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螳螂命运交响曲


         一个朋友告诉我的小故事,一直盘桓在我脑海里。主角既非俊男亦非美女,它只是一只螳螂。
  故事发生在瑞芳火车站,时间是夏日的午后。等车是无聊的事,尤其是一个办完公事的老男人,这老男人一辈子都在机关办公,他必须在清冷的月台上等40分钟的车。他无聊到被一只铁轨上的螳螂吸引住视线,这只螳螂好像比他更无聊。大热天的午后,铁轨热得都快冒烟了,他仿佛看到螳螂每动一只脚就像被烫到了似的又缩了一下,用踮着脚尖的姿势在爬行。他觉得它既笨又可笑,铁道对一只螳螂而言简直是沙漠,这里不会有它的食物或同伴,而且如果在一只螳螂的死亡证明上写着“被火车撞死”会不会太可笑了,或者写着“笨死的”会更恰当。他注意到月台的角落有一把扫帚,他想他或许应该用扫帚把它拨离铁轨,因为他看得到它看不到的危险——远处来了一列火车,正行驶在螳螂的轨道上。或者应该说螳螂正走在火车的轨道上。不管怎么说,反正螳螂就快没命了,除非……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上帝、宙斯或是什么神、什么仙,在那一瞬间他甚至为了自己没有明确虔诚的信仰而懊恼,不然他现在就可以很明确地说出到底他现在像是哪个“最高决定者”。它的危险只有他看见了,并且也只有他可以救它。他和一把扫帚可以决定一个生命的存续与否,螳螂仍旧傻傻地在铁轨上前进。
  可恶的是他竟然思考到失神,等到火车扬起的风吹到他时才回过神。他想,完了!他错过他一生中也算是重大的抉择,他开始后悔。他吸了一口气把视线放回原处,看到笨螳螂正笨拙地爬回铁轨上。原来火车卷起的风把它吹落在铁轨下,火车过了,风又停了,那笨家伙竟然又爬上来。突然那个“最高层级的神仙”又跌回人间,发现这一切除了自己的想象外,对螳螂而言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也可能这是它天天玩上好几回的游戏。至于螳螂为什么会在这里?或许螳螂也正在问,那你为什么也在这里?他说那个午后对他冲击很大。
  后来他常会不经意地想着:什么是大?什么是小?体积、脑容量、智商、年龄、权力甚或是宗教的修持?大就等于无所不能,小就是卑微而无可奈何,必须任由环境或是命运的摆布吗?如果当时他果真用扫帚拨了它一下,却让螳螂伤了一只胳臂,折断了一只翅膀,因而莫名其妙地残废,不知道螳螂会不会恨那把扫帚一辈子。而他却沾沾自喜认为做了一件善事,要不是他救了它,它早就被火车压死了。就像每个人都会很自然地说:“我这是为了你好。”但是在“没有绝对”的生命轨迹里是否真是如此呢?我听了这故事整整一年了,那一幕依然生动地存在。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