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冤狱


         在澳洲,费力与他的合伙人佐治在墨尔本做进出口生意,赚了很多钱。有一天,费力发觉银行户头的账目不对劲,一大笔应收款项不但没有存进去,剩余的钱反而被取走了,他在吃惊之余,急忙寻找佐治,佐治却失踪了。
  正当他忧惧不安时,佐治的妻子带来警察,将费力带回查问。说他有杀害佐治的嫌疑。这桩谋杀案经过长期审讯后判费力有罪。因为找不到尸体而判以误杀,刑期20年。
  费力坐了20年牢之后,终于被放出来。他出狱后,用尽一切办法寻找佐治,终于,他找到了。原来佐治一直躲在南非。佐治当年失踪,原是带着情人卷款潜逃,他背叛了事业上的合伙人,又趁机甩掉了不肯离婚的妻子,与情人在南非过起了新生活。即使明知费力含冤入狱,他也闷不吭声。
  费力找到佐治后,花了一番工夫将佐治带回墨尔本,带到当初起诉他的警察面前,说:“看,这就是那位你们证实我杀了的佐治。”说罢,他突然拔枪,在众目睽睽之下射杀佐治。
  “这个人反正是我杀死的。只不过我预先服了刑,现在才实现我的罪行。”当全世界的传媒去给费力做访问时,他述说他的心态:“我受冤枉20年,当年警方为了证实他们英勇破案而举证我,佐治之妻为了掩饰她的被遗弃而证实丈夫已死,保险公司为了怕赔偿而制造舆论,法庭内的法官、陪审员和律师,为了显示他们的英明神武而判我有罪,每个人都有他们私人的原因而不曾给予我是无罪的疑窦。我相信,就算我今天把佐治寻了出来。证实了我的冤屈,对这些人来说,充其量是一两天的歉疚便烟消云散了。惟有让我彻底成全他们的错误判断,才能让他们嗅到自己手上因冤枉别人而染上的血腥味,才会终身自责。”
  费力又笑着说:“我牺牲了人生中最宝贵的20年犹在其次。精神上所受的冤屈不是政府和法庭向我认错,传媒十天八天的报道,群众的几声叹息就可以补偿回来的。我终于杀了佐治,是最能将冤狱平反的。因为从今天起,我没有被冤枉的感觉。我那20年的判刑是罪有应得的。”
  这个故事是不是让你觉得毛骨悚然呢?我们不也常犯下相同的罪吗?
  当我们听到有人被批评、被论断时,我们会做什么举动呢?
  如果被评断的是我们所喜爱的人,十有八九会为他挺身而出,为他辩解。但若是我们不喜欢的人呢?那时从口里说出的,恐怕更加不堪。
  有一天,我们也许就像故事中的人,以累积的私心之罪,换来双手的血腥。这世上若有比伤害他人更重的罪,就是伤人之后。却完全不觉得他伤害了对方。一个完全不能反省的灵魂,就是神看了也只能摇头叹息吧!
  也许今天我们有一千个理由认为某人有罪,请别忘了我们心中有一千个不为己所知的私心,正在迷惑我们的眼睛,让我们伤人于无形。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