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om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我的时间里总是有你


惠笑吟(西安)
刚结束了一门考试,累得在晚上8点就倒下睡了,却又在凌晨3点醒来。虽然身体疲乏,但精神尚清醒,于是开始复习税法。消费税中,会对高档手表征税,心想以后挣钱了要买一只价格在10000元以上的高档手表送给爸爸。想到这里,心中一痛:当初想好第一次拿到工资要买一件“鄂尔多斯”牌羊毛衫送给奶奶的,她说想要,可是,等我以后拿到第一次工资时,即便买了,也无法送给奶奶了。
在这样的深夜回忆奶奶,让人感到心惊。那么多的事都没完成:想让奶奶看到我大学毕业考上研究生,想让她看到我工作,想要她看到我带回家的男朋友,想用第一笔工资买东西给她,想要她坐在我的婚宴上,想要她怀抱我的小孩……好多好多的事情,因为缺少了奶奶的参与,变得那么不完整,再快乐都会缺了一个角。
有一点怨恨,当初说好的事情,都没有完成,就抛下我离开了。又有一点怜惜,她又能决定什么呢?当初我安慰奶奶,说她一生为善,去世前定不会受苦。可是大人们想求得安心,想以曾经努力挽留过她作为证明。奶奶不还是受苦了?那时,我不是也只敢向爸爸要求,无论如何都不要切开气管上呼吸机。可还有那些插在奶奶身上的管子呢?那些令她身体肿胀的药水呢?那些让她昏迷中都眉头紧锁的仪器呢?我没能让奶奶不受苦。
想到以后的快乐再也不能与奶奶分享,才真正意识到她已经离开我了。这些天总忍不住想去陵园看看她。半夜梦到她去世,惊恐得醒来,却发现噩梦早已成真,突然发现自己从前多么自以为是:以为自己独立到了狠心的地步,不依赖任何人。现在知道不是,一直以来都依赖奶奶,了无痕迹,却入骨三分,不曾察觉而已。这么亲密的人,叫我怎么忍受她从我生命中剥离?
和家人在一起,我总是不停说话,连爸爸都会失去耐心让我住口。可是有一次,当我滔滔不绝地讲了快一个钟头终于停下来时,奶奶转过脸来说:“怎么不说了?我喜欢听你说。!www.163164.com
从我小时候起,妈妈就不给我零花钱,奶奶却每个月给我一点。上了大学,妈妈给我的生活费仅够吃饭,一旦有别的开销,我就立刻捉襟见肘,却又不好意思向家里要钱。奶奶却似乎每次都能明察秋毫,她会在我走的时候把钱塞给我,而我有钱花的时候她却一次也没有给过我。
如果我回家时带给她一个冰淇淋,她就会很开心;如果我突然有事回不去,只是打个电话跟她说一声,她也会很满足;她生病我去照顾她,出院后她逢人就夸我;我每次有一点点小小的成绩,她都连声说,“好!好!下次继续加油!”我似乎是她最大的骄傲,她总是护着我。一直到她最后一次住院,被病痛折磨整日整日都不开口说话时,看到别人手中拿着她留给我的饮料,还瞪着人家说:“那是笑笑的!!www.163164.com
奶奶知道我在意什么害怕什么,呵护我最细微的情绪。而我做错事让她伤心了,却只字不提很快忘掉。
最后一次住院,奶奶的病症从肺转移到心脏,加上她一直虚弱的肾,持续飙高的血压,身体终于不堪重负。从她入院到去世,仅仅8天时间。
我不知道要用什么反应去面对这件事。追悼会上、百日祭奠时,大家都痛哭失声,我却没有。站在那里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敢去想她——曾经拥有的,如今失去的,每每想到每每疼痛。黑纱戴在右手上,右手就像失去了一样虚弱。我总觉得那是太私人的情感,又是我要珍藏的记忆——无论怎样形式的爱,我都不想有太多人掺杂其中,眼泪、笑容、甜蜜、痛楚,都只是两个人的事而已。
我偷偷在大家都不会去的日子里去陵园看她,不想放开她,不想离开她,不想失去她。头一次真切感觉到,死亡是这么残忍的事情。因为再想念也见不到,再努力也抓不住,再渴望也回不去。
奶奶,很想你,很想很想你,怎么办?怎么办?只要想起你,立刻可以哭到停不下来。永远不嫌弃我,永远像我自己一样爱我,在不明白的时候还可以理解我、接纳我的,除了你还有谁呢?讨厌那些认识你的老太太们,每次见到我,都拉着我的手说“哎呦,没奶奶了”这样的话,怎么可以这样?想要看我怎样的表情呢?
以为时间会让我慢慢忘记,却发现原来时间只能带走伤痛,带走眼泪,永远不会带走思念。多年来的习惯让我在期末考试结束后,第一时间往老房子冲,心想:去奶奶家!跑到半路才反应过来,很黯然地停下来。去干什么呢?
终于要搬家了。大家把老房子搬空后,我舍不得,又回去看过。站在曾经是奶奶卧室的房间里,对着孤独的墙壁自言自语。即使没有了奶奶的存在,这幢承载着我们间的点滴回忆的房子,我也还是特别依恋。想起小时候每次考了100分,我在离家几百米的地方就开始喊:“奶奶,我考了100分!”跑到楼下的时候抬头,总可以在窗边看到她的笑脸。只是以后,这房子不再是我的家了。
爸爸去定做奶奶和爷爷墓室上的铭牌,问我该写什么样的话,我不假思索地说:“爱与思念,常存心间。”就这样失去她了呢……让我如此难过。明知道生活还要如常行进,明知道转过身去我会为其他事情分心,可想到那个一直以为会永远在那里做自己依靠的人已经不在的时候,天地还是会顿时变得空旷迷茫起来。
我去把奶奶一直戴着的手表要来了,戴在我的手上很不搭,可是心却得到了安抚:我的时间里总是有你的存在。

给我留言

返回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