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花落的声音


         家中养了玫瑰,没过多少天,就在夜深入静的时候,听到了花落的声音。起先是试探性的一声“啪”,像一滴雨打在桌面。紧接着纷至沓来的“啪啪”声中,无数中弹的蝴蝶纷纷从高空跌落下来。
  那一刻的夜真静啊,静得听自己的呼吸犹如倾听涨落的潮汐,整个人都被花落的声音吊在半空,竖着耳朵。听得心里一惊一惊的。
  早起,满桌的落花静卧在那里,安然而恬静。让人怎么也无法相信,它曾经历了那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玫瑰花即使落了,仍是活鲜鲜的,依然有一种脂的质感,缎的光泽和温暖。我根本不相信,这是花的尸体。总是不让母亲收拾干净,看着它们脱离枝头的拥挤,自由舒展地躺在那儿。似乎比簇拥在枝头,更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丽。
  这个世界,每天似乎都能听到花落的声音。
  像樱、梨、桃这样轻柔飘逸的花,我从不将它们的谢落看作一种死亡。它们只是在风的轻唤声中,觉悟到自己曾经是有翅膀的天使,它们便试着挣脱枝头,轻轻地就飞了出去……
  有一种花是令我害怕的。她不问青红皂白,没有任何预兆,在猝不及防闻,整朵整朵任性地、鲁莽地、不负责任地就滚下来,真让人心惊肉跳。曾经养过一瓶茶花,就是这样触目惊心的死法。我大骇,从此怕了茶花,怕它的极端和刚烈。
  只有乡野那种小雏菊,开得不事张扬,谢得含蓄无声。它的凋零不是风暴,说来就来,它只是依然安静温暖地依偎在花托上,一点点地消瘦,一点点地憔悴,然后不露痕迹地在冬的萧瑟里,和整个季节一起老去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