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明天,谁来为我画眉


         一
  凉西很美丽,她有着一双很迷人的丹凤眼。记忆中的她总是扎着一条长长的麻花辫子。我喜欢闻她身上那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她离开我已有两年之久,但我仍忘不了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模样,她穿着素净淡雅的棉质长裙,那条又黑又长的麻花辫子安静地睡在阳光底下,额前的发丝被风儿吹得有些乱,却为她添了些许纤弱,看着让人心疼。
  我一直认为,这样一个女子,我应该是在哪儿见过的,尽管那时只是我第一次看到凉西。
  杉木说我和凉西上辈子一定是一家人!我也认同他的说法,其实好多时候,我觉得我和她就像一个人,只是被一种物体分成了两半,一半是温婉解语的凉西,一半是柔情似水的依若!后面的话是杉木加上去的,我就是依若。不记得是谁说过,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人一生的至爱,也就是惟一,杉木是我们俩的惟一,而我们却不是他的惟一,在他心底,我们俩就像他的左手和右手。
  深夜,杉木突然醒来,抱着我哭了,他说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我转身离去,想拉住我的手,却只抓回空气,他把头贴在我的怀里,像个无助的孩子。
  
  二
  凉西来报到的那天,我正站在阳台上晾刚洗的被子,她在楼下礼貌地问道:“你好,请问教务科往哪边走?”
  我转过身往楼下望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一条漂亮的麻花辫子。这年代居然还有人喜欢扎这样的辫子,呆了几秒钟,我笑着告诉她往左边走二百米,第一栋房子的五楼便是。她谢过我,然后微笑着离开了。那天傍晚,我的隔壁多了一位邻居:新来的语文老师何凉西。
  后来,凉西告诉我说:第一次见到我时很惊讶,她没想到那个穿着一身纯白睡衣、披着微卷长发的我,站在暖暖的太阳底下晾着刚洗过的被子会是那么温馨那么美好的画面。我说我也没想到学校里会突然跑出一个美人来!她听后就站在我的对面笑着道:“诗诗,如果我是男子,一定会娶你的!”我回过头,看着她笑,倚在门边微笑的她是那么美,我仿佛是在欣赏一幅漂亮的油画,而凉西就是油画中的美人。
  
   三
  我们一起去逛街,一起去看戏,一起上网和人聊天,经常是她聊几句,我聊几句,而对方却不知道自己是在和两个人聊天,现在想起那时捉弄人的事,原来也很有趣的。
  其实记忆中,最难忘的是每天中午吃完饭,两人一起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我们躺在椅子上,一边夹着眉毛,一边说着话,这些话贯穿过去现在和未来,却无关风月。那段日子我们过得很惬意,每天在同一个地方,做着与昨天相同的事情,虽然重复,却不无聊。
  后来,凉西走时送给我两件很特别的礼物,一把眉钳和一支眉笔,我知道这里面包含了我们太多美好的回忆。可她走后,我一直不再用它们,因为我拿不起它们!
  
  四
  凉西有一个相恋两年的男友正在美国留学!我知道她爱他,从她提起他脸上所放的光彩就可以看得出,她对他的感情有多么深。凉西也经常问我怎么总也听不到我说自己的男朋友时,对她的疑问,我只是笑而不语!
  初夏的一天,凉西乐呵呵地告诉我她的男友回国了,我打趣道:“快让他来,我替你把把关!”凉西笑眯眯地说:“快了,快了,他在车上呢,下午就让你看到。”
  下课后,当凉西挽着一位英俊的男孩来到我的身边时,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眼前这个男孩吃惊地望着我,尴尬的神情挂在他的脸上,呆了好一会儿,然后不相信地摇着头看着我苦笑,最后抿着嘴好久不说话,我看到了他藏在眼里的泪花儿!我心酸得很,眼泪噙在眼中不让它们落下。凉西惊讶地问:“你们认识?杉木,她就是你说的依若?怎么可能,林诗诗居然就是林依若?”
  杉木点了点头,我们3个人都站在客厅里,死一般沉寂!最后凉西打破了僵局,她说她下午还有一节课,然后退出了我的房间。我听到杉木心酸地说:“依若,我找了你7年啊!”
  是的,我认识杉木,在10年前!
  10年前,我叫林依若!
  
  五
  10年前,我和杉木就读于一所高中,高二那年,我们相爱了。
  我喜欢看他如阳光般灿烂的微笑,喜欢看他朝我跑来时头发飘散的样子,喜欢看他坐在课桌前看我时的眼神。尽管学习压力巨大,但我们依然过得非常快乐,我们相约,一定要在大学里继续我们的初恋。
  但高三下学期我出事了,杉木知道后跑去学校,疯了似的把那个男同学打成重伤,最后他被保卫科的人拉开,在拉开前他对着班上的所有同学大声呵斥道:混蛋,我要杀了你,去死吧!快去死吧!你们听着,依若是我的女人,你们谁再敢碰她一下,我就杀了你们!
  此事轰动了我们那座小城,那位男同学受到法律的制裁。可我知道,留在我心底的阴影是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我知道杉木非常在意这件事,他那天疯了似的朝那个男同学扑去,我知道自己再没有勇气面对他,一个月后,我离开了那座小城,远离了那里的一切。
  
   六
  杉木说找了我7年,我相信!杉木爱上凉西,我也相信!
  凉西,这样一个俏女子,谁会不爱?像杉木说的,依若,她和你简直是从一个模子里走出来的!我没有想到我们7年后的第一次重逢,是站在房间里一直看着对方。不知道站了多久,窗外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我突然间醒了,飞速跑去关窗户,雨珠儿向我扑来,打湿了我的脸,我哭了,脸上分不清是泪还是雨!
  杉木从我身后搂住了我,我怔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扑在他怀里像个孩子似的放声大哭!
  杉木,我何曾不是等了你7年,可物是人非,为我,不值!或许上天就是为了弥补这个错误,让凉西来到了他身边!
  凉西!呵,何凉西!她到现在还没回来,天黑了又在下大雨!她下午应该是没有课的,她只是在找一个借口离开。想到这里,心疼得厉害,抓上伞冲出了门。我猜的没错,凉西没有课,她没有走,一直在楼下的院子里,雨下得好大,可是她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我跑过去,把伞撑在她头顶,她回过头来看着我笑,然后抱着我哭,摇着头问道:“诗诗,你怎么会是依若?你真的是刻在杉木心上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依若吗?”
  我无言以对,手中的伞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地上,雨好大,打在身上像冰雹,非常的疼。
  
   七
  那晚,凉西发烧了,浑身烫烫的,她一直在无声地哭着,眼泪潸潸而下。泪珠儿划过她那张苍白的脸,看着让人心疼。杉木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心疼地说着:“没事的,我在,我一直在,凉西,我在,杉木在的……”我听不下去了,带上门退出了凉西的屋子。门关上的那一刻,我的心全碎了。
  我是谁?从前的林依若已经死了,我是林诗诗!我是与这个杉木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林诗诗!
  别人难受就喝酒,那是为了让自己醉,而我却让自己清醒,我坐在电脑前大口大口地喝着咖啡,浓浓的咖啡倒入胃中,我居然感觉不到它的苦!原来内心里有一种苦远胜过咖啡几万万倍!
  我拼命地敲着键盘,努力理清自己的思绪去写点东西,最后却发现,打出来的却是一串名字,终于忍不住伏在键盘上痛哭了起来!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杉木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他的眼睛红红的,看见我转身时向我伸出了右手,我们相距很近,而我却觉得他远在天涯,我拉不到他的手!   杉木见我许久没反应,心痛地说:“7年前,你不辞而别,把我交给了空气,我一直在找你,找那个叫林依若的女子,而你却像蒸发了似的。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来,依若,把手交给我!”我摇着头问他,凉西怎么办?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然后踉跄地离开了。
  
   八
  杉木不见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让一个男人在两个女人中间选择,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学校开始放暑假,有半个月时间,我和凉西都没见面,可我总能在晚上11时许听到敲门声,等我打开门的时候,不见人影,只留下用保温杯装着的糖水蛋。她怕见到我,或许我们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我终于忍不住了,7月的一天晚上,从晚上9时许我就在等她敲门,那两个多小时,我像是守了两个世纪。这出戏总要落幕,不管结局如何,我都放不下凉西。其实她就是我的影子,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我的心更痛。
  我感觉到她来了,打开门,凉西就站在门外,她一只手端着那碗冒着热气的糖水蛋,一只手正准备敲门。显然我把她吓着了,她低下头把那碗糖水蛋递到我手上。我轻声道:“我不会在深夜里写文字了!”凉西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我,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着转,我走过去,轻轻地搂着她,心在偷偷地滴血,我还写什么呀,所有的梦都已经破灭了!
  
  九
  那晚凉西没离开,我们睡在一个被子里,像半个月前一样,说着笑着。
  夜好深了,她还是很兴奋,最后说要给我夹眉!我说太晚了,等天亮了,我坐在阳台上,你帮我夹吧!她说不行,就现在吧!于是,在那样一个深夜,我斜躺在床上,闭上眼,让凉西帮我轻轻地夹着眉毛。她的动作很轻柔,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茉莉花的香味,如初见她时给我的感觉。凉西说,诗诗,以后的每一个清晨,肯定会有一个人来为你画眉的!
  是我太傻了,不懂她话里的意思,直到天亮找不见她时,才知道她离开了,走得无声无息!
  杉木赶回来了,他说昨晚接到了凉西的电话……
  我抱着他哭得天昏地暗!天亮了,有一个人真的来为我画眉,却不是那个可爱的女孩!
  
  十
  杉木在这座城市里留了下来,留在了我的身边。
  这个男人,是我从16岁就爱上的,相爱10年,走散7年。7年后,当他睡在我身边时,我却感觉不到幸福,甚至当他拥抱我时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手在抖。是的,在我们的心里都藏着一个女子,那就是凉西!杉木常常会做噩梦,每次醒来都是满头大汗,然后紧紧地抱着我,心痛地叫着依若依若!
  我不知道他梦到了什么,但我知道他的梦里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凉西!
  
   十一
  一年后,我也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杉木,开始了我的漂泊!
  我本是属于漂泊的女子,让我这辈子牵挂的男人,却让我无法轻松面对。我爱他如命,却无缘牵手。
  从一座城市流浪到另一座城市,我想这辈子,我永远都无法让自己停下来,除非我能寻觅到那个叫何凉西的女孩子。每到一地,我都会早起看着初升的太阳,我想象着有一天会有人给我轻柔地画着眉毛,给我做一碗糖水蛋,然后陪在我身边,和我说着上下五千年的故事。
  可是,我漂泊四方,却找不到那个梳着麻花辫子的姑娘,明天,谁又能来为我画一下眉毛呢?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