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最准确的回答


         敌伪时期,我16岁,报考沈阳一所日本人办的中等专业学校。这些学校以教育有方出名。报考的人很多,因此录取也很严。笔试合格之后,还要面试。
  面试考啥?报考者都不得而知。
  我跟许多年龄相仿的小青年在外边排队等候,对前边进去出来的人都很关心,总想摸个底,却又不便问,但见有的竟捂着半边脸出来,痛得龇牙咧嘴,不知怎么回事。
  临到我了,被叫进去。对面坐着个日本人,像神像一样庄严。居中的是一年近五旬的老者,两边是两个中年人。他俩仿佛一文一武,武者留一撮小胡子,颇似日本军人,文者倒也慈眉善目,但不失考试官的威严。
  我挺胸阔步走到中间站住。
  “坐下。”胡子命令说。
  “是。”我挺直腰板坐下。
  “你为什么想到这儿来上学?”中间的老者发问。
  “想当公司经理。”因为这是一所培养企业人才的专科学校。
  “这里是培养雇员的地方。”老者严肃地对我说。
  “我从雇员干起。”
  “一定能当经理吗?”
  “一定能。”
  “好家伙,野心可不小。”
  “这不是野心,这是志向。”我反驳了一句。
  “你知道当经理的条件吗?”老者并未生气,依然平静地问。
  “知道,熟悉业务,善于应酬,不怕吃苦。”我在一本书上见到过,说主要就这三条。
  “好!”老者对我的回答可能感到满意,他对旁边两人说。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小胡子对我蓦地一声令下:“立正!”
  “是。”我迅速起立。
  “向前两步走。”
  我正步走到他们三位前边,立正站在那里。这时,小胡子站起来,突然,出手重重地抽了我一记耳光!
  “这是什么滋味?”他问。
  我因看前边有人捂着脸出去,思想上已有准备,至此灵机一动,用尽全身力气,马上狠狠回敬了他一记耳光,并且挺起胸脯,理直气壮地回答:“就是这个滋味!”
  “好!”中国老者伸出了大拇指说。
  出来后,同外边等待面试的人一说,他们抓住我扔起来老高。特别是前边挨了打的,好像也跟着解了恨。
  发榜时,我名列前茅,被录取了。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