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在路上  黔东南之路


图/大食 
文/魏黎明
贵州从江与广西三江之间,必经一段百余公里的321国道,2005年就曾走过。这一次,我们坐的一辆老吉普,以20公里时速颠了6个小时,最终以震掉一条避震的代价逃出生天。虽然两年前就曾发誓不再走这条路,但现在也只能怪自己不该心存侥幸。
不过也许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再次走进银潭。从国道下来,再沿着九曲十八弯的陡峭山路,翻过一座座山谷高峰,才能到达深山里的这个小寨子。
一条小溪穿寨而来,清澈的泉水潺潺流过。穿着民族服装的侗族小朋友,围着我们唧唧喳喳,小鸡似地在镜头前蹦蹦跳跳。大一点的则倚在门洞旁,偷眼瞄人,见到镜头就急忙躲了开去。
依山而建的高高低低的木楼,簇拥着寨子里的两座鼓楼。鼓楼里,墙壁上挂着黑黢黢的大小牛头,一时数不过来,都上了年头了。村长说,外国人来了都很惊讶:竟然有这样一个地方,这么宁静!www.164.com
除了村长脸上多出的皱纹,时间在这里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迹。
人多,原本空旷的村口广场变得拥挤起来。后山上,又一轮民族表演已经开始。内容没什么变化,观众却多了好几圈,大家一哄而上,你争我抢地围上去,要与民族风情“零距离”。而一旁的几个游客则拉着导游,吵着闹着非要让刚刚表演了镰刀剃头的师傅,也在他们的头上展示一下才艺。一时间,不知道谁是表演者,谁是观众。
也许,岜沙人还保留着山里人的胸怀。请一位岜沙人扛着枪配合拍照,他不厌其烦地满足你的各种要求。临了你谢他一句,他憨憨地一笑。队长衮元亮脸上或许不像以往那样常带着笑,但见到迟到的我们,像见到亲朋故旧一般客气地道一声“才到啊”,宽厚低沉的声音令人一下子倍感熟悉。
现在,一直修到寨子里的水泥路上,想找个停车的地方都难。倔强的岜沙人被路裹挟着,来到我们面前。或主动,或被动,他们接受着眼前的一切,但不知道还能不能把根留住。
离开银潭之前,热心的村长拿出纸笔非要我们写下建议,以便他们“搞好旅游”。我不知道该建议些什么,觉得这样就挺好。同行的旅伴提醒说,“把路修好,让车进来。”我如是写下。
可是,在走出岜沙寨门的那一刻,我后悔了。我真想再一路颠回银潭,把我先前写的撕下来,扔得远远的。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