99师与东北军区、瓦城军区抽调了1万余人兵力,开展了对坤沙武装的大围剿。
群龙无首,坤沙集团一时处境险恶。此时,坤沙的参谋长张苏泉脱颖而出,他迅速把残部纠合起来,且战且退,逃往丛山荒野,暂时蛰居起来。
痛定思痛,张苏泉知道贩毒是受人唾骂的勾当,而贩毒武装又变为非法组织,不能再亮出这样的招牌。于是,他利用当地民族同缅政府矛盾,宣称其贩毒武装是“禅邦革命军”(又作“掸邦独立军”、“掸邦联合军”),作战的目的在于争取掸邦独立,制造和贩卖毒品只是为了“掸邦自立”的一种手段。
张苏泉:黄埔军校毕业的高参
张苏泉,辽宁庄河人,被称作是“金三角真正的老大”、“读懂了张苏泉,就读懂了金三角”。1948年毕业于成都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属黄埔第20期,作为“特种作战”人才从台湾派驻到缅甸国民党军。
他和坤沙结识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1961年,国民党残军第二次撤退台湾时,他留了下来,作为雇佣军在当地扎根,在一次溃败时结识了坤沙,并投身其中。
在坤沙被政府监禁后,张苏泉一方面积极武装力量,同时积极营救坤沙。
为了向缅政府施加压力以解救坤沙,张苏泉派出特工小组,于1973年4月16日缅甸“泼水节”期间,在掸邦首府东枝绑架了两名苏联医生贝柯密斯基和维诺格达道夫。
然而,苏联人反应并没有张苏泉预期的那样强烈。缅甸政府采取了强大的军事攻势,对张苏泉进行军事打击,但也未能救出人质。
双方僵持到了1974年。
张苏泉搞的两个人质“粘”在了手上,后来他通过秘密的渠道,请动了当时的泰国陆军参谋长江萨·差玛南(70年代后曾任泰国总理)居中斡旋,并且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外界宣布自己手中掌握的苏联人质。在国际舆论的关注下,事情最后总算有了结果。
1974年5月,江萨上将亲自乘坐直升飞机至张苏泉在泰国边境的据点,接走了已经关押一年有余的两个苏联人,交给了苏联驻曼谷大使馆。
缅甸政府在保全了面子的前提下,于1974年9月7日释放了坤沙。
坤沙被释放后,起初被要求居留在仰光,不准离开。后来,又迁徙到了瓦城。
1976年2月7日,在“参谋长”一次精心策划安排下,一辆美式吉普车,载着经过化装的坤沙及张苏泉的特别行动小组驶出了瓦城。
7年后,坤沙又回到了泰缅边境的“金三角”地区。
不久,坤沙采取了张苏泉的建议,将人马拉到当时泰国军警无法顾及的北部边境地区。当时,泰国边境地区由于有泰共的小股武装活动,所以坤沙在与泰国有关方面达成反共防共的协议后,坤沙部的驻留得到了一定的“合法性”。
坤沙“掸族革命军”,当时约近4000人,指挥部设在了一个叫满星叠的小镇。
这是一个距离缅甸边境不到8公里的村子,有273户人家,1600多人。在离满星叠不远的其它七八个寨子,也同时驻扎着坤沙的其它的部队。满星叠在一个山谷中,长3公里,宽1.5公里,四面环山,地势险要,水源丰富,森林密布,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1978年,越南军队入侵柬埔寨,一直处于友好关系的泰柬两国,有了共同的危机感。由于“民柬”于1979年退入山林,政权由越南与韩桑林控制,对泰国就更加不利。于是,泰国军方关注的重点是与柬埔寨接壤的东部边境,对于北部地区,企图利用国民党三、五军与坤沙部来保土安民,防止外患。这给坤沙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有利时机。
他迅速发展了起来。
据联合国资料统计,1949年金三角鸦片生产只有三十七吨,到六十年代末期,金三角鸦片产量剧增至一千吨,至九十年代,鸦片生产已经创纪录地超过二千五百吨,海洛英产量达二百五十吨之多,占世界鸦片总量的百分之八十五。而坤沙集团每年走私海洛英就占世界海洛因的百分之六十。
坤沙集团甚至还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品牌——著名的四号海洛因“双狮踏地球”。
毒枭的最终命运
构成近现代缅甸主要矛盾的是缅甸国内错综复杂的民族矛盾———缅甸有130多个民族,比中国的56个民族多出一倍有余。自缅甸立国起,缓和民族矛盾与防止国家分裂远重于禁毒。
为避免全面内战,不至于使涉毒少数民族公开脱离缅甸联邦,缅甸军政府多年来对缅北民族武装的涉毒问题不得不采取忍耐态度,也使掸邦毒魔在失控状态下肆虐。
坤沙接受哥伦比亚记者戴尼斯·雷契勒采访时说:“我的人民,掸邦人和我,都是为了从缅甸也从泰国争取独立而斗争。我们得不到任何外援,种植鸦片成为我们惟一的经济来源。!www.163164.com
他自称为“掸族人民的儿子”。也曾私下说,他最崇拜的是毛泽东、胡志明,“因为他们使自己的民族成为了主人。!www.163164.com
1998年,知名作家邓贤深入走访了金三角,中国知青焦昆向他讲述了他眼中的坤沙:“坤沙喜欢穿便衣,手中拿根藤手杖,白白胖胖,样子很和善,没有架子。遇到插秧季节,他常常挽起裤腿,下水田帮助老百姓插秧,我就亲眼见过这种事情。张苏泉爱穿军装,我从来没有见他穿过别的衣服。他喜欢握根马鞭,大步走路,甩动手臂,性情直爽,完全是军人样子。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尊重有文化的人。我们这些流浪知青,只要愿意到满星叠他们不会拒绝,而且多数安排在学校当先生。我第一次被人称呼‘先生’,感到很不习惯,大陆称‘老师’,这就是差异。先生待遇比一般军官好,所以许多知青都被吸引到满星叠来。我到过坤沙的家中,告诉你一个秘密,坤沙老婆是个佤族婆娘,人长得奇丑,还比坤沙大几岁。以我们知青的眼光,坤沙相貌堂堂,称得上一表人才,他的婆娘简直是个丑八怪,可是他却很怕她,就是惧内,老婆把他管得很严,你说怪不怪?至少我从来没有在当地人口中听到过坤沙的风流韵事。坤沙的家很俭朴,两间铁皮房子,比一般人多几件家具。张苏泉根本就是个军人,屋子里什么也没有,睡竹床,一张写字桌,外面睡传令兵。!www.163164.com
以满星叠为基地的坤沙毒品集团势力过于庞大,又遭到了泰国政府镇压,1982年,坤沙军主力重新进入缅甸掸邦山地,在多依朗村寨建立了自己的新基地。
1985年3月,坤沙与掸邦一支由莫亨率领的反政府武装——“禅族革命委员会革命军”联合,正式成立了“掸邦军”。并在掸邦东枝附近的贺蒙寨成立了“掸帮革命政府”,推举莫亨为主席,坤沙则自任“禅邦军总司令”,牢牢控制军队。
“掸邦军”组织严密,下设6个师,其主要任务并非为了“掸邦独立”,仍以贩毒为基本职业。
1993年12月,坤沙自任“总统”,宣布成立“掸邦共和国”,而此时缅甸国内的局势发生巨大变化,自从1988年开始,缅甸新政府积极推行民族和解政策,不再用武力解决民族矛盾。政府呼吁各反对派武装放弃与政府为敌的立场,与政府一道建设国家。
1992年丹瑞大将执政,奉行更为灵活的政策,积极推进民族团结。在政府的号召下,缅甸国内的16支反政府武装,有15支坐下来与政府谈判,并达成了停火协议。惟一与政府对抗的就剩下坤沙。
这时坤沙发现自己面临四面楚歌的困境:国际上就毒品问题已经达成共识,美国悬赏200万美元通缉他,泰国政府宣布只要发现坤沙,决不姑息。缅甸政府在武力进攻同时发表声明:坤沙是人类的公敌。
从内部来看,贩毒的持续进行也使得坤沙“掸邦独立”的理想越发显得迷离,对普通老百姓渐渐失去了吸引力。
坤沙集团内部华人占据高位,坤沙本人也被掸邦人认为严重“汉化”。在总部贺蒙,随处可见汉文化的影响,只要有掸文与英文必有中文,从小学到中学,首先是学汉语,其次是掸文和英文,部队的口令是中文,战斗动员是中文,致使诸多掸人已能熟练地使用中文。坤沙室里的摆设完全是中式陈列,墙上的条幅字画,以前的对联古玩,无不透着民族气息,他们的饮食更完全是道地的云南菜,掸族的佳肴只是招待客人而已,坤沙与张苏泉的左右及重要职位均是具有华人血统的人控制。
很多掸族长老发动了“纯洁掸邦运动”,1995年,近6000名掸邦军士兵脱离坤沙集团,“掸邦共和国”总理也随之出走,一系列内部的打击纷纷向坤沙袭来。
他约见记者,称:“我老了,该退休了。!www.163164.com
1996年1月1日,坤沙正式宣布向缅甸政府投降,1月18日,他出席了在贺蒙举行的缴枪仪式。一代毒枭自此退隐江湖。
坤沙投降后,居住在首都仰光由军队保护的豪宅,缅甸政府出于安定北部民族矛盾的考虑,拒绝向美国引渡坤沙。
晚年坤沙患糖尿病,身体很差,转行做了不动产等合法生意,而他的合法性一直受到有关禁毒组织的怀疑。美国政府2002年宣布的全球12大毒枭,他依然位列其中。美国《时代》周刊报道称,“他手下的旧部约色部、他的第四个儿子率余部数千人都躲藏在金三角山高林密地区经营着毒品。”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