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拍虎英雄”背后的利益拼图



图/陈磊
老周拍虎,靠不靠谱?
本刊记者 
陈磊  发自陕西
对记者采访收费一说,周正龙觉得自己委屈:“看照片、胶卷事先讲好要给钱,采访不要钱,现在他们却把我写成了连采访也要收费。!www.163164.com
这个陕西镇坪县文采村52岁的农民,这段时间成了各大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周正龙于10月3日下午在镇坪县神州湾附近拍摄到了野生的华南虎照片。
鉴于华南虎濒临灭绝的珍稀程度,老周一夜成名。
精明的老周把其余照片和底片都藏了起来——想亲眼目睹者,必须付费。
“这些照片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拍到的。”老周这样解释自己要钱的理由。
千里迢迢来到偏远山沟采访的记者们想不通:看一下照片还要付钱?
于是给镇坪县的领导打电话,哭笑不得的领导只能安抚老周:“你要看得长远一些,不要破坏镇坪的形象。!www.163164.com
但老周依然我行我素。
“我上山拍老虎,就是为了钱。”老周的话有些让人不舒服,但很坦诚。
猎人老周
在出名之前,老周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农民,同时,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猎人。
从10多岁跟着父亲上山打猎开始,老周在山上打了30多年的猎,直到去年为了保护华南虎镇坪县封山禁猎才不再上山。
老周说,年轻时,生产队里组织打猎,成立打猎队,他就是其中一员。有时候,一天,就他一个人,就能打一拖拉机的野猪。
那真是一个让老周怀念的时光。
后来,结婚、成家,有了儿女,土地承包到户,上山打猎的人渐渐少了,外出打工成了时髦,老周秉性不改,经常上山转悠,尤其是冬天大雪封山的时候,那是打猎的好季节。
老周也曾外出打过工:一次去上海,在浦东拆房子,干了一年,觉得太危险、钱又少,回来了;另一次去湖北,没干够一年也回来了。从那以后,他再没出去打过工。
平时,老周和老婆摆弄四亩田地,种些蔬菜,拿到县城里卖。闲暇时间,老周就上山打打野猪、麂子什么的,也能卖个好价钱。
老周的捕猎方式是下套(公安机关不允许私人收藏枪支)——在野猪、麂子等猎物必经之路用绳子或者钢丝挽个套,猎物一经过,就进了圈套,再也无法挣脱。由于老周精于此道,于是,人们又称老周“套匠”。
经常打猎,一来二去,人们都知道老周是个猎人,临近年关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到他家来买野猪、麂子肉之类的野味。
“买的人很多,打的都不够卖。”老周的媳妇说,家里专门买了两个大冰柜来储放野味,就靠打猎,赶上运气好,老周一个冬季能有个万把块钱的收入。
狩猎证年年都要到林业局换,时间长了,老周和镇坪县林业局的人也熟悉起来。
2004年,有一只猕猴从山上跑到了镇坪县城,后来看到有吃的,竟然就在县城里不走了,翻屋跳墙,还抓人,折腾了一两个月,搞得当地林业部门很头疼。
万般无奈之下,林业局的人想到了老周,说:“只要能抓到猕猴立即奖励200元。”有了钱的刺激,老周很卖力——背了一个大背篓,把猴子哄到了跟前,突然之间,他一下把背上的篓子猛扣下去,正好扣住这只顽皮的猴子。
100万元的诱惑
除了抓猴之类的事,外来单位科考、媒体上山采访,林业局一般也会请老周当向导。
陕西镇坪县,位于湖北、陕西、重庆三省市交界处,属大巴山脉,山大沟深、地广人稀,80%的面积被森林覆盖,全县15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只有5万多人口。
历史上,镇坪是华南虎重要的活动地,当地人称“烂草黄”。
根据文献资料记载:1952年时,因人与虎间发生冲突,化龙山下的一个农民曾打死一只华南虎;1956年石砦乡康熙沟群众捡到一只跌死的华南虎;1981年石砦乡小河垴的群众发现一只华南虎幼虎。
让当地政府兴奋的是,被列为世界最为濒危物种和第一需要保护虎种的华南虎,在消失多年后,近年来却屡屡有群众报告在镇坪现身:2004年6月中旬,镇坪化龙山千家坪森林公园的一匹300余斤的马被不明动物吃掉;2006年6月,曾家镇鱼坪村的两名妇女在村里的大山上挖药时,被一只体色黄且艳,身上有多道横纹的不明动物追赶;2007年5月18日,家住曾家镇星明村的朱秀凤挑水时,发现一个很粗很大、毛发呈黄色、夹杂白色条纹、差不多有一头小牛大的动物。
……www.163164.com
2005年10月24日,镇坪县林业局向安康市林业局打报告,申请成立华南虎调查队,调查镇坪是否存在野生华南虎。一个月后,安康市林业局向陕西省林业厅也递交了申请调查华南虎的报告。
2006年3月,陕西省林业厅成立华南虎调查队,组织专家10多人,分别于2006年6月、9月和2007年元月前后3次来到镇坪县,同林业部门一起,组成多个调查组,深入到农户和知情人家中进行走访,到山中调查,寻找华南虎。
这几次,向导还是老周,报酬是每天50元,费用由镇坪县林业局出。
让专家们失望的是,前后三次调查,调查范围超过了13万公顷,也发现了疑似老虎的足印以及被大型食肉动物捕食后的野猪残骸,但没有见到华南虎,更不要说留下确凿的华南虎影像资料。
调查过程中,几位专家对常年呆在山上的老周说:我们这样调查,可能10年、8年都看不到老虎,而你经常上山,最有可能看到。你买个相机,哪怕是傻瓜相机也行,只要拍到了华南虎,就奖励你100万!www.164.com
随口说说的专家显然没有意识到这100万许诺会给老周带来多大的影响。老周的现实问题是,他二十年前气派的房子现在已经很落伍了,而儿子、女儿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这都需要钱。
而且,老周说,自己多次目睹过华南虎。
第一次见到“烂草黄”是在1970年。当时太阳快落山了,一大一小两只“烂草黄”,想来吃他喂的猪。后来,父亲回来了,和老周一起拿着棒子不断地敲,把“烂草黄”吓走了。
1988年,在文采村附近的神州湾上干活,天刚亮的时候,看到有一只被吃剩一半的麂子。老周想把这块肉捡回去,突然听到一声吼,一看,离他只有五六米的地方有一只“烂草黄”。
2003年1月,老周带着3条猎狗在神州湾打猎,有一只华南虎突然从草丛中蹿出,扑倒了猎狗,不到两分钟,这条猎狗就被它吞了。
“它头上的‘王’字我看得很清楚,而且嘴上的胡须都看得很清楚。我不停地拍打旁边的树,它才走掉了。”描述起这些故事,老周很来劲。
上山拍虎
在100万的刺激下,老周开始上山拍虎。农历七月二十八九的样子,他用塑料袋包着儿子的一架“天马牌”傻瓜相机,背上了2天的干粮进山。
这一次,他一无所获。
第3天,他返家背上了4天的干粮,再次进山。干粮快吃完的时候,老周看到一头野猪跑过,于是他循着足迹找过去,“找了半小时,看到一只被吃剩的野猪,剩下的腿很新鲜”。
下山拿到儿子送的干粮,老周继续追踪,他发现当天老虎的足印一直很新鲜。没想到那一天晚上下起大雨,他全身湿透,包相机的塑料袋也被树枝刮破,相机淋湿了。
第二天,他追踪了一上午,再次看到一只被吃剩的野猪腿,向旁边一望,看到距离五六丈远处有一只“烂草黄”,他赶紧摸出相机一个劲地摁快门。
“那次是最好的机会,看得最清晰,可惜相机淋湿了,摁不响”。老周十分遗憾。胶片让人带到安康市冲洗,但由于相机被淋湿,没有洗出照片。
回家休息了几天后,10月3日凌晨3点,周正龙带着从亲戚家借来的一台数码相机、一台胶片相机,再次出发。
到了神州湾,在一个叫扇子坝的地方,周正龙在一块石头上发现了老虎的新鲜足印。下午2点左右,他看到一只被吃剩的野猪,“只剩一个爪”,于是继续跟踪。
到了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在一个林间草坪上,他突然看到一只老虎,在草丛里面露出大半截身子,他赶紧躲在岩石后,用两台相机各拍了几张,然后慢慢爬着靠近拍。
“刚拍几张还好,到后来手就开始发抖,相机都快拿不住了。”老周说,他不懂调焦,闪光灯也不会用,只管摁。
林间光线比较暗,数码相机的闪光灯自动打开了,“当时只看到老虎耳朵一竖,人都吓木了。”老周说,那一会,他衣服都被汗透了。
在靠近老虎的过程中,老周不小心碰断了一根干树枝,“‘啪’地一响,老虎的头扭动了一下,只听‘昂’地一声,地都在抖。”周正龙闪身滚到岩石背后,十几分钟不敢动弹。后来见周围没有了动静,他探头一看,老虎已经不见了,就“连爬带滚下了山”。
回到家已经是九点钟样子,喝了一杯白开水,没有说话,老周躺到了床上,歇息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气。
孩子和老婆看老周脸色不太好,都围过来问,老周说,这一次,他拍到虎了。
一家人抱头痛哭。
当然,上面的故事都是他自述的,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三个脑袋的豪赌
野生华南虎照片公开后,老周没有拿到预想中的100万元奖金,毕竟那只是专家的许诺,相反,他陷入一场巨大的争议之中。
首先就是网友对照片的质疑。
署名“第一印象”的网友把老周公布出来的几张照片进行了对比,发现只见叶子在变,树木在变,明暗在变,老虎犹如老僧入定,没有一点变化,安详地看着镜头。
另有网友称,公布出来的照片光线诡异:从上方投射下来,应该是有一定的阴影变化的,但老虎身上没有明显变化,似是从正面打过去的光线。
更有网友大胆假设:“可能是把老虎的照片放大制成纸板放到山林里拍摄而成。”这大大刺激了老周和召开新闻发布会的陕西省林业厅。
“陕西镇坪存在野生华南虎的事实毋庸置疑。”10月16日,陕西省林业厅的相关领导回应说,陕西省正积极开展华南虎保护工作,目前已经建议国家林业局和省政府建立陕西镇坪华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该厅野生动物保护处处长王万云更是断言:愿以人头担保照片是真的!网上的质疑都是在瞎扯。
10月17日,面对媒体记者的咄咄追问,周正龙也是气愤难当:“我敢用脑袋担保,照片是真的,哪个狗X的敢说我是造假的,叫他们说去吧!!www.163164.com
“如果照片作假,我可以去坐牢,儿子也可以坐牢。”说话时,老周神情激动、肢体语言夸张。
但这并没有止住外界的质疑。
10月19日,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种子植物分类学创新研究组首席研究员傅德志具名在网站上公开劝喻拍摄者周正龙早日坦白。这位植物学家称,他敢以脑袋担保,村民是带着“老虎”上山拍摄的。
而更让老周难堪的是,他后院也起了火——多位同村村民对照片真实性持保留态度,因为,同是在这个村,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老虎,近年来更是闻所未闻。
经常像老周一样上山打猎的村民黄昌国说,周正龙所说的神州湾,他也去过很多次,但从未发现过老虎,而且那里通向湖北省,很多人为了抄近路都从那走,人类活动频繁,有老虎的可能性极小。
“附近山上,我们都去过,怎么就他眼中处处是老虎?!www.163164.com
黄昌国说。在这之前,周正龙曾告诉采访他的记者镇坪最少有9只华南虎。
照片背后的利益拼图
在镇坪县城入口处,耸立着一张带有华南虎头像的广告牌,上面写道:“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www.163164.com
照片真假的争论还在继续,借助于媒体和网络,以前不为人知的偏远小县开始声名大振——在搜索引擎百度里打入“镇坪”,出现了50多万条结果,大部分和华南虎相关。
而在争取在镇坪建立华南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上,陕西省林业厅表现出了极高的效率,1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15日以紧急通知的形式,要求华南虎最新照片的拍摄地——陕西省镇坪县以政府令的形式发布通告,在当地停止一切狩猎活动。
17日,镇坪县委、县政府召开了华南虎保护暨宣传座谈会,该县县委书记崔用慧要求有关部门要组织宣传策划,积极向外界推介镇坪华南虎这张名片,“借势发展,促进镇坪经济又好又快地发展”。
23日,陕西省林业部门的有关人员已经抵达北京,开始向林业部汇报关于建立华南虎自然保护区的种种设想,希望在陕西“建立起全国首个华南虎保护区,同时还希望争取在镇坪建立起我国的华南虎繁育、研究基地”。
然而,这一切,和老周的关系似乎不大了,老周现在最关心的是,他的那些底片能卖多少钱,而且他想一次性地全部卖出,免得麻烦。
于是,10月20日晚上,有了这样一段对话——一位长头发的记者问老周:“你想卖多少钱?!www.163164.com
“你说最高能卖多少钱?”老周反问。
“路透社曾经给一张照片五万美金。”长头发说。
“也就是将近40万人民币。”另外一个记者补充。
老周睁大了眼睛。
“但类似路透社这样的国外新闻机构,他们主要看新闻价值的大小,你这张照片恐怕不值这么多钱。”长头发又说。
这话让老周很泄气,很久不吭声。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