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人在,一切就在


         那是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第二年,因为忍受不了班长对他的多次刁难,他动手打了班长,然后与单位的领导不辞而别。
  到了火车站,在茫茫人海之中,他才忽然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冲动。这样没有目的的跑出来,无异于把自己放在旱地里了。
  他给几个昔日的同学打了电话,同学们对他的情况大都爱莫能助,有的说过来住几天吧,有的说我正在外地出差,等我回去再跟你联系。放下电话,他对着广阔的天空愣怔了半天,无奈之下,他想起了在天津市当老师的堂叔,他想走一步说一步吧。
  堂叔对他的到来感到很惊诧。尤其在听完他的情况之后,脸色一下就难看起来。堂叔说,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你以为外面的工作就那么好找啊,从农村考出来容易吗,你还想给家里增加多大的负担?话虽是这么说,但是转天堂叔就带他到了人才市场。
  在等待工作的时间里,他忽然很想老家,堂叔说他回家散散心也好。他请求堂叔不要把他的情况告诉父母,堂叔点点头答应了。
  父母对他的到来既惊喜又惊讶,怪他没有提前打个电话。他看着自己的父母,在外面所受的委屈忽然间都涌上来,他强制着没让自己掉下眼泪来。他骗父母说,是出差顺路来家里看看,过两天还得马上走。
  那两天他充分享受着家里的温暖,在外上学的4年里,没有哪一次回家比这次更让他感受到家里的温暖,他把那颗疲倦的心放下来,仿佛就是在春光的沐浴下了。
  母亲问他的工作,告诉他在外面要勤快,不要什么事都依着性子来。要多考虑一下前后左右的关系,要听领导的话。没等母亲说完,父亲就打断母亲的话,说,你以为咱儿子还是小孩子啊,这些事情还用你来说,我的儿子早就会处理这些事情了。然后还把脸转向他说,儿子你说,我说的对不?他苦涩地笑笑,他实在无法想像如果父母知道了他的状况后会是一种怎样的态度,但是他对父母说,你们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两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临走的时候,他声音低低地对母亲说,自己回来的匆忙,没带太多的钱,这次就不给家里留了。母亲说,傻儿子,跟妈还客气了,你看妈妈还给你准备了路费呢,穷家富路啊。他想推开母亲的手,可是母亲的手很坚决,其实这时候他正囊中羞涩,那些路费对他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他勉强地接过来,心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股热流就在他的心里流着,那一刻他真想抱着母亲痛哭一场。
  父亲也对他说,儿子,你记住,无论在外面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人在,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
  他默默地记住了父母的话,然后走出家门,在看不见父母的马路边,他终于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他没有再去天津,而是又返回了原来的单位,他找单位的领导认了错,并愿意接受单位的一切处罚。单位没有拒绝他回来,在一番语重心长之后,他又上班了。
  几个月后,他接到了父亲写给他的一封信,信里说,本来想给他打电话,又怕一些事情说不清楚,干脆还是写一封信吧。父亲在信里说,自从他走了以后,母亲就病了,老是挂记着他的安危。还说,在他回家之前,堂叔就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们,本来堂叔让他们好好劝劝他的,可是父母怕伤他的自尊心,就装了一次糊涂。
  他想起自己那两天笨拙的表演,眼泪又一次掉下来。只要人在,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这几个月来,他正是靠了父亲的这句话走过来的。捏着那封信,他拨了家里的电话,电话是母亲接的,母亲一听是他的口音,马上就哭了。
  现在,他已是某个大学的研究生了,他说他可能还要继续努力下去,为了自己,也为了父母。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